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章 勾心斗角

第一百二十章 勾心斗角

        那个学生也不知道是觉得委屈,还是觉得在同学面前丢了面子,抓起叶玄给他的东西一口给吞了下去。



        那女人差点气疯了:“你傻呀!你要气死我啊!你跟我走,回家去。”



        最后两个人也从法阵里出去了,叶玄自己坐在空荡荡的法阵里面点起根烟来,又顺手拿起火机点着了绑铃铛用的红线:“尘归尘,土归土吧!”



        火苗一瞬之间在红线上窜了起来,三道红绳只是在眨眼之间,就被烧成了三道火线,拴在绳子上的铃铛,一个个的落在了地上来回的弹跳,带着几分凄然的铃声,听上去就是不甘的哭泣。可是除了落地的铜铃,谁又能体会到这种不甘?



        李云歌抬手挥退了跟过来的手下:“叶玄,我想跟你谈谈?”



        “你……”叶玄刚说了一个字就把原来的话给憋了回去:“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李云歌考虑了一下才说道:“叶玄,你的能力很强,也能独当一面。为什么一定要跟着陈野?你就没为自己的前途考虑过么?”



        叶玄笑道:“你知道什么是义气么?我和老班是生死之交。我们是能拿心口替对方挡子|弹的人,生死关头,有人能替你做到这点么?”



        “你做到了!”李云歌的声音低的不能再低,要不是叶玄功臻先天,说不定都听不见她在说什么?



        李云歌抬起头来直视着叶玄道:“叶玄,听我一句劝,跟我一起走吧!你走的已经不是江湖道了,你走的是仕途啊!异调局已经完了,将来你要何去何从?陈野没了异调局的庇护,会寸步难行。你们将来怎么办?去当混混么,还是去工地搬砖?”



        “干什么都行,我不在乎!”叶玄笑道:“就算我和老班去要饭吃,他要到一个馒头也会分给我一半,这就够了。”



        “你……你让我怎么说你?”李云歌跺脚道:“你怎么还是不明白,我跟你说的不是义气,是你的前途,义气不能当饭吃啊!”



        叶玄摇头道:“义气是不能当饭吃,却总好过吃饭的时候,还得看看自己的碗里有没有人掺沙子?你们这样不累么?你明明知道,老班带人走,其实是去跟人拼命。他带走张雨璇是去找刘薇,那是自己往死人堆里钻。他在玩命救人,你们却到处造谣说他在弃卒保帅。你们良心就不会不安么?”



        李云歌冷声道:“如果换一个人,我或许会感到不安。但是对陈野,我没有任何不安。他是异调局的毒瘤,必须被铲除掉。只有铲除了陈野,异调局才能风清气正,才能有更好的发展。”



        叶玄冷笑道:“你凭啥什么说老班是毒瘤?我记得,你们还没见到老班,就觉得他是个不服管教,不听指挥的人。就想给他一个下马威。如果,你们想摆官威,老班或许不会说什么?可你们不该拿他爷爷威胁他。你们觉得你们是君子所为,还是小人行径?”



        李云歌理直气壮的道:“我们那是叫告诫,不管做什么,都要为别人考虑一下。如果连自己的亲人都不考虑的话,还怎么为别人考虑?这有什么不对么?”



        “哈哈……”叶玄转头看向李云歌:“李云歌,我也问你一句。你真正快乐过么?”



        叶玄直视着李云歌的双眼:“你锋芒毕露,不断驳斥别人,不断想证明自己强过别人,一再的想要证明自己的正确,甚至在不问缘由的情况下,就要对一个人横加指责。这和疯狗有区别么?你觉得这样很快乐?觉得这是在证明自己的价值?你真正想证明什么?”



        叶玄指着门口道:“你觉得那些道门高手就一定能保住那些学生的性命?你错了,他们做不到?”



        “不可能!”李云歌怒吼道:“他们都是宗门精英,绝不会比陈野差。”



        叶玄摆着手道:“我不想跟你争辩什么?有些事情得让事实说话。”



        李云歌狠狠一跺脚:“叶玄,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如果有一天,你想通了,可以来找我。”



        李云歌走到门口时,叶玄忽然说道:“李云歌,其实,错开你锋芒毕露的性格,你有你的优点。”



        李云歌脸上微微一红说了声“谢谢。”就匆匆离开了餐厅。



        叶玄一直看着他们登上汽车,才转头呕了一声:“云姐,你还能行了不?你说的都是什么扯犊子玩意啊?最后那几句话,我都要吐了。云姐……云姐……你人呢?”



