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德云当网红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沈常乐的野心

第四十章 沈常乐的野心

        帝都张一元天桥茶馆

        剧场里面的气氛依旧是爆满,尽管外面网络上依旧是议论纷纷各种舆论满天飞。

        就像钢丝们调侃说的一样:“吃一口唐僧肉长生不老,骂一句郭桃儿大红大紫。”有着郭桃儿班主的带领下,德芸社无论是在相声圈、喜剧圈甚至是娱乐圈都是流量曝光率碾压各色小鲜肉的顶级团体了。

        郭桃儿老师相比德芸社刚刚起步的时候,被四处排挤打压时的锋芒毕露不同,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师父侯三爷的庇佑和教导,郭桃儿也逐渐变得更加圆滑也更加不爱怼人损人了。

        这无疑让一堆靠着郭德纲八卦、叛徒、骂主流等事件胡侃瞎写赚的盆满钵满的狗仔无良媒体们抓了瞎。

        没办法郭桃儿身上既然找不到更多新闻,那么最终狗仔们的眼光就只能对准了德芸社旗下的一众徒弟们,起哄、不良信息、谣言层出不穷,甚至为此惹怒了不少德芸社相声演员亲自下场怼人。

        如今见到沈常乐这个德芸社最近蹿红的小角儿引起了这么大的风浪,自然就跟饿疯了的狗看见了大骨肉一般。

        无数的娱记拿着长枪短炮麦克风,顶着逐渐变凉的冷风在剧场门口等待着沈常乐的出现。

        剧场里的相声已经进入了尾声,沈常乐和侯振准备的新相声在第一个用作开场,而这场则是第六场表演的相声节目《怯大鼓》

        沈常乐:“这不没办法嘛,你爸和你妈这大鼓在电台算是唱不了了。”

        侯振:“就这两口子这水平倒给人钱都不多。”

        沈常乐:“但是你爸和你妈有注意,不就是城市不让唱了吗,我们去农村唱!”

        侯振一脸疑惑道:“去农村唱?”

        “对呀,说去就去老两口早晨起的早早的就出发直奔大兴去了。”沈常乐手一指道。

        侯振:“哦,北京的大x县。”

        沈常乐:“两人刚进村里就来了一个老太太,一瞅老两口背了个大鼓和弦子这是干嘛的呀?”

        侯振捧道:“嗯这是得问问。”

        沈常乐一嘴的河南口音道:“那个老太太,我们是唱北京大鼓书的。”

        随后又是学着老太太的声音道:“呦,就这是唱北京大鼓书的,这口音比我还怯呢。”

        底下观众哈哈直乐,这段对白在这个相声里其实没有任何的包袱可言。

        而考验逗哏的点就在这里,如何能学出来两个河南穷夫妻的没见识,买了两个破烂乐器,破锣嗓子就硬要唱所谓的北京大鼓,以及一旁说话的老太太的刀子嘴豆腐心,从对话中碰撞出笑点。

        而有着师父于千的调教,加上沈常乐系统赋予的绝佳的声优技能,无疑让他在用声音分辨人物的时候分外真实自然,将观众都代入了相声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出戏。

        ………………

        沈常乐继续道:“问好了价钱,老太太这是高兴了啊,遍村的请客村里四邻什么七大姑八大姨请来了满满一屋子人。”

        侯振:“哦那就开始唱吧?”

        沈常乐一脸的正经学到:“你爸爸坐在了凳子上弹着弦子呱嘚哩呱呱嘚哩呱就开始了。”

        “你妈妈旁边那着一个半边漏了的鼓是啪啪啪啪的敲。”

        侯振一脸嫌弃道:“真是不老好听的。”

        沈常乐一脸笑意道:“但是人家老太太喜欢啊,一竖大拇哥道‘’好先生真卖力气!”

        侯振好奇问道:“怎么叫真卖力气呢?”

        沈常乐:“还不好啊?鼓都敲漏了。”

        侯振一脸嫌弃:“那是敲的吗,本来买的就漏的。”

        沈常乐:“这就开始唱了‘孙悟空大战猪八戒~’老太太一挑大拇哥叫好道先生给书听!”

        侯振:“哦?这又怎么说的?”

        沈常乐学着老太太的腔调道:“真好先生这是直接入主题不废话,孙悟空大战猪八戒,这是讲的《西游记》高老庄这段,兄弟俩就打这一架,之后就保着唐僧西天取经去了。”

        侯振捧道:“诶这老太太还懂得挺多。”

        沈常乐道:“这时候你爸爸接着唱啊‘猪八戒大战孙悟空~’老太太这一听没错呀!”

        侯振:“怎么个没错呢?”

