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武侠修真 - 总有人想带坏我徒孙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七五章 难言之隐

第两百七五章 难言之隐

        “龙师叔的意思,那个涅苍搞这么多的事情,就是为了重回天帝之位?”老头神色一变,带些担忧的道,“那他不会真的已经占领了仙界吧?会不会再对人界下手?”

        “明目张胆,他是不敢的。”龙偿转头瞅了瞅自家师尊,除非他想再轮回一次,“而且想要吞掉其它三方天庭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不过说到底这些都是仙界的事,与人冥两界无关,随他们怎么折腾。”

        “咦?”老头愣了一下,下意识问道,“元师叔他们不也是东天庭的仙人吗?龙师叔不打算帮他们吗?”

        龙偿皱了皱眉,沉声道,“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从加入东天庭起,就应该做好面对这场纷争的准备,结果如何皆是他们选的,我又何必插手。”

        老头呆了呆,觉得那里不对,又觉得他说得有道理,一时也理不清。

        到是旁边的云皎出声,转开话题道,“龙师叔,我有个疑问。当初骆开元到底是怎么被传送到那水泽谷底的?”他只说意外,但是修灵王城的送传阵,是她亲自去冥界布的。天师堂还有修灵王都去检查过,应该没有问题才对。为什么会出现传错地方的现象?

        而且为什么偏偏是冥汾境的骆开元,而不是其它人?一开始她以为是滑书做了什么手脚,故意引起人冥两界的矛盾,毕竟当初南天帝君陨落,七域阎罗齐聚,也算是跟天师堂共患难过,关系不是那么容易挑拔的。

        但冥汾境不一样,冥汾境的鬼修,在冥界有着极高的威望。他们不参与各鬼域之事,却万年来一直守卫着冥界,对于冥界那说,他们皆是不可折辱的英雄,说是一呼百应也不为过。就算是修灵王明知此事有问题,却仍旧不愿插手其中。

        当然若不是因为他和老头同属清阳弟子,又找着了骆开元的残魂,估计龙偿根本不会这么轻易放过玄门。这一切都太过巧合,巧合到像是精心设计的一样。

        但是按龙偿所说,这事滑书根本不知情,或者是说骆开元的出现,无论是他还是涅苍都没有意料到。

        “这也是我来此的原因。”龙偿神色凝重了起来,“此事确实太过巧合,不得不让人起疑。小师侄你对阵法精通,修灵王城的传送阵又是你所布。所以我想让你随我去冥界一趟,看看那传送阵是否有异常。”

        “好。”云皎点了点头,如何是阵法出现的问题,她确实应该去看看,“我随你去看看。”说着直接起身,正要出门。

        突然手间一紧,刚刚还坐在一边不说话的夜渊,伸手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带些急切的道,“不去!”

        “祖师爷?”云皎愣了一下。

        夜渊却抓得更紧了,甚至站了起来,将她往身侧拉了拉,眼神刀子一样刮向对面的龙偿。一副我就知道你是来抢小徒孙的神情,眉头更是拧成了麻花,再次强调道,“你不走!”

        云皎转头看向他,祖师爷难得对她的行动投反对票,顶多表示零食没带够。像今天这样强硬的不许她出门还是第一次,“为什么?”

        夜渊眉头皱得更紧了,一向淡漠的神情染上了些许焦躁的神情,突然沉默了起来,脸上的焦躁却越来越重,一字一句的强调道,“别去!”

        云皎有些莫名的看着身前人一脸焦急的神情,没由来的心底软了软,叹了一声道,“好吧,那就不去冥界了!”祖师爷突然这么反对,应该有自己的道理,细想了想,转头看向龙偿道,“龙师叔,要不去天师堂看看这边的阵法吧?它与冥界阵法相连,或许会有些线索也不一定。”

        “也好。”龙偿点了点头,先看天师堂的也一样,“那就先去天师堂吧。”

        两人正要动身。

        “不行!”夜渊却再次开口反对,仍旧挡在她面前,身上那股焦躁的气息更浓了些。

        “可是祖师爷……”她刚想讲道理。

        “不行。”她话还没说完,他突然一个用力,似是怕她离开一般,干脆直接将人揽进了怀里,环上来的手臂勒得她有些发疼。

        他这突然的动作,吓了厅中的人一跳。应纶和老头习惯了还好,龙偿却猛的睁大了眼睛,一脸的震惊,“师……师尊?”他不是一向不喜欢人近身吗?谁过来拍谁的那种,现在是什么情况?

        夜渊却丝毫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只是越加坚定的出声道,“出门……不行!”

        云皎一愣,这才明白,原来他不是让她去冥界,而是不压根不想让她出门,可是……

        “为什么?”她推了推身前的人没推动,只往后仰了仰,抬头却看到了一张万分纠结的脸。他一向淡漠的脸色,此时却是满脸的焦灼烦闷,甚至眼里还带上了些委屈与恐慌?

        “祖师……爷?”云皎都呆了呆,顿时这阵子以来从祖师爷身上感受到的那种,奇怪的感觉又涌了上来,突然没由来的担忧了起来,抓住眼前人的手臂,直接改口道,“夜渊,这些天你一直怪怪的,到底怎么了?是出了什么事吗?”

        “……”他没有回话,只是眼神仍旧直直的看向她。

        云皎却不由得更加提起了心,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平和的道,“无论是有关我的,还是你的,都请告诉我。这样才能想办法解决啊。”

        他看向她的眼神突然一凝,认真的道,“你会帮我?”

        “当然啊。”她毫不犹豫的点头,自己家祖师爷,跪着也要继续庞啊!“只要你说!”

        “好!”他眼神顿时亮起了星光,又抱得紧了一些,这才脱口而出道,“那你陪我睡!”

        噗……

        他话音一落,旁边的老头顿时一口茶水,笔直的喷了出来。顿时淋了对面的龙偿一脸。

        偏偏一向洁癖的某人,别说施术了,居然连躲都没躲,反而一口气没喘上来,发出一串撕心裂肺的咳嗽。

        老头:“……”

        龙偿:“……”

        应纶:“……”

        云皎:“……”

        他们刚刚……听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