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德云当网红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返场续

第二十五章 返场续

        当主持人电话打到沈常乐手机上的时候,沈常乐无疑是非常崩溃的。“我他喵的要上烤冷面吃着正香呢喂!”

        沈常乐内心一阵无语,没办法只能赶紧打车再往张一元茶馆赶,嗯……手里拿着烤冷面……浪费可耻。

        出租车刚到门口,主持人火急火燎的立马开门就要把沈常乐往里拉。

        “诶诶诶,大姐大姐我这还没给车钱了……”沈常乐一脸懵逼急忙道。

        主持人小姐姐脸上汗都下来了,着急喊道:“哎呦别管了祖宗啊,我给你付,你快点进去吧!”

        沈常乐也是着急忙慌赶紧往后台赶,大褂都没来得及穿就直接朝台上赶。

        走的进场口沈常乐突然一拍大腿站住道:“我靠,坏了!”

        急匆匆付完钱,在后面追沈常乐的主持人小姐姐,没想到沈常乐会突然站住,脚下一时没收住整个人怼在了沈常乐的背后。

        沈常乐霎时背后香风撞来,只感觉……嗯自己想吧,此处省略48个感官形容词……

        “额那个小姐姐你没事吧?”沈常乐只感觉血压有点高,一股血色直直上脸。

        主持人小姐姐银牙紧咬美目圆睁,一个个字似的往外蹦:“刚才不是还叫我大姐吗?你又有什么事,什么东西坏了?”

        沈常乐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去便利店顺手买的三桶乐事薯片,丢在烤冷面摊忘了…………额没事,小姐姐你赶紧去通知大林他们吧,我随时能上了。”

        望着主持人小姐姐越来越冰冷的脸色,快要喷火的眼神沈常乐识趣的放弃了对于薯片的遗憾,赶忙转移了话题。

        小姐姐哼的一声不再多言,整理了一下仪表,和沈常乐并排站在上场门幕布处,静等郭奇临和阎鹤香的第一小段返场结束。

        “挺漂亮的小姑娘火气还挺大,打车钱都报销了也不说报销一下薯片钱,扣扣搜搜…………”沈常乐眼神偷偷瞥了一眼,心中暗戳戳的吐槽道。

        台上的郭奇临眼神一直在留意着上场门处,此时一看沈常乐在一旁等着了,便没有继续拖的意思了,两人配合默契寥寥几句便把底给抖了出来,鞠躬离开桌子完成了第一轮的返场。

        观众们掌声不算热烈,不少人依旧在叫喊着“沈常乐”“让大个子上”的声音。

        郭奇临和阎鹤香,快走到上场门口和主持人沈常乐点点了头,随后又返回了台前。

        郭奇临一脸笑意道:“今天观众们还真是热情啊。”

        阎鹤香也是调侃道:“诶对,就是好像不单单是给咋们俩的。”

        郭奇临道:“是呢,今天各位好像都对我们的开场演员念念不忘的,那要不我们再把他请上来,说一段聊聊天大家觉得好不好啊?”

        观众们眼睛一亮顿时都来了性质,本来有些应付的掌声也热烈了起来,纷纷大声叫好。

        “常乐,常乐,来吧再出来玩会来。”郭奇临高声呼喊道。

        一身便装的沈常乐面含笑意,带着观众的相声走上台前。

        沈常乐将自己带的直立话筒轻轻放在了郭奇临和阎鹤香中间。

        这里论位置也是有讲究的,群口相声中,虽然是三个人,实际上三个人之间的互动还是极少的,基本上也都是两两对话,一个人在一边假装没听见。

        而两两对话时,依旧是对口相声中的捧逗哏模式,一个人主要叙述,另一个人在旁边衬托。

        至于第三个也被成为腻缝儿,则是帮助逗哏翻包袱,在逗哏捧哏之中穿插交流,可以当成一逗两捧也可以是两逗一捧根据相声情况也并不固定。

        相声正式开始。

        郭奇临第一个开口道:“诶诶诶不行,你这站我旁边可是显得我太矮了,你来左边吧,我去右边。”

