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龙图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口吐芬芳,巧计攻城

第二十四章 口吐芬芳,巧计攻城

        

        巍峨如山岳的金城内,聚将的鼓声,像是六月急促的闷雷。

        一声接着一声,整个金城的氛围忽然间变得压抑紧张了起来。

        有些昏暗的大殿内,长着三足的火盆,噼里啪啦燃烧着木柴,还有几根骨头。

        柔顺的熊皮铺就的榻上,微眯着眼的韩遂着甲斜卧着。

        年过五十的他,看起来还如三十多岁一般,只有鬓边那几缕花白的头发,证明着他的年纪。

        在他的怀中,一名正值妙龄的胡女,身披轻丝,体态娇媚。时不时发出一串咯咯的笑声,也不知是故作姿态,还是真的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殿中躬身站立的数人,皆低头瞅着自己的脚面,不是不敢去看,实在是这样的一幕太不好意思看。

        这般媚态十足的胡女,大多人都想多看一眼,但都怕自己项上这颗脑袋不保。

        “盖勋,这老家伙,终究还是按耐不住了。本将军依稀还记得几年前,他站在冀县的城头,手握一把破剑,对我等破口大骂。那时,我与边将军竟还听了他的话,心生对朝廷的愧疚。如今想来,简直——愚不可及!”

        韩遂像是念经一般,眯着眼睛慢悠悠的说着,及至最后几个字,他猛然翻身而起,瞪直了的双眼中满是怒火。

        追悔莫及的怒火!

        原陇西太守李参站了出来,微微抬头,目光自那名微光乍泄的胡女身上一扫而过,落在了韩遂的身上,开口说道:“今日当是主公一雪前耻之时!于这冰天雪地里行军打仗,盖勋该是老糊涂了。我等只消坚守城墙,他盖勋便无可奈何。待他粮草耗尽,兵困马乏,只需一将率千人掩杀而出,便可砍了盖勋那颗项上老头颅。”

        韩遂看向了李相如,问道:“相如深有谋略,但这番话,让我很怀疑你是否有所他图?”

        李相如吓了一跳,慌忙伏倒在地,连忙说道:“主公实在是错怪下臣了,便是那升斗小民,也知道如此寒冬腊月的时节,不宜动兵。他盖勋如此逆天而为,岂不是老糊涂了?”

        韩遂怪笑了两声,环视诸将振声说道:“在这凉州,尔等可将任何人看作蝼蚁,但唯独盖勋不行,绝不能低估了这个老贼子。他偏偏选在此时出兵,必有所依仗,难道他不知道这时节不宜动兵吗?”

        “主公所言极是,所言极是。”李相如俯首连忙说道。

        他推翻自己的说法,只是韩遂变换一个表情的功夫。

        在这带刀的朝会上,李相如已学到了保命的精髓。

        “候选,探清楚盖老贼的虚实,增派兵力,加强城防。”韩遂点了候选,下了命令。

        “喏!”候选出列,应和一声,快速离了殿。

        把玩着胡女青葱般白皙的手指,韩遂琢磨了一会儿,忽然笑了起来,“我这做兄长的被人围攻了,我那异姓兄弟,应当不会见死不救吧?来人,派人快马出城,请马腾所部速来增援。”

        “喏!”

        亲兵领了韩遂的命令,便迅速下去执行了,甲革碰撞的哗啦声,一路响到了殿外。

        原酒泉太守黄衍站出来问道:“主公可是打算一石二鸟?”

        “我没你想的那么深奥,不过,你这一问倒是提醒本将军了。我这兄弟做人可不厚道,悄无声息的吞了我半郡之地,我若不还之以牙,倒显得我太仁慈了。你们倒是说说,我会是那慈善之人吗?”韩遂灵光一闪,狞笑这问众人。

        但他这个问题,却是难住了殿中一堆武将谋士。

        称他仁慈,好像他说这话的本意,就是不想承认自己仁慈。

        说他不仁慈,这可就是摆明了的骂人了。

        “将军于内仁慈,于外残忍,也是为了治下之民,能享安乐太平。”李相如一脸笑意的说道。

        韩遂伸手一指李相如,哈哈大笑了起来,“还是相如深谋远虑,会说话,知本将军所想。”

        李相如带着一脸的媚笑,悄悄摸了一把额头的汗。

        “主公,盖勋于关前叫阵,当如何处置?”程银问道,“不若让末将带人杀将出去,末将保证定当砍了那老伙的狗头,且看他有几分狗胆!”

