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德云当网红在线阅读 - 第六章 车祸版汾河湾

第六章 车祸版汾河湾

        郭桃儿和于千两位老师,刚刚登场就引起了全场的欢呼,鲜花花篮、玩偶、吃的、喝的、房卡emmmm……最后一个pass。

        忙活了有三四分钟的郭桃儿,才把礼物全部收下,放在台边上笑眯眯的说道:“谢谢,谢谢各位对我们的支持还有各种礼物啊,真是受宠若惊。”

        于千则脑子迷迷糊糊神游天外,嘴里确是一点都没有落下道:“啊是,大家捧么。”

        随着于千一说话台子上更是一股子酒气弥漫,也有可能是拿水洗胃的时候不小心溅在身上了。

        郭德纲半真半假的用力挥了挥台子上的空气道:“这台上都是什么味道。”

        于千道:“诶是,糊眼睛。”

        底下观众虽然有的没明白什么意思,却是笑声阵阵频频鼓掌。

        而此时刚下场休息的烧饼和小四,坐在后台椅子上正晾汗的呢。

        听到传到后台里面的笑声,还是不禁感慨道:“不愧是黄金搭档呀这个台缘还真是绝了,喝了这么多酒还能醒来捧的四平八稳的别说于大爷这个酒量可以呀。”

        一边的岳云朋撇了一眼烧饼道:“谁告诉你于大爷酒醒了,刚才直接把我认成吴彦祖了,你觉得算醒了吗?”

        “我靠,那得醉成什么样啊?这样就直接上台能行吗?别最后出了演出事故真死在台子上啊。”烧饼从椅子上直接蹦了起来大惊失色道。

        “不上场能行吗?你都在台上站了一个半小时了,你最后几个灯谜都快说成脑筋急转弯了,再让你们待一会,你们照样是个死在台上,没办法师父只能带着于大爷上了,只能希望师父能够托住场面吧。”

        孟鹤糖也是点头道:“师哥说的在理,宁死阵前不死阵后,还真是辛苦两位师哥了,多亏你们死命拖着了,要不然就真的全完了。”

        烧饼和孟鹤糖也是比较熟,说话没有那么多顾及,无奈的说道:“我们没事最多也就是累点,不过这事也太险了啊,小孟你就不能让于大爷少喝点啊?”

        孟鹤糖也是委屈的快哭了道:“师哥,我真是劝了我从下午两点就跟干爹说了,可是干爹上劲了我是真没办法劝住啊,要不是喝醉了我让我硬哄过来的,现在还不知道能不能来北展呢。”

        烧饼听后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轻轻的拍了拍孟鹤糖肩膀道:“我听说于大爷还带回来个兄弟?”

        孟鹤糖无奈的指了指后台里边唯一的沙发道:“那不是么,这大块头我们四个人合力才把他从楼下搬上来。”

        一旁的沈常乐丝毫不止,依旧沉沉的睡着大觉(?_?)

        而台子上这会才是真的热闹了起来,郭桃儿的逗哏现挂自然是不用多说,前面的垫话几个小包袱把观众逗得是七仰八歪。

        而于千则是还没有从酒醉中醒来,仍然是神游天外,全靠下意识的基本功捧哏,小话那叫一个多啊。

        但是这样就出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这种捧哏并不是有意识的,并不能很好的托住逗哏的节奏从而慢慢铺垫到瓢把儿到入活

        这里指的是相声里的基本结构,一块完整的活可拆为四个结构:垫话,瓢把儿,正活,底。垫话阶段:自我介绍,一些小段子让大家乐呵乐呵炒热气氛;瓢把儿:从垫话到正活的过度正活:这段相声真正要说的东西,直观感受——与标题相关。底:结语,通常来说也是个小包袱博诸君一笑。

        而比较尴尬就是,当郭桃儿已经铺垫了很久之后,于千始终没有接住,问出主题,只是单纯的翻小包袱。

        郭桃儿心中暗暗叫苦,嘴上却是一点都不乱道:“因为咋们本来说就是一名艺术家,我着到哪都有人尊敬我,我们也算是半旯同行。”

        于千疑问道:“什么叫半旯同行,意思您不是说相声的?”

        郭桃儿道:“去你的,谁告诉你我是说相声的我是搞艺术的。”说着郭桃儿还装的使了个相。

        于千道:“好嘛,你这哪像个搞艺术的啊,不知道以为你晚上偷红薯的呢,你这怎么个同行。”

        其实从这里开始,于千就应该赶紧问郭桃儿是什么职业的,郭桃儿答唱戏的,这就开始入活。

        郭桃儿继续在这个问题上深究防止脱离主题道:“我们这算是叔伯同行。”

        于千继续不给递话道:“什么话?这什么叫叔伯同行?”

        这里郭桃儿和于千已经在同行这里纠结了太多了,没办法郭桃儿只能又当逗哏又当捧哏自己入活。

        郭桃儿道:“嗨,我实际是唱戏的,哼哼哼哼。”郭桃儿装害羞状。

        于千此时有些神游半天没有给到话。

        郭桃儿只能继续害羞状,低下头用手拍着桌子哼哼笑。

        众人都十分买账的笑出了声。

        于千此时接过话道:“起来,唱戏有什么嬉皮笑脸的!”

        郭桃儿接话道:“哼哼,这不是兴奋吗,唱戏传统艺术”心中不禁又长舒了一口气,又掩饰过去了一道。

        于千接道:“那你是什么曲种呢?”

        郭桃儿一竖大拇哥道:“我学的河北梆子。”

        于千道:“哦河北梆子,那是不错。”

        从这里算是正式入了活开始讲梆子相关得了。

        郭桃儿道:“是,我也是从小学艺,去过不少地方演出,江湖人送外号赛砒霜!”

        于千惊讶道:“嚯,那你这可是老毒物啊。”

        底下观众哈哈大笑,掌声连连。

        “那是,我还有个师父呢。”郭桃儿一脸骄傲道。

        于千道:“哦?那你的师父是?”

        郭桃儿又一竖大拇哥道:“鹤顶红!!”

        于千适时捧道:“诶这就对了,一家祖传的毒药。”

        观众们上个包袱还没缓过来,乐的更是找不到北了,掌声此起彼伏响彻了整个剧场,不少人发出:“吁…………”的声音跟着起哄道。

        郭桃儿也是得意道:“没错,我这艺名呀甜丝丝儿,就说你要听过我的演出呀,就像这喝了毒药一样,想走你都走不了!”

        “诶对,那就死在这了。”于千吐槽道。

        于千接着道:“那既然这样,那不如今天您就在这给我们唱一个,大家说好不好。”

        底下观众十分买账都鼓掌叫好。

        郭桃儿脸色发苦,知道遮了半天于千这个时机还是早了,刚入活没多久,但是包袱已经顶出来了,确实没办法往回收了,只好笑了笑道:“行,各位既然你们这么支持那我可就真不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