        沈常乐道:“嘿,你想啊,这不可能光孙悟空打猪八戒啊,这猪八戒得还手吧,听着吧。”

        侯振道:“这老太太还真捧。”

        沈常乐:“孙悟空大战猪八戒,猪八戒大战孙悟空。孙悟空大战猪八戒,猪八戒大战孙悟空。孙悟空…………”

        侯振一副傻眼状插话道:“就这么两句啊?”

        沈常乐一脸得意道:“就这么两句,老两口从下午两点唱到晚上十点半,满屋子人都走了!就剩老太太一人抱着肩膀坐的椅子上看着他们俩。”

        沈常乐学老太太模样道:“二位歇会吧。”

        沈常乐学侯振爸爸一嘴河南话道:“老太太,俺们不累!”

        沈常乐学老太太道:“我知道你们不累,我意思是让内猴内猪歇一会吧,都打了一天了。”

        观众们哈哈大笑掌声雷动。

        侯振道:“诶是没错,内俩累了。”

        沈常乐学老太太道:“你俩也真是胆大就会这一句就敢过来唱大鼓书啊?要是知道俩长虫是不是就唱《白蛇传》了?你看看这一屋子人全走了,得亏这是我家。”

        “可别再提醒了,要不然指定这俩回去真学《白蛇传》去了。”侯振现挂道。

        “哈哈哈哈,知道两条长虫唱《白蛇传》?”

        “哈哈这老太太太可爱了真是。”

        底下观众乐成了一团。

        沈常乐也是一乐学侯振爸爸道:“行那不唱了,老太太我们饭呢?”

        “饭?你俩牙长齐了吗?就唱的这个还吃饭呢?这样吧阳台上有两个我出嫁前蒸的饽饽,那我平时防身用的,你们拿去吃吧。”沈常乐学老太太一脸嫌弃道。

        “我的老天呀,那怎么不得四五十年了,这还能吃吗?”侯振傻眼道。

        沈常乐无奈道:“没办法真是硬啊,扔出去能砸狗一跟头,从房子里掉下去能把小孩儿脑袋开了,一口咬下去大门牙噌噌冒血,都快磕掉了。”

        “哎呦我的天哪”侯振一脸无语道。

        “老太太有锯吗?我把这饽饽给锯开。”

        “没有,你拿着在砖头上磕一磕就好了”沈常乐继续学着两人说话。

        侯振道:“这吃饭可是太不容易了。”

        “最后这老两口磕坏了30多块板砖,这两个饽饽终于是吃了下去,然后吃渴了两人又去水缸里面顿顿顿喝了两大勺凉水,别说吃的还挺饱,你是知道的这人吃饱了就犯困,尤其两人这唱了一天了。”

        侯振道:“是,那然后呢?”

        沈常乐学侯振爸爸道:“老太太,这我们睡哪呀?”

        接着学老太太道:“我也不知道你俩是真不知道还是没羞没臊啊,行了行了,你们去那屋,我来这屋,天不早了赶紧睡吧。”

        侯振捧道:“这老太太还是心眼好。”

        沈常乐道:“是啊,老太太刀子嘴豆腐心,虽然心里面不少埋怨,但是还是心疼他俩,把那床是烧的很热啊。”

        “这一睡下,喝一肚子凉水就饽饽,下面蒸着上面这大棉被再一捂,到后半夜这个屁呀!”

        侯振傻眼道:“还放屁呢?”

        沈常乐一脸憋笑道:“噔!噔!啪!嘟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嘭!”

        侯振一脸嫌弃道:“我的天呀,有那么热闹吗?”

        底下观众哈哈大笑“吁”声不断。

        沈常乐皱着眉头道:“一会儿功夫这个房子里面辣眼睛,满屋子白眼呐。”

        “哎呦不至于!”侯振捧道也是一脸的无奈。

        沈常乐继续道:“老太太在那屋刚睡着……楞给呛醒了!摸着黑起床查看呀,嘴里还说呢‘我着不能做这屁下之鬼!’”

        侯振:“我的天呐”

        沈常乐道:“这老太太顺着臭味可就找到老两口屋里来了,一推开门我的天哪!”

        “怎么了?”侯振捧道。

        沈常乐皱着眉头使相道:“里面这白烟都挡的看不见了,这热闹阿,好家伙,韭菜屁塞牙那么臭,倭瓜屁呼口这么臭,电线屁臭一溜,蛤蟆屁臭一坑,搪账的屁初六初七初六初七,要账的屁不等不等,深山老林跑吉普,二分钱羊杂碎还要点儿肚儿,村子不大还有牛叫唤,哪是屁啊,勾点芡就是屎啊。”

        “哎呀我的天呐,这也太恶心了吧。”侯振也是恶心道。

        “吁吁吁………………………………”

        “哈哈哈哈哈,这哥们这学的可是太逗了!”