        韩遂抬手制止了程银,说道:“改改你这鲁莽好战的毛病,先不着急,晾他一晾。相如说的没有错,在这冰天雪地里动兵,我倒要看看这老贼有几分本事,又到底有什么依仗。”

        程银瞥了一眼李相如,不太情愿的应了一声喏,退了下去。

        持续了半日的鹅毛大雪,将整个天地渲染成了银妆素裹。

        一眼望去,最为醒目的依旧是眼前这座高大的金城关。

        自敦煌郡而来的士兵们,缩在营帐中,正在烤着羊肉,用的是刘云教给他们的秘法。

        香气四溢的军营,看起来不像是来打仗的,更像是来野炊来了。

        穿的暖融融的,吃的还是羊肉,这让士兵们觉得如今的日子,简直像是一场梦。

        这也绝对是他们从军生涯中,最不可思议的一遭。

        刘云在尝试着做蒸馏酒,这种度数极低的黄酒,在这寒冰天气里,不但起不到暖身的作用,喝一口反而让人愈发的寒冷。

        白酒,才是他娘的寒冬必备。

        盖勋顶着一身的风雪,大步进了营帐。

        拍打了两下落在身上的雪花,坐在火盆边,摘下了手套,一边烤着火,盖勋一边对刘云说道:“韩遂的探马出去了,奔南边去了,跟你猜的差不多,应该是找马腾要援兵去了。”

        刘云从支起来的木架中取下头盔,吩咐士兵搁到外面的雪地里,这才对盖勋说道:“我们还没有动一兵一卒,他就已经开始求援了?韩遂如果不是在装怂,就是另有打算。”

        “我倒觉得他肯定另有打算,我与韩遂之间的交锋次数并不少。几年前冀县一役,我就看出来,此人非同小可。这才短短几年时间,他已吞并了凉州半壁江山。若不是此人心胸狭隘,和马腾等人有了嫌隙,如今的凉州恐怕早已是他一人的天下,更是一座铜墙铁壁了。”盖勋于火上搓着双手,说道。

        刘云起身端详着经过盖勋的重新布置,而清晰了不少的沙盘,说道:“若马腾当真出兵,陇西到此,连一日时间都用不到,到时候我们便会处于双方的夹击之下。不管韩遂对马腾打的是什么注意,我们都是首当其冲的。”

        盖勋点了点头,起身到了沙盘前,说道:“王治此时在榆中,韩遂部下大将马玩亦屯守此地,据传领兵过万人。”

        “金城榆中,本互为犄角,韩遂不动马玩,却派人求援马超。这人像是知道我们内心所想一般,还真是神奇了。”刘云笑着说道。

        对此,他并没有感觉到过分的压力,起码到目前为止,一切还在他的预想范围之内。

        盖勋说道:“或许,韩遂与我们想的是一样的,都在惦念着陇西之地。”

        “那这老家伙,看来是打算拿我们当诱饵了。盖老啊!这混账这是没把我们放在眼里啊。”刘云故意嚷道,这个诱饵,其实他还是比较乐意做的。

        轻敌,这是韩遂一个非常优秀的品格,刘云非常鼓励他继续发扬光大。

        盖勋的神色多少有些凝重,他说道:“主公,依我之见,我们还是应当留一个后手。三方夹击,前路颇为凶险。”

        “攻城!即刻攻城!”刘云抬起头来,忽然说道。

        盖勋怔了一下,侧头看着刘云,神色间有些迷茫。

        刘云解释道:“若我们不真的攻城,拿出誓要拿下金城的势头,恐韩遂会认为我们另有所图。我们能大概猜到他的意图,至于我们的意图,就让他先猜着去吧。若不把他逼急了,马腾估计也不会派兵前来,也不打可能给我把陇西让出来。”

