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宝福在线阅读 - 第四章:散漫

第四章:散漫

        宫里的热闹魏宝福却是看不着了,即便是看见了,她也会无动于衷吧,毕竟能让她上心的人并不多。

        此刻她正看着书房的这些账册头疼。

        珍珠站立在一旁掩嘴偷笑,终是忍不住开口调侃。

        “郡主,您还是得多调教些得用的人,瞧瞧这些小山,我都担心管多了事,会不会未老先衰,真是怕的紧呢。”

        魏宝福嗔怪的看了她一眼,“就你金贵,我不也陪着你们一起了吗,你若是真未老先衰了,我就给你买个小夫郎回来伺候你,保准你晚年生活安逸,况且,调教得用的人,哪是那么容易的。”

        珍珠已到了花嫁之龄,又帮着魏宝福管生意多年,这些年历练的泼辣干练很多,听了这话虽有些脸红,却还是强撑着回嘴。

        “那我可等着郡主了,不满意我可不要。”

        玲珑正好带着冰心玉壶一同进来,闻言笑着问:“什么不满意不要啊?你又没规没矩了。”

        魏宝福笑着替她辩解“玲珑姐姐莫气,珍珠跟我闹着玩呢,你们都是我的左膀右臂,若是事事都端着,那也太无趣了。”

        边说边拿起账册拨弄着手中的算盘,就这两天商铺的掌柜都要来盘账了,她得做到心里有数,这些事却是不能假手于人的,毕竟,她如今手里握着的财富可不少。

        珍珠玲珑都是魏宝福身边能干的大丫鬟,不管是对内对外她们都能一把抓,最近因为考虑到回宫的打算,就将人招了回来。

        这两人已不是当初的模样了,身上都有种干脆利落的爽利劲儿,一看就是经过事做过主,能独当一面的人。

        冰心玉壶很是羡慕,可她们却不嫉妒,无论郡主怎么安排,那都是有原因的,日后,她们也是要担当重任的。

        “瞧两位妹妹跟在郡主身边养的,这通身的气派,外面的那些小官家的姑娘可比不了,还是留在郡主身边好。”

        玲珑发自肺腑的感慨,她虽在外行走,可时刻不忘自己的身份,无论在外有多少人阿谀奉承,始终都觉得不如待在郡主身边踏实。

        魏宝福闻言笑着抬起头,“日后你们就不出去了,也都养在我身边,铺子都稳定下来了,外面的事交给顺子总理,你们就跟在我身边帮着看看账册就成了。”

        珍珠哀嚎一声,“郡主,我还是喜欢待在厨房给您琢磨好吃的,这看账册的活儿,您还是交给冰心玉壶吧。”

        不等魏宝福发话,冰心率先说道:“珍珠姐姐可不能偷懒只管着厨房啊,能者多劳,咱们郡主身边事情可不止这些。”

        珍珠无奈撇撇嘴,“行了行了,我就是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吧,我人微言轻,也不多说了。”那委屈的模样,惹得大家又是一阵笑闹。

        魏宝福从来不偏袒谁,一般都是有问题她们自己解决,四人年龄也差不多,倒是相处的很和乐,并未出现勾心斗角的事,自己身边人,算计多了,她也是很不喜的。

        “好了,都莫胡闹了,不然嬷嬷听到动静,该教训咱们了。”玲珑赶紧开口压一压几人。

        平日里虽跟着郡主嬉闹,但大家伙还是害怕钱嬷嬷的,她老人家专门管着郡主身边的人,不管是规矩还是礼仪,都不可出错。

        提到钱嬷嬷大家也都不敢放肆了,看的魏宝福好笑不已,所以身边有个镇宅嬷嬷还是很有必要的。

        堆成小山的账册自然不能让魏宝福一人来看,她只把一些关乎命脉的仔细盘算一遍就成了,其他的有这几个丫头掌眼,她对她们几个还是很放心的。

        重生前的魏宝福除了工作,休息的时间并不多,如果有的话,要么就是回孤儿院帮忙,要么就是出去旅游走走看看。

        去孤儿院就像是回了家,可以让自己的心灵放松,出去旅游是给自己的眼睛放假,不论哪种方式,她都觉得很满足。

        毕竟成年人的世界,就没有不累的。

        现如今,出去旅游是不成了,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宅女生活,她也能找到新的乐趣,看书作画或者是让身边的人琢磨美食,无论哪一种她都可以从中得到乐趣。