        “哎呦我去,笑的我肚子疼怎么办,我的天呐,受不了了。”

        底下观众笑的前仰后合已经抱着肚子已经快不行了,叫好声和掌声响成了一片。

        沈常乐道:“床上面这被子已经快飞起来了,在空中呼扇呼扇,老太太拿着竹竿一捅,这几年兜着这屁呀直接把被子掀开了。”

        侯振道:“这被子也是没法要了。”

        沈常乐道:“老太太上去直接一脚把你爸爸踹醒了。”

        “起来,起来!唱!起来继续唱那个北京大鼓!”沈常乐学老太太道。

        “你爸睡得着着的也纳闷啊,就问道‘老太太你不是不爱听我们这个北京大鼓吗?’”沈常乐道。

        “对啊,怎么呢?”侯振捧道。

        沈常乐一脸怒气道:“不爱听?不爱听那也比被屁崩死强啊!”

        侯振笑道:“我去你的吧!”

        相声结束,沈常乐和侯振两人笑着鞠躬下了台。

        沈常乐舒服的叹了一口气道:“别说候哥,虽然是第一次合作但是咱俩还是很合拍的你说是不是?”

        “你说你怎么不跟你师父于千学偏学那郭桃儿,一个个现挂张嘴就来,你也不怕我接不上来咱俩都死在台上啊?”侯振老师抱怨着脸上却也带着笑意显然心情不像说的那样。

        “哈哈哈,这不是知道候老师您的本事嘛,两场演出也完事了,怎么样您给说说咋们第一个相声还有什么需要改正的地方吗?”沈常乐笑着问道。

        侯振神色正经了一些道:“相声是好相声,包袱密集笑点低,整体节奏很适合用作开场,我可以想象出如果我们开场说会取得什么样的效果,不过……”

        沈常乐无所谓道:“没事您有话就说不碍着。”

        侯振有些严肃道:“如果是小剧场这个相声包袱完全没有问题,不过如果是在北展,光明正大的把主流所谓的这些‘三俗’的段子说出来,尤其是在这个风口浪尖上,那么无疑你会承受来自主流相声界、媒体以及那帮叛徒们的攻击舆论,你会彻底与他们走入对立面,这份压力你能承受的过来吗?”

        沈常乐沉默了一会突然笑道:“侯老师,您是相声世家出身,他们里面狗屁倒灶的事还少吗,就算是我不说这个,难道他们就不会打压我这只羽翼未丰的小麻雀吗?”

        侯振默然无话可说。

        “当初的德芸社郭老师和我师父在初期,不是也面对过这样的问题吗?主流相声界的批评如浪潮打来,包袱三俗啊,容易教坏人啊,多亏候三爷仗义执言保护住了德芸社,调和了两方争端,但是德芸社也少了很多好玩的相声,很多相声演员想到好段子不敢用,只能一味的演一些老段子。但是反过头来想想,如果当时郭老师和我师父可以咬着牙自己扛过来,那么如今的今天,我们又能多创新出多少好玩儿的段子相声啊呢?”

        “当年的郭老师和我师父有家庭有德芸社这个心血,最终用妥协换得了德芸社的平稳发展,这并没有错。但是我不一样,我就是孤家寡人来去轻松,还有郭老师和我师父在后面替我撑腰,我要试着用这所谓的‘三俗’相声,更多好玩的相声在观众的见证下碾压他们,把主流相声那最后一层遮羞布撕下来,我要让所有相声演员,都能无所顾忌的说出自己认为好玩逗人开心的相声,而不用顾及写出来的包袱怕‘三俗’还是‘四俗’‘五俗’,只能遗憾的放在角落里发霉。”

        侯振小小的眼睛瞪得滚圆,好像第一次真正的认识了这个块头很大,却仍有些稚嫩的大男孩儿。

        “他是真正爱相声的。”侯振能够感觉到。

        “如果你决定了就去做,不仅仅是郭桃儿和于千是你的靠山,没有我这个侯家长子长孙挺你,你一人能上去说吗?说单口?想要让相声好可不是你一人的心愿。”侯振高声说道。

        沈常乐讪讪笑道:“怎么会怎么会,您也重要您也是我靠山……”

        侯振迈步走向后台休息室,傲娇的哼道:“知道就好,晚上夜宵你请客,走了!”

        沈常乐笑着跟了上去,脑子里浮现出了前世德芸社前中期的相声段子,浮现出了这个世界的小白等相声演员,因为不敢说很多的所谓‘三俗’包袱,一直无法完全挖掘出自己的特点闪光点,只能在小剧场里演出。

        沈常乐心中暗道:“郭桃儿老师,今世我就借您和其它德芸社老师的段子一用,用您们的心血和智慧将这个平行世界的德芸社推向新的辉煌吧!这就是我这个穿越者,一名二十年的老钢丝对您们最大的致敬和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