        “那榆中当如何?”盖勋问着,也同时在思虑刘云的这个计策。

        本来的计划中,只是故布疑阵在金城关前,目的实则是陇西,压根就没想着真正的攻打金城。拿八千人攻打不知道屯了几万人的金城,真像蚍蜉撼大树。

        “攻!让他首尾不得相顾。”刘云振声说道。

        盖勋始终觉得有些问题,便劝道:“主公,如此以来,我等尚不如直接杀向陇西?何必在此浪费兵力?”

        “只是做做样子,没说要真打,但要做出真要打的样子来!”刘云解释道,他说了这半天,盖勋似乎并没有全然理解他的意思。

        盖勋猛的点头,说道:“我明白了,即刻攻城!”

        随着刘云的军令下达,正好已吃饱喝足的士兵,迅速集结。

        峥嵘的号角,带着铁马金戈的杀气,自营地之中响了起来,回荡四野之地。

        十架云梯车被迅速架了起来,汹涌燃烧着的巨大火盆,被士兵搬出了营帐。

        盖勋一马当先,凝视着近在眼前的巍峨城楼,缓缓举起了手中长刀。

        “放箭!”

        汹涌燃烧着的箭矢,犹如一块通红的幕布,飞上了金城城头。

        战火,在猝不及防间便蔓延了开来。

        敌军列阵攻城的消息,尚未传进韩遂的耳中,战争便开始了。

        没有叫阵,没有一切虚而不实的东西,开场便是真刀真枪。

        就在前一刻,城头上的士兵,明明还闻到了来自敌军营地里那醉人的肉香。

        可下一刻,致命的火箭便飞上了城头。

        干燥了一整个秋日的城楼,遇火便连绵起了一片的汹涌大火。

        候选急急忙忙的冲上了城墙,坐镇指挥。

        避过了敦煌军的第一波箭雨,候选立即下令弓箭手回击。

        “结阵!”

        看见城头上竖出来的一枝枝箭矢,盖勋猛的大吼了一声。

        手持巨盾的士兵,迅速靠拢,将弓弩手保护在了中间,形成了一个如同王八一般的壳子。

        裹挟着疾风而来的箭矢,在盾牌之上砸出了咚咚的巨响。

        即便是这样的严防死守,还是免不了有士兵中箭。

        一人倒地,后面立刻便有人补了上去。

        就这个阵型,盖勋带领他们反反复复不知道练了多少遍。

        在这样激烈的战场上,几个人的死伤,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

        若想赢得一场战争的胜利,死人的代价是必须的。

        城头一波箭雨过后,盖勋命人迅速收捡箭矢,并在极短的时间内,再次制作成了火箭。

        刘云也在战场上,不过,他在大后方老老实实的呆着。

        不是他怕死,而是这样的战斗,他上去没有任何卵用,反而还得众将士保护着他。

        看着双方你来我往的互射,刘云越发觉得大炮的重要性了。

        不需要有多好,明时那种红夷大炮,就完全足够。

        只要有那玩意儿在手,胜利绝对是压倒性的,往死里虐敌人就完了。

        回到汉阳,就得把这事情提上日程,老子要虐了三国。

        刘云想着想着,忽然就激动了起来!

        对了,还得有军医。

        在这些人的眼中,打仗死人天经地义,可他不同。

        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手下士兵死去,必要的医疗保障,是一定要有的。

        事实证明,问题都是在实践中发现的。

        就这些问题,讲实在的,刘云之前压根就没有想到过。

        “鸣金收兵!”

        刘云看着打的也差不多了,对身边的亲兵喊了一声。

        钲声响起,你来我往打的正酣的敦煌军,迅速后撤,脱离了箭矢的伤害范围。

        “主公,为何鸣金收兵?”盖勋策马到了刘云跟前,问道。

        刘云伸手指了指城头上,说道:“他们加派了兵力,给他们吃点苦头就成了,真正的战斗,在晚上。”

        盖勋定睛看了刘云一会儿,忽然问道:“主公是不想和他们硬碰硬?”

