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德云当网红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扒马褂》三

第五十三章 《扒马褂》三

        郭桃儿鼓掌道:“不错,不亏心的说这个应该鼓励一下。”

        于千无奈道:“歌是没什么,不过我有个问题,你不是唱评剧吗?你这是歌曲《萍聚》啊。”

        郭桃儿楞然道:“对呀他这是玩耍咋们呀。”

        于千道:“你才反应过来呀。”

        沈常乐一脸不乐意道:“干嘛呀,干嘛呀师父,你这不捧着我呢怎么?”

        于千道:“我也想啊爷们,不过你这吹了半天牛,最后唱这么一玩意儿实在是不值钱啊。”

        沈常乐道:“行行行,评剧你们知道了是吗?我告诉你们那就是开场给你们一个面子,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既然这样,我给你们来个快板书!”

        郭桃儿:“谁呀?”

        “我!唱一个昆曲,你们不会的!”沈常乐一脸的嘚瑟道。

        于千赶忙拦住道:“爷们爷们,你这口气有一点大了。”

        沈常乐道:“师父你不用操心,放心吧没有错不了的事!”

        “好嘛,那不就都错了吗?”于千急道。

        沈常乐:“反正您撩开耳朵仔细听,保证把你和郭师叔吓一跳。”

        “去!我耳朵没那么大。”于千怒道。

        “行了快唱吧,我都等不及了。”郭桃儿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笑道。

        沈常乐:“咳!听好了给你们来点高雅的!”

        “吁吁吁………………”

        “哈哈哈哈哈,这哥们最污了还高雅的。”

        沈常乐笑着现挂道:“看见没,这都是我的昆曲粉丝。”

        “行了,行了,唱你的吧。”于千无奈道。

        沈常乐摆足架势唱道:“呦呦呦,来点咖喱味的牙膏,这韭菜味的香水,这光天化日咱俩,就大马路上亲嘴,下了大雨一块淋,咱也不用跑,大不了回家他妈一块冲个澡,都是老夫老妻,咱之间还用见外,反正见怪不怪,认这我的好,喝杯冰的百事可乐,打动你的心灵,那必须凡是情歌,看我把这黑色音乐做的五彩缤纷,看我把对你的爱,做到返璞归真,无拘无束自由是我根儿里的成分,看看多少人呦羡慕嫉妒恨,两个二百五在一块儿,就没有什么苦闷,哪怕一块坐牢,一块掏大粪,呦呦呦,切克闹!!!”

        “吁吁吁吁………………”底下观众起哄道。

        郭桃儿:“沈力捧……你这昆曲我要是听懂了,我是你于师父的公爹。”

        于千无奈道:“我的妈呀就这还昆曲呢?这但凡能跟民族连上点儿也是快板,知道吗?”

        坐在台下的顾允朵眼神越来越亮,沈常乐的音色,包括他每次唱歌的时候都要先轻咳一下清嗓子的习惯,都和自己印象中的那个二哈混蛋主播一个样子。

        “好啊,我还以为你是因为主播干不下去了才偷偷溜走了,看来是我想多了,这个混蛋亏我一直惦记着他,即使是为了专心说相声也不想着和我提前说一声…………哼!不过万一不是的话怎么办呢,应该想办法验证一下子…………”顾允朵越想越气,同时又有一点怕是自己想错了,左思右想,顾允朵脑子中忽然有了一个很好的主意。

        台上演出继续。

        郭桃儿:“哎哟,行了,可以了,你要怎样啊?”

        沈常乐道:“最后一段行吗,我就唱最后一段行吗?”

        于千道:“最后一段得唱好了乖徒弟,你这别再掉链子了。”

        沈常乐道:“您瞧好吧,不拿出点看家的本领,你们不认识我是谁呀。”

        郭桃儿:“你能看家就是个狗啊,哎呀真是活活累死。”

        于千道:“完了,全完了。”

        郭桃儿:“有这膀子力气,早知道我出去卸车去了,我跟你们师徒俩受这个罪,真是的。”

        沈常乐道:“好吧,好吧,最后一段。”

        郭桃儿:“真的还要再唱一个?”

        沈常乐道:“这国内的不行了,我给你们来个国外的。”

        郭桃儿:“于老师,咱给他这个机会吗?”

        于千道:“我徒弟,咱力捧啊,再给个机会吧。”

        沈常乐道:“给你们唱个国外的,英文歌曲行吗?”

        郭桃儿道:“这打在手背上了,你谦师父就喜欢看那rb场景很简单,一两个人就演完的电影。”

        于千道:“去!英文歌?rb电影里哪儿有英文歌啊?”

        郭桃儿:“买盘的时候送的。”

        沈常乐道:“来一首英文歌吧,《rolling    in    the    deep》大家准备好鼓掌啊,咳!”

        “肺热拜尔,斯大林英迈哈”

        “秘境呃飞奔毕竟呢四本为阿不到”

        “饭了利亚,昆谁有奎斯多贵”

        “够爱安德晒米安德呢阿累游戏被而”

        “谁阿昂立为的唉被纬被谁不有”

        “多昂的为谁妹的分则拉噢赌”

        “这惹拜鸥,斯大林英迈哈”

        好家伙沈常乐的声音刚出来,别管听得懂听不懂英文歌的全都是跟着笑疯了。

        明明是挺高大上英文歌,好家伙沈常乐用宁乡方言和长沙花鼓戏的唱腔,一唱出来堪称是魔性十足,而且其中还夹杂了很多戏曲中的诙谐要素和假音。

        紧接着就是几句最为致命的高潮部分唱词。

        “为苦读哈理欧~~~”

        “八德立的地~~~~”

        “有蛤吧哈的搜~~~理雅唉”

        “恩迷赔累,图杜比!”(这段请没有听过的书友,百度廖佳琳的rolling    in    the    deep搭配食用效果更好)

        “哈哈哈哈哈…………”

        “我的天呐,这歌可是太有意思了!”

        “这是我印象中的《rolling    in    the    deep》吗?卧槽……老娘把原唱都已经忘了!”

        于千憋笑道:“不瞒你说,他是比你高了一点点。”

        郭桃儿:“这是今年力捧的小角儿,我今天就指着你惹祸了我跟你说。”

        于千道:“别说这个唱戏唱成歌,唱歌唱成戏曲的这个风格和你师叔还真有异曲同工之妙。”

        “去!!!”郭桃儿笑道。

        于千道:“爷们,丢脸了,嗨!嗨!”

        郭桃儿捧道:“你说这个他很陌生,这个犯不着。”

        沈常乐道:“用你说!”

        于千道:“哦,你自己知道啊?”

        沈常乐道:“不是这干嘛呀师父?你这跟谁啊?跟谁啊?”

        郭桃儿道:“你看看,你徒弟急了。”

        沈常乐急道:“不是这挤兑谁啊?郭师叔挤兑我,师父你也挤兑我,不是你也不帮我说话,唱一个你们会,唱一个你们会,怎么这样啊?”

        于千也是苦笑道:“谁会了,就你这破玩意还谁会,主要你这玩意儿……”

        “停停停别说了,您这师父一点都不帮我,我看算了就这样吧,咋们就当我刚才没拜师,我退出好不好,我不干了!!!”沈常乐急赤白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