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丹天在线阅读 - 第一卷:远古再现 第八十一章:双双轮回

第一卷:远古再现 第八十一章:双双轮回

        这一日,她们轮回成姐妹二人,还在争斗厮杀,突然二人两剑相并,抵在对方胸前。

        二女恶狠狠的盯着对方,山本明月咯咯笑道:“姐姐,你只知道与我一直斗下去,但是你还记得我们经历了多少场轮回吗?”

        山本明月微微一怔。

        山本明月笑道:“你还记得来时的路吗?倘若你不记得,那么小妹便赢定了!逆溯轮回!”

        突然,一道轮回脉术旋转,出现在她身后,山本明月所化的小丫头投入到那道轮回之中,消失不见。

        山本明月脸色大变,急忙追去,山本明月已经化作了一株大树,大树飞速缩小,很快化作一株树苗。

        山本明月追来,也化作一株大树,却慢了她一步。

        山本明月所化的小树苗消失,又化作一条神龙,神龙匍匐在地,化作一道龙脉,很快龙脉没入轮回,回到上一世。

        二女一世又一世的回溯,山本明月始终慢了山本明月一步,待到山本明月回到第一世,化作腹中婴孩,山本明月已经消失不见。

        婴孩脸色大变,接着便见一道轮回脉术落下,卷起她,呼啸旋转,只一瞬间,她便坠落轮回之中,经历了无数世轮回,再也无法找到回来的路!

        山本明月大获全胜,占据了山本明月肉身,咯咯笑了起来:“将臣的轮回之道果然厉害,终于让我解决了姐姐那小贱人!将臣,我回来了!”

        她向将臣看去,没有看到将臣,只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被吊在红绳下。

        红绳拴着他的脖子,那白发老者被吊在那里已经不知多久,看起来已经硬邦邦了。

        山本明月吓了一跳,急忙上前探了探鼻息,发现还有气,这才松了口气。

        她将这老者救下来,这老者的眉眼间还能看出来将臣的模样,只是太苍老沧桑,仿佛过去了无数岁月。

        “相好的这是怎么了?为何上吊自尽?”山本明月好奇道。

        将臣落泪,哽咽道:“太难了,实在太难了”

        山本明月心情大好,忍俊不禁,笑道:“难?不学便不难了!相好的这么聪明的人儿,还能被这红绳结扣难死不成?”

        “能!”将臣硬邦邦的说道。

        “我已经解决了姐姐,没有人能够阻碍我们私奔了!”

        山本明月挽着他的胳膊,兴高采烈道:“那个所谓的二公子也不成!现在小情郎便随着妾身杀下去,咱们便可以逃之夭夭,一起去过两个人的小日子了!”

        她嘻嘻笑道:“人家这次出去之后,便一统十天尊,一统天下,小情郎便在朕的后宫里做一个贵妃娘娘。不过,你若是像现在这么老可不成”

        将臣容貌渐渐恢复年轻,恋恋不舍的瞥了那红绳结扣一眼。

        “别看了,反正你也学不会!”山本明月兴冲冲的拉着他,便要向下而去。

        将臣突然怔了怔,目光依旧死死的落在红绳结扣上,喃喃道:“这第六根绳,第六根绳我明白了!”

        他欢呼一声,挣脱山本明月的手,哈哈大笑在红绳上狂奔,手舞足蹈,载歌载舞,叫道:“我终于明白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奥妙全在第六条红绳上!我无敌了!”

        山本明月看着他发疯的样子,不禁犯愁:“我才刚好,他又犯病了。不过没有他帮手,我可能无法从二公子的手中逃脱”

        “我无敌了!”

        将臣双手叉腰,神采飞扬:“我已经学会红绳结扣的百分之一本领了!可以横着走了!”

        “将臣,够了,我不是要与你斗。”

        海面下的那张巨大的女子面孔淡淡道:“我要杀你,易如反掌,不过抹杀了你对我没有任何好处。相反,我还要借助你的力量,助我脱困。”

        将臣放松下来,目光闪动,笑道:“二姐,你的意思是?”

        “仅凭残缺不全的大荒国神女,想要爬到上面,剪断红绳,恐怕难逃一死,会被弥罗宫主人的脉术绞杀,无法活着回来。”

        山本明月闻言,不由得连打几个冷战。

        她们早就料到这位弥罗宫二公子可能不怀好意,但是听她自己说出来,还是有些后怕。

        海面下的女子面孔继续道:“弥罗宫七位公子,一身本领都是参悟鸿蒙符文得来了,我们七人,都相当于弥罗宫主人的弟子。我们称他为老师,只是他从未认过我们。我们每个人从其符文中领悟出的东西不同,成就也各有不同。但作为他的传人,对他的道链自然很是了解。”

        将臣心中微动,弥罗宫的七位公子都是弥罗宫主人的传人?

        他们的道法脉术,是从弥罗宫主人开创的那一个符文中参悟出的?

        将臣自己不好说,但他却见过四公子,其人连远古宇宙破灭大劫也无法磨灭,端的是强横无边,那么弥罗宫主人生前到底有多强大?

