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德云当网红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 满堂彩

第七十一章 满堂彩

        台下的李盛素挑了挑眉道:“唱净角?”

        于魁志笑了笑道:“这小伙子真有意思,我觉得应该是学的北京京剧团裘老先生那一版的,就是不知道能学出来几分火候。”

        而台上的沈常乐可就开始了,脸色一瞬间严肃起来,头向上微微一扬,双目炯炯有神大义凛然,气势一瞬间正经的不能再正经了。

        “驸马爷近前看端详”

        “上写着秦香莲三十二岁”

        “状告当朝驸马郎”

        “欺君王瞒皇上”

        “悔婚男儿招东床。”

        “杀妻灭嗣良心丧。”

        “逼死答韩琪在庙堂。”

        “将状纸押至在爷的大堂上!”

        “咬定了牙关你为哪桩?”

        “好!!!”

        鼓掌声响起,雷鸣般的掌声伴随着叫好声不绝于耳,这次甚至都不用侯振领着叫好了。

        “确实是不错,这是裘派的唱腔。”侯振道,随便为观众稍微解释了一下。

        而后台的李盛素和于魁志更是傻了。

        “这……这怎么感觉唱的比上次又好了一筹,是因为净角更适合他吗?”李盛素喃喃道。

        于魁志也是惊叹道:“这小子可是感觉比,从京剧院摸爬滚打二三十年的后生好太多了,他的这种感觉…………”

        “有灵性!”李盛素笑道,眼底里的满意藏都藏不住了。

        –––––––––––––––––

        “谢谢谢谢,简单的唱几句大概是这么回事儿就行。”沈常乐笑了笑道。

        侯振道:“确实是不错,”

        沈常乐道:“除京剧以外其实离我们相声最近的还有就是曲艺,各类型的大鼓。”

        侯振道:“是吗。”

        沈常乐道:“比方说我比较熟的津市有个铁片大鼓名家叫王佩臣,唱的那是好听极了,特别有韵味。”

        侯振道:“那您再给我们来来。”

        沈常乐道:“简单几句啊,咳!”

        “八月里这个秋风阵阵凉。”

        ”一场白露嗯严霜儿一场。”

        “燕飞这个南北知道冷热。”

        “王二姐在家中盼想着夫郎。”

        “想二哥我一天吃了八斤饼。”

        “想二哥我一顿喝了六盆汤。”

        “八斤饼,六盆汤,喝完了多少有点儿撑地慌。”

        “二哥你有官没官回来一趟吧。”

        “你搀着二妹妹我赶紧着上趟茅房。”

        “好家伙,这是王二姐还是个饭桶啊?”

        “哈哈哈哈哈!”

        “吁…………”

        底下观众笑做一团。

        沈常乐道:“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大鼓也很是出名,那就是京韵大鼓,我可以说是很有发言权。”

        “哦?怎么说?”侯振问道。

        沈常乐笑了笑道:“因为我京韵大鼓是拜过师的,说出来师父名字您各位可能不太清楚,但是她还有一个身份您各位肯定知道。”

        侯振道:“您给说说。”

        “就是我们德芸社班主郭桃儿的媳妇儿,我师父王慧。”沈常乐道。

        观众一阵惊讶,掌声响起。

        沈常乐道:“其实说起来我师父当年可是比我郭师叔红,14岁就办的专场,大鼓名家几乎都来了,京韵大鼓分为刘派、白派、张派、骆派、少白派、滑稽大鼓六个主要流派,我和我师父学的就是白云鹏先生的白派,韵味醇厚、行腔柔美,更加擅长一些抒情的段子,我清唱两句《黛玉焚稿》大家尝尝,咳!”

