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德云当网红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说学逗唱》基本功展示

第六十九章 《说学逗唱》基本功展示

        一边说着,台上京剧表演也开始接近高潮,沈常乐再也无心聊天了,专注的看了起来,手掌打着拍着跟着哼哼。

        李盛素(西皮流水板):“”听他言吓得我浑身是汗,十五载到今日才吐真言。原来是杨家将把名姓改换,他思家乡想骨肉不得团圆。我这里走上前再把礼见…..”

        “尊一声驸马爷细听咱言,早晚间休怪我言语怠慢,不知者不怪罪你的海量放宽。”

        于魁志(西皮快板):“我和你好夫妻恩德不浅,贤公主又何必礼义太谦,杨延辉有一日愁眉得展,誓不忘贤公主恩重如山。”

        李盛素(西皮快板):“讲什么夫妻情恩德不浅,咱与你隔南北千里姻缘,因何故终日里愁眉不展,有什么心腹事你只管明言。”

        于魁志:“非是我终日里愁眉难展,有一桩心腹事不敢明言,萧天佐摆天门两国交战,老娘亲押粮草来到北番。贤公主若得我母子相见,到来生变犬马结草衔环。”

        李盛素:“你那里休的要巧语来辩,你要拜高堂母咋不阻拦。”

        于魁志:“公主虽然不阻挡,无有令箭怎过关。”

        李盛素:“有心赠你金批箭,怕你一去就不回还。”

        于魁志:“公主赐我的金枇箭,见母一面即刻还。”

        李盛素:“宋营离此路途远,一夜之间你怎能够还?”

        于魁志:“宋营间隔路途远,快马加鞭一夜还。”

        随着于老板一个高腔,底下观众的掌声瞬间响起。

        沈常乐在后面啧啧赞叹道:“在身边听的感觉真tmd好,太牛了。”

        侯振一旁无奈道:“听归听,你别一会儿把你说的忘了。”

        ………………

        李盛素(西皮流水):“一见驸马盟誓言,咱家才把心放宽,去到后宫巧改扮,盗来令箭你好出关。”

        于魁志(西皮快板):“公主去盗金批箭,本宫才把心放宽.扭转头来叫小番!!!”

        众人一阵鼓掌叫好,喝彩声稍歇中间一段伴奏过后紧跟道:“备爷的战马扣连环,爷好过关。”

        李盛素和于魁志两位老师鞠躬下台,掌声也是响彻了全场。

        可以说整个场子大热,气氛烘托到了极致,而这同时也是后面节目的压力,后面节目如果演好了是极大的助力,但是如果瘟了,那么就彻底死在台上了。

        “好下面让我们来欣赏相声《说学逗唱》,表演者是德芸社的两名演员沈常乐、侯振。”

        底下的观众很配合的响起了一阵掌声,沈常乐和侯振对视一眼走上舞台。

        后台的一些演员此时却是默默凑到了幕布前,脸上带着几分探寻和看好戏的神情。

        沈常乐笑眯眯的扫视了一眼观众开口道:“刚才两位老师唱戏唱的是真的好,我们在后台听的都要入迷了。”

        “是啊,人家唱的好。”侯振道。

        沈常乐一脸天真道:“人家这个剧名也好《坐恭桶》,一听…………”

        “诶诶诶孙子,你招仇恨别连累我行吗?人家那叫《坐宫》”侯振赶忙拦道。

        “……桶”沈常乐接道。

        “不是你是上场之前没上厕所是吗?”侯振无奈道。

        底下观众纷纷乐出了声,掌声响起。

        刚下台的李盛素听到也是不禁噗嗤一笑,无奈的和于魁志对视一眼,眼中都是充满了笑意。

        “好小子,这是相声直接现挂吧,《坐恭桶》亏他能想的出来。”于魁志笑骂道。

        李盛素乐道:“于哥着急回去吗?要不要再听一会儿,这里位置不错。”

        “嗯可以,要再编排咋们我就上去揍他去。”于魁志想了想玩笑道。

        ––––––––––––––––––

        而台上沈常乐通过几句垫话,也成功拿到了观众们的主意,这样节奏就可以正常进行了。

        “其实这都没什么意思,之前我还看过一个杂技,叫个什么呀。”沈常乐嫌弃道。

        侯振道:“杂技?杂技那难度可是也高呢,演的什么呀?”

        沈常乐描述道:“就一个十八九漂亮小姑娘,牵着一头老虎,那美女嘴里面叼着一块糖,然后那老虎过来,轻轻的一张嘴,把那糖从那美女嘴里给叼走了。”

        “嗬!这多好啊,怎么没意思呢?”侯振捧道。

        沈常乐不屑道:“这叫什么,这谁不能来啊,没有任何难度。”

        侯振疑惑道:“哦?那意思你也能来?”

        “那太能啊,你让工作人员把那老虎牵走,你想让我叼几块我都不喊累。”沈常乐一脸的兴奋道。

        “那废话,你让我来我也不喊累,跟那美女我也行啊!”侯振喷道。

        沈常乐一本正经道:“不你不行,那美女一米七,你太矮叼不着。”

        “边去!!!”侯振推了沈常乐一把。

        场下的观众们严肃的表情再也忍不住了,瞬间破功爆笑出声,就连几个看着挺大的领导,都是红着脸别过了头,肩膀一耸一耸的。

        侯振问道:“那说了半天你觉得人家演的没意思,那你是干什么的?”

        沈常乐道:“这还用说嘛,之前主持人不都介绍了嘛,咋们说相声的啊。”

        侯振道:“那你就说相声,老说人家干嘛呀。”

        “各位要说这相声可以说是不简单的,四门功课知道吗?”沈常乐道

        侯振道:“您给说说。”

        沈常乐道:“四门功课:拖、鞋、上、炕。”

        侯振拦道:“停!把鞋穿上,你香港脚太味!人家那叫说、学、逗、唱。”

        “诶对,说、学、逗、唱,首先呢就是这个说,可是不好来。”沈常乐道。

        侯振:“您给好好说说,”

        沈常乐正经道:“说主要是嘴皮子得灵魂,包括要能说绕口令,贯口,会念定场诗,数来宝等。”

        侯振道:“嗯。”

        沈常乐道:“那平时嘴皮子怎么练习呢,就是说绕口令,每天早晨起来都得练,今天我给大家展示一下。”

        “您给示范一下。”侯振道。

        沈常乐道:“八百听过吗?”

        侯振道:“八百?八百标兵奔北坡是吗?”

        沈常乐道:“没错,来大家挺好了啊,八百…………”

        “八百标兵奔被窝!”

        “睡了!不是沈老师您着八百标兵不操练就直接睡了?”

        底下兵哥哥哈哈大笑,对于操练自然都是深有体会。

        沈常乐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嘴瓢了,我重说啊。”

        “您好好来吧。”侯振无奈道。

        沈常乐:“八百标兵奔北坡!”

        “诶这次对了。”侯振竖了个大拇指道。

        “奔完了北坡奔被窝!”沈常乐接着道。

        “滚蛋!!!”侯振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