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德云当网红在线阅读 - 第三章 醉酒(求推荐收藏)

第三章 醉酒(求推荐收藏)

        “…………你丫喝醉了吧?相声演员是什么鬼??当个大明星唱首歌赚的钱就能买套房不香吗?”系统的声音失去了原有的平静突然变得气急败坏。

        “不,不管你同不同意我已经决定了,即使没有你这个金手指,即使我饿死在德芸社,这条路我也要走到黑。”沈常乐脸色有了几分醉意但是眼睛中的光芒却越来越明亮。

        好像一颗闪耀的星辰,这一刻沈常乐开心的笑了,他终于可以为了自己的梦想而活了。

        “都说时光一去不复返,千金难买爷乐意。哈哈哈,我的时光竟然复返了要是再不为自己活还玩个什么劲啊!”沈常乐哈哈笑着,一整个高脚杯的白酒再次一干而尽。

        “喂,人呢?劳资的酒喝完了赶紧来续上啊!”沈常乐逐渐有了些上头。

        “靠,要不是系统和你绑定了,我好歹要再换个宿主,相声演员……还真是个奇葩……”系统低声嘟囔着,声音却不自知的也有了一丝的笑意…………

        而与此同时先不说沈常乐已经开始上头疯狂呼喊服务员要酒。

        无巧不成书的是就在沈常乐旁边的一个包房里同样也有一桌酒懵子在喝酒侃大山,身居酒桌主位上的是一名约莫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

        此人身材微瘦叼了根烟,一笑起来满满的抬头纹,脑袋上时髦的烫了一头和这个年纪不太符合的小卷发。

        但是却并不可笑,反而透着几分亲切和善,此时也是脸色透红显然是有些上头了。

        “来来来老于,难得戒酒一个月今天你可别想赖酒啊,干了干了可不能养鱼啊!”就在这位中年人一边的则是一个年龄更大的小老头,一头的短发已经泛白,身穿一身整洁规矩的中山装,样貌文雅大方。

        “哈哈哈,马卫都我告诉你我这一个月不喝酒就是为了今天攒足了劲把你放倒的,就这点啤酒我再来十扎跟玩似的。”于姓中年人哈哈大笑嘴上是一点都不服输。

        一扎啤酒再次下肚,其余众人皆是鼓掌叫好,大家热闹成一片。

        而在酒桌边上一位身材匀称相貌堂堂看着颇为老实的年轻人,看着于姓中年人一杯酒下肚脸色更加涨红了,不禁着急了起来。

        迈步走到了跟前低声说道:“干爹,这时候不早了已经下午两点多了,咋们晚上北展还有演出了,您看就别喝了稍微醒醒酒咋们就得往那边赶了。”

        “别管别管,这才几点钟啊就这点就还用的着醒啊?放心晚上演出我心中有数,小孟你安心坐着不用着急!”于姓中年人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显然是还没有尽兴。

        而此时对面包房沈常乐要酒的声音也是传了过来,由于就在对门离着近被众人全都听见了。

        于姓中年人隔着门哈哈笑道:“外面是谁呀?来来来我们这里全是好酒别浪费了过来凑一局啊?”

        沈常乐虽然平时比较沉稳清醒,但是在一天之内连续面对死亡、穿越、系统等一干事情,可以说无论是谁都无法很快调节过来,再加上满杯满杯的高脚杯喝白酒,自然是很快上了头。

        此时听见对门包房哈哈的笑声和男人的喊声不禁更来了性质,举着一高脚杯白酒就进了对门包房。

        印入眼帘的就是,一桌子七八个酒蒙子,正抬头好奇的看着自己。

        一边没有喝酒的孟鹤糖吓了一跳,本来以为只是开玩笑的一声招呼,对面竟然还真来了个奇葩。

        眼看着来人,一米九两百斤的大块头不禁有些犯怵,不过还是硬着头皮给拦了下来微笑道:“不好意思,实在不好意思兄弟,我们刚才不是有意搭茬的,您回去继续吃喝吧,这桌菜算我的就当给你道歉了,您看行吗?”

        孟鹤糖有意识的想要堵住沈常乐的视线,似乎不想让看见里面人,但是显然是高估了自己的个头。

        沈常乐眼神微眯着,瞅了瞅其中坐着主坐的卷毛中年人和旁边的孟鹤糖,不禁脑子里更加迷糊了,总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分外熟悉…………

        不过沈常乐毕竟还有几分清醒,所以看着孟鹤糖友好的态度,便准备往回走。

        “诶朋友别忙别忙小孟让他进来,既然来了要不然一起喝点啊,众位你们看行吗?”于姓中年人确是不肯罢休道。

        众人纷纷响应显然都十分给面子。

        沈常乐神色犹豫了一下子,似乎潜意识就有种想要留下的冲动,所以有人一说,也没有再推辞便直接进到了包房里面。

        “朋友,怎么称呼一个人来喝酒啊?”于姓中年人脸色涨红十分有谈姓。

        沈常乐微微笑道:“我叫沈常乐,是草原蒙省人今天之前就在这座饭店打工的,老哥你们呢?”

        “哈哈哈,我叫于千,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介绍我这身边朋友,这位小老头叫马卫都搞收藏的,这位是刘伟一名演员,这位呢是何斌一样的也是演员,还有这边这个胖子是我北电导演系的同学,现在在电视台工作…………”

        一圈介绍完毕,沈常乐脑海里更是懵了,总感觉每个人都是十分的面熟但是却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过身在酒桌毕竟有十年打拼经验酒场文化,沈常乐倒是一点都不怵,顺手拿起了服务员刚在门口拿来的茅台白酒,就倒了满满的一高脚杯就挨个开始敬酒,吓得还有几分神智的小老头马卫都直接装死再也不敢起来了。

        孟鹤糖看着又来了猛人,气氛更加热烈的酒桌欲哭无泪心感觉已经凉了半截了…………

        又过三巡酒过五味

        “哈哈哈,兄弟你可是太nb了,我是第一次见有人喝白酒用高脚杯和喝啤酒对拼的,好酒量!老哥我……是年龄大了实在是……喝不下了,我……那个……晚上还有相声演出呢。”于千嘴上已经大了舌头道。

        “哦?老哥我可是从十来岁就喜欢相声了,我就说我怎么看老哥你眼熟呢,老哥你看兄弟我以后要不就跟你混吧,你看我够不够格?”沈常乐也是脸色红的像个番茄打着舌头道。

        “屁啊,这叫个事吗?今天咋们就拜把子,歃血为盟以后咋们就是真正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走我给你去找只鸡去!”于千没有丝毫犹豫起身就要出门。

        而一边的孟鹤糖突然眼神一亮终于有了办法赶忙道:“干爹干爹,我知道那你有鸡,我开车带你去!”

        “行,快快快,这帮孙子实在不行,都喝的桌子底下去了,来兄弟咋们去找鸡拜把子去!”于千一手拖着沈常乐,就跟着孟鹤糖往酒店外面去。

        孟鹤糖眼神看着两个不着调的兄弟俩犹,豫半晌一咬牙把两人都抬到了车上,一脚油门下去就朝北展冲过去。

        此时北京时间下午四点半,距离北展演出还差三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