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德云当网红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自媒体公司来电

第三十七章 自媒体公司来电

        注:本章有读者反馈略毒,为后续情节需要,不会影响小说原先风格,不喜欢的的可以无视或者跳过此章。

        回到后台休息室的沈常乐抬眼望去,发现张瞳辉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

        郭奇临似乎看出了沈常乐的想法道:“他刚才在这里哭了一鼻子,后来就自己一人走了,我们劝也没劝住。”

        沈常乐点点头道:“行谢谢你大林,我没事,一会攒底还有演出,不劳你费心了,快去准备去吧。”

        郭奇临没有再说什么点点头,过去和阎鹤香去一边对词去了。

        沈常乐翻出手机拨通了张瞳辉的电话——关机。

        沈常乐叹了口气,一时之间五味杂陈也是十分不好受。

        –––––––––––––––––––

        剧场的最后返场沈常乐再次和郭奇临阎鹤香搭档说了一个小段后便分别了。

        沈常乐和韩江雪手牵手走在大马路上,看着帝都的车水马龙灯红酒绿一时间竟有些痴了。

        “叮铃铃铃铃!”

        手机铃声响起打破了两人的安静,沈常乐拿起手机发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接通。

        “喂,您好!”

        “您好您好,请问您是德芸社的相声演员沈常乐沈老师吗?”手机中传来了一声听着比较舒服正式的播音腔。

        “嗯,是我请问有什么事吗?”沈常乐回答道。

        “哦,是这样的我是抖动的音符自媒体公关部经历贾仁杰,这次给您致电呢,主要是因为我司通过后台运算您近期的爆火短视频表现,以及内部人员讨论,认为您有着非常好的条件,如果可以进行更加专业的视频制作以及推广,我们有信心把您包装推广到全国,成为真正的大明星。所以我们诚挚的想要邀请您跟我们平台合作签约,请问您有时间我们可以坐下好好聊聊吗?”电话内头的声音不急不躁十分亲切。

        “不好意思贾先生,我是德芸社的相声演员,并没有退出的打算和其他公司签约。”沈常乐没有犹豫继续说道。

        贾任杰笑道:“不不不,我想您可以再考虑一下,我们当然知道您现在工作的公司德芸社的实力,这对于你同样是巨大的曝光和流量,但是要知道德芸社的演员众多,您怎么保证您能一直红下去呢?而如果您可以和我们签约,我们可以给到您百分之一的股份和100w的年薪,我们将把您作为我们元老级别的明星网红,进行不遗余力的包装推广,这难道不比您在舞台上累死累活的说相声更有前途吗?”

        沈常乐的心脏漏跳了一拍,这个条件可是太高了,要知道以自己前世的了解,2012年抖动的音符市值就已经达到几千亿了!仅仅是百分之一的股份就足够沈常乐几辈子花不完了。”

        “当然我们的合同也有并不需要您退出德云社的,您可以理解为这只是一份您授权给我公司的独家版权,只会限制您在其它自媒体平台的直播和视频,不过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只能为此提供每年100w的费用。”

        沈常乐挑了挑眉头沉吟片刻后说道:“好的我明白了,您的合作我会考虑的。”

        “诶好的,那沈老师有问题您随时联系我。”

        电话挂断沈常乐有些愣神。

        “怎么了常乐这不是好事吗?怎么不见你开心啊?”韩江雪好奇的问道。

        “没事只是有些惊讶于抖动的音符的大气和诚意,因为今早的时候,其实快乐的手也有跟我联系过,不过他们的条件除了要我退出德芸社和独家版权之外,只给开出了200w的年薪价格。”沈常乐笑了笑道。

        “我的天呐,那你刚才还犹豫什么呀,为什么不签抖动的音符音那里呢?现在他们公司可是很火热的,而且……而且还有说的什么推广包装。”韩江雪一脸激动的说道。

        “不,小雪我不会退出德芸社的,这是我的梦想。如果可以的话我会争取一下更好的待遇,但是这个前提不会变得。”沈常乐平静的说道。

        “你!你可真是个榆木脑袋!说说说说相声,你现在火是火,但是你的工资拿到手不也就七八千吗?你看看现在帝都四环里的房子都什么价钱了?而且还在一直涨,光说相声,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在这里寸土寸金的地方拥有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家!”韩江雪越说越激动眼眶里有点点泪珠落下。

        沈常乐苦笑一声道:“小雪我知道你着急,你希望我们可以过上更好的日子,但是有些东西并不是说退出就退出的,于千师父、王慧师父、郭桃儿老师,包括德芸社大家的教导和支持才有了现在的我,不管从我自身,还是这份情感都不会允许我自己做出那样的选择,小雪请你理解我。”

        韩江雪沉默了好一会儿。

        抽了抽鼻子低声道:“对不起常乐是我太任性了,我知道你已经很努力了,是我要求奢望的太多了,那个……常乐我还有些事我就先回学校了。”

        沈常乐开口道:“好吧,那我送你回去。”说罢沈常乐挥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车上的两人又陷入了安静但是感觉却跟最一开始散步的时候不一样了,一开始是甜蜜温情此时却仿佛火热的心上浇了一盆冷水,呲呲冒烟的同时,本来坚固的表面上却悄无声息的生出了几道细密的裂纹。

        “常乐,我先回学校了,忘了我刚才说的吧,去追求你认为对的路。”下车的韩江雪背身朝学校走去,语调似乎有意想要平静下来,但是却不自觉中带有一丝的颤抖。

        沈常乐犹豫半晌最终没有再多少什么,只是最后说了一句简单的“路上小心。”

        ––––––––––––––––––

        帝都传习社某宿舍内,漆黑的房间并没有打开一盏灯,淡淡的月光照在了张瞳辉打电话的身影上。

        “嗯,于老师我知道了,今天确实全怪我的失误,我知道了。”张瞳辉用哭的沙哑的嗓音说着。

        另一边电话中的于千也是语重心长道:“小张其实也不完全怪你,毕竟你还没有完全适应舞台一些小失误在所难免,但是沈常乐这会儿确实需要一个更加成熟的量活去好好配合他,您也别怨叔把你们拆散了,我保证只要你好好用功,基本功练瓷实了你还能在争取跟沈常乐搭档,甚至到时候出来更优秀的韩常乐、李常乐都是有可能的。”

        “嗯好的,我明白了于老师,那就这样我先挂了。”

        “滴滴滴滴……”

        张瞳辉默默挂掉电话,手机上刺目的白光照射出张瞳辉红肿的眼眶内的不甘心和嫉妒。

        “为什么沈常乐就学了两年就可以上台说的那么好?为什么我就克服不了紧张的毛病?为什么我就不能早早的碰到于千能有人一路关照我?一步步的在学员班里再继续苦熬?张瞳辉不愿意,他的思想逐渐被嫉妒和不甘占满,我可以失误,但是你们也对不起我了,咋们两两相顶,以后谁混的好可不一定呢!”

        “沈常乐、于千、德芸社,好,今日你们放弃我,明天我让你们都不好过!沈常乐,咋们后会有期走着瞧。”张瞳辉低声喃喃道,随之再次打开电话,拨打了一个今晚刚刚通话过几次的号码。

        “喂,曹哥……啊不师父我想好了,就按您说的做吧,我会全力配合的,我只有一个要求,我要让沈常乐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