        能多活一世,也不知道是哪位神仙大发善心,让自己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太后正院内

        赵太后跪坐在小佛堂里,手里拨弄着佛珠,嘴里念念有词,见冯嬷嬷进屋,这才双手合十给佛祖磕了头才站起身,冯嬷嬷赶紧上前搀扶。

        两人出了佛堂,进了内室,太后低声问道:“可是有什么消息送过来了。”

        虽然太后如今离宫,可到底曾经也是后宫之主,她手里握着的暗线不在少数,这些即便已经被皇上清洗一回,可还是没有完全铲除干净。

        冯嬷嬷轻声将宫里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太后的这些暗线还不能折损,只敢远远的打听,故而搜集的消息,听起来也有些模棱两可。

        太后细细思索片刻,开口说道:“看来,我们或许将淑妃想错了,可能,她并非完全无情,可不管怎样,她做出了选择就得承受哀家的怒火,这笔账,哀家是不会看在宝儿的面子上,息事宁人的。”

        人在痛苦绝望的时候,总会想要有个发泄怨怪的对象,而太后却是全部都放在了淑妃身上,冯嬷嬷不敢多言。

        只有些犹豫的问道:“若郡主将来知道一切,会不会怨怪您,到底淑妃与您都是赵家人,即使做不到守望相助,可也不好..........”

        冯嬷嬷话没说完就对上了太后阴冷的目光,她下意识的跪在地上请罪。

        太后凉凉的说道:“哀家倒忘了,你也是赵家的家生子。”

        冯嬷嬷以头抢地,哽咽着说道:“太后明鉴,老奴这辈子只对主子您一人忠心,只是奴婢不希望您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做出错误的判断,到时候您又该怎么面对郡主,您总该要替她考虑考虑。”

        太后看都不看她一眼,倔强道:“宝福是哀家一手带大,谁也比不上哀家对她真心,她父母双亡,哀家现在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她好,更何况,我儿的死,淑妃也是罪魁祸首,我对付她,这样即便宝福知道真相,她也不用为难。”

        “你若是真对哀家忠心,就别在劝哀家,如今这世上,除了宝福,哀家谁也不在乎,哀家回去,绝不让他们好过,淑妃必死无疑。”

        冯嬷嬷看着被仇恨折磨的太后,只觉得心疼不已,轻声说道:“奴婢以后在不多言了,太后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反正,奴婢总是陪伴在您身边的。”

        听见她这么说,太后的面容也和缓很多。

        “宝福那里可是忙乱的很?你抽空给她多送些补品,年轻的小姑娘,在忙也不能伤了身子。”

        说到孙女,太后变的温情许多,跟普通的祖母并无二样,冯嬷嬷低声应诺。

        太后似是想到什么,略带得意的说道:“若是皇上知道宝福手里握着的财富,比他的国库还多,你说他会不会着急,可惜了哀家的宝福不是男儿身,不然哪还有那些皇子的事。”

        冯嬷嬷无奈说道:“若是男儿身,只怕咱们也没有如今的安生日子过,郡主聪慧,有几个男儿能比的上呢,娘娘是有后福的,郡主最是孝顺不过。”

        若不是康平郡主有能耐,只怕太后的日子也不好过,毕竟这世上大多人都是捧高踩低的,太后若孤身一人,那些势利眼的奴才都能将她生吞活剥了,宫里可都是些没有同情心的。

        太后倒是认同她的话,感慨道:“宝福那孩子既聪明又仁善,也不知日后会便宜哪家小子,若不是真正有本事的,可配不上哀家的掌上明珠。”

        冯嬷嬷很是赞同,一般的小子,那是给自家郡主提鞋都不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