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当医生开了外挂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五章:舔狗不得house!(求月票!)

第一百五十五章:舔狗不得house!(求月票!)

        这个时候,场面一度尴尬!

        宋强在电话里已经听见了陈沧的话,不方便?

        这小子,能有多不方便!

        向莹接起电话:“这个……宋科长……”

        宋强脸色一变,说道:“你等我,我还在医院没有走,马上下去。”

        今天医院临时工考核完毕,医务科需要尽快修改人事合同,所以医务科和人事科都在忙碌这件事儿,宋强作为医务科科长,也还没有回家。

        这个时候,向莹就是不让开,而男孩儿则是站在一旁,背靠墙壁,吊儿郎当的看戏一样。

        妇女看见杨致富和周矿生两人的装束,顿时计上心头:“这个,两位大哥,孩子还小,能不能接个方便?对了,这里有一万块钱,您拿着,行吗?”

        杨致富和周矿生脸色青一阵紫一阵。

        很不舒服。

        周矿生更是有些不好意思,他也不是不懂世面的人,陈沧这大夫真的人很好,但是……更是这样,他也怕给人家惹麻烦。

        而这女人这打扮一看就不是一般人。

        打电话更是局长科长董事长的,恐怕是很有背景,他虽然也很想治疗,可是又怕给陈沧惹麻烦!

        看着向莹递来的厚厚一沓钱,很多,是自己两三个月才能攒下来的,能给娃娃买几身好衣服,给大儿子攒够学费了。

        可是周矿生忍不住憨憨一笑:“没事,先给孩子看病吧,谁家都有孩子,我看着人娃娃也挺心疼了,我也不娇贵,再说了干我们这一行的,也是经常受伤,没事,孩子你先去,我不急。”

        一万块钱很有诱惑力,但是有些东西比钱更重要!

        活了五十多岁了,他能不明白这点事儿?这女人肯定很有本事,万一惹了他,对谁可能都不好……

        周矿生是老实人,来到城里本就觉得生分,对有钱有势的人敬而远之。

        这个时候,他还是选择了退让。

        陈沧见状,也是无奈了,大约过了三分钟左右,宋强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可能是跑得太快带了点风,让头上地中海的型暴露无遗。

        看见向莹之后,宋强老远带着笑容:“向总,好久不见!”

        向莹也是笑了笑:“宋科长,麻烦您了。”

        宋强连忙摆手,就跟着陈沧进了处置室:“小陈?是吧?你先给这个孩子缝合吧,也不差这几分钟,有这时间早就缝合完了。”

        宋强不认识陈沧,只是前段时间听说过这个名字,但是……医院那么多人呢,陈沧只是无足轻重的小人物。

        医务科对于医生来说,那可是重要科室,可以说是直接管医生的,当然也是出了事情保护医生的,医闹纠纷就是医务科来负责。

        所以宋强在医院的地位比起那些副院长一点不逊色,甚至说句话比副院长还要好听,毕竟人家是直接管理大夫的。

        陈沧摇头:“宋科长,周矿生病情危急,你要是耽搁了你能负责吗?”

        此时的陈沧已经心生厌烦,碰到这些有钱的vip,软硬不吃!

        耽搁的只能是病人,说完之后,陈沧对着周矿生说道:“你进来,你再耽搁以后手能不能恢复,我不敢保证!”

        陈沧的话不留情面,宋强宛若脸上被打了一巴掌!

        这是他当了科长以来第一次被小大夫如此不给情面的拒绝!

        宋强脸色大变!

        正要说话。

        这个时候,刚才清瘦的金丝边框眼睛男子站起来,冷笑一声:“医院还有没有秩序了?我们排队等半天,你来了就插队?你是宋科长?医院就是这么办的?”

        边说话,清瘦男子边给陈沧使眼色,陈沧顿时明白,拉近周矿生,关门治疗,管他外面惊涛骇浪,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治疗病人!

        周矿生脸色忐忑不安,小心翼翼的问道:“陈大夫……我会不会给你惹事儿啊?”

        陈沧摇头:“没事,而先给你麻醉。”

        周矿生依然有些举措不安:“陈大夫,你还小,不懂啊……那些人有钱有势,明里暗里给你使阴招呢,我这今天,哎……竟是给好人惹事儿。”

        陈沧看见周矿生内疚的样子,开导道:

        “周大哥,你跟我父母差不多大小,我父母也是村里人,你说我要是因为害怕那些有钱人有权人,畏惧他们,而昧着良心做了今天这件事儿,我可能一辈子良心下不去。人要是放下了底线很容易,可是想要重新拾起来很难!”

        “做人得有原则,做医生,更得有原则,我肩上是人们的幸福,背负的是人们的健康,我要是今天没了原则,没了底线,明天我依然会没有原则和底线,如此的大夫,我不做也罢!”

        “我若为医,便是那堂堂正正顶天立地的医!”

        陈沧说完,内心有些澎湃!

        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说出这些话来,可能是说给周矿生听的,但是更多的是说给自己听的。

        加入真要是医院下来处分,陈沧想的很明白,大不了撂摊子走人!

        天下之大,自然有他陈沧的容身之地,如果秦孝渊李宝山无法给陈沧一片青天,走了也不是什么坏事儿。

        现在的陈沧,已经不是当初的他了。

        有了系统,如果还要畏手畏脚,人云亦云,没有原则,我要这个系统有什么样?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陈沧即便是没有系统,也是一个有原则的人。

        之所以当初从私立医院离开,就是因为他觉得违背了他行医的良心!

        深吸一口气,即便今天是医院的最后一班岗,他也一定要站好!

        “我打麻药,放松一下……”

        ……

        ……

        此时,处置室外面,热闹非凡!

        清瘦男子的话,直接引起了刚才人群的轰动!

        对于刚才的两个农民工,大家都很同情,人家有礼貌挨着鞠躬道歉。

        你们倒好,来了直接什么科长开路,第一个治疗?

        医院你家开的?

        周围的群众也闹了起来!

        “你还医院的科长?医院的秩序都让你们这群人给败坏了!”

        “垃圾!蛀虫!”

        “拍他,给他曝光,放到网上去,让大家看看二院的宋科长有多牛!”

        “还有这个向总,大家给曝光一下,看看这人到底权势有多大!”

        ……

        这一下子,宋强慌了,现在这个社会,舆论压力太大了。

        宋强脸色一变:“急诊是要分先后的,对于危急重症和很多疾病都是可以开通绿色通道的,而这个孩子,他的伤口的确是需要在一定时间内完成治疗……”

        可惜,没人听他的!

        男孩儿非但没有紧张,反而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向总,您不是牛吗?还有这个什么宋科长,没听说过一句话吗?舔狗不得ho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