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德云当网红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 点翠头面

第七十五章 点翠头面

        沈常乐师父李盛素的家位于常山市的郊区。

        说是郊区,其实就是远离城市外的一处别墅区,区别于城市里寸土寸金繁华热闹的住宅,来这里相对来说更为的幽静清新。

        十分完美的绿化,每家别墅外头木质的篱笆和花园菜地果树,颇有几分田园风,价格相对来说也更加亲民一些。

        毕竟即使是像李盛素和侯三爷这样的知名艺术家,其实因为是在体制内的缘故,并不能随意的在外走穴演出。

        光靠着工资和一些广告代言的话,其实只能说是比普通人家富裕一些,就像侯三爷的玫瑰园别墅,其实也是贷款分期买的,为此也导致了侯三爷有段时间疯狂的兼职客串,以及顶着压力接了不少的演出。

        但是如果跟一些大歌星,小鲜肉、抠图演员比起来的话,只能说差的十万八千里。

        而如果话题再延伸一些的话,一位的国家顶级人才,院士级别的教授可能年收入也仅仅只有10-50w。

        众所周知大家耳熟能详的袁老、钟老,虽然无法具体统计出来,也不方便多说,但是最多也就100w以里,加上获国际奖时候的几百万奖金,也大多都是捐出来用于研究了,至于为什么要说仅仅呢?

        要知道后来的某冰冰,即使是偷税漏税都有2.5亿之多,后面更是将赔偿的8.83亿全部还清,从侧面反映出来的,娱乐圈一线演员吸金能力可见一斑。

        而年收入几十万甚至百万奖金加起来,能干嘛呢?说白了其实也就够在帝都买套普通的小房子,更不用提,这是顶尖的大佬。

        还有轰动全国的一批龙科院科研人员离职事件后,广大网友爆出来的各地工资待遇w元左右的无奈。

        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个让人非常气愤,不平衡的事实,只希望以后会越来越好吧。

        李盛素驾车载着沈常乐刚一到家,就看到了一个空谷幽兰恬静淡然女孩,正在家门口外的一片花园里拿着水壶浇花,偶尔还顺手从菜地里摘下一个红彤彤的西红柿,或者小黄瓜用水洗洗就直接吃了起来。

        “昕梦!还没吃饭呢,别吃那么多蔬菜,快点过来。”李盛素下车笑着招呼道。

        女孩儿回头一看李盛素,笑眯眯的把水壶放下走了过来道:“妈,我不就是为了多吃一些蔬菜,垫垫肚子吗,我爸做的饭都是好吃的,我怕一会吃多了发胖,妈这位是?”

        李盛素笑了笑将沈常乐领到身边道:“昕梦这就是我收的第一个徒弟,叫沈常乐比你大一点,叫哥哥。”

        女孩儿漂亮的眼睛好奇的打量了沈常乐几下,俏生生的举起手来道:“你好,我叫陈昕梦,很高兴认识你常乐哥。”

        沈常乐微笑着轻轻握了一下手道:“你好,昕梦妹妹。”

        李盛素介绍道:“这是我女儿陈昕梦,帝都电影学院的学生,没跟我和他爸一样在戏曲行当里待着,反而是从小就爱演戏,我也就由着她自己来了。”

        “没问题的师父,昕梦妹妹一看就是遗传您的基因多,长得都是一样的好看有气质,别管是唱戏还是演戏以后都是前途无量的。”沈常乐笑道。

        “常乐哥你很会说话哦,给新摘的西红柿,常乐哥你尝一尝很甜的。”陈昕梦抿嘴一笑道。

        沈常乐道谢后,从陈昕梦手中接了过去。

        李盛素笑着吐槽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原本的行当,本来就是一名相声演员,嘴皮子能不好使吗?”

        “我当然知道咯,最近常乐哥在网上可是很火的,我有几个同学可是你的铁杆肠粉哦。”陈昕梦笑道。

        沈常乐纳闷道:“肠粉?什么叫肠粉啊,什么意思?”

        陈昕梦笑道:“你不知道吗?网上你的粉丝们现在都叫自己肠粉,意思就是沈常乐哥你的粉丝啊。”

        李盛素也是好奇道:“不错不错,别说我都不知道,乖徒弟你都这么有名了啊?”

        沈常乐赶忙摆摆手道:“别别昕梦妹妹、师父,我这点小名气可不值一提,您们要再捧我可就真脸红了。”

        “行了不说了,难得你还有脸皮薄的时候,走吧咋们进屋说。”李盛素笑道。

        李盛素的别墅比侯三爷的要小不少,外面是很简单的现代风格,干净整洁,里面则是非常传统的中式现代装修风格,整套的木质家具,配上现代的简约风显得朴素大气。

        四周的墙壁和边角处,有不少李盛素的唱戏时候的戏服、头面、装饰以及扇子(扇子也是京剧旦角常用的道具之一,分为折扇以及绢质团扇,前者为宫中嫔妃或者大家闺秀使用比如《贵妃醉酒》里的杨玉环,后者则是小花旦使用,比如《西厢记》里的红娘。)

        李盛素笑着对左顾右盼双目放光的沈常乐解释道:“这就是我以前用过的,还有一些是以前戏剧大家的珍藏,后面或送或流传花钱买回来的。”

        沈常乐眼睛发光的,盯着一个玻璃罩里面的头面道:“我的老天爷,这是点翠的吧师父?”

        李盛素笑着点点头道:“是的,这是一套点翠的,也是我的宝贝之一啊。”

        为什么说点翠头面非常珍贵,其实重点就在“点翠”两个字上。

        一般旦角头饰成为“头面”,大致有“点翠”“水钻”“银锭”三种,而如今的多以“点绸”代替“点翠”。

        “点翠”其中的“翠”不是翡翠,而是翠鸟,头面上的装饰就是从翠鸟的身上拔下来的,而且还得是活着的翠鸟,一副头面大概需要八十只翠鸟的羽毛,每一只翠鸟只需要它的翅膀上面一点点的羽毛。

        然后通过工艺,拼接在银或者金托上,在不同的灯光下会有不同的色彩变化,达到一种炫彩灵动的感觉,即使是百年的时间,也不会有褪色,这东西可以说是价值连城,也是旦角戏剧演员的无价之宝。

        李盛素道:“因为翠鸟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现在“点翠”都换成“点绸”用鹅毛丝带和点蓝替代,我们也是为了表示支持,所以现在都不会戴了,只是放在这里当个念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