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调查局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谁的陷阱

第二十九章 谁的陷阱

        我的同伴除了叶玄就是瓜子儿,他们抓了瓜子儿?



        我上前一步道:“沈衣玉在什么地方?”



        “我不是在你眼前么?”收费员说话之间揭开了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了沈衣玉的面孔。



        我伸手抓住刀柄的当口,叶玄随手一抖身上的挂包,单手把步骑枪举在空中,枪口直接瞄向了沈衣玉的眉心。沈衣玉面对着黑洞洞的枪口,毫不在意的笑道:“你可以开枪试试?”



        叶玄没等我说话就扣动了扳机,带着火光的子弹从沈衣玉眉心上透体而过,她的脑门上带起一个黑漆漆的弹孔,人却若无其事的说道:“陈野,我知道你很有本事,可是你的本事只有在你掌握了节奏的情况下才能发挥出来。当你落进了我的节奏,就等于是一只掉进了陷阱里的老虎,除了被活活困死,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沈衣玉说话之间,大如明灯似的火光就在山坳四周连片而起,仅仅眨眼的工夫,昏黄的灯火便以小画屏石为中心在山坡上围绕成圈,把我和叶玄困在当中。



        村庄?画屏村?



        山坡上飘动的灯火背后分明分明就是一座座高低错落的土房,这里曾经应该存在过一座村子。只不过,那座村庄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被人从山中抹去,只留下了五块小画屏石。



        站在远处的沈衣玉呵呵笑道:“这就是你们要找的画屏村。曾经生活在这里的村民,现在都已经长眠在你们脚下了。我和你的同伴都在画屏村里,你们找得到我,我就告诉你们,你想知道的一切。找不到的话,画屏村里怕是要多出两位村民了。你们的动作可要快点哦!不然,你同伴的眼睛和命可都要保不住了。”



        沈衣玉话一说完,她的人就像是一缕青烟,从我们眼前蓦然飘散。



        我目光在村中灯火当中一扫而过:“玄子,告诉瓜子儿,千万不能碰自己眼睛。”



        叶玄运足内力纵声怒吼道:“瓜子儿,你忍住,不管眼睛多刺挠,千万别动自己眼睛。我们马上就来。”



        叶玄声音如惊雷般在山野间回荡不息,我甚至能看见四周草叶在声波的震荡之下左右摇荡,可是围绕在我们四周的灯火却没有半点反应。



        我的目光刚从山间扫过,山坡上就出现一道道人影,原先那些消失的村民,似乎重新出现在了这座去而复返的村落当中。



        沈衣玉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陈野,你看看这些人,有没有熟悉的感觉。你的同伴就在这些人里。他们当中有死人,也有活人,你可别杀错了人哦!”



        沈衣玉正在说话时间,已经有村民提着锄头从山坡上走了下来,放眼望去到处都是面无表情,手拎锄头的人影。



        叶玄端枪往山上连点了几枪,子弹划出的红光从人影上穿行而过,人影却仍旧保持着原来姿势顺着山坡蔓延而下。



        “妈的!”叶玄骂了一声,把枪倒插在了地上,从背后抽出竹节鞭拎在手里:“老子就不信了,你们过来还能没有动静。”



        叶玄想跟对方近身搏杀,我却飞快的对叶玄说道:“给我挡着点!”



        叶玄轻轻一侧身子把我挡在背后,我蹲在地上在背包里连着拿出来七八盏灯笼。



        我们陈家的白灯,平时都是折成扁片。需要用的时候,上下一拍灯骨向外突起,就能把白布撑成一盏灯笼。



        等到山里的回音停歇,我已经在点着了八盏白灯:“玄子,我要放孔明灯,你看好,谁动手打灯笼,你就打谁,能做到不?”



        “放心!”叶玄干脆又从背包里拽出一把枪来,两只手一手把枪抗在了肩膀上,一手倒拎着长枪,随意看向山顶。



        步骑枪虽然属于步枪系列,却配备给骑兵使用。枪身相对较短,射速却又高于一般步枪。骑兵在策马奔跑时,单手就能控制步枪。按照叶玄的臂力,两手轮番射击不在话下。



        我跟叶玄说话之间,八盏白灯在热流交换之下徐徐向空中升起,从不同的方向飘上了山坡。我随之放出了最大一盏白灯,那盏灯不但没有飘走,反而停在了我们头顶。



        白灯发出光明不断向前推进之间,刚才还在山坡上晃动的人影在灯光临近之时纷纷散去,眨眼工夫山上人影就消失了大半。



        “把手电灭了,跟着灯走!”我向叶玄招呼了一声,缓步随着白灯走向了画屏石。



        那盏白灯仅仅是在画屏石上停顿了一下,就再次向远处飘去,昏黄灯光打向山脚的一刻,我恍惚看见草丛里蹲着一道人影,对方背对我们低头看着地面一动不动,哪怕灯光照到了他的脊梁,那人也恍若不觉,仍旧是用手按着什么东西往地上看。



        叶玄往前走了一步,用枪口往那人背上点了点:“哥们儿,你看什么呢?”