        众人哈哈一笑,都是在乐两人的最萌身高差。

        沈常乐表情不变内心确是更为感动,无疑不管是什么相声,逗哏都是露脸最多的,这是郭奇临放弃了自己返场露脸的机会捧自己来着。

        话以出口自然没有不换的道理,就这样,相当于沈常乐现在,在最左则为逗哏,阎鹤香中间为捧,郭奇临改为腻缝。

        沈常乐一脸笑眯眯道:“今天可是个好日子,和两位好朋友能一起说相声。”

        阎鹤香道:“是,今天是热闹。”

        沈常乐:“首先还是要先跟大家介绍一下自己,我呢叫沈常乐。”

        “好!”

        台下观众掌声叫好声热烈,有开场打底,众人对于沈常乐的观感都是非常好,还没有说什么就爆发出了很大的热情。

        “观众们都认识你了。”阎鹤香笑眯眯道。

        沈常乐道:“那还要多亏了你俩的福呀,才能上台说相声,各位可能不知道,其实我们三是从小一块长大的。”

        阎鹤香捧道:“诶没错我们是发小。”

        沈常乐思索状:“我记得大概十二三岁的时候我们就在曲艺学校,学院班里上学。”

        阎鹤香道:“诶没错,我们在那里学相声。”

        沈常乐道:“唉,这就不能提那会儿,一提我就生大林的气。”

        郭奇临莫名其妙道:“生我什么气啊,我哪里招你了?”

        沈常乐一脸委屈道:“你人性次,说好的一块长大,你倒好,刚长一半不长了!”

        郭奇临怒道:“边儿玩去!”

        “哈哈哈哈哈,吁……”观众们瞬间乐出了声沈常乐和郭奇临的个儿头本来就是一大笑点,加上沈常乐一脸委屈的表情分外搞笑。

        阎鹤香一脸认真的伸手,从郭奇临头上缓缓降低,落在了沈常乐腰下面道:“诶不对啊,这好像还没长到一半啊,最多算一小半。”

        郭奇临怒吼道:“你给我把手放平了别往下降!”

        观众们纷纷乐弯了腰,掌声热烈无比。

        沈常乐道:“郭奇临那时候还是个小挫胖子,不过那会阎哥好像就是这个身高了,不过要瘦一点。”

        阎鹤香摆了摆手道:“对,那会身材保持的好。”

        沈常乐:“那会我们关系就是特别好,就是下课撒尿都要一起去。”

        阎鹤香点点头道:“没错那会儿也没有什么玩的。”

        沈常乐面含笑意道:“只要下课铃一响,我们就准时出发直奔厕所,过去一站我在中间,左边是阎鹤香阎哥,右边就是小矮矬子大林。

        郭奇临无奈道:“这称呼也是没谁了。”

        沈常乐道:“内会儿本来就是调皮的时候,我好跟他们逗。”

        阎鹤香道:“你要干嘛呀?”

        沈常乐一脸坏笑道:“我瞅准机会向左转喊他名字——‘阎鹤香!!!’甩他一身。”

        阎鹤香无奈道:“你太坏了。”

        “还没完呢,接着来——‘郭奇临!!!‘尿一脸。”沈常乐一使身段朝着右边又是一甩。

        郭奇临一脸无语道:“我个子也太矮了吧?”

        阎鹤香憋笑道:“没错我也记着呢,尤其你还爱答应,他一叫你张嘴一答应,好么全进嘴里了。”

        “诶对,要不然你现在那小嘴倍儿甜呢,我有糖尿病。”沈常乐一脸笑眯眯的看着郭奇临。

        郭奇临怒声道:“边儿玩去!太恶心了。”

        典型的三翻四逗技巧,逗的观众们乐的眼泪都出来了,甚至连一个看着一本正经,颇有学者风范的儒雅老头也是笑的憋红了脸,只能低下头发出一声声沉闷的咳嗽声。

        够俗!但是够好笑!

