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德云当网红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说学逗唱》续

第七十章 《说学逗唱》续

        后台的相声演员,有的嗤之以鼻的摇了摇头,显得颇为的不屑。

        这种展露基本功的段子实际上和相声段子《太平歌词》一样,也是分为正唱、歪唱,正说歪说。

        歪说唱就是字面意思,纯粹以搞笑为主;而正说唱的话,就是单纯的规规矩矩考验,展示相声艺人的基本功,两者来说,后者的难度相对来说更大一点。

        “切,我还以为有多大本事呢,不也是歪说嘛,我早就说了,这样一个毛头小子,怎么可能正正经经的说出来正说呢。”陈寒松在后台冷声说道,模样颇为不屑,显然还在为侯三爷质问他的贯口的事情耿耿于怀。

        “最近有些记性不好,主要这不是我拿手的。”沈常乐道。

        侯振道:“那你拿手的是?”

        “贯口啊宝贝,这才是真正见功底的,我给你来来《报菜名》?”沈常乐道。

        侯振:“行啊,我们大家听一听你的贯口。”

        沈常乐微微一笑道:“我这贯《报菜名》可不太一样,您听好了。”

        深吸一口气进丹田,嘴中字字珠玑:“我请您吃筒子鸡,板鸭,尖氽活鲤鱼,栗子鸡,三鲜鱼翅,溜白杂碎,炖鸭杂儿,烧紫盖儿,爆三样儿,氽三样儿,酱羊肉,五香羊肉,烧羊肉,蒸羊肉…………”

        台下观众有人疑惑的低声道:“《报菜名》我记得不是蒸羊羔,蒸熊掌吗?这怎么不太对啊?”

        而后台的相声演员,自然是有几个懂行的瞬间反应过来惊声道:“他,他tm这是倒背的!”

        有人先反应过来说出口,自然大家是都了然了,毕竟《报菜名》这样的传统,即使有人废物不会背,但是好歹也听过无数遍了。

        几个在陈寒松身边的人,偷偷往中间瞟了两眼,得,此时陈寒松脸上已经一圈红一圈黑一圈紫了,头都涨得大了––打脸––纯打脸––扇完左脸扇右脸!

        而此时台上沈常乐的贯口,也越来越快了直到尾声。

        “什锦苏盘,香肠,晾肉,小肚,松花,腊肉,酱鸡,卤鸭,卤猪;烧子鹅,烧雏鸡,烧花鸭,蒸鹿尾儿,蒸熊掌,蒸羊羔。”

        “好,这是倒背呀!!!”侯振第一个竖起大拇哥捧道。

        后台的侯三爷和石富寬对视一眼,眼神中都是一阵的满意。

        底下观众的掌声和叫好声,也是瞬间响了起来分外热闹。

        “这轻轻松松,小意思。”沈常乐十分无所谓的一摆手,模样十分欠抽道。

        侯振道:“那这是说,之后的学呢?”

        沈常乐回归主题道:“其实这里的学,应该和唱一起来说。”

        “哦?这个怎么说?”侯振捧道。

        沈常乐道:“因为这其中其实有一些东西在慢慢的混淆,首先呢先说唱,这里的唱其实指的不是唱歌,而是相声演员的本门唱:太平歌词。”

        侯振道:“嗯,这个对。”

        沈常乐道:“大家可能对这个太平歌词比较陌生,我给大家来两句尝尝您听听。”

        侯振道:“您给我们唱两句听听。”

        沈常乐道:“给大家唱两句,我们德芸社班主后期整理的一段《白蛇传》,唱的不好您各位多担待。”

        底下掌声响起。

        “咳!杭州美景盖世无双。”

        “西湖岸奇花异草四季清香。”

        “那春游苏堤桃红柳绿。”

        “夏赏荷花映满了池塘。”

        “这秋观明月如同碧水。”

        “冬看瑞雪铺满了山岗。”

        “我表的是,峨眉山白蛇下界。”

        “在这上天,怒恼了张玉皇,可以鼓掌咯。”

        侯振笑道:“这那有要掌声的啊?”

        沈常乐道:“我要别的他们也不给啊。”

        “给!!!”台下观众齐声喊道。

        沈常乐哈哈大笑,乐道:“其实我一直想要个老婆。”

        “吁吁吁………………!”

        “哈哈哈哈哈!”

        底下本来都很严肃的观众也逐渐放开了,几个领导笑着交流了一下眼神,也不准备管了,难得这么好的节日,配上好的节目,也好让大伙稍微放松开心一些。

        侯振摆摆手,把话题拉回来道:“你这是难为人,我劝你好好说话,别看你长得壮,人兵哥哥随便来一个,放倒你十个。”

        沈常乐一脸正经道:“咳,咋们好好说啊,那既然说了太平歌词是相声的本门唱,那可能有人不理解了,那你说你们相声演员,唱个流行歌,唱个小曲小调,唱个戏曲难道不叫唱吗?”

        侯振道:“没错,是有人老这么问我们。”

        沈常乐道:“其实呢这些就算是刚才咋们一起讲的学,因为什么呢,就比如刚才李老师,于老师唱的京剧,人家是专业的京剧演员,你说我也能唱几句,但是我是外行,学人家一些些皮毛,其它的也是同理,所以这些其实算是学。”

        “那既然说到了您也会唱,那您就给我们学几句呗。”侯振道。

        沈常乐摆了摆手道:“这不行,刚才两位老师珠玉在前,我再唱完那就该羞死了。”

        “唱吧!”

        “来一个!!”

        底下观众十分给面,大声喊道。

        沈常乐犹豫状道:“那我给大家来两句试试?”

        位于下场门处,一直听着的李盛素眼神一亮道:“于哥你注意听听,我之前通过网上视频了解过,他唱我们梅派很有一手的,梅先生还专门为此发了一个视频回应。”

        于魁志惊讶道:“能获得梅先生的回应?我的天。”

        侯振道:“您看,观众们的一致想法,让您唱一个。”

        台上沈常乐笑了笑道:“行,那咱却之不恭啊,刚才唱的那段《白蛇传》有些柔,我觉得台下一堆大老爷们也未必都喜欢,我觉得今天咋们来个提气一点的吧。”

        “哦?那您唱个什么?”侯振捧道。

        沈常乐笑了笑道:“各位大家知道包公吗?”

        “知道!”观众回道。

        “知道就好,咱今天来学唱几句《铡美案》,讲的就是包公审判渣男陈世美的戏,其实就跟咋们现在的110差不多。”

        “我给您来几句您尝尝,唱的肯定是不好,有个荒腔走板冒调的地方您各位多担待。”沈常乐规规矩矩的,给四处观众们鞠了一躬道。

        “诶对,各位多捧。”侯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