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德云当网红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拜师

第二十九章 拜师

        王慧一愣实在没想到于千会提出来这样的想法,眼神望向郭桃儿不禁有了一分探寻。

        郭桃儿哈哈一笑道:“不用看我,家里家外什么事不都是你管吗,千哥既然提出来了就看你什么想法了。”

        王慧点点头,对着沈常乐和蔼一笑道:“孩子以前学过京韵大鼓吗?”

        沈常乐一旁规规矩矩站着赶忙道:“师婶我没有正式学过,不过平时跟师父在一起的时候也跟着听过一点,比较熟的还是西河大鼓。”

        “行会唱什么?学一点皮毛也可以,我听听你的嗓音。”王慧笑容一收,一提到自己专业方面的问题,瞬间变得十分的认真起来。

        沈常乐看着气场自然展现出来的王慧也是长舒一口气,强迫自己沉入戏中角色放平心态。

        脑子里回忆着自己最熟的一个段落,长大嘴巴像哈欠儿一样努力的吸气呼气沉入丹田,“啊!啊!咦!咦!咦!”几声喊下来沈常乐的声音逐渐变细,好像女声一般,这都是系统奖励给自己的经验开嗓方法。

        王慧和郭桃儿眉头一挑,都是惊讶的看向了一旁的于千,以为是他教的什么方法。

        于千老师赶紧连连摆手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示意大家先听吧。

        沈常乐开口清唱道:“冷雨凄风不可听,乍分离处最伤情。钏松怎担重添病,腰瘦何堪再减容。怕别无端成两地,寻芳除是卜他生。只因为王夫人怒追春囊袋,惹出来宝玉探晴雯,痴心的相公啊,他们二人的双感情。”

        王慧眼睛一亮,听的开头几个字就知道正是自家白派京韵大鼓的代表曲目《探晴雯》,但是最关键的是沈常乐唱的并不是男声而是女声,并且这个嗓音这个感觉自己非常熟!

        沈常乐继续唱到:“自从那晴雯离了那怡红院,宝玉他每每的痴苶他似中颠疯。无故地自言自语常叹气,忽然间问他十声九不哼。有一时袭人麝月频相劝,他不过点点头儿哼一声。他想着我房中除却了晴雯女,别的人似玉磐儿碰着瓦缶儿鸣。痴公子一腔郁闷出房去,低头儿离了怡红小院中。信步儿走出了角门儿外,瞧见个老妈问了一声。”

        “宝玉说你可知晴雯她在何处住?”

        “那婆子说你就从此处往南行。痴公子并不回言扬长就走,见个小院儿房门上挂的本是布帘栊。宝玉潜身把屋进,迎面儿香炉紧靠着后窗棂。瓷壶儿放在了炉台儿上,茶瓯儿摆置就在碗架儿中。内间儿油灯儿藏在了琴桌儿下,铜镜儿梳头匣儿还有旧胆瓶。小炕儿带病的佳人斜玉体,搭盖着她那半新不旧的被红绫。”

        “面庞儿桃花初放红似火。他那乌云儿这不未冠横簪发乱蓬。小枕儿轻轻斜倚蛮腰儿后,绣鞋儿一双紧靠着炕沿儿扔。柔气儿隐隐噎声把脖项儿堵,她那病身儿这不辗转轻翻说骨节儿疼。猛听得颤巍巍的声音叫声嫂嫂,你把那壶内的茶儿,递给我半盅,我这心里头似个火烘。师婶就会这么多,下面词就不熟了。”沈常乐唱了一小段停了下来,一来是后面词不熟,二来他的嗓子变女声确实更加费劲。

        众人连连鼓掌鼓励显然是都被沈常乐惊到了。

        王慧也是一脸赞赏的点点头道:“唱的确实好,《探晴雯》这段讲的什么我想你也应该知道,是说《红楼梦》里服侍贾宝玉的四大丫鬟之一晴雯,被王夫人因为一些原因赶出大观园,卧病家中,日渐沉重。贾宝玉前往探望,与晴雯互吐情愫,晴雯与包玉互换绫袄和两根折断涂着豆蔻的指甲留作纪念,这也成为了两人最后一次的见面。这段也是白派创始人白云鹏先生的代表曲目,唱腔优美哀婉,如泣如诉,细腻地表达了晴雯的愤懑和悲伤,但是你唱的女声,我想是模仿的白派第三代门长赵学义先生的吧?”

        “嗯是的师婶,我学的是赵学义先生。”沈常乐恭敬道

        “别说唱的还真是不错,唱腔柔和细腻,吐字发音还是韵味都有些火候,最重要的你是反串唱女声还能唱成这样,孩子你这个戏曲天赋感觉比相声天赋还要高,要不然以后别学相声,专心跟我学京韵大鼓吧。”王慧开玩笑道

        “哎哎哎,这不对啊,是我先收的徒弟,两年前我们就定了口盟了,那里就不学了像话嘛!”于千老师一脸的无奈道,嘴角的笑意确是始终藏不住。

        沈常乐也是惊喜的看向了王慧一脸激动的说道:“师婶那您的意思是我可以?”

        “错了,你也该叫我师父了。”王慧点点头笑道。

        沈常乐回头看着于千也在笑着点头,于是直接跪倒在地口尊师父。

        “行了孩子快起来吧,千哥那边还没有正式摆枝收你为徒,我也不能横插一脚,你要好好学,等你学出来个样子,我再给你办拜师礼。”

        王慧笑眯眯的把沈常乐搀了起来,显然是对沈常乐这个徒弟十分的满意。

        “行啦,师徒俩快回椅子上坐着吧,我的天爷,慧儿你在孩子面前就像个暖水壶一样。”旁边的郭桃儿憋着笑吐槽道。

        “切我看见我徒弟开心怎么了,孩子明天以后就住家里吧,跟大林睡一块儿,难得收个徒弟我也得好好盯着你学艺。”王慧骄傲道。

        沈常乐自然没有异议轻轻点了点头回到了座位上,扭头和一旁坐的郭奇临对视一眼不禁相视而笑,两人的关系无疑是更亲近了。

        当晚的家宴经过了中途的小插曲不仅没有变冷,反而是更加火热,王慧也是兴致颇高,中途又去给重新炒了两道硬菜,众人吃的宾主尽欢热热闹闹,不过由于郭桃儿一直逃酒,最终于千灌倒郭桃儿的目标只能宣布落空。

        而沈常乐自然没有意外的就留在了郭桃儿王慧的家里住下了。

        沈常乐只记得送于千临出门的时候欣慰的笑容,轻轻拍着沈常乐的肩膀道:“孩子有出息,好好学艺,以后能不能出人头地还得看你自己努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