        相声仍在继续,沈常乐道:“这么些年过去了,岁月荏苒我们也算是都学出来本事了,但是麻木莨芗各有所长,像我呢就是唱歌还不错,各位您也都听过了啊。”

        “没听过!”

        “再来一个!”

        “再唱一遍!”

        沈常乐无语道:“还要再听啊,看来你们这也都是想发财的财迷啊。”

        阎鹤香道:“观众想听就再给大家唱一个。”

        “行,那我唱个老点的歌,听好了啊。”沈常乐清清喉咙道。

        低沉磁性的声音从麦里传递出来:“你爷爷我小的时候,常在这里玩耍。”

        “高高的前门,仿佛挨着我的家

        “一蓬衰草,几声蛐蛐儿叫。

        “伴随他度过了那灰色的年华。

        “吃一串冰糖葫芦就算过节。

        “他一日那三餐。

        “窝头咸菜么就着一口大碗茶。”

        观众们掌声热烈。

        阎鹤香无奈道:“去,这歌不对。”

        沈常乐一脸茫然道:“那不对了?”

        阎鹤香道:“那叫我爷爷小的时候…………”

        “没错啊,这不是一个意思吗。”沈常乐得意道。

        “哈哈哈哈哈,吁吁…………”底下观众都跟着起哄。

        沈常乐笑道:“这个歌,不错吧要不我再来一个?”

        “别别别,你这儿唱一个我都成孙子了,再唱辈儿就差远了。”

        “哈哈哈哈,其实我这都是皮毛属于学唱中简单的,要真说唱个戏曲小调还真得是阎哥您,那个嗓门高亢有力,真的是高啊!”沈常乐一竖大拇哥赞叹道。

        郭奇临也是附和道:“这个我们都没怎么听过,今天好容易聚在一起就唱一个吧。”

        阎鹤香道:“行,既然都这么说了,那我唱个什么?”

        沈常乐思索一下道:“咋们唱个现代戏吧,‘要学那泰山顶上一青松’。我给你来前面,你来最后一句高腔给大伙显示显示。”

        阎鹤香淡定道:“行啊,我来后面高腔。”

        沈常乐道:“行,那你看看调门啊‘要’!”

        阎鹤香道:“低,太低。”

        沈常乐点点头继续道:“要!!”

        阎鹤香道:“还是低。”

        郭奇临一脸惊奇道:“我的老天,这还低啊,别忘了你一会还要再翻八度呢”

        阎鹤香淡定道:“跟你有关系吗,既然话说到这儿了肯定要好好卖力气,今天就让你小刀拉屁股——开开眼。”

        郭奇临:“去,你这都哪学来的话。”

        沈常乐一脸苦相道:“我哥,真上不去了,咋们对付对付吧。”

        阎鹤香无奈道:“行,那你尽力吧,越高越好。”

        沈常乐道:“行,你听好吧——要!~学那~泰山顶上~”沈常乐低十八度的声音慢悠悠唱完,顺手一让阎鹤香。

        阎鹤香也是使足了相:“一~青~松~~~”依旧低十八度。

        观众们发出一阵阵轻笑,看着两人台上使相纷纷鼓掌。

        阎鹤香赶忙道:“谢谢大家,谢谢。”

        一脸得意准备跟郭奇临握手。

        “不是你这谢什么啊,这听见什么了?”郭奇临一脸纳闷。

        沈常乐惊讶道:“这么高的腔没听见啊,我都快震的耳聋了!”

        阎鹤香得意道:“别说我唱的还真痛快,咋们再来一个吧!”

