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德云当网红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师爷也来了?

第四十七章 师爷也来了?

        郭德纲和于千迈着四方步走上台前,瞬间吸引了观众们的视线和注意力,一代相声大师台风一览无余。

        大批的观众献上花篮、礼物、公仔、烟、酒、房卡……emmm最后一个没有。

        郭桃儿笑眯眯道:“谢谢大家的鼓励啊,送的这是各式各样的礼物,谢谢谢谢,老这么花钱特别不落忍,而且你们也不知道你们买的东西我爱不爱,是吧。”

        于千道:“怎么你是什么意思?”

        郭桃儿道:“其实就不如直接把钱给我......”

        于千笑道:“您倒是不客气。”

        郭桃儿道:“刚才上场的那位个头跟什么似的小子说的不错。”

        于千道:“听你着语气,反正网络术语有些羡慕嫉妒恨。”

        “吁.......“底下观众跟着起哄。

        郭桃儿道:“我......我就觉得我个子就挺好....”

        于千表情耐人寻味道:“真心话?”

        “(⊙v⊙)嗯.......”郭桃儿。

        台上郭桃儿和于千经验丰富自然知道前面的场子有多火爆多热,观众们都沉浸在上一场的相声和摇滚里无法自拔。

        尤其这场他们要使得还是传统文哏相声段子《八扇屏》,即使是以郭桃儿和于千两位的舞台影响力和功底,都是花了不少的时间的垫话,才让观众们逐渐冷却了下来,慢慢的进入郭桃儿相声的节奏里。

        而这种事情不过是说得简单,如果不是郭桃儿和于千换个其它人上场,先不管看到这个火爆气氛怵不怵,怎么样才能把观众从上段相声里拉出来,注意力重新回到身上就是一个难题。

        即使是以德芸社已经成角儿的相声艺人来说,被观众轰下台要求上别人的也不止好几例。

        可以说就在沈常乐还没注意到的时候,经过五队几位的大嘴巴宣传,其实德芸社已经有不少相声艺人,一听到同场的是沈常乐的开场相声便开始暗自苦恼了。

        而视角回到沈常乐身边,下场后的沈常乐则是跟黑虎乐队的成员聊得很是开心。

        担任黑虎乐队主音吉他手的李佟哈哈笑着拍着沈常乐肩膀道:“小伙子,这首摇滚唱的带劲啊,谁说摇滚就非要嘶吼狂躁,你这首歌就写的很好,有深意够快乐!”

        沈常乐谦虚的摇摇头道:“佟哥您捧了,我这也就是自己捣鼓出来的,也就是我师父千哥的面子大,把您们这么大的腕请来助威拼命带我,这才唱的有了点模样,要我自己这外行上去唱,估计早就撂在台上了。”

        键盘手赵名义也是附和道:”没错,最一开始千哥叫我们来的时候我们其实也是挺含糊的,不过兄弟你不用谦虚,先不谈你这个编曲写词的能力,就是你这个嗓子就是摇滚乐队的绝佳主唱人选。”

        主唱张克帆也是附和道:“嗯,你的音乐天赋很好,光是说相声实在是有些可惜了。”

        沈常乐也是笑笑道:“也不能这么说,相声演员才是我的本职工作,自然要分清楚什么是主次,偶尔唱一下歌也是为了给相声增色,这两天可能我还需要把这首歌制作出来,到时候还要多多劳烦各位哥哥们了,这件事情忙完以后常乐请各位哥哥找地方喝酒吃肉。”

        李佟爽朗的笑了笑道:“放心吧,这点事情就不用客气了以后咋们多多亲近,如果还有原创的摇滚歌曲也多想着些我们黑虎乐队,我们也是有挺久没有听过唱过这么痛快的歌了,也很是眼馋呢。”

        沈常乐也是连连点头,连声保证后才将黑虎乐队众人送进车里告别离开。

        回到后台休息室的沈常乐瞬间瞪大了眼睛:“您您.......石石石.........”

        石富寛翻了个白眼打断道:“去!小屁孩儿瞎说什么,你才屎呢。”

        沈常乐也是一脸惊喜道:“石老师您怎么给来了,我这不是看着我男神心里面一紧张,这才嘴瓢了。”

        石富寛喜不滋儿的乐道:“行,好赖没被你师父带坏,这不是最近网络上到处都是你的新闻视频嘛,我也从千儿哪里知道了你的事,这你拜了于千为师可不就是我徒孙了,我这做师爷的可不能袖手旁观,这不看看你凑凑热闹,顺便为你站脚助威一下。”

        沈常乐一件感动什么也没说跪地直接给石富寬磕了一个。

        “诶诶诶,孩子干嘛呀这是,快起来快起来,现在不是旧社会布时兴这套了!快起来!要不然师爷生气了”石富寬也是惊了一下连忙把沈常乐扶了起来。

        沈常乐也知道石师爷年纪大了撑不住自己赶紧起来了,笑道:“师爷,那是他们说,咋们自己人可是知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理。’这给自己师父、师爷磕一个讲到天王老子那里也有理。”

        石富寬点点头眼中满是赞许道:“好孩子,你能有这个心,我替于千感到欣慰,哈哈哈我们这一脉又收了一个好苗子,戒骄戒躁继续努力,就冲你这个礼,这句话,师爷一会儿送你个宝贝。”

        沈常乐也是恭敬的点了点头没有拒绝,道谢后爷俩便天南海北的聊了起来,很是融洽。

        而台上郭桃儿的相声也讲到了最后了。

        于千道:“您就当我是个粗鲁人。”

        郭桃儿道:“粗鲁人?粗鲁人你可比不了。”

        “哦?为什么比不了了?”于千纳闷道。

        郭桃儿道:“这可是一位古人呐。”

        于千:“这个怎么说?”

        郭桃儿道:“唐朝有一位粗鲁人。此人复姓尉迟,单字名恭,号敬德,保定山后刘伍州。日抢三关,夜夺八寨。自秦王,夜探白壁关,敬德月下赶秦王,打三鞭,还两锏,马跳红泥涧。自降唐以来,征南大战王世充,扫北收服皮克能。跨海征东,月下访白袍。唐王得胜,班师回朝。那尉迟恭,因救白袍,在午门外拳打皇叔李道宗,打掉门牙二齿。唐王大怒,贬至田庄。到后来,白袍访敬德,那尉迟恭独坐船头垂钓,忽听得,身背后人又喊,马又叫。我乃征东薛平辽,特地前来访故交,你我金殿去交旨,保你为官永在朝。敬德言到,将军不要错认,我乃山野村夫,耕种锄刨,一粗鲁人也!,这您比得了吗?”

        于千捧道:“呦,那这个我肯定比不了啊,这可是门神爷啊。这样吧这事是我莽撞了,您把我当成一莽撞人行吗。”

        郭桃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