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德云当网红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学小曲下

第十四章 学小曲下

        书接上文

        孙悦愕然道:“这尼姑也有叹啊?”

        岳云朋美滋滋的说道:“有啊,您的母亲就是尼姑。”

        孙悦一阵无语也懒得说了:“得,我妈是尼姑,我爸是和尚,两人怎么凑一块的?”

        岳云朋道:“因为你母亲也不是正经的尼姑。”

        孙悦吓一跳,赶紧拦住了他道:“哎哎哎别瞎说啊,这尼姑要是不正经起来,那可就出大事了。”

        “噫……”观众全场起哄乐不可支。

        岳云朋一脸诧异的看着孙悦道:“我的意思是说你的母亲是跳墙尼姑,有什么瞎说的,你以为呢?”

        孙悦一脸尴尬讪笑道:“嗨,我也以为是跳墙尼姑呢,不过这老两口怎么都是跳墙啊?”

        岳云朋一脸贱贱的笑道:“可能因为他们着急吧。”

        “去!你爸妈才是狗呢!”孙悦反应很快把包袱稳稳抖了出来。

        岳云朋没绷住也是乐出了一声,稍微正经了一点说道:“就是因为这么凑巧,您的父亲母亲这才结识走到了一起,最后这不才有的你嘛。”说着贱贱的拍了拍孙悦肥胖的大肚子。

        孙悦勉强点头道:“行吧行吧。”

        岳云朋接着说:“你母亲在庙里也是一样,都是小孩子也干不了什么活儿,也就是念念经啊,扫扫地什么的,很无聊,所以哼哼唧唧哼出这么一首歌来,叫做《尼姑叹》。”

        孙悦道:“那行,那您给我们学唱一下。”

        “唱起来非常好听,我给你学学。”岳云朋张嘴清唱,声音比第一遍更加柔和动人,有了几分女声的娇羞的味道:“尼姑坐在庙堂,四季花儿为谁开放,背地里埋怨我的爹娘,人家的儿女成双配对,可怜小奴我懒梳妆,掐朵鲜花插头上,插也插不上……”

        孙悦也是搭茬解释道:“是啊肯定插不上谁让她是光头呢。”

        “哈哈哈哈……吁……”底下观众跟着鼓掌起哄。

        岳云朋道:“是,所以你妈心里这不是才别扭吗。按理说啊,你父亲和母亲这辈子是很难走到一起的,但是冥冥之中上天成全缘分就是这么奇妙。”

        孙悦好奇问道:“哦?这话怎么说?”

        岳云朋说道:“就是当年四月,两庙领导人方丈师太联合举办植树造林活动,欢庆植树节。”

        观众笑喷。

        孙悦也是人都傻了:“什么玩意儿,植树造林?这帮出家人还真是够新潮的啊。”

        岳云朋继续说道:“是啊,保护环境人人有责嘛。可巧的是你父亲和你母亲正好分到了一个组,你父亲刨坑,你母亲扶树,两个人干得是热火朝天呐。也正是因为这次植树活动,你母亲对你父亲产生了好感。但是单单就这一个活动,见一次面就够了吗?显然是不够的。

        孙悦冷哼一声道:“得,这话都让你一人说了。”

        岳云朋一脸正经的说道:“还是这年五月,方丈和师太两人一协商又合伙举办了红五月歌咏比赛!”

        孙悦继续冷哼道:“我看啊这方丈和师太两人可真不一定是在一起协商呢。”

        观众们会心一笑纷纷鼓掌。

        岳云朋道:“两庙在门前空地上搭了一个大台子,和尚方派的代表是您的父亲,尼姑方派的代表当然就是您的母亲了,两人手拉着手走上台去,这是准备要唱山歌了。”

        孙悦问道:“哦,怎么唱?”

        岳云朋道:“我给您学学啊,小尼姑笑个嘎,叫了声和尚听根呀,你往姑娘的脸上看,取名叫做什么花?”

        “小和尚笑个嘎,叫了声姑娘听根呀,我往姑娘的脸上看,起名叫做玫瑰花。”

        孙悦也是笑道:“哎,答上来了。”

        岳云朋道:“你妈一听答上来了脸上乐开了花,她就接着唱。“小尼姑笑个嘎,叫了声和尚听根呀,你往姑娘的耳朵上看,取名叫做什么花?”