        沈常乐捧道:“行啊,那咋们再来个‘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你来霄汉。”

        阎鹤香道:“瞧好吧您,没问题。”

        沈常乐道:“行做好准备啊!”“穿!~林海,跨~雪原~,…………”沈常乐依旧使相,声音低沉到最后都不出声了。

        阎鹤香一脸惊讶道:“气冲唱完了?”

        郭奇临一边吐槽道:“好嘛,声音高的听都听不见了”

        阎鹤香一翻白眼道:“我这是耳朵有点震聋了,听好了啊!”“霄~汉~~~~”

        沈常乐带头叫道:“好!!!太高了!”

        阎鹤香继续一脸得意的问道:“怎么样大林,我这个唱的?”

        郭奇临一脸的无奈道:“实话实说,用句时髦话来讲——听你们唱蛋疼!”

        阎鹤香一脸不服道:“嘿,你看不起我们唱的。”

        郭奇临怼道:“你这搁俩包子狗都能来。”

        “呦呵,那要不你来给我们唱一个!大家说好不好啊?”阎鹤香笑道。

        “来啊,高的唱不上去,这费半天劲不出声谁来不了啊!来你选吧,唱什么?”郭奇临一脸的不服。

        沈常乐道:“行那咋们来个《四郎探母》叫小番行吗?”

        郭奇临学着阎鹤香刚才的低十八度的嗓音道:“行啊~~来吧~~”

        沈常乐道:“一!!这调门行吗?”

        郭奇临一脸天真道:“再高点,再高点。”

        沈常乐:“一!!!”

        郭奇临:“行再高点尽全力唱啊!”

        沈常乐一脸坏笑道:“一见公主盗令箭!!!不由本宫喜心间!!!站立宫门~!!”一句起的高高的,名副其实的高八度,再没有半点耍宝。

        阎鹤香憋笑道:“orge    on    baby!”

        郭奇临目瞪口呆彻底傻眼了。

        观众们看着台上两人耍活宝一步步领着郭奇临入坑,乐的更是找不到北了,也是跟着一起起哄叫好。

        郭奇临一脸愤怒状:“诶不是你们以为我真的唱不上去啊?”

        沈常乐阎鹤香异口同声惊讶道:“哦???”

        “别,哥哥们我真唱不上去,你这太坏了,本来就起的是高八度,还要再翻换谁谁也唱不上去啊!”郭奇临秒怂。

        “呵呵呵,我就能唱上去。”沈常乐一脸笑眯眯道。

        郭奇临一脸不信道:“就这个高八度你能上去?”

        “你来我肯定给你上去!”沈常乐笑道。

        郭奇临不服气道:“好啊,你听着!一见公主盗令箭!!!不由本宫喜心间!!!站立宫门~~!”

        “叫小番!!!!!!!!”沈常乐一口气顶在丹田,嗓音清脆嘹亮高亢如云。

        “好!!”

        “我的天呐还真的唱上去了!”

        观众们瞬间被吓了一跳,前面的几次耍宝都是使相,本来就把观众们的期待值加到了满值,在配上最后这最难唱的一段,无疑让众观众满足感爆棚,掌声叫好声响彻剧场久久不散。

        至于这段难在哪?这一句唱法在京剧唱腔中,叫做“嘎调”。是指用突出拔高的音唱某一字时的唱法。

        嘎调除了翻高以外,主要特征是冲高后不再使腔,也就是说很少再拐弯儿了。

        其意义在于表示冲天一怒、决心一定、畅意一得之类的瞬间情绪激变,所以才用假声,才用刺破青天的冲力。

        即使是整个德芸社,包括整个相声界,能完整唱出来并且调门不减的也就郭桃儿一人。

        而沈常乐作为多年钢丝自然知道这段,他也是在今日得到了音乐和声优的双重经验加成,加上多年的练习和一定的运气,才勉强突破自己成功唱了上去。

        但是不管怎么说,最终沈常乐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