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武侠修真 - 天下第九在线阅读 - 第九七六章 生命有延续

第九七六章 生命有延续

        “是,狄神医放心,我必定将这件事办妥。”蔡忝毫不犹豫的说道。

        在这个时候,就连篷越山心里也是拔凉拔凉的,狄九的实力如此之强,他想要结交人家,恐怕是一厢情愿。连大荒穆和狄九都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他比大荒穆还弱一些,更不用说了。

        “狄神医……”看见狄九要走,培克犹豫着上前招呼。

        狄九看着培克教授真诚的说道,“培克教授,我的医术和解毒术跟我的修炼有关系,的确无法短时间内传授给你。”

        尽管培克很是真诚,对狄九来说,他没有任何理由要花时间将自己的医术传授给培克。好学的人多了,他如果每一个都来欣赏的话,恐怕也欣赏不过来。

        ……

        五天后,狄九和曹昔、崔月荷、小安侯四人来到了邑巴,这是当初曹昔和她姑姑生活的地方。曹昔的姑姑早已离开,至于去了什么地方,也没有人知道。

        几人索性留在这里,狄九传授了小安侯和崔月荷修炼星空诀后,再次去了一趟天荒区。只是狄九几乎转悠了整个天荒区,也没有找到大茅的下落,最后只能再回到邑巴。

        天荒区虽然也有一些好东西,不过相对于狄九的修为来说,这些东西已经没有多大用处,只能带回来给崔月荷和小安侯使用。至于曹昔,在有了身孕后,就停止了修炼。

        没有了好的修炼资源,狄九的修为彻底的止步,留在了元魂境。尽管狄九有感觉,他的识海深处隐藏了一个巨大的修炼宝藏,似乎是属于他自己的世界空间。可他现在的实力,并不能打开那个空间。

        狄九修为止步,倒也并不在意,他每天陪着曹昔一起,过的很是愉悦。

        倒是小安侯和崔月荷,修为进步很快。在狄九的指点和天荒区的药材帮助下,仅仅八九个月时间,小安侯就已经跨入了练气六层,而崔月更是跨入了练气七层。算上修真者的攻击手段,此刻的小安侯和崔月荷实力基本上也相当于天级了。

        小安侯和崔月荷步入正常修炼的状态后,狄九却是再也没有心思去传授两人修炼。

        曹昔越临近分娩,人就越枯黄消瘦,狄九看的心如火烧。可任凭他医术惊人,也无法帮助曹昔半点。他查不出来曹昔的任何病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曹昔一天比一天瘦弱。

        现在就连崔月荷也停止了修炼,专门来照顾曹昔。

        这天,狄九还在绞尽脑汁的想着如何调养曹昔的身体时,却听到一声嘹亮的婴儿哭泣。他心里一惊,几乎是跳了起来,冲向了曹昔的房间。

        按照他的预估,曹昔至少还有五六天时间才会临产,怎么突然提前了?

        “阿九,曹姐养了一个胖小子……”狄九进入房间的时候,崔月荷已是手中抱着一个婴儿。

        狄九激动的就要上前,脸色苍白的曹昔却说道,“阿九,你先出去一下,等会进来我和你说几句话。”

        当孩子出世的那一刻,有部分的记忆终于被她解开,这一刻,她什么都明白了。

        对曹昔的话,狄九是半点都不想违背。尽管他很想知道曹昔现在的状况,他依然是退出了房间,在外面焦急的等着。

        半个多小时,对狄九来说就好像半年一般的漫长。直到崔月荷抱着婴儿,打开了房间门,“阿九,孩子我先抱着,曹姐让你进去一下。”

        崔月荷手中的孩子虽然还看不出来将来的样貌,但却有几分曹昔的几分神韵。一种生命的延续感传来,狄九心里突兀多了一种责任和爱。

        狄九正想接过孩子,曹昔的虚弱的声音传来,“阿九,你进来一下。”

        “月荷,你帮忙抱一下我儿子,我去看看师姐。”狄九匆匆丢下一句话后,疾步走进了房间。

        曹昔的脸上更是苍白,发质发枯,狄九急切之下就要拿出金针再次渡气。

        曹昔挣扎着摆了一下手,“阿九,你把门关上,我有几句话要和你说。”

        狄九心里叹息一声,他知道曹昔的病根本就不是他能治疗的。他医术很高,却无法看出来曹昔到底是什么病。

        这一刻,狄九深刻体会到了曾合当初的心境,也许这就是绝望吧。曾合的女儿他能救,可他的妻子谁来救?

        “阿九,在我们儿子出世的那一刻,我感觉到了一种新生,同时明白了一种过往,我无怨无悔。”曹昔的声音有些低哑。

        狄九连忙坐在床边,双手握住了曹昔枯瘦的手掌,心如刀绞。为何他可以治疗别人,反而无法治疗自己的妻子?

        曹昔看出来了狄九的愧疚和心焦,她的手微微用了一下力,“阿九,你不用难过,不要说你现在,就算是你全盛的时候,你也救不了我。”

        自己全盛的时候是什么样,狄九根本就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他立即就阻止了曹昔的话,“师姐,就算是上天入地,我也要救你。”

        哪怕狄九现在还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方式和什么手段去救曹昔,可他心里一定要救曹昔,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无论有多艰难。

        曹昔叹息一声,“阿九,在我们儿子出生的时候,我突然明悟了很多事情,或者说记忆起来了很多事情。我其实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我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我自己刻意要来的……”

        “师姐……”狄九完全不明白曹昔话的意思,赶紧叫了一声,他不打算让曹昔再胡思乱想去。

        曹昔摆了摆手,将胸口的那块玉拿了出来,慎重的放在狄九的手中,“阿九,这块玉当初是我前世所有,我前世有意将这块玉给你,就是为了今生能和你一起。好在我终于做到了,和你生活的这两三年时间,是我曹昔来到这个世界后最幸福的时间。”

        曹昔再次阻止了要说话的狄九,缓缓说道,“当初因为我,你才落到天巫界,才会面临生死威胁……”

        “师姐,你说的这些……”狄九皱起眉头。

        曹昔的手用了一些力气,“阿九,你现在不明白,是因为你的记忆还没有恢复,实力还没有恢复。当你的记忆和实力完全恢复后,你就会明白。我在代替你前往天巫河血祭的时候,我就知道,你的道心会因为我出现裂痕。况且你的道心就算是没有裂痕,也不一定是渡不的对手,一旦出现裂痕,遇见渡不,那只有送死的份。

        我给了这块玉给你,是想要在你恢复道心。你是性情中人,也许认为我是代替你而死。其实完全不是这样,无论我是不是代替你,到了天巫界我都是必死无疑。你我现在夫妻一体,不再是你的我的,所以不用再介怀这些事情。我说过,我最幸福的日子,就是和你一起的这几年。我走之后,你不用挂念。我们的儿子,他身上有我的影子……”

        “师姐,我绝不能让你走。”狄九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如此无力,如此渺小。

        曹昔伸出瘦弱的手抚摸了一下狄九的脸庞,“傻瓜,我不是病,而是被天道束缚住了。能保住部分记忆来这里和你相合,那已经是我最大的能力。除非你超越了五行宇宙的天道,否则我们都是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