        按照叶玄的性格,他不会阻止那些学生离开,但是肯定会抬手去抽李云歌。



        他后面没去抬手抽人还跟人家聊了一通,完全是因为听到了云姐在暗中传音。就连他点火去烧绳子也是云姐的主意。



        叶玄后来跟我说,云姐是让他说:“其实错开你的锋芒毕露,你还是挺可爱的。”他怕自己说完当然把黄胆水给吐出来,话到了嘴边才上才给改成了“你有你的优点。”



        可是他把话说完,就听不见云姐的动静了。



        叶玄在屋里转了好几圈也不知道云姐究竟想要干什的事情,这时我爷偷偷摸摸从门口溜了进来:“小子,快点,按我说的,赶紧给我搭把手!”



        叶玄懵了:“爷,你这是要干啥?”



        “别管那么多,快溜的弄。”我爷把包里东西全都给倒在了地上,忙忙活活的动了起手来。等到他在餐厅布置出来一个大阵,才又像做贼一样背上包裹跑了,临到门口才嘱咐道:“玄子,我跟你说。一会儿那帮傻娘们就能回来,怎么拿捏你看着办?记住一定要把火烧到二处身上。我和奶奶,还要去收拾几个瘪犊子,就不陪你玩了。”



        我爷停了一下才说道:“对了,有个事儿,忘了告诉你了。小野子那眼力不行啊!让死人混到你们身边了,他都不知道。要不是你奶奶来得及时,说不定你们就被人坑死了。一会儿,你要是看着学生里面死了人,用不着内疚难过,那都是死人。你奶奶就是再杀了他们一遍而已。没啥大不了的。记住了啊!”



        我爷说完就把叶玄扔在屋里自己跑了,叶玄这边点上根烟刚抽了那么几口,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车声,叶玄赶紧把烟掐了,抓起竹节鞭狠狠一鞭子插|进了水泥地里几寸,自己盘膝闭目的坐在了倒插的钢鞭旁边。



        没一会儿的工夫,就听见有人在门外连哭带喊:“大师,叶大师,救命啊!救命啊叶大师。”



        叶玄明明是听见了外面的哭声,却当成什么都不知道,一直等到对方撞门进来才冷喝道:“不许再进,越过杀阵边缘者死!”



        那些人仅仅离开餐厅片刻,餐厅里的一切就都变了样子。



        此时,整座餐厅都已经被点亮的油灯所覆盖,油灯排列的顺序,似阵非阵,似图非图,跳动的灯火却让人凭空的感到一股肃杀之气。



        叶玄的竹节鞭在灯光照耀之下,血影浮动,杀气你弥生,乍看之中就像是一条被拴住了尾巴的狂龙,随时都可能破禁而出,杀戮四方。



        叶玄本人端坐阵中,形同大将临阵,威风八面,抬眼轻移之处就能让人心生畏惧。



        事实上,叶玄平时并没有这么可怕,只不过是阵法无限的扩大了他的气势而已。



        刚才还喊救命的几个女人,一见叶玄就不由自主的想要跪下膜拜,可她们双膝还没弯曲,就被叶玄当场喝止:“马上离开!”



        李云歌上前一步:“叶玄,你搞什么鬼?”



        叶玄沉声道:“念在我们还有一面之缘的份上,我放你们离开,再过一个会儿,你们想走都走不了了。”



        “叶哥!”最后跟叶玄说过话的那个学生带着哭腔道:“叶哥,我们遇上麻烦了,那几个道士全都死了,我们走不出去了。”



        叶玄冷声道:“这些事情与我无关,我刚才给你生路,你们不要。现在想回来找我已经晚了。”



        “叶玄!”一个二处成员厉声叫道:“你别以为自己多了不起。这里的人,谁都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叶玄干脆理都没理对方。



        那个男生一下哭喊道:“叶哥。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救?术士被雇主抛弃,是对术士最大的侮辱。此辱必由血洗。”叶玄微微闭上眼睛道:“你们死了之后,我叶玄今天粉身碎骨也要和这里的邪魔较量一番。小栗子!我看你人还不错,才给了你一张护身符,你拿着走,或许有条生路。”



        那男孩的母亲脸色惨白的跪在地上:“大师,那张护符被我扔了。是我不懂事,求大师再给孩子一张护符吧?”



        “术士不救寻死人!”叶玄冷声道:“你们自己扔了自己的命,谁还会替你们捡回来?都走吧!这里不是你们该待着的地方。”



        叶玄嘴上一再催促,心里却开始急了:这帮老娘们儿脑袋就不转个儿么?说了这么半天,怎么一个上道的都没有?你们倒是来点有用的啊!哭能顶个屁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