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德云当网红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传习社

第十六章 传习社

        。。。次日德云社相声传习班

        沈常乐刚走到门口就看见张席仔和几个人有说有笑的已经在哪里等候多时了。

        “常乐你终于来了啊,昨天你给我打完电话,我今天一早就在这里等你了,来我给你介绍啊这几位都是我朋友,在我们传习社里论功课基本功这可都是名列前茅的尖子生了。周航跟咱俩是同年的,嗓音嘹亮唱个戏曲什么能把老先生吓一跳,一手乐器三弦弹得也是分外好。”张席仔笑眯眯的介绍道,身体向后将离他最近的一个平头的小黑瘦子让了出来。

        名叫周航的小黑瘦子神色有些腼腆脸上带着一抹笑意,跟沈常乐鞠躬握手分外谦逊。

        张席仔笑道:“别看他现在看着最内向,实际上是因为认识,等熟了以后他是最闷骚玩的开的。还有,这边这个小黑土豆,现在和我算是学校里面的固定搭档互为捧逗,各个学科成绩都是拔尖的,就是老容易紧张出错,名叫刘佳,年龄比我们大一岁。”紧接着介绍到了第二个人。

        “这个跟你一样的大高个叫王昊楠,我们也叫大楠,是我们这里的武力担当,妥妥的狠人,也是我们郭桃儿老师的亲外甥。”

        “最后这个叫李众军是我们的老大哥,毕竟年龄最大哈哈。”张席仔挨个介绍完毕,大家也都是很自然的相互问好。

        张席仔接着面向朋友说道:“这个朋友就要向大家隆重介绍一下了,沈常乐蒙市人。即是我们于千老师的把兄弟,也是口盟徒弟,如今在天精地华宠物乐园上班,以后不忙的时候都会来我们这里跟着上课,哈哈哈大家欢迎呱唧呱唧。”

        其余众人跟着一起鼓掌,脸上掩饰不住的惊讶,要知道于千老师可是轻易不收徒弟的,已知的两个徒弟只有郭桃儿的公子郭奇临以及已经是德芸社相声演员的冯照样,更何况还竟然还是于千老师的把兄弟,这两个名头加起来让一众人有些被吓到了。

        沈常乐也是不禁有点哭笑不得道:“我去,张哥你怎么知道的啊?这件事我可是谁也没告诉呢。”

        “别别别,你和于千老师是把兄弟,要是我们能正式拜师了得管你叫叔呢,你可不能叫我哥了。要说这事还是因为孟哥孟鹤糖,他前段时间来我们传习社选择搭档,所以和我们聊了很多,正巧我无意提起你才知道的这么劲爆的新闻。”张席仔哈哈大笑道。

        沈常乐恍然大悟目光撇了一下旁边的周航问道:“那孟哥搭档选好了吗,是谁呀?”

        周航看着沈常乐投来的目光脸色有些微红赶忙解释道:“不是我不是我,还没有定呢。”

        “别说常乐你眼光还真好,我们也都觉得孟哥对周航看对眼了,内天来的时候和周航聊了很久呢。”李众军扶了扶眼镜笑道,神情文雅和煦很有派头。

        沈常乐看到众人有些拘束也是笑道:“行了各位,我和千哥是有这么回事不过咋们各论各的,我也是刚刚开始学习相声到这里来学艺的,以后大家也算半个同学,差不多都是同龄人可千万别太生分了。”

        众人也是微微一笑,心中不禁对平易近人好说话的沈常乐都有了不少好感。

        “行,常乐哥那我们也就不跟你客气了,我们第一节早课就要上了,咋们先进教室吧。”王昊楠性格最为开朗哈哈笑道。

        众人一看表光顾着说话,确实时间也有点晚了,别看这里的学员大多都是成年人了,但是毕竟来这里教学的都是老先生或者德芸社的演员,论规矩打骂人可是比学校要狠的多,当即也是匆匆向教室走去。

        随着众人纷纷进入教室,上课铃声也是跟着前后脚响起,今天上午讲课的老师是德芸社的相声演员李哏讲的内容也就是他最出彩的快板。

        这位演员最大的特长就是,口齿伶俐,嗓音清晰,咬字嘎嘣脆,贯口和绕口令等都看的出其功力甚高,在德云社里不说是快板第一人也可称得上前三,曾经一段相声里三分钟时间背完贯口《地理图》令人惊叹。相声风格则偏向传统,台风稳健帅气和德芸总教习高锋高老板可以说走的是一条路子。

        传习社这里上的是两节合一节的大课,时间相对来说更加集中也方便更好教学,前两节课刚下沈常乐便是累的够瞧的。

        由于沈常乐是零基础,第一节课就是将『依』和『啊』两个音发出,尽量拖长,至气息将尽为止。由低到高,由弱到强,从中找出共鸣的位置,要能感觉到音量既大而又从容,正所谓:大而不噪,小而不失。