        “孟夏园林草木长,”

        “楼台倒影入池塘。”

        “黛玉回到潇湘馆,”

        “一病恹恹不起床。”

        “药儿也不服、参儿也不用,饭儿也不吃、粥儿也不尝。”

        “白日里神魂颠倒情思倦,到晚来彻夜无眠恨漏长。”

        侯振道:“嗯是不错。”

        沈常乐道:“这些都是我平时的研究,这里学一点,那里学一点在舞台上给大家逗个闷子。”

        侯振道:“您这是好习惯。”

        沈常乐道:“其实根据我的研究,学这些戏曲、小调包括唱歌,其实不光是可以在舞台上学,舞台下面也很常见,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仔细观察也能学到很多。”

        “我倒是没怎么注意,您好好说说。”侯振道。

        沈常乐道:“最简单的,谁家里我想都有过小孩儿,家里妈妈或者保姆哄小孩儿睡觉,是不是得唱唱歌,哼哼两句。”

        侯振道:“诶对,是这样的。”

        “这样的小曲一般统称为摇篮曲。”沈常乐道。

        侯振道:“哦叫摇篮曲,我听说过但是还真没亲耳听过,这个您会吗?”

        沈常乐道:“那你是问对人了,我还真会一些。”

        侯振道:“那您来学学。”

        沈常乐道:“行啊,好比我就是一位妈妈,哄小孩儿睡觉。”

        沈常乐一边说,一边学着抱小孩儿两只胳膊轻轻怀抱着,微微摇晃道:“宝宝闭眼,妈妈哄你睡觉哦,闭上眼睛,妈妈给你唱两句摇篮曲啊。”

        台下一片惊呼声。

        “我的天,他怎么变女声了?”

        “太像了,不是看他嘴在动我真以为是个女的呢。”

        沈常乐不理台下的惊讶低声哼道:“月儿明风儿清,树叶遮窗棂啊。”

        “蛐蛐儿叫铮铮,好似那琴弦儿声啊。”

        “琴儿那个响,调儿多动听,摇篮儿轻摆动唔~”

        “好听,我听的都想睡了。”侯振笑道。

        沈常乐道:“再一瞧小孩儿,早睡着了,这就是摇篮曲的作用。”

        侯振道:“也不能这么说吧,那难道唱两句别的孩子就不睡了?”

        沈常乐道:“你这是抬杠,就得是摇篮曲。”

        “我看不见得,就像刚才李老师唱的旦角,或者你学的那几句花脸不也好听嘛,有什么不能唱的。”侯振抬杠道。

        沈常乐摆了摆手道:“那不可能,那有哄孩子唱花脸的啊,瞎闹。”

        侯振道:“你试试啊。”

        沈常乐无奈道:“行那我试试,那要是花脸的话,就应该是爸爸了。”

        侯振道:“诶,那是。”

        沈常乐思索道:“那既然是爸爸,声音肯定粗,就得这么来。”

        沈常乐摆出一副不怒自威,虎目圆瞪的表情高声道:“睡觉!!!”

        侯振一时没反应过来直接吓得出溜到桌子下头去了。

        观众们哄笑。

        沈常乐等了两秒继续粗声道:“你妈上夜班去了,把你交给我,打从吃完饭开始就我给我哭,这个烦人,睡!!!”

        侯振刚爬起来又是吓了一激灵,无语道:“不是这是爸爸还是绑匪啊?”

        沈常乐:“都是你妈给你惯的毛病,听摇篮曲才睡,我那会那个啊,我给你唱两句花脸,你乖乖睡觉,唱完不睡我揍你!”

        “哎呦我的妈呀。”侯振一旁皱眉感慨道。

        沈常乐打着拍着道:“将将将将将将将——我的宝宝快睡觉,我唱两句你要睡觉,如若一直不肯睡。”

        沈常乐怒目凝视,声音高了八度道:“孩儿啊,老子我对你——绝不轻饶~~~你倒是睡呀!!!”

        “好!!!”侯振笑着叫好道。

        沈常乐道:“你再瞧着孩子。”

        侯振道:“睡着了?”

        “吓晕了!”沈常乐笑道。

        相声正式结束,掌声笑声瞬间笼罩了全场。

        “好!!!”

        侯三爷笑眯眯的冲着石富寬道:“老石,满堂彩啊!”

        石富寬满脸笑容嘚瑟道:“也不看是谁的徒孙,小场面不止一次见了。”

        “边去!说两句你还喘上了!”侯三爷笑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