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德云当网红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夸住宅》

第三十五章 《夸住宅》

        第一对儿上场的相声演员是张九零和李九椿表演的相声《打灯谜》

        而沈常乐和张瞳辉则是倒数第三个节目准备表演的是传统节目《夸住宅》,沈常乐也是想着老段子张瞳辉更加瓷实一点,而且死纲死口不容易出岔子。

        几段相声下来,马上该轮到沈常乐出场了。

        “走吧,咋们去进场门等着去吧。”沈常乐轻轻的拍了拍张瞳辉的后背,好家伙后背已经湿了,沈常乐想了想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叹了口气没在说什么。

        不一会冯照样和杨鹤桐的相声说完,韩江雪一脸笑容的走上台前朗声道:“好了,感谢两位演员的精彩演出,下面请欣赏相声《夸住宅》表演者沈常乐、张瞳辉。”

        随着两人慢慢出场,台下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声音甚至传递到了后台休息室,惹得众人一片羡慕。

        刚返回后台的冯照样后台望向台前语气感慨道:“就这个人气,除了郭桃儿老师也就是岳云鹏岳哥才能抗衡吧,这才短短的学了不到三年而已。”

        杨鹤桐笑了笑道:“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天才吧哈哈哈。”

        ——————————————

        台上的沈常乐开口笑道:“别说今天来了不少人啊。”

        张瞳辉:“嗯是不少。”

        沈常乐:“刚才表演的两位呢一位是我原先的搭档,跟着我原先搭档的搭档一起说了段《怯大鼓》非常不错啊。”

        “您这搭档还真是不好说。”张瞳辉捧道。

        沈常乐笑道:“上台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沈常乐。”

        “诶,是您。”张瞳辉道。

        台下掌声再次响起,夹杂着不少女孩子的尖叫声。

        “啊谢谢,谢谢各位的抬爱”沈常乐笑道。

        沈常乐顺手往张瞳辉处一比道:“至于我身边这位新搭档呢就要隆重介绍一些了。”

        张瞳辉:“哦?那您给说说。”

        “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您叫……您叫……您叫什么来着?”沈常乐一脸的茫然侧脸问道。

        “哦合着吹了半天相声艺术家您忘了我叫什么啊?”张瞳辉傻眼道。

        沈常乐一脸无奈道:“不好意思年纪大了,记性不好,总是忘事,我现在就发现自己跟个弱智一样的。”

        张瞳辉疑惑道:“呦,干嘛这么贬低自己啊?”

        沈常乐道:“我说的是真的,我都想好了,以后就跟主持人说,报幕不用叫我沈常乐,叫我弱智!”

        “哎呦喂,您这是干嘛呀,这说出去也不好听啊。”张瞳辉道。

        沈常乐摆摆手道:“嗨没事,我不介意,以后就这么报幕:下面请欣赏相声,表演者弱智张瞳辉!”

        张瞳辉一脸着急道:“别,可千万别,您不介意我介意啊,您这是光骂我一人了。”

        台下观众掌声热烈,笑声阵阵。

        张瞳辉紧张的神经也稍微缓和了一些。

        沈常乐继续道:“他跟一般说相声的不一样。”

        张瞳辉:怎么,有什么区别?

        沈常乐:在说相声这堆儿里边,他这是最前卫最时尚的人了,而且主要也是家里面富裕够他花的。

        张瞳辉:哎,这人就应该时尚点儿,没有钱也照样可以时尚。

        沈常乐:德云社第一个玩微博的人就是他。

        张瞳辉:我申请的比较早。

        沈常乐:一进后台他拿个手机跟那刷屏。

        张瞳辉:玩儿嘛。

        沈常乐:咱们还不懂呢,得问呀。。

        张瞳辉:“啊,怎么了?”

        沈常乐:“您这玩的这是什么啊?游戏吗?”

        张瞳辉:“是得问问。”

        沈常乐一副得意的样子道:“我们张瞳辉同学显摆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是微博,新型交友平台,可以在上面发自己想说的话和照片。”

        “我也不至于那样得意。”张瞳辉道。

        沈常乐:“这不没两天就闹笑话了。”

        张瞳辉疑惑道:“呦,怎么了?”

        沈常乐绘声绘色道:“那天一到后台,一盒烟放在桌子上就给没了,张瞳辉精啊,一想就知道有人偷烟抽。”

        张瞳辉:“没办法,后台他们就这人性。”

        沈常乐继续道:“没事我敲打敲打他,他自己编辑信息发了条微博——我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

        张瞳辉:“我就是调侃一下。”

        “没成想五分钟后,他媳妇给回了一条短信——对不起……”沈常乐一脸憋笑道。

        ………………

        “感情我发条微博这是破了多大的案呀。”张瞳辉不知道怎么竟然走神了,说的话慢了一拍才接到,不过索性包袱够响大家都反应了过来,并没有观众意识到捧哏的失误。

        “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可还行,太狠了!”

        “吁………………”众人一阵鼓掌叫好声。

        沈常乐皱眉又撇了张瞳辉一眼,发现此时表情僵硬,眼神更加慌乱显然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的失职。

        沈常乐心中暗叹一声只能继续说下去。

        后台进场门处的阎鹤香和郭奇临俩也是有些无奈交谈道:“不行啊,这个张瞳辉还是太紧张了,最开始不犯错还好,这第一个错误范了后面可就更不在状态了。”

        郭奇临感叹道:“是啊,刚才多么炸的一个好包袱啊,差点掉地下了,幸好观众们反馈依旧不错,差一点就要瘟了。”

        阎鹤香皱眉道:“大林我看这事不行你跟于千老师反映一下吧,依我看最好给沈常乐换一个更成熟一点的量活。”

        郭奇临犹豫半晌还是拿出了电话拨通了某个手机号…………

        台上继续

        沈常乐一段段的贯口开始爆发:“您家住宅真是远瞧雾气沼沼,近看瓦窑四潲,就跟一块砖抠的一样。门口有四棵门槐,有上马石下马石,拴马的桩子。对过儿是磨砖对缝八字影壁;路北广梁大门,上有电灯,下有懒凳。内有回事房、管事处、传达处。二门四扇绿屏风洒金星,四个斗方写的是“斋庄中正”;背面是“严肃整齐”。进二门方砖墁地,海墁的院子,夏景天高搭天棚三丈六,四个堵头写的是“吉星高照”。院里有对对花盆,石榴树,茶叶末色养鱼缸,九尺高夹竹桃,迎春、探春、栀子、翠柏、梧桐树,各种鲜花,各样洋花,真有四时不谢之花,八节长春之草。正房五间为上,前出廊,后出厦,东西厢房,东西配房,东西耳房。东跨院是厨房,西跨院是茅房,倒座儿书房五间为待客厅。明摘合页的窗户,可扇的大玻璃,夏景天是米须的帘子,冬景天子口的风门儿。往屋里一看,真是画露天机,别有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