        这其中还涉及到胸腔、喉腔、鼻腔、颅腔等几个共鸣器官,它们之间的相互配合,如果各位嫌这样解释比较复杂的话,那么简单来说就是:主角儿嗓子已经快废了,急需水和润喉糖。

        终于盼着负责任的老师李哏拖堂完毕,下课两个字刚说出口,沈常乐拿着杯子就冲着水房冲了过去。

        半杯温乎的白开水下肚,沈常乐干涸刺痛的嗓子才终于有了几分滋润,好受了许多。

        而就在沈常乐仰头灌另外半杯的时候,突然水房墙壁上的门窗被人悄悄推开了,一个身材匀称瘦高形似竹竿的男子偷偷探出头来四下观望,正巧没有看到被立墙热水机堵的严严实实的沈常乐。

        瘦高男子长舒一口气,半边身子就跨过门窗想要进来,谁成想此时正好被准备离开的沈常乐无意间看到。

        沈常乐顿时一惊,不过心思一转,便想到可能是迟到进不来教室楼,只好爬窗户的苦逼学员了,当即一个不算善良的小想法浮上心头。

        趁着瘦高男子头朝外,另一边的腿从外往里迈的时候,沈常乐默默的走到了男子背后突然大声历喝道:“你是干嘛的?哪个班的学员不上课偷偷逃学!”

        本来沈常乐就是一副大嗓门,加上寂静密闭的空间,以及偷偷进来本就紧张的原因,瘦高的男子瞬间被吓得一激灵,血液以时速八十迈的速度直冲头顶,瞬间腿脚就是一阵乱动,脑袋向上一抬直接就是撞在了窗户的门框上,发出了咣的一声。

        本来只是想恶作剧一下的沈常乐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位仁兄的反应这么大,听这咣的一声想必也是撞疼了,连忙过去扶住吊在门窗上摇摇欲坠的男子道:“诶诶诶,兄弟淡定,我开玩笑的,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没事吧?”

        “不是,你也是学员啊…………那你突然出那么大动静…………我吓得现在心脏蹦蹦乱跳跟夜店音乐一个节奏了……啊我去好疼……”高瘦男子声音全是哀怨甚至还有一丝哭腔很是可怜的样子。

        沈常乐也是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道:“我说兄弟你先下来再说呗,你这大半边身体屁股都在里面,头在外面,说话不太方便吧?”

        “不是你以为我不想啊?我……我…………我刚才一激动胳膊腿卡的门窗这里动不了了,哥们快点帮帮我,我胳膊腿要断了!”

        emmmm……事实证明刚才的哭腔是真的,原因也是水落石出——显然是卡的疼的,( ̄y▽ ̄)~*捂嘴偷笑ing。

        ————————————————

        而经过了一番不太雅观,不可描述,甚至夹杂着不少痛苦的惨叫声下,历经了约半小时的艰苦奋斗,沈常乐也终于把高瘦男子成功从门窗里抢救了出来。

        沈常乐强忍笑意,努力不去看高瘦男子一副和咸鱼一样被玩坏了的表情。

        “哥们,我今天真是被你害死了……我叫秦凯旋是今年新来传习社的学员,你呢?”名叫秦凯旋的咸鱼男子弱弱的问道。

        沈常乐顿时有了一丝尴尬,心想这哥们不会日后来寻仇吧,嘴里确是先反应过来道:“啊,那个哥们我本来就是想开个玩笑,实在是不好意思,那个……我……我叫周航……emm……对了我还要去上课了,要不然该吃饭了,兄弟有缘再见啊!”说罢没等秦凯旋反应过来,已经一溜烟跑出水房没有人影了。

        只留下一脸咸鱼的秦凯旋一脸茫然,嘴里喃喃道:“他刚才说了些啥呀,咋就走了?……好像说是叫周航吧?……嗯应该是……”

        而由于这次的意外相遇,之后的秦凯旋和沈常乐也逐渐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哥们,但是由于秦凯旋和周航、张席仔等一众老学员上的课程不一样,所以也一直没有什么交集。

        直到三年以后。秦凯旋正式摆知拜师郭桃儿更名为秦霄咸(咸鱼的咸),进入德芸七队演出,碰到已经是德芸社七队队长搭档的周航(已更名为周九莨)。秦凯旋才知道自己竟然被自己的好哥们好兄弟蒙骗了如此之久……

        而当那时的沈常乐,面对怒气冲冲前来质问的秦凯旋的时候,也坦然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并且诚挚致歉——代价五顿火锅。

        并对秦凯旋表示说:“老弟,我真没想到你会这么久才发现周航这个名字是别人的,以后你就和别的师兄弟一样叫我师哥吧!( ̄▽ ̄)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