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德云当网红在线阅读 - 第七章 醉酒汾河湾二(求推荐收藏)

第七章 醉酒汾河湾二(求推荐收藏)

        观众席下掌声热烈,众人纷纷喊好。

        于千也是笑笑道:“对,那您给展示展示。”

        郭桃儿道:“那我去哪换行头呢?”

        于千道:“嗨不用那么麻烦,咋们这里也没有专业道具就素身唱。”

        郭桃问道:“那咋们唱个什么戏?”

        于千犹豫半晌道:“那要不咱们唱个铡美案。”

        郭桃儿心里再次一苦,知道于千此时还是神游天外没有苏醒呢,没有办法提醒只能委婉拒绝道:“铡美案,这不好吧……”

        底下观众确是跟着起哄喊好。

        郭桃儿丝毫不慌道:“行,那一会来上台你和于大爷唱好吧。”

        “吁…………”观众跟着起哄助威,喊好的观众也不敢吱声了。

        “哦那不铡美案啊,行那咱们要不唱个二进宫吧。”于千老师丝毫没有意识到问题严重性再次提议了一个剧目。

        郭桃儿老师一听用句斗音比较火的歌就是“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好?”▄█?█●

        这段相声主题就是《汾河湾》。

        而《铡美案》讲的是众人耳熟能详的包公包拯审的一桩案子,陈世美家境贫寒与妻子秦香莲恩爱和谐,十年苦读陈世美进京赶考中了状元,贪图富贵招为驸马。民女秦香莲当然就要上访咯,结果信访办主任包拯出来主持公道,最后判处陈世美死刑(拿铡刀铡了),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而《二进宫》则是说的是明朝皇帝穆宗(朱载)死了以后,宫廷内部的一场斗争。明穆宗死,太子年幼,李艳妃垂帘听政。妃父李良企图篡位,妃受骗欲让帝位于父。这时有两位忠臣,一个是定国公徐延昭,一个是兵部侍郎杨波(相当于现在的国防部副部长),看穿了李良的诡计,苦苦劝说李艳妃。李艳妃轻信自己的父亲,把两位忠臣赶出皇宫,让出了江山。定国公徐延昭谏阻不听,乃去皇陵哭拜。恰遇杨波率兵前来护陵,二人倾诉衷肠,决意二次进宫,向李艳妃进谏。

        《二进宫》就从这里演起。李良大权到手,立刻露出狰狞面目,把女儿、外孙打入冷宫。李艳妃正自悔叹,徐、杨二次进谏,遂对二人哭诉愧悔之意,并加封徐、杨,请二位扶保幼主。后杨波斩了李良,扶太子即位。

        所以可以说这两折可以说和这场相声的《汾河湾》半点不挨着,虽然普通的《汾河湾》相声里也会先提出来几个剧目,逗哏拒绝然后再提到《汾河湾》,但是一般说的都是河北梆子的剧目都是有特定的包袱的,比如岳云朋孙悦常说的《白蛇传》就是传统河北梆子,而《铡美案》和《二进宫》属于京剧。

        底下观众大多不明白这些道道又是开始鼓掌叫好。

        郭桃儿心中无奈至极也没办法提醒只好道:“好,一会《铡美案》完了你们在一起唱《二进宫》好吧。”

        于千老师一脸不耐烦道:“人家让你唱,你使唤观众干嘛呀?”

        郭桃儿无奈微微提醒道:“我觉得不好,这不相当于你又犯错误了吗?”

        于千没明白问道:“什么意思?”

        郭桃儿道:“这一次进去就行了,干嘛要二进宫呀?”

        于千骂骂咧咧道:“你这想什么呢,干嘛进监狱啊”

        郭桃儿一脸嫌弃道:“对嘛,这进去两次叫二进宫呀。”

        观众哈哈大笑,现挂十分成功显然大多都是第一次听这个包袱。

        于谦老师也是一脸无奈很嫌郭桃儿麻烦的样子道:“没听说过,你到底是唱不唱啊?”

        郭桃儿笑眯眯道:“你再说一个,再说一个。”

        于千道:“行我会的可不多,我再说最后一个要是不会的话咱们就鞠躬下台走人好吧。”

        郭桃儿一脸实在的一鞠躬就往台下走。

        “吁…………”观众纷纷起哄笑声不绝。

        于千还在那里想剧目的呢,回头一看郭桃儿已经快回去了立马几步给拉了回来,眼神也是盯着郭桃儿吐槽道:“好嘛跑的挺快的呀,我要再慢点现在到大兴了。”

        台下观众跟着哈哈大笑。

        郭桃儿一埂脖子理所当然道:“你不是说的不会鞠躬下台吗,我还等着回家吃饭呢。”

        于千也是急了:“我跟你说的是我会的不多,我再说一个还不行咋们鞠躬下台。”

        郭桃儿恍然大悟道:“哦哦,刚没听清你说吧。”

        于千道:“那咱们说一个《汾河湾》!”

        郭桃儿心里面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别管别的起码《汾河湾》讲出来可以正式往下说了。

        在后场门处的以烧饼为首的的徒弟们也是跟着观众笑成了一团甚至还要更加嗨一点。

        毕竟连他们也是第一次见意识流的捧哏,实在是太可乐了。

        而此时台上于千开始介绍《汾河湾》的这段剧情道:“这是一个唐朝的故事,盖苏文造反唐王李世民带兵攻打高丽,其中有一位白袍将军薛平贵也叫薛仁贵立了战功衣锦还乡,回家的路上看到自己的儿子薛丁山在射雁,薛仁贵也想射雁结果误伤了自己孩子,以为给打死了,再往前走在寒窑碰到了自己妻子王宝钏。”

        而这里于千则是彻底把薛平贵和薛仁贵弄乱了,《汾河湾》讲的是薛仁贵衣锦还乡见自己妻子柳银环。而王宝钏也是薛平贵的媳妇,两个人物出自京剧《红鬃烈马》的《别窑》背景就是说的盖苏文造反两者不挨着。

        《汾河湾》这个活应该是唱闹窑一折,前面几句念白:“我的儿丁山儿前去打雁,天到了这时分不见回还。”谦儿哥说唱《射雁》,这是前一折戏。郭桃儿用“翻四辈”穿插进去,来提醒于千最终通过一通插科打诨才把《汾河湾》的《闹窑》这段理清楚才正式开始唱。

        而唱的过程中也出现了很多好玩的笑料包括于千突然转折到《古城会》唱了一嗓子“马来”吓了郭桃儿一跳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幸好最终于千酒醒了一些才比较正常的把最后一段底顺了下来。

        而这一段车祸版《汾河湾》也成为了以后的德芸社粉丝每每谈起的经典之作。

        据后来在现场的一位观众回忆,在那天相声演出的时候自己还接过一次电话:“朋友打来问询一些事被他赶紧挂断,解释则是这是他平生看过最好看热闹的相声《汾河湾》实在不愿意错过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