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道家末裔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三章:尸窟

第一百七十三章:尸窟

        腐朽、黏腻、乌黑。

        这是我看到那截枯木桩时冒进我脑子里的词。

        那些暗黄色的粘稠汁液从木桩里漫出来流进了湖里,无数蓝色的鱼苗兴奋的围绕在汁液边时不时的用嘴去嘬上一口。

        很显然那就是喂养这些东西的养料。

        “这他妈都是什么东西…”缸子吐的胃都快翻过来了,这会儿虚弱的像条病狗一样趴在地上,嘴角不停地冒着口水。

        不过令我很庆幸的就是汁液应该没有毒,不然缸子之前也不会这么生龙活虎的和我们行动这么久。

        环顾四周,没想到在这个地下溶洞里竟然滋生出了一条如此完备的生态链,然而更让我觉得神奇的是,这群东西居然有令人致幻的能力。

        这会儿所有的扁鱼人都依旧伏在地上一动不动,我也就鼓起胆子走到了枯木桩所在的那个湖心小岛上。

        我非常好奇那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捏着鼻子伸头往里看去,里面是慢慢的暗黄色汁液,根本就看不见里面到底浸泡着什么东西。

        我想找根木棍试着挑一挑看看这泛着腥臭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原理竟然能把这一群黄豆大小的东西养育成一人多高。

        这时缸子赶了过来,他早就恨透了这个东西了,当即一抬脚就把这截枯木桩给踹飞进了湖里,露出了湖心岛上的一个窨井盖子那么大窟窿。

        缸子就往窟窿里看了一眼就又扑到一边吐了起来,而黄玉文也拧着眉头走到了一边,不敢再往里看了。

        那个窟窿里,几乎塞满了无数残缺的尸体,在那些根本分辨出来是什么东西的碎肉烂骨上,上万只黑灰色的软体小虫正拼命的扭动吞噬着,与此同时还会从自己身体的后部排出一种暗黄色的粘稠液体。

        缸子之前喝的,应该就是这些虫子的排泄物吧。

        这个原理,竟然和堆肥的是一样的。

        也就是利用一些生物,把固体“肥料”当中可以降解的有机物质通过吞噬和消化排放的方式,转化成较为稳定的腐殖质,从而充当有机肥料。

        人类用这种方法来制作肥料,而这些扁鱼人,居然用其来制作食物。

        此刻别说是缸子,在想清了这件事情的本质原委之后,我自己的胃里也开始不断倒胃翻腾,我估计要是再看上两眼的话,和缸子一样吐出来真是一点也不奇怪。

        黄玉文从背包里拿出了矿泉水递给缸子,这时不远处的石门居然被人给推开了。

        我赶紧让黄玉文关掉手电三个人钻进水里,接着湖心岛隐藏着自己的身体,因为就在石门被人推开的同时,我听到了人类交谈的声音。

        我们三个泡在水里就露着半个脑袋在外面,盯着石门外走进来的六七个人。

        他们都上都戴着专业的头戴式照明,手里无一例外的都拎着一个多功能工兵铲,可是在那帮人当中,我居然看到了一个极其熟悉的面孔。

        那是个身高略矮体型极其瘦弱的人,那居然是高二。

        之前在猴儿庙我因为土精的转化和他分开了,最后知道我被送回了家里也没有再和他见上一面。

        其实时候我想过联系他,可是他的电话却一直都打不通,可我没想到我居然能在这里再见到他。

        “他们确实到这里来了?”领头的人问道。

        他身后也不知道是谁,回了一句,“到水库附近就不见了,我们搜了半天也只有这一个入口,应该是在这里。”

        领头似乎有些不满,往地上啐了一口口水,“盯梢的是那个废物?小刘是不是你?你他妈的滚蛋吧,什么事儿都做不好。”

        那群人当中有一个人很明显的低下了头,不用看脸就知道是被老大训的愧疚难堪了。

        可站在他身后的高二居然一脚很踹在了他的后腰上,那人“啊呀”一声直接从队伍里扑了出来,狠狠的栽倒在了地上。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没想到高二居然还没有完,一步跟了出来狠狠的一拳就砸在了这个人的脸颊上,“废物!当初在万古游轮上也保不住老大,害的老大腿都被那个姓黄的小子砸断了!”

        为首的老大听完高二的话越想越气,拿起工兵铲照着那人的膝盖就是一下子,顿时溶洞里就回响起了那人的惨叫。

        可是这样,我就有点疑惑了。

        高二不是改邪归正了吗,他不是不想参与这些事情了吗?

        如今不但重操起旧业,甚至还变得这么残暴恶毒,一瞬间竟然激的领头废掉了同伴的一条腿。

        领队的打断了同伴的腿之后,就吩咐其他几个人把他拖到了一边,就让他背靠着石门在那儿痛苦的**,惨叫。

        我完全看不出来这一拨人是常年在一起工作的同事,他们怎么能对彼此这么狠?他们是做到的完全不顾彼此之间所谓的面子,下这么狠的手,甚至在事后一点儿后悔的感觉都没有。

        身边的缸子拍了拍我,凑到我耳朵边上说道:“这些人很可能是当初游轮上,那群老板的手下吧。”

        我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示意他不要说话。

        他们安顿好那个伤员之后,就开始用头顶的射灯仔细的观察这个溶洞起来。

        可是让我感到很意外的事,原本还趴在石桥上的那个扁鱼人居然不见了,而且在池子周围三五成群的那些扁鱼人全也都不见了。

        之前我和缸子黄玉文他们从湖边来到这截枯木桩子边上的时候,它们分明还都趴在地上痛苦的扭曲着,在我看来,一时半会儿是完全没有办法动弹的。

        这么就在这短短的一两分钟的时间,做凭空消失了呢?

        这个时候,那波人也开始分头搜索起这个溶洞,领头的带着两个手下去到了我一开始单独待的那个湖心岛上,而高二和另外一个人则往我们现在躲藏的这个湖心岛走来。

        领头和他两个手下对湖里的蓝色小鱼产生了兴趣,都蹲在湖边仔细的研究。

        而高二和他的同伴自然对这个窟窿里的“堆肥”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但围着你一句我一句的议论纷纷,甚至还拿出了照相机对着坑里拍照。

        忽然水声一响,所有人都看上了领头的那边。

        只见一只扁鱼人已经飞到了半空之中,领头身边的那个高个子甚至都没反应过来,扁鱼人长满了尖牙的大嘴便狠狠地啃在了他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