        “若能以巧力获胜,又何必白白牺牲这么多将士的性命?我们的目的,是要让他们知道,我们是真的要拿下金城。”刘云笑着,眉眼眯成了一弯月牙。

        盖勋低头,若有所思的想了半晌,大喝了一声,“收兵!”

        当程银带着援兵冲上城头的时候,看到的只是凌乱的战场和被火烧成一半的城楼。

        坍塌的柱子横在城墙上,烧黑的瓦砾拥塞了可容纳两架马车通行的城墙。

        中箭士兵的喊叫声,像是九层地下鬼魅的张牙舞爪,从四处传来。

        而城墙之下,早已不见了敦煌军的踪影,他们已经拔营了。

        “快,将此地清理开来!”程银扯着嗓子大喊道。

        衣袍被烧成褴褛的候选,带着一腔的怨气,大步走了过来,猛的一把揪住了程银的衣襟,大吼道:“为何此时方到?”

        程银被喝问了个懵比,愣了片刻,猛的一把甩开了候选的手。

        “候选,你什么意思?怪我贻误战机?!”程银瞪直了眼睛,口中喷着酒气大吼道。

        当传令兵急匆匆冲进来的时候,他正在吃晚饭,主公吩咐不可妄动,那这饭总该吃吧。

        候选怒睁着泛红的眼睛,吼道:“难道不是吗?老子损失了数百人,数百人!”

        程银也毫不退让,冷笑了一声,说道:“候选,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你这打了多久?老子得到消息,扔下晚饭急匆匆就带人过来了,然后就已经结束了!而你,很显然,还是惨败!”

        候选缓缓平静了躁怒的心情,长吁了一口气,说道:“他们来的太迅速,在我们猝不及防间就架起了云梯车,接连几轮火箭!”

        看候选的态度好了下来,程银也没有大吼大叫,平静说道:“故布疑兵而已,想拿个小便宜就走,还真当我等都是死人了。我这便去向主公请令,杀将出去,灭了这帮狗贼!”

        将营地后撤了十里之后,刘云即刻下令派出了两队哨探。

        一队,纵深到了往南三十里,注意榆中方向的动静。

        一队,时刻紧盯金城的动静。

        阴沉了一整天的天,终于在黄昏时分,露出了一缕光辉,但也到了暮色的边缘。

        “报!”

        哨探的喊声,带着急促,冲进了中军大帐。

        “报,城中忽然杀出一队人马,直奔我军大营而来,约三千骑。”

        哨探伏倒在地,用最快的语速喊道。

        正在尝试新酒的盖勋,挥手打发了哨探,对刘云问道:“你如何料到他们一定会有所动作的?”

        “盖老,您这话说的就很没有大将军的水平。试想一下,我打了你一拳,你难道会忍气吞声,不闻不问?如果是那样,那我肯定会接二连二的捶你,直到弄死你。”刘云笑着说道。

        盖勋喝了一口酒,被辣的一阵咳嗽,笑着说道:“那可未必,以我的做法,我肯定不会在不确定你实力的时候还手。我会找个稳妥的时机,杀了你!”

        刘云哈哈笑了起来,“看来,盖老和我想到一处去了!但一般人,肯定会这么做。既然这三千军已经出了城,那就别让他们回去了。”

        盖勋森然一笑,起身拿上弯刀,出了中军大帐。

        临出帐的时候,他忽然停下了脚步,说道:“你这是一招险棋,当真要如此做?我可不想刚刚投靠到你的麾下,转眼就没了主公。”

        “放心,我没有那么容易死!”刘云微笑着说道。

        三国演义看了许多遍,那里面有一招空帐计,诸葛亮用过好几次,刘云就一直挺好奇。

        所以,他决定今天也给韩遂展示一下,蜀汉未来大军师的拿手好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