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德云当网红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沈常乐的春天到了?

第二十六章 沈常乐的春天到了?

        观众们掌声叫好声热烈异常,沈常乐、郭奇临、阎鹤香又进行了第三次返场唱了几段小曲小调。

        俗话说事不过三,三次返场直到夜里将近十点钟,才勉强让观众们尽兴,下场之后的三人揉着腿肚子腰酸背疼。

        大褂里面的内衣已经被汗水打湿,小风吹过浑身冰凉,却冻不住沈常乐的热情和开心。

        回到后台休息室,一脸笑意的沈常乐当即宣布,晚饭已经定好位置一起热闹热闹。

        三里庉的郭家菜馆,除了栾义、王少力两位老先生年龄有些大了不爱凑热闹,其余后台相声演员包括主持人小姐姐全部到场。

        沈常乐也是经过介绍才知道原来是阎鹤香的表妹——韩江雪,是帝都中央戏剧学院的学生,晚上没事来这里主持兼职的。

        本来有女生在场还都挺规矩文雅的相声演员,几杯酒下肚嘴上就没什么把门得了,都是靠嘴皮子吃饭的,自然说的一套又一套没少调侃,撮合沈常乐和韩江雪。

        韩江雪好看文静的脸庞不时泛起一朵红霞,眼神漂忽不定却总是不小心瞟到沈常乐,又赶紧移走。

        由于韩江雪还是大学生需要回学校,众人也是没有玩到太晚便提前结束了,而互送美女的任务在众人默契的配合下当仁不让被分配给了沈常乐。

        出租车缓缓行驶到中央戏剧学院门口,沈常乐先行下车给寒江雪把车门打开。

        韩江雪低声道谢后转身向着学校门口走去,沈常乐目送寒江雪走出几米外正想上车时远处轻轻传来一个轻轻的声音:“喂!天气有点冷,可不可以把外套借给我一下?”

        沈常乐微微一愣,连忙将外套脱下,上前几步把外套披在了韩江雪身上道:“那个你穿着吧,就当是感谢你替我交的车费了……”

        韩江雪噗嗤一乐笑颜如花,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认真的看着沈常乐道:“不行,我还会还给你的,至于车费的感谢你就先记着吧,走了拜拜。”

        韩江雪轻轻摆了摆手,转身向着学校走去,脚步有一些欢快,微冷的秋风吹动着女孩儿乌黑的长发,和外套下白色的连衣裙,清幽的月光仿佛也在依恋于女孩儿的美丽,撒下一片月色轻轻围绕在身旁,将女孩儿映照着犹如月亮精灵。

        沈常乐的眼神恍惚(。’▽’。)?

        “宝贝儿别发呆了,内姐姐明明对你有意思,你还傻不愣登的一点都不表现,现在看着人家有嘛用啊。”开车的司机是一位中年大叔,一嘴的天津口音,语气十分的怒其不争。

        沈常乐有些尴尬的上了车报了天精地华宠物乐园的地址,车里两人又陷入了短暂的安静。

        “那个……叔您为什么觉得那个小姑娘对我有意思啊?”沈常乐忍不住好奇开口问道。

        “嗨!介还用说嘛,人家为嘛要管你借衣服啊?那还不是为了有下次再给你送回来嘛,难得那小姐姐还长得那么zun,宝贝你可长点心吧,这么好的事可得把握好了。”司机道。

        沈常乐默默无言,心中不知是种什么感觉。

        司机大叔倍儿能侃,见沈常乐没有言语,应该是嫌弃沈常乐的脑瓜子不开窍,一路上没少跟沈常乐说自己年轻时候怎么追女生,万人迷的光辉岁月,俨然一副情感导师的既视感。

        也是听着沈常乐有种录下来证据,给司机大叔老婆听一下的冲动。

        “宝贝儿好好想想我说的啊,记住主动出击!”

        在司机大叔热情的教育下,沈常乐付完钱也是连连点头好半天才终于下了车。

        出租车远去,沈常乐踏着夜色进入天精地华宠物乐园门口,朝着里面走去。

        等沈常乐回去已经晚上十二点多了,沈常乐见小龙已经休息了,于是也是轻手轻脚的洗漱完回屋睡觉。

        今夜的月亮特别的亮,丝丝缕缕的月光透过窗帘细缝照进屋里,也照着沈常乐的心房无法平静。

        沈常乐脑子里面不由自主的回想着今日的片段,满脑子里都是韩江雪打电话叫自己时的暴躁,问自己要衣服时候的大胆开朗,以及最后蹦蹦跳跳回学校时候的古灵精怪以及两只小耳朵上微微泛起的红晕。

        沈常乐也是个正常的男生,取向正常而且阅历丰富,自然早已发觉韩江雪的态度转变和主动,按理说像这样天仙一般还是好学校的女孩,和自己本应该和自己没有任何交集的,比起前世相处的女朋友更是优秀数倍,但是……为什么我会想到顾允朵?!!

        “我靠,我究竟在纠结什么啊?难不成我还真的是渣男??”沈常乐一猛子从床上爬起来,后背一片冷汗。

        “顾允朵不可能的啊,我那个便宜徒弟也说过,她爸妈都是成功人士,一个是政界大佬,一个是著名企业家,从小就是掌上明珠,最重要的是我们都没见过面啊……靠想她干什么,司机大叔说的对,要懂得珍惜。”沈常乐心里想着,自己都对自己一时的天真有些无语。

        ———————————————————

        次日清晨,一声简单朴素的手机铃声划破了沈常乐屋里的安静。

        “叮铃铃铃铃铃!”

        “喂您好哪位?”沈常乐从梦乡中醒来迷迷糊糊的接起电话。

        “呀忘了今天是周六你休息呢,常乐是我,你千哥。”

        “哦哦,千哥早上好,我昨天稍微喝了点酒多睡了一会,什么事呀千哥?”沈常乐脑子慢慢复苏,连忙解释道。

        “哈哈哈哈,我知道是该庆祝一下,别说你昨天的相声说的是真不错,不愧是我教出来的徒弟哈哈哈哈。”千哥手机对面的笑音十分爽朗,说的话确是让沈常乐一阵迷茫。

        沈常乐道:“额……千哥你是不是大早晨假酒喝多了?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我昨天是去说了段相声,但是千哥你怎么知道的啊?还有咋们不是还没摆枝拜师吗,怎么就徒弟叫上了,我怎么越听越迷糊啊…………”∑( ̄□ ̄;)

        “去!怎么跟师父说话呢,你摆知拜师迟早的事,早两天怕什么。至于你第一个问题,你自己在抖动的音和快乐的手还有网络小视频里面搜吧,就搜‘德芸社新面孔、大个儿’,你就什么都明白了,挂了,记得以后叫师父!!!嘟嘟嘟…………”

        手机挂了……沈常乐人也傻了……这是怎么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