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德云当网红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师徒俩斗老郭——《扒马褂》一

第五十一章 师徒俩斗老郭——《扒马褂》一

        当人处在心情紧张紧绷的时候其实时间是过的很快的,郭桃儿和于千调笑了几句后也就没有多言。

        要说是对词的话其实已经很熟了,过犹不及,这种时候郭桃儿和于千无疑是更有经验的,两人在一旁小声交谈,留给沈常乐自己调整自己的状态。

        沈常乐脑子里纷纷扰扰,前世的记忆,段子包袱的作用,那句怎么说,如果这句观众不笑怎么办?怎么补救?

        不怪他自己的紧张,只能说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当你一辈子的偶像同台和你一起表演节目,别管是相声、电影还是歌曲,我想不会有人可以轻轻松松说一句小事吧?

        当然应该键盘侠除外,毕竟他们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

        台上郭奇临和阎鹤香的《学外语》已经说完了。

        侯振老师再次上台报幕道:“好了两位的表演非常精彩,下面友情我的搭档沈常乐和他的师父于千,郭桃儿带来经典传统相声《扒马褂》,大家掌声鼓励。”

        沈常乐轻舒一口气,振奋精神虚扶着郭桃儿和于千上了台前。

        “好!!!!”

        掌声热情的欢呼声响彻剧场,沈常乐的眼神有了一丝的湿润,最好的师父师叔搭档,最好的舞台,最好的观众,这一刻就是沈常乐最幸福最开心的时候。

        沈常乐帮着郭桃儿和于千师父把礼物放在台上后站在了最左边的位置腻缝儿,郭桃儿居中捧哏,于千为右边逗哏。

        沈常乐首先拿着话筒道:“谢谢,谢谢各位的支持,我先调下话筒,这话筒有些忒低了。”

        郭桃儿冷眼抬头扫了沈常乐一眼道:“你这个个头儿,谁说完也得调!”

        于千捧道:“没办法乖徒弟凑合用吧,上一轮是郭奇临说的,你见郭家个头儿有超过一米七得吗。”

        “边去!总会有的!!!”郭桃儿一梗脖子道。

        底下观众跟着一片起哄。

        沈常乐调好话筒高度笑道:“嗯这是郭师叔美好的心愿,这场呢把我们爷三换上来了。”

        郭桃儿道:“嗯没错。”

        沈常乐道:“先跟大家做个自我介绍我叫沈常乐,德芸社的一名相声演员,其实上台来呢我可以说是非常紧张啊,为什么呢,当然是因为我身边这两位大腕。”

        郭桃儿道:“不敢当。”

        沈常乐道:“看见这两位其实大家应该不用我介绍了,中间这位是我师叔郭桃儿郭老师,右边这位呢是我今天拜师的师父于千于老师。怎么样郭师叔先讲两句?”

        郭桃儿道:“呦呵,他这是尊重我吧?”

        于千捧道:“那肯定,我这徒弟有礼貌。”

        郭桃儿道:“今天还是很开心啊,我师哥收徒,我们爷三一起同台不容易,刚才上场的是阎鹤香和郭奇临,阎鹤香是我徒弟,郭奇临是我儿子。”

        于千道:“嗯是。”

        郭桃儿道:“很开心能够跟儿子站在同一个舞台上。”

        于千:“哎,这叫什么话?别老把我搁进去。”

        郭桃儿道:“你老这么争竞,他是亲的。”

        于千:“我是干的啊是吗?不像话。”

        观众们轻笑。

        郭桃儿:“其实说孩子说的是他们这样的。”

        沈常乐:“对对。”

        郭桃儿:“这我得介绍一下,这个下边是红的,上面是黑的,一眼瞧不见头的,就是我师侄我,师哥于千的徒弟,大伙注意啊,这倒霉个头儿,你看看,德云社今年准备力捧的小角--沈常乐。

        于千道:“没错要的就是这状态,每天跟你搭档看你老得低着头,费颈椎,人家医生建议让我经常仰着点头,所以这不就找了他做我徒弟了嘛。”

        “哈哈哈哈哈哈”

        “吁吁.........”

        底下观众起哄道。

        沈常乐接着起哄道:“所以说,我这能拜师还是多亏了我郭师叔呢。”

        郭桃儿一脸不开心道:“边玩去!!!”

        沈常乐道:“这个郭师叔,还有我师傅,今天啊能跟两位老师啊,就师傅和郭师叔在一块,我心情特别的激动。”

        郭桃儿:“开心吧。”

        沈常乐:“感谢我师傅,当然了还有后台的全体师娘,所以在今天这个。”

        于千:“混账,什么叫后台,台下就没有吗?”

        “吁..............”观众们继续起哄。

        沈常乐赔笑道:“对对,忘记了,我师父好精力。”

        于千:“孩子,你还是嫩啊。”

        郭桃儿搭茬道:“别忘了还有我呢!”

        于千:“去,有你什么事啊?”

        沈常乐道:“见识的少,没想这么些。”

        郭桃儿:“没事,慢慢学。”

        沈常乐道:“我师叔呢还是太调皮了,我想大家也都了解,德芸社班主嘛。”

        郭桃儿:“都认识我。”

        沈常乐道:“被评为娱乐界最熟悉的人,就是抬头不见低头见。”

        郭桃儿:“我不是房梁上面就是在鞋面上面。”

        于千:“就不许个矮吗?”

        郭桃儿:“什么话这叫!”

        沈常乐连续蹦起来仰着头学道:“这个个矮这个不许再提啊,刚才在后台我师叔就教训我了,指着我鼻子说我,沈常乐,在台上再说我的个子我就抽你知道嘛,再说我就抽你,诶我反抽,大力风火轮!”

        郭桃儿:“我也是真急了。”

        于千:“这是没墙头啊。”

        郭桃儿:“那可不,有的话,我得飞起来咬人。”

        沈常乐道:“好家伙,跟抢篮板一样,这郭师叔几下子全打我脚脖子上了,哎呦打的我这个疼啊,脚脖子都肿了。”

        “没办法我还得忍着,给我师叔道歉吧,对不起~我错了~!”沈常乐直接趴在了舞台上跟蛤蟆一样,低头大声喊道,就像跟一只蚂蚁说话。

        “哈哈哈哈哈哈,吁..........”

        “我去这哥们这是真敢说啊。”

        观众们哈哈大笑,也是头回见有相声演员在舞台上这么撅郭桃儿的。

        郭桃儿:“行了行了,你记住今天,明年的今天是你的周年。”

        于千:“这就要死这,其实我觉得学的还挺像的。”

        “边去!!!”郭桃儿怒道。

        沈常乐道:“别呀,师叔我都道歉了。”

        郭桃儿道:“你这早晚非得跟你师傅并了骨不可。”(╬◣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