        海面下的女子白发飘摇,面孔缓缓围绕莲叶游动,看不到面孔下的身躯,道:“将臣,我适才从你的脉术中看到了他的符文的影子,说明这个时候,你已经见过他了,得到了他的传承。既然如此,你是有可能在触动他的红绳之后,活着回来的。所以,你与大荒国神女一起上去,剪断那几根红绳!”

        将臣仰头上望,一条条粗大的弥罗宫道链从茫茫不可测的黑暗中垂落下来,黑暗旋转,扭曲,摧毁一切。

        “二姐,你说老师镇压了你,那么老师为何会镇压你?”

        他突然问道:“弥罗宫主人,可以说是世间最为强大的存在了,他镇压你,一定有着他的原因。”

        突然,只听哗啦一声,混沌海下巨大的面孔从莲叶前竖起,那女子的头颅浮出海面,白发飞舞。

        一道道弥罗宫道链穿过她的脸,将她死死锁住,道链又开始迸发出威能,限制她的实力。

        然而,她依旧可以发挥出无边的力量!

        适才她以双莲为武器,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她想杀死将臣的话,绝对不费吹灰之力!

        将臣仰头,直直的看着她,目不斜视,眼神中没有半点怯懦。

        “坏胚还是很有男子气概的”山本明月呻吟般轻声道。

        山本明月哼了一声:“不知死活罢了!”

        那女子飘扬的白发在将臣周遭飞舞,道链迸发出的道纹将她锁住,不断印下,让她如同遭到雷击一般不断颤抖,然而那一根根白发却依旧无比沉稳,没有任何乱象。

        过了片刻,那女子眼中的杀意渐渐散去,又缓缓沉入混沌海中,淡淡道:“他疯了,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山本明月吓了一跳,不过听到他说只学会了百分之一的本领,又放下心来。

        “倘若死鬼真的学会了红绳结扣,那么我便不得不让他提前做个死鬼了。”

        山本明月笑吟吟的看着欢天喜地四处乱跑的将臣,心道:“不过只有百分之一,那就不足为虑了。”

        将臣冷静下来,坐在红绳上梳洗一番,适才他太过狼狈,被红绳结扣难得完全没有了天尊的风度。

        而且他也需要借此机会,用冷静的头脑细细整理自己这段时间的收获。

        ——当然,也是因为红绳结扣太难了,是他从未遇到过的难题,偏偏对他的吸引力极大,这才造成了他的失态。

        山本明月见他在梳洗过程中便冷静下来,很是安静,道心如静海无波,也不禁赞叹他的道心强大。

        大喜大悲,恣情放纵。

        放浪形骸,至情至性。

        却又能在短时间恢复到道心的最高境界,这个世界上恐怕只有将臣这样的怪胎才能做到。

        将臣看了看那红绳结扣,目光落在第六根红绳上,心中不禁感慨万千。

        弥罗宫主人的确是高深莫测,同时又有着悲天悯人的胸怀,第六根红绳并非是引动他这一印的威力威能的那根线,而是解开这道印法的引线。

        只需要拉动这根红绳,便可以将封印解除,释放弥罗宫二公子,他并不想杀死自己这位弟子。

        二公子猜测弥罗宫主人杀不死她,恐怕是自视太高,有些自以为是了。

        弥罗宫主人还在这个红绳中留藏有红绳结扣的奥妙,可以说这根红绳是理解他这门神通的引子。

        他担心二公子脱困后为祸天下,无人能制,因此留下了对付她的法门。

        将臣心中赞叹不已,暗道:“弥罗宫主人无论修为实力,还是行为处事,都让人挑不出毛病。他的智慧也是无人能及!”

        能够让他佩服得五体投地的人,弥罗宫主人是头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哪怕是蓝御田或者御天尊,也有智慧上的不足,行为处事上也有着缺憾。

        灼灼其华风姿无双的上苍虚公子虚生花,也有着性格上的缺憾。

        而将臣自己,也有着各种各样的性格上的缺陷。

        只有弥罗宫主人,当得起完人这种赞誉。

        “相好的,可以走了吗?”山本明月精神亢奋,不断催促道。

        将臣深深的看了红绳结扣一眼,站起身来,在脑海中过一遍自己这些天来领悟出的道妙,过了片刻,微笑道:“可以走了。”

        山本明月欢呼一声,头一次完全掌控这具身体,不由得信心满满,笑道:“待会下去之后,你用你那奇怪的领域辅佐我,我来与二公子抗衡!我还是不足以与她为敌,但是她被镇压,我抵挡几招还是可以办到的。只要逃出去,我不会亏待你!”

        她解决了自身的弊端,修为实力大增,信心也是水涨船高。

        两人等待大荒潮汐过后,立刻纵身跃出红绳的笼罩范围,接着大荒引力向下坠去。

        一路上,将臣屈指连弹,将五根道链的威能催发,道链顿时浮现出无数道纹,不断震动,沿着道链向下涌去!

        山本明月见状,更是放心,倘若将臣可以催动道链,限制二公子的实力,那么他们逃出去的把握便更大了。

        “只要摆脱二公子,那么便送小情郎上路。”

        她面带笑容,心道:“小情郎太危险了,他活着出去,对我的威胁太大。而且这种威胁与日俱增,他的成长速度太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