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武侠修真 - 天下第九在线阅读 - 第九八四章 掼死劫生

第九八四章 掼死劫生

        “你还是一个九级王阵师?”庞赤震撼的看着狄九。

        浓郁的灵气泄露出来,狄九没心情和庞赤废话,他一拍庞赤的肩膀,“我修炼的时候,你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就留在门口帮我守着,这样的话,你也不会被那个什么胥景昂突然干掉。”

        说完这句话,狄九几步就跨入了狂器阁深处,留下了庞赤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狄九哪怕再有后台,也不过是一个元魂境修士,一个元魂境修士拍他一个化真境强者的肩膀,而且还理所当然的说话,这换成任何一个化真修士恐怕都接受不了。

        不过庞赤想到自己的小命,他就是不能接受也必须要接受。谁让他没有靠山,狄九有更强的靠山呢?

        ……

        狄九一进入狂器阁,那浓郁的灵气席卷过来,狄九心里大喜。他从记忆可以修炼开始,就从未在如此浓郁的灵气下修炼过。

        胥景昂的修炼洞府之中,一个屏蔽大阵直接锁住了两条极品灵脉。狄九走过去毫不犹豫的一脚踹下,这一刻空间就好像在他面前消失了一般。

        一个巨大的脚印落在这个屏蔽大阵前,轰的一声裂响,两条极品灵脉裸露出来。

        狄九却根本就没有在意这两条极品灵脉,而是惊喜的看着自己的脚,大脚印,他的又一个神通。

        很快狄九的注意力就落在了那两条极品灵脉之上,一步跨了上去,下一刻规则周天自动运转。两条极品灵脉的灵气,瞬息就被剥离出来,然后就好像实质一般,卷向了狄九。

        如果有人在这里,会震惊的发现,两条极品灵脉以肉眼看的见的速度在消融。

        一条极品灵脉对一个域境修士来说,也要修炼许多年才可以消耗殆尽。这还是消耗灵气最顶级的修士,可对狄九来说,仅仅是一个时辰,两条极品灵脉就消耗了一圈。

        虚神境……辟海境……乘鼎境……

        这一刻修为的进步在狄九这里就好像假的一般,但狄九听到‘咔嚓’一声裂响的时候,他的修为已经跨入了劫生境。

        灵气消失殆尽,他脚下的两条极品灵脉彻底没有了。

        狄九无奈的看着空空的修炼洞府,叹了口气,只差一步,只差一步他就跨入了化真境。化真境,他很有可能恢复全部的记忆,然后打开自己的世界。

        随即狄九就将庞赤给的灵石全部丢了出来,这个时候一点点进步也是好的。极品灵脉是好,这东西恐怕很难再见到。

        狄九只知道自己在修炼,外面的庞赤却是呆滞住了,狄九修炼了十来天,他居然从化真二层晋级到了化真三层。不仅如此,狄九修炼时候那种浓郁的灵气简直让他觉得自己就处在一个无数年没有被打开过的灵髓池中。

        “庞赤,我胥景昂还真没有想到,你的胆子还有这么肥。不但敢杀我胥景昂的儿子,连我的洞府也敢直接打破,还来这里抽极品灵脉了,哈哈哈……”一个狂笑的声音传来,

        庞赤吓的打了个冷战,他下意识的回头,却看见了一个光头,脸上带着极致杀机的男子。虽然还在放声狂笑,可他的眼里却只有杀意。

        “胥宗师……”庞赤心里一沉,狄九的帮手还没有来,胥景昂竟然提前两天就回来了。

        不仅仅是胥景昂,站在胥景昂身边的几人,庞赤都认识,狂域的域主余惊州,还有狂域的半步域境仿泉、化真圆满强者丁拜。

        “庞执事,你实在是让我失望……”余惊州摇了摇头,语气中充满了失望。庞赤有时候脾气暴了点,可事实上非常玲珑剔透,什么事情可以大发雷霆什么事情必须缓和而行,他拿捏的比谁都清楚。做事情也是滴水不漏的人,没想到今天却犯下了这么大的事情。

        胥景昂是什么人?就算是他余惊州也不好轻易得罪,庞赤却敢得罪了胥景昂后,还来抢劫胥景昂的洞府,这是活的不耐烦了吗?

        庞赤已经是冷静下来,他缓了口气说道,“我没有杀胥关,只是我知道就算是我没有杀胥关,胥景昂也会杀我。”

        余惊州气的脸色铁青,他哼了一声,在他身后的一名劫生境修士已经抓着一个长发青年出现在庞赤面前。这劫生境修士手一丢,这长发青年已经被劫生境修士丢在了地上。

        “是你?”庞赤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个长发青年就是之前和狄九一起的那个家伙,似乎叫苏今乐。

        余惊州语气冰寒的说道,“我看你是个人才,打算请胥兄饶了你一次,可你自己不争气,竟然连胥兄的狂器阁也敢扒了,你有种,我余惊州可用不起你这种强者。”

        庞赤已经明白过来,他没想到自己预料的竟然有些错误。余惊州还会为他在胥景昂面前说情,早知道这样,他就不用……

        庞赤想到这里立即就明白过来,自己想错了。余惊州不过是在说漂亮话而已,若是他真的抓着狄九在这里等着胥景昂,结果依然是会被余惊州干掉。余惊州这个漂亮话不是说给他庞赤听的,而是说给被人听的。余惊州的失望也是真的,不过那失望只是因为他庞赤做的太过分了,影响了他余惊州和胥景昂之间的交情,毕竟他庞赤是余惊州手下的兵。

        “狄道友……”庞赤急忙叫了一声。

        “庞道友,不用叫了。这么多人抓着我的朋友来我闭关的地方砸我的场子,我又不是瞎子。”狄九的声音传来,跟着走了出来。

        胥景昂看见狄九的那一刻,眼神立即收缩起来,他的目光盯着狄九的胸口,眼中闪过一丝狂热。

        狄九立即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胥家父子肯定对他这块玉非常敏感,否则的话,别人都没有察觉,就是胥家父子发现了不同。

        胥景昂的眼神对狄九胸口的玉极为炙热,狄九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而是走向了苏今乐。

        “阿九,我很是丢人,先走也是没有走掉,还不如留下来和你一起光棍一些。”苏今乐说了一句后,嘴角就吐出了几口血沫,显然他被抓住后收到的折磨不轻。

        “是谁对你动手的?”狄九问了一句。

        “是你祖宗……”刚才抓住苏今乐的那名劫生境修士怒喝了一声,狄九也不过和他一样是一个劫生境蝼蚁罢了。

        若是他知道十几天前,狄九还才是元魂境蝼蚁,也许他就不会这样说了。

        狄九毫不犹豫的张手抓了过去,这名劫生境修士眼里露出一丝讥讽,区区一个和他修为一样的劫生境,也敢这样大大咧咧的来用手抓他。这是将他当成练气蝼蚁吗?

        他神念一动,想要祭出自己的法宝,将狄九的双手劈断再说。可下一刻他眼里就现出了惊骇。他的全身似乎都被狄九这一抓束缚住,根本就没有半点能力动弹。

        跟着狄九的手已经抓住了他的脖子,将他犹如一个小鸡一般的拎了起来。随即狄九的手一抡,这个劫生境的强者竟然被狄九直接抡起,砸在了远处的黑石地面上。

        “嘭!”所有的人都有人呆滞住了,一个劫生境后期的强者,竟然被另外一个劫生境修士拎起来砸成了肉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