        “小和尚笑个嘎,叫了声姑娘听根呀,我往姑娘的耳朵上看,起名叫做牡丹花。”

        孙悦开心道:“好,这是又答上来了。”

        岳云朋再唱:“小尼姑笑个嘎,叫了声和尚亭个呀,你往姑娘的脑袋上看,取名叫做什么花。”

        “小和尚笑个嘎,叫了声姑娘亭个呀,我往姑娘的脑袋上看,起名叫做大松花。”

        孙悦傻眼了:“好嘛这成了松花蛋了。”

        很明显的一个相声里面的常用技巧三番四抖,观众们也是乐的直不起腰了。

        岳云朋回道:“对啊,你妈一听当场就不乐意了,然后就走了。大家都以为你母亲生气了,其实不是,你母亲对你父亲心生爱意。”

        孙悦开心道:“哦老两口都看上对方了,那这是好事啊。”

        岳云朋道:“终于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你母亲和你父亲成功私奔了。”

        孙悦惊讶道:“哦!私奔了?”

        岳云朋贱笑道:“对,两人手挽着手下山了,有情人终成眷属,是前生造定,事莫错过姻缘。”

        孙悦也是赞同道:“哎,这挺好。”

        岳云朋此时转折道:“两人下山之后就结婚了,不出三个月,孙老师就降生了。”

        “哎哎哎不对啊,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怎么三个月我就出来了?”孙悦一把拦住问道。

        岳云朋笑道:“现在这不是都重视效率嘛,反正您就出生了,日子一天天过去,等您长到二十岁的时候,您也恋爱了。”

        孙悦道:“我啊?倒确实到这个年纪了。”

        岳云朋道:“您爱上了你隔壁杨家庄的一个姑娘了,叫羊杂碎。”

        孙悦拦着道:“没那么骚气,叫杨阿翠。”

        岳云朋道:“您和杨阿翠搞对象的事情,被你家隔壁的二傻子发现了,他也唱了一首歌。”

        孙悦应道:“哦,他也有歌,那怎么唱的?”

        岳云朋低声清了清嗓子唱道:“在城东有一个,那是杨家的庄啊。有一个老员外,他本姓杨啊。一辈子无有儿,所剩下一个女儿啊。这姑娘长的强,婚姻大事没有妥当,杨姑娘终朝每日盼想夫郎,这一日闲暇来无事站在门旁,走过来孙悦俊俏的郎啊。”

        孙悦对着观众挑了个大拇哥满脸得色十分显摆。

        岳云朋突然一转满脸贱贱的神情继续唱:“大眼珠子,高鼻梁,闲来没事嚼冰糖。上的前来,口尊姑娘,这姑娘长得是真漂亮。杨姑娘看看门外,无有人行啊,低言小语,口尊相公啊,今天我们两个来相会。要相逢,在三更,来趟我家中不中啊,我丈夫不在家,咱们两个里格楞啊啊啊~”

        观众哈哈大笑。

        孙悦赶紧拦住道:“诶诶不像话了啊,您这什么意思,人家有相公啊?”

        岳云朋笑道:“不好意思唱错了,是爹妈不在家。”

        孙悦长舒一口气道:“诶对这个你可得唱明白了,要不然我成耍流氓了。”

        岳云朋道:“杨姑娘很明显对你有意思,约你三更天去,你呀着急中午一点就去了。”

        孙悦吃惊道:“我的天那也太早了吧。”

        岳云朋接着说:“进入之后干嘛咋就不知道了,一夜无话之后,次日清明,你要走了,这杨姑娘是依依不舍啊,又哼哼唧唧哼哼唧唧,哼出这么一首小曲。”

        孙悦捧道:“那您可得再学学。”

        “这首小曲儿叫做《送情郎》各位您听好了啊。”岳云朋应了一声,一股有些娘的贱劲自然而然就在身上展现出来了:“一不叫你忧来呀,二不叫你愁,三不叫你穿错了小妹妹的花兜兜,小妹妹的兜兜本是一个金锁链啊,情郎哥的兜兜八了宝它镀金钩啊。”

        “小妹妹送我的郎啊。”

        底下不少老粉带头喊道:“哟,哟!”

        “送到了大门东啊,偏赶上这个老天爷,下雨又刮风啊,刮风不如下点小雨好啊,下小雨陪我的郎,多呆上几分钟。”

        岳云朋继续唱道:“小妹妹送我的郎啊。”此处专门留下了很长的气口,观众们也是都被气氛带动了起来喊到:“呦呦!”

