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万界最强签到系统在线阅读 - 第20章 我令狐冲就是饿死,死外边,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

第20章 我令狐冲就是饿死,死外边,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

        “先打过再说!”

        苏辰心道我能告诉你我是系统签到奖励获得的嘛?

        至于编理由,苏辰还是很会编的,反正看过的那么多小说里都有历史参考嘛!

        东方白一脸疑惑的看着两人。

        打到这儿,其实也没有什么打的意义了。

        风清扬和苏辰对于独孤九剑的领悟,都只有大成级别。

        所以,单纯的拼剑法的话,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小子,你从哪儿得来的独孤九剑?”

        将树枝扔掉,风清扬看着苏辰,凝重的问道。

        “从一座古墓里面得来的,其主人,好像叫什么杨过的,我也不知道具体的,反正看起来挺不错,就拿来用了!”苏辰笑了笑,道。

        “看来,独孤前辈的传人,也不只是我一个啊!”

        风清扬叹了口气。

        “……”苏辰也不知道说啥,他说的这倒是实话,杨过的确得到了独孤求败的传承,但是他的剑法,可不是从杨过那儿弄来的。

        说起杨过,好像这思过崖,也和杨过有关系哈……

        “也罢,长江后浪推前浪,你们来找令狐小子的吧?”风清扬笑了笑,道。

        “嗯!”苏辰点点头。

        “那小子在里面呢,去吧!”风清扬摆了摆手,昨天他见过苏辰,知道苏辰和令狐冲的关系不错,而且似乎还是令狐冲的救命恩人,所以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而且,因为令狐冲现在没有田伯光的打扰,所以还没有学习独孤九剑,和风清扬的碰面,也仅仅限于见识了一下风清扬的武功而已。

        “多谢!”苏辰拱了拱手。

        目送着风清扬离去,苏辰走到东方白跟前,将天问还剑入鞘,伸手拍了怕东方白的肩膀,笑着道。

        “怎么样,我能保护你吧?”

        东方白闻言,绝美的脸上漏出两个小酒窝,微笑的看着苏辰。

        “能,那我以后就靠你保护了哈!”东方白大大方方的道。

        “没问题!”

        苏辰爽朗的一笑,两个人心照不宣。

        “什么东西这么吵啊,大早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说话间,令狐冲揉着眼睛从里面走了出来。

        “唉,唉……”

        “苏兄,你又来了?”令狐冲看向苏辰,惊喜的道。

        “这位是?”惊喜完,他又看向了东方白,道。

        “哦,这位是,我一个朋友!”苏辰也不知道怎么说,现在两人,还只是朋友吧,难不成说这是我未来老婆啊?

        “唉,我认识你,你是似水年华被苏兄救了的那位姑娘,没想到你们两个人现在竟然在一起,真是可喜可贺啊!”

        “英雄救美,啧啧啧,多么美好的爱情故事,我令狐冲怎么就遇不到呢?”

        苏辰就简单的说了一下,然后令狐冲自己就开始脑补了。

        “……”

        苏辰和东方白嘴角抽搐,这家伙,好不着调。

        不过尴尬之后,东方白心里还有些美滋滋的。

        爱情嘛,很多都是从被朋友误会开始的,这种人,我们通常称呼他们为助攻。

        “哈哈哈,令狐兄早晚也会遇到自己的良人的,来来来,今天我又给你带了肥鸡美酒,咱们边喝边聊!”苏辰示意了一下手中的饭盒,笑着道。

        “好好好,我还是喜欢苏兄你这一点,哈哈哈……”

        酒过三巡,鸡也是吃完了,苏辰看向东方白,示意她说正事儿。

        “令狐兄弟,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你从田伯光手底下救下的那个仪琳小师太!”东方白看向令狐冲,看在苏辰的面子上,叫了声兄弟。

        “记得啊,你别说,这个仪琳小师妹,一副傻乎乎的样子,但是还是挺漂亮的,呵呵呵……”

        令狐冲喝了点儿酒,都有些飘了。

        “那好,既然如此,我问你,你喜欢她吗?”东方白问道。

        令狐冲闻言一愣,转过头看了看苏辰,又看了看东方白。

        “我有我的小师妹,其他的女人,一概不论!”令狐冲摇摇头,表示拒绝。

        “那就拉倒吧,你那小师妹跟着人跑了,你被绿了!”

        苏辰毫不犹豫的戳穿了令狐冲的谎言,这可是自己的小姨子,设计到的问题多着呢,所以,还是早说开早好。

        “嘿嘿,苏兄,你说那话……”

        “呜呜呜……小师妹跟了林平之了,我被绿了,呜呜呜……”

        令狐冲又哭了。

        东方白看着哭哭啼啼的令狐冲,有些犯傻。

        “我咋没有见过这样的令狐冲,他不是被砍了几十刀都屁事儿没有的嘛?”东方白指着趴在桌子上哭诉的令狐冲,道。

        “哎,最是情字最伤人啊!”苏辰叹了口气。

        岳灵珊,从小长在华山,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哪儿是林平之这种从小在京城长大的花花公子的对手。

        人家随便两句甜言蜜语,就将她和令狐冲十几年青梅竹马的感情打碎在地。

        而且,最重要的是林平之深得渣男的基本操作要领,上来二话不说就是强吻。

        然后又是若即若离,欲擒故纵,三十六计挨着上来一遍。

        就这样还拿不下一个岳灵珊这种傻白甜的话,林平之在京城那十来年就白混了。

        所以,令狐冲不是输在人品,而是输在了手段上。

        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头上已经青青草原了。

        “令狐兄弟,有道是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小师妹呢!”

        “你看啊,恒山派的仪琳小师妹,人漂亮,还是恒山派定逸师太的徒弟,以后妥妥的掌门候选人啊!”

        “而且,最重要的是,仪琳小师妹是小白的妹妹,咱们俩以后就是连襟啊,走亲戚也方便,你说是不是?”

        苏辰说话没过脑子,等说完一下子就后悔了。

        不过,等他看向东方白的时候,怎么发现东方白害羞的低下头了呢,这不是魔教教主的操作啊?

        “不不不,仪琳小师妹是出家人,我怎么可以害她呢!”令狐冲虽然喝了点儿,但还是很有原则的。

        “令狐冲,我就实话跟你说了,我妹妹因为你茶不思饭不想,都消瘦了好多,所以,今天这个思过崖,你下得下,不下也得下,不然的话,我就直接把你绑了!”东方白冷声道。

        身为日月神教的教主,还没有人敢拒绝她。

        “我也把话放在这儿!”

        令狐冲站起身,大手一挥。

        “我令狐冲就是饿死,死外面,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跟着你们下思过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