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德云当网红在线阅读 - 第八章 相声的起点——兄弟相见

第八章 相声的起点——兄弟相见

        夜半三更,dx区于千的小二楼内,于谦朦朦胧胧中好像被谁踹了一脚顺的大床滚到了地板下。

        于千艰难的将酸涩的眼睛睁开,混沌迷糊的脑子加上宿醉的疼痛让于千不禁狠狠地咧了咧嘴。

        目光扫视到正在自己床上睡得正香的大块头沈常乐不禁感觉到有些眼熟,慢慢的回忆开始涌上心头:孟鹤糖怎么劝的,自己喝酒喝嗨了非要拜把子,迷迷糊糊的上台说相声…………卧槽坏了!!!

        于千狠狠拍了自己一巴掌糊的半边脸都麻木了,连忙拿出了手机拨通了搭档郭桃儿的电话。

        “滴……千儿啊?酒醒了?”电话声音刚刚拨通一声郭桃儿就接了电话显然是早就在电话跟前等待着了,语气中有五分无奈三分埋怨两分的好笑。

        于千一听也是当即苦笑道:“兄弟这次确实全是师哥我的错,一时贪杯没想到误了大事,咋们今天的演出最后怎么样了?”

        郭桃儿一听也是更加好笑了道:“好嘛,在台上你怎么胡言乱语哪哪不挨着自己着全给忘了啊,师哥你今天可是差点累死我啊,以后我要再跟你说《汾河湾》我就是那个。”

        于千脑子里面也是乱的一塌糊涂确实想不起来了,但是毕竟搭档了好多年了配合默契,一听郭桃儿的语气和几句描述就知道没有出大事故,当即也是提着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

        当即也是连连道歉道:“唉确实确实,兄弟以后绝对不会了,以后我上台那天打死也不喝酒了。”

        郭桃儿也明白师兄是真长了记性了仅有的几分埋怨也是消散,于是也是没在这个问题上多说反而玩笑问道:“行师兄你也放心今天这场反正是算圆下来了,不过你那个非要拜把子,演出完毕还非要拉着一起回家的兄弟怎么弄啊?”

        于千听的又是一阵头疼,眼神无奈的扫了扫床上的大个子蛋疼的说道:“没办法,明天起来给人家赔礼道歉呗,多送点礼物好处希望他别出去乱说话吧。”

        郭桃儿也是赞同道:“行那师兄你就自己处理吧,嫂子那边我让孟鹤糖打过招呼了,就说今天你不回家,你也别担心好好睡一觉什么事明天慢慢解决吧”

        于千也是同意了,随后闲聊几句后便道晚安休息了。

        一夜无话,次日中午沈常乐伸了一个懒腰从梦乡中醒来,随之看着周围陌生的床、柜子、房间陷入了沉思……难道我还在做梦?我不会被拐卖了吧?不对啊我现在应该20多了谁绑架我啊还关的这么大的房间里。

        这时一个年轻人正好推门进来,样貌清秀老实脸上仪表堂堂总带着几分笑意正是孟鹤糖。

        一眼看见了正在床上神游太虚的沈常乐不禁开口说道:“呦,你终于起来了啊,你可是睡了将近一天了,准备下去吃饭吧,干爹已经在下面等你半天了。”

        沈常乐迷茫的眼神慢慢聚焦,看着孟鹤糖熟悉的脸记忆慢慢开始复苏。

        虽然沈常乐一个猛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惊声道:“我去这里是那里啊?你你你……你不会是孟鹤糖吧?”

        孟鹤糖有些惊讶道:“是呀我就是孟鹤糖你认识我吗?”

        沈常乐激动道:“我当然认识你啦,你可是我的偶像啊,话说孟哥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啊,昨天发生了什么我都没有什么印象了?”

        孟鹤糖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道:“哎呀你这说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昨天的事其实也挺简单的,就是我干爹正好和朋友在一起聚会喝酒,这不喝的有点上头正好听见你在外面要酒,干爹就喊了一嗓子把你叫过来一起喝了,不过你还真厉害啊,一人喝的白酒楞把我干爹那些拿着啤酒的朋友全部放倒了,然后就是你也喝大了我干爹也喝大了,你们不知道说起来了什么就一起拜了把子,随后你们就酒醉睡着了,晚上我们忙完演出看你还是叫不醒不知道该把你送回那里,最后干爹做主把你送回这里的别墅了,所以你也不用跟我客气哈哈哈,要是这么论的话,我应该管你叫叔呢。”孟鹤糖省略了演出的车祸现场挑了一些重要的帮沈常乐回忆,说着说着孟鹤糖自己都乐了起来。

        而沈常乐则是彻底傻了脑海中不可遏制涌现出来一个大胆且激动的想法:“喝酒?喝醉了?干爹?演出?我去…………孟哥你的干爹该不会是抽烟喝酒烫头?”

        孟鹤糖笑眯眯的点了点头道:“没想到你也是个钢丝啊,你还真猜对了我干爹就是于千老师。”

        仿佛一道闪电当空落下,轰然在沈常乐脑子里炸响,昨天刚放出豪言说是要进德芸社,要当相声演员,下午就跟德芸社头牌相声皇后拜了把子,这到底是什么神仙剧情啊,能想出来这种事的一定是个天才嗯!(*?′╰╯`?)?

        孟鹤糖看着呆呆的沈常乐也是笑道:“别说咋们还真挺有缘的,我昨天听你讲你也是饭店打工的,其实我没说相声之前也是不过我稍微好点是大堂经理,走吧下去看看我干爹你大哥去。”孟鹤糖坏坏的调侃着。

        “孟哥你就别开玩笑了,都是酒醉了瞎胡闹也算不了数,咋们各论各的你要是看的起我认我这个朋友以后就叫我常乐就可以了。”沈常乐有些不好意思道。

        “别介啊,昨天咋们老哥俩可是除了没有斩鸡头歃血为盟其它的可是都办了,怎么你是看不起我这个大哥吗?”突然门外传来了一声有些沙哑亲切的声音,语气十分开心。

        沈常乐和孟鹤糖转头一看赫然就是在门外一脸笑眯眯的相声皇后于千。

        其实从孟鹤糖刚进门找沈常乐聊天时,于千就忍不住好奇偷偷扒的门边偷听呢毕竟昨天下午都喝大了断片了。

        一是好奇,二来也是想看看昨天带回来这个人是不是个麻烦人,看见是明星就要敲诈曝光内幕什么的,这也是为什么最一开始孟鹤糖并没有和沈常乐昨天演出事故的事。

        不过当听到沈常乐会说话有规矩而且还是德芸社的粉丝,也算是放心了,这才接过沈常乐的话开了个小玩笑。

        沈常乐目瞪口呆的看着就在自己眼前近的可以看到每一根头发汗毛的偶像明星,嘴中却是不小心溜出来一句槽:“那倒不是,主要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日死,您40多,我今年才23实在是有点吃亏啊…………”

        沈常乐说完才反应过来脸上瞬间一片火辣,连忙捂住了嘴。

        于千和孟鹤糖惊楞的对视了一眼笑意弥漫全部哈哈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