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一切从偷天开始在线阅读 - 第四八二章打赌

第四八二章打赌

        “哈哈哈,秀儿,我赌这小子今天一定是打造失败了,看他的失落的样子,就知道他有点儿接受不了失败的打击。”

        一个壮汉看着一脸乌黑,只有一双眼睛还看得出一些黑白外,再也看不出其他颜色来,便笑着对边上的女子说道。

        “铁老三,我看,这小子一大半天时间,是不是把整个房间给烧了,不然那里来的这么多黑灰,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从铁矿房出来,我还以为他在黑灰里滚了一圈呢”

        “秀儿,这一次,你可是要看走眼了,小白脸,现在可是小黑脸了,你看看,那里白了,这样子,实在是有些让人不敢恭维,呵呵!”

        秀儿的姑娘听着几个壮汉和老者调笑她,也不由得笑了笑,然后坚定地说道,“你们不相信,我相信他一定会成功的,我看好他。真的!”

        “秀儿,你可别把话说满了,如果他失败了,你请我们喝酒,如果他成功了,我们为你买一对绣玉香的胭脂一套,你看怎么样?”

        “是啊,我也赌,这小子要是输了,你以后再也不允许叫我大黑,叫我黑哥,你看如何?”

        秀儿一听,瞪了大黑一眼,然后绣眉一挑:“如果你输了,以后不许叫我秀儿,叫在吉秀,有没有问题?”

        “好,一言为定!”

        张冥刚刚走出房间,便看到了前面那几个熟人,以及那个秀儿姑娘,也不由得一笑,露出了一嘴洁白的牙齿。

        同样,他们也看到了正对门的张冥拉开门走出来的样子,也笑了。

        不过,马上他就听到了那秀儿姑娘和那几个人的打赌,也不由得一笑,不过,并没有在意。

        “小白脸,打得怎么样,失败了吧,失败并不可怕,跟我学,我保证你学会,你看如何?”张冥刚刚到前院,便听到了一个壮汉那巨大的嗓门声传了过来。

        同时,足足有一米九五以上,一身强壮的肌肉的壮汉向他走来,兴奋的对着他的肩膀拍了拍。

        只听到一阵阵沉闷的声音,就好像是两个大力士一样相互撞到了一起。

        张冥也只感觉到他的肩膀一阵的下阵,上面发出轰鸣声,也不由得抬头看了过去。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兄弟,我一高兴便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力气,还请你见谅。”那壮汉有些憨厚的揉了揉头,不好意思起来。

        不过,马上他又兴奋起来,大声地说道:“啊,小兄弟可以啊,力气这么大,竟然没事,真是太好了,我又不用赔钱了。”

        张冥一听,直接翻了一个白眼,他都担心这个家伙脑子是不是有病,好像这种事情已经发生不止一回了,还不知道多少人受他伤害呢。

        “你好,公子,打得怎么样了?”秀儿到是有些紧张的看向张冥,低声地问道。

        “秀儿小姐姐,你想赢呢,还是想赢呢?”

        “废话,当然想赢了!”秀儿绣气的眉毛一挑,瞪了张冥一眼,低声地威胁道,“如果我输了,下一次可没有那么好的机会给你了。”

        “那如果我赢了呢?是不是应该有些奖励啊!”张冥笑着看向吉秀,一脸的坏笑,可是现在一脸的乌黑,怎么看也看出多少的表情出来。

        “条件你说?”

        “如果我赢了,秀儿姐姐,你可不可以借的房间一用啊,你看看,我这一身,还怎么出去见人啊,再者,秀儿姐姐,你是不是应该帮我买一套衣服,你说对不对?”

        “不行,自己到前面的旅馆去,我的房间怎么可以给你使用呢。”瞬间,她狠狠的瞪了张冥一眼,直接拒绝。

        “那个,如果我能帮你狠狠的赢他们,打他们的脸,你说,我这一点儿小的要求这么难吗,不就是就几句哈哈的事情吗?”

        “哦,是不是小姐姐担心我看了不该看的东西,怕我乱说,对吧?”

        “滚,毛还没长齐,就敢来调戏姐姐!”说着,伸手便要打,张冥乘机一闪,又笑了起来。

        站在柜台后面的秀儿一看,也不由得笑了。

        “哈哈哈,秀儿,这位公子说得不错,不就是借你的房间洗一个澡吗,看来你还是怕输,对自己没有信心,要不,你叫一声黑哥听听!”边上的壮汉不由得大笑,然后看向秀儿。

        “是啊,今天晚上的酒有着落了,多谢秀儿了。”

        “不错,大家好,今晚秀儿可是大发慈悲,要……”

        秀儿一听,顿时绣眉一挑,狠狠的瞪了张冥一眼,低声威胁道:“如果今天你不能赢,姐姐让你偿偿姐姐的厉害,哼!”

        “谁说我没有信心了,谁胜谁负还说不准呢,我只是给你们一点自信而已,不想打击你们,否则,以后你们一想到输了,到时候回家,嫂子可不答应,或者是月奶奶可对会你们发彪的哦!”

        “这个,秀儿,你可不要担心,你月奶奶人很好的,她一定不会多怪我的,到是他们这一群兔崽子,一旦输了,是不是要回家跪床头,这就不知道了。”那个老者自信的看了张冥一眼,又看了吉秀一眼。

        “对了,我们刚才打赌是赌这位小兄弟能不能打出中级武器,毕竟早上他说要考核中级铁匠的,如果没有打出来,那么,便算你输,如果打出中级武器,算我们输,这个应该没有问题吧?”

        “不错,秀儿,他可是要考核中级铁匠的,如果只打出初级武器,那可不算啊。”

        “我也不相信,一个小白脸,从娘胎中开始打铁,也不可能晋级到中级,否则,我们这些人都应该找一块豆腐给撞死算了。”

        “对,话就是这个道理,如果打不出,小兄弟,你可惨了,被我们的秀儿记住,以后在匠阁上,你可是寸步难行了。哈哈哈!”

        秀儿一听,顿时绣眉一瞪,狠狠的挖了对方一眼,然后便又恢复了自信的笑容,不过,眼神却有些飘忽不定,毕竟张冥太年轻了。

        “小姐姐,现在可关系你的名誉啊,要不要答应随便你了,反正弟弟我不急。”张冥一倚那柜台,看着里面的吉秀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