        我看不见那人面孔,却能闻见他衣服上棺木腐烂的味道。



        蹲在我们眼前的,是一个刚从棺材里面爬出来的死人?



        按照老辈人迷信的话讲,荒山野岭当中看见死人招手,千万别跟他说话,不然就能让他给拽进黄泉路去。



        叶玄那家伙胆子就是傻大傻大的,就算我没在边上,他一样敢上去搭腔。



        那人垂着脑袋道:“我看人啊!你们看井里是不是有个女的,她招呼我下去。”



        那人说话之间,我头上的白灯又往前飘了一米多远,灯光下面果然映出了一口黑漆漆的水井,那人伸着头指向井里:“你看下面是不是有个女的?”



        叶玄刚伸头要往里看,我就在后面飞起一脚把井口那人踹了下去,那人倒着栽向井里时,我分明看见井口下面伸出一只手来,抓住那人的头发生生把的人拽向了井里。



        “我艹……”叶玄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我却在背后拽开了手**的拉环,顺手塞进了井里。



        我们弄出来的手**,也是那种老式的,木柄拉环一开就直冒黑烟,等我把手**扔下去,井里顿时传出来一声惨叫:“是手榴……”



        那人还没把“弹”字喊出来,爆炸的火光就在井口上冲天而起,井边石块在爆炸声中擦地乱滚之间,山坡上有人喊了一声:“你敢……”



        那人声音刚起,叶玄甩手一枪往声音传来的方向上打了过去,那人后半句话,在枪声过后变成了惨叫,人也跟着从山上翻了下来。



        沈衣玉的声音随后传了过来:“陈野,你胡乱开枪就不怕误杀你的同伴?”



        我冷笑道:“你可以去问问瓜子儿,我跟她认识才几天。我到现在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你觉得,我会为了一个跟自己都不熟的人而不顾性命么?现在主场是我,不是你。”



        沈衣玉冷笑道:“你不用故意掩饰什么。如果,你不在乎那个女孩,为什么告诉她不要去碰自己的眼睛?”



        那时候,我虽然不知道沈衣玉一再跟我对话是为了什么,但是,我知道我必须打乱对方的节奏。决不能让她问住。



        我倒背着双手向山顶喊道:“沈衣玉,你以为到了这里就是你的主场?我可以直言不讳的告诉你,你在这儿跟我对决,等于是自己找死。这里本身就是邪地,你在这儿装鬼儿,摆明是想往自己身上招邪。你有辟邪的本事么?”



        我见沈衣玉不说话,又继续往下说道:“你身边那几个术士,或许有那么点本事。但他们招邪可没我来的快!你看见我那八盏催命灯没有?他们是跟着活人的气息在飞,等到灯停了,灯下面就得死人。”



        沈衣玉还是不肯说话,我索性一言不发的站在了原地,等着我天上的白灯飘远。



        我刚才那番话,其实是故意在诈沈衣玉。



        她的人不动,我放出去的八盏白灯,总能有几盏飞临对方头顶。我在放灯之前就大致估计过了,沈衣玉手下可能藏身的地方,虽然我不一定能全部猜中,但是至少也有七成的概率让灯落向埋伏在草丛里的对手。我的白灯虽然引不出妖魔鬼怪,但是藏在灯里的药粉,却足能把人活活吓死。



        如果她的人动了,马上就能成为叶玄的活靶子,用不上三秒就得迎上叶玄致命的一枪。



        沈衣玉在一个侦察兵,一个特种兵面前玩四面埋伏,就等于是自寻死路。



        我估计沈衣玉和她手下的人,也弄不清的我的话是真是假,所以跟我一样在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我们双方都在沉默之间,最先飘上山坡的那盏白灯忽然停了下来,像是陀螺一样在空中打起了盘旋,昏黄的灯光在两米左右范围之间徐徐旋转,白灯底下的虽然仍是漆黑一片,却隐隐约约的能借着灯光看见一道趴在草丛里的黑影。



        我望着山坡微笑道:“白灯不照人,照人必催魂。用不上多久,你就能看见那人的魂儿从他脑袋上面飘出来。灯一灭,他的魂儿就跟着散了。沈大小姐要是有兴趣,可以走过去看看,我保证你能看见终身难忘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