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一切从偷天开始在线阅读 - 第四二九章厉珊珊到访

第四二九章厉珊珊到访

        “珊珊,你是不是昨天喝酒,身体还没有好啊?”厉明浩一听到厉珊珊还没有起床,便跑过来,有些疑惑的看着床上的厉珊珊道。

        “嗯,昨天喝了一点儿,可是没有想到,额将军带来的酒太好喝了,一不小心,竟然喝多了。”厉珊珊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也不敢偷看她的父亲。

        “都怪女儿嘴馋,一不小心就喝了二斤多!”

        “原来是如此,我也不怪你,我也没有想到,我才喝不足一坛,便已经醉成了这样子,他们几个还没醒呢。”厉明浩一想到这酒的可怕,也不由得苦笑一声。

        特别是那几个一起喝酒的人都没醒,他也不由得自得一翻。

        “对了,来人,可看到额将军?”

        “那个,额将军早上一早便离开了,而且同样也是一身的酒气离开的。但精神看起来还不错。”一个侍女低声地回道。

        “哦!那算了,估计他又回营去修炼了,就是一个修炼狂人,不过,他的酒还真是不错,下次找他要一些过来慢慢喝。”

        一边说,他一边向外走,只是,他却没有注意到,厉珊珊的脸色有些古怪,毕竟她虽然喝醉了,可是,醉酒中的一些印象,她还是能回忆一些的。

        ……

        “炙月心法,这是什么鬼心法,一时冷,一时热的,这叫什么心法,怎么这么难修炼!”张冥开始修炼心法之时,顿时,他有些发懵,这些心法,虽然他也可以练习,却发现,比他想象的还要难修炼。

        “该死的,不会有什么前置心法之类的吧,不应该啊,到了这一步,前置心法也没有必要了啊!”

        张冥也是一头的雾水,不过,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沐长老会答应得如此的爽快,原来不仅是时间方面给张冥限定死了,最主要的是那心法难炼。

        “一定是那该死的前置条件,否则,又怎么可能变成这样呢?”

        张冥在收集整理完这些心法之后,便发现这些心法的独特之处。

        不过,他依然是四大心法全开,全力修炼,各种药材,丹药如同流水一样,直接流入他的身体之中。

        每一个时辰所消耗的资源,给普通人知道,绝对会大呼变态,或者是浪费,毕竟张冥每一时辰所带来的消耗,都是一个天文数字。

        不要说他们,厉明浩知道张冥的消耗,也绝对会大吃一惊,这种震惊几乎到了快要大呼的地步。

        这也是张冥这个财大气粗的人才能承担得起如此巨大的消耗。

        同样,他的气血之力,小世界,甚至他的骨骸都已经在不断的扩大,或是强化,几乎是每时每刻,他都感觉到他在变强。

        “呼,这青铜骨便消耗了如此多的资源,也不知道到了白银骨,会消耗多少呢?”张冥看着自己的白玉骨上面已经布满了青铜色,也不由得摇摇头。

        现在的他终于在当天晚上进入了青铜的境界,整体实力上,他更是更进一步,防御力更强大了许多。

        光是他的骨骸防御,便不是一般人可以打断的。

        其他一切都是照常修炼,甚至一夜之间,他身上的气血点又打开了两个,可是,随着他的气血点打开的越多,他发现,每打开一个,比他想象的还要麻烦得多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还是去问问那个老头吧!”张冥又修炼了一个上香之后,便直接起身,从帐中出来,准备到丹阁去问问。

        “报,将军,外面来了一位小姐,在军营那里已经等了半小时了,说是想见见你!”一个侍卫看到张冥出来,便低声地说道。

        “知道是谁吗?”

        “说是厉府的小姐,我不敢确定,也没敢让她们进来。”

        张冥一听,顿时有些头皮发麻,他别的不怕,最怕这些了,特别是面对女人,他总是有一种害怕的感觉。

        毕竟对于这个事情,他理亏在前。

        “请厉小姐进来,你准备一下茶水送进来之后,便在门外看着。”张冥轻声地吩咐,同时也站在门前等着厉珊珊的到来。

        此时的厉珊珊依然是身着一件淡黄色的裙子,明媚浩牙,虽然没有经过特别的打扮,但也掩盖不住她那精致的容颜。

        “厉小姐,怎么有空到我的军营来看我,里面请!”张冥笑了笑,然后便直接掀开了营帐的帘子。

        厉珊珊看了看张冥的脸,然后并没有说话,直接走了进去。同时对着外面的侍女吩咐道:“我找额将军有些事情,你们站在外面等着。”

        “小姐,可是小姐你……”

        “听到没,站在外面等着,难道额将军会吃了我不成?”厉珊珊的脸色瞬间一冷,低声喝斥道。

        “是,小姐。”

        两人很快进入了大帐之中,已经有人为他们两人专门送上了香茶,直接对面坐了下来。

        “额罕将军,前天晚上,是不是你?”

        “厉小姐的意思是?”张冥也被厉珊珊的这一问题问得有些不知所措,甚至直接被茶水给呛了一下,“咳咳咳!”

        “额将军,你这是明知故问,我想我们最好还是开诚布公的谈一谈,你看如何?我们,我们之间现在没有必要再去做一些遮遮掩掩的事情了吧?”

        “厉小姐所说的是何事?”

        “前天晚上,在我的房间中,我相信额将军不会忘记了吧,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让我的侍女都忘记了,但我想,有些事情不可能是随意改变的吧。”

        张冥不由得一阵汗颜,苦涩的笑了起来:“厉小姐,你这么说,我也不兜圈子,是我,我也不想否认。”

        “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那酒,连多自己都没有想到,会是这么厉害,唉!”

        “额将军,你打算这事情怎么办?”

        “厉小姐,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毕竟这事情来得太突然了,突然到了我自己都没有任何的准备。如果厉小姐有什么好的主意,可以提出来,我照做就行。”

        “当然,如果厉小姐要什么补偿,我也会同意的,只要我有的!”张冥又补充了一句,认真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