        “送到了大门南啊,顺腰中我就掏出来,两块大银元啊,这一元留给我的郎,买上一张火车票啊,这一元留我的郎,买上一根中华烟。”

        “小妹妹送我的郎啊。”

        “呦呦!”观众们齐声道。

        “送到了大门西,一抬头我就瞧见了有一个卖梨的,我有心给我的郎,买上梨两个啊,又想起身子虚,吃不得那凉东西啊。”

        “小妹妹送我的郎啊。”岳云朋继续唱道。

        “呦呦!”台上台下配合很是默契。

        “送到了大门北啊,一抬头我就瞧见了王八驮石碑,要问着王八犯了什么罪那啊,只因为它说相声,桌子挡住了腿啊。”岳云朋唱着伸手朝着桌子里边的孙悦指道。

        孙悦一把把岳云朋的手推开笑道:“去你的吧。”

        最后的底比较常见,不管是郭桃儿还是德芸社其它演员唱的《送情郎》都很愿意用这个包袱做底。

        但是只有岳云朋的《学小曲》里面的《送情郎》格外的受观众欢迎,一来是因为演员的舞台感染力和尺寸劲头的把握,二来就是靠学唱的基本功。

        其实前几年的岳云朋还不过是连普通话都说不标准的河南农村小伙,相声也说的实在是不行,唱就更不用说了。

        最后还是郭桃儿的媳妇儿,天津的京韵大鼓名角儿王慧心疼孩子,把岳云朋拉去学了半年的京韵大鼓。

        虽然最后因为资质问题王慧还是没有收其为徒,但是也为岳云朋打下了不错的学唱底子,不管是低回婉转的小曲小调还是流行音乐的女声都有了自己独特的韵味。

        当然还有就是最为烂大街,模仿歌唱家蒋大卫经典作品《牡丹之歌》改编的相声神曲——《五环之歌》。

        随着岳云朋孙悦鞠躬下台,第二个节目也正式开始,表演者正是孔云虎阎鹤香,演的传统节目《卖估衣》,有着开场节目的热场观众们也是非常捧。

        之后的第三场还是岳云朋孙悦的相声,第四场是德云社的一对老先生将的传统段子,第五场则是岳云朋和郭桃儿师徒俩合作的《歪唱太平歌词》

        郭桃儿亲自为爱徒量活,整场演出都是十分的出色,随着最后的三次返场以及岳云朋演唱了一遍成名曲,众人鞠躬谢幕,观众们也是心满意足的有序离场了。

        夜晚十一点,其它的德云社助场演员有的已经提前回家了,岳云朋孙悦以及孔云龙阎鹤香两对搭档跟随师父郭桃儿上了保姆车也是先行离场了。

        但是唯独没有见到自己的便宜大哥师父于千。

        ”今天千哥没有演出,或许是自己专心看演出没有注意的时候提前走了吧。”沈常乐心里默默想着。

        “常乐兄弟,那个我们是一起坐大巴车会传习社呢,你怎么走呀?”张席仔说话声音终于提高了一点。

        两人跟着后台的一众学徒静静地等待演员全部撤离才稍微放松了一些往北展外面走去。

        沈常乐平静的说道:“我当然要回天精地华宠物乐园咯,明天还要上班呢,张哥你不用管我先走吧。”

        张席仔想了想也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左手拍了拍沈常乐肩膀道:“行,那常乐兄弟你也路上慢点,这回去一路上也六七十公里呢,别心疼那点车钱打个车吧,给这是200你先拿着用。”

        沈常乐心里一阵感动但是钱自然不能收:“别别别张哥,这可是太不好意思了,我那边打工有工资的放心吧。”

        张席仔爽朗的一笑道:“行行行,我倒是忘了你还有工作呢,以后有空一定来传习社找我玩来啊,我请你吃北京烤鸭。”

        沈常乐也是笑着点头道:“一定一定,到时候肯定让你大出血。”

        “哈哈哈,没问题那我先走了老弟。”张席仔挥了挥手告别后,几步小跑跟着大部队上了大巴。

        沈常乐微笑着挥手目送张席仔上了车,随着大巴离开,北展的场馆也被场管熄灭了灯光,夜幕降临秋风萧瑟。

        沈常乐裹紧衣服叹了口气慢悠悠的在马路上走着,脑子里盘算着在饭店打工领的工资还剩多少,口中喃喃道:“60多公里回去不少钱呢,先走走吧就当锻炼身体了实在不行再打车,能省一点是一点……”

        “嘿爷们!大晚上没吃饭还在这里遛弯儿呢?”一辆车缓缓行驶到了沈常乐旁边,可不正是一直没有见的于千。

        沈常乐也是一惊道:“千哥?我以为您早走了呢。”

        “我把你带过来的,不照应着你回去?我有那么不讲究吗?”于千一脸的笑意,“别傻站着了上车吧,你也没吃饭吧,咋们找一地吃点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