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德云当网红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 梅派的期望

第七十七章 梅派的期望

        餐桌上的几人都是被沈常乐逗乐了。

        陈辉笑道:“这才对嘛,多吃一点长身体,有了你在,我们的餐桌上都多了很多的快乐,你家师父就是有时候太板着,讲什么食不言,寝不语,没劲死了。”

        李盛素平淡的把筷子放下道:“陈辉,一会出去买两个榴莲去有用。”

        “买榴莲?那玩意儿臭的要死咱家没人吃啊,买回来干嘛?哦是不是沈常乐爱吃呀,我一会吃完饭就去买去!闺女你拉我干什么?”陈辉有些纳闷道,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家小棉袄的善意提醒。

        陈昕梦单手捂住眼睛,实在是对于自家老爹的智商情商无语了。

        李盛素慢悠悠的说道:“买回来两个榴莲,如果沈常乐爱吃的话你就跪榴莲皮,如果沈常乐不爱吃的话,你就跪榴莲,记得挑大个成熟的买,那种的刺多够硬。”

        沈常乐低着头肩膀一耸一耸的,埋头扒拉着米饭,也不怕被呛着。

        细密的冷汗,顺着陈辉卤蛋一般的脑袋流了下来,两条腿微微一颤,膝盖处好像已经提前感知到了危险麻酥酥的,陈辉再也不敢说话了,老老实实的吃起了饭。

        “嗯家庭地位再次确认,师父牛批!”沈常乐看着外边凶悍爽朗的师公,此时好像鹌鹑一样,再次不禁感慨万千。

        众人笑闹的吃完饭过后,李盛素也没有再搭理陈辉,拉着沈常乐进了书房,毕竟认门只是开始,最重要的还是师徒间的说戏。

        为什么如今各地的京剧学院毕业生,比较难以成角儿,其实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一般而言,学院派比较系统性,这样按部就班有理论有方法,站在前人肩膀上得来的很多知识,确实比野路子要丰富,然而可能也因此比较循规蹈矩。

        这样的教导,虽然可以教出来一批批会唱戏的学院,但是无疑是没有自身特点和灵性的,只是一味的模仿,学的是梅派就唱梅派,学的裘派就唱裘派。

        但是实际上真正能够成为一代大家的,都是融合所学所想自己钻研,最终融会贯通形成自己风格的,这就是灵性和敢于创新。

        这也是为什么李盛素当看到沈常乐优秀的天赋和灵性以后,迫不及待的想要收徒的原因。

        朽木不可雕也,如果没有一个好徒弟,那么再有经验有水平的老师,也最多就是借用自己的名声,提携你给你一口饭吃。

        而一块璞玉,如果没有好的老师进行点播和经验的指导,那么也不可能最终成角儿,可以说,这本就是两两成就的过程。

        李盛素笑着沏了两杯乌龙茶,将一杯递到了沈常乐面前道:“沈常乐喝茶,我老师送我的铁观音,尝尝味道怎么样。”

        沈常乐点点头端起茶杯三口喝完,清新高雅的兰花香在嘴中久久不散,口舌生津。

        “师父这应该就是极品乌龙茶铁观音所说的观音韵吧?”沈常乐惊讶的问道。

        李盛素点点头道:“难得你这个岁数对茶也有研究,以后呀别学你们这么大的年轻人,每天奶茶饮料冰可乐似的喝,多喝茶对身体对嗓子都有好处,不管你是唱戏还是说相声,这个嗓子都是你最宝贝的东西。”

        沈常乐点点头应道:“我知道了师父。”

        李盛素道:“来吧,今天我听你的嗓音也是提前调过嗓子了,有什么学的最瓷实的,唱一段我听听,我还一直没正经面对面听你唱过呢。”

        沈常乐点点头深深的呼吸了几次,将气息调匀,唱戏其实非常忌讳紧张,不管是用力过猛还是太松弛,都会导致声音出来,观众听到以后分外的不舒服发燥。

        李盛素点点头没有催促沈常乐,让他自己调整状态。

        沈常乐闭眼轻轻吐出一口浊气,再睁开眼已经入戏了。

        “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玉兔又早东升。”

        “那冰轮离海岛,乾坤分外明。”

        “皓月当空,恰便似嫦娥离月宫,奴似嫦娥离月宫。”

        “好一似嫦娥下九重,清清冷落在广寒宫,啊广寒宫。”

        “玉石桥斜倚把栏杆靠,鸳鸯来戏水,金色鲤鱼在水面朝。”

        ………………

        “通宵酒,啊,捧金樽,高裴二士殷勤奉啊!”

        “人生在世如春梦,且自开怀饮几盅。”

        李盛素欣赏的盯着沈常乐看了半天,最后还是有些无奈,可惜的叹了一口气道:“孩子不是我说,你的嗓子和唱戏的功底确实是很好,但是你知道你最大,而且还永远无法改正的问题是什么吗?”

        沈常乐笑了笑点点头道:“我当然知道了师父,就是我的个子嘛,说实话不管是京剧生、旦、净、丑哪个行当,像我这么高的个子都是不可能上台演出的。”

        李盛素也是苦笑道:“是啊,别管你唱的多好,不管是什么旦角儿,都是扮演的女性角色,但是你的身高,都不可能找到合适的人和你搭戏的。”

        沈常乐无奈的笑了笑道:“其实师父,这个事情也压在我心里很久了,当您第一次跟我,说想收我为徒的时候,我就想到了这个问题了。”

        李盛素笑了笑道:“没错我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我也很犹豫,但是这并不是放弃一个好苗子的理由,如果说,你没有一份像相声演员这样,养活你的本事的话,那么师父说什么也不会收你为徒的,甚至会劝你另谋他就。”

        沈常乐点点头似乎有一些明白了:“师父您的意思是……”

        李盛素点点头道:“看来你已经明白了,其实我收你为徒不单单是我的意思,也是我师父的意思,你对京剧现在的处境如何看呢?”

        沈常乐沉默半晌道:“实话实说,应该算是日落西山的夕阳艺术,京剧的受众人群,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年龄越来越大……”

        李盛素叹了口气道:“没错就像你说的,尽管我们做过不少的尝试和创新,但是结果并不甚理想,如今对年轻人一说到京剧,大家的概念除了国粹以外,浮现出来最大的印象就是老头乐了。”

        沈常乐几次张口想要安慰,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所以我们也曾想过,把京剧和当今流行的东西结合起来,吸引更多的年轻人,但是……我们有自己的骄傲的底线,我们并不需要电视台网络,演员或者歌星,什么都不知道的血外行来指导内行,也不会让他们来以娱乐圈的经营模式,污染我们的一生所爱。”李盛素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眼神流转看向了沈常乐。

        “于是从那次你说相声,唱了一段京剧的视频,爆红网络传播甚广以后,我和师父才有了一个目标和想法,那就是你沈常乐,一个有京剧基础,也热爱着京剧艺术的年轻人。”

        沈常乐目瞪口呆,彻底被李盛素的一席话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