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武侠修真 - 煞气横秋在线阅读 - 第221章 文试最后一场

第221章 文试最后一场

        煞气横秋第二卷失落国中有神人第221章文试最后一场文试过得总是比武试要快一些。武试现在才进行到了半决赛,但是文试明天就是最后一场了。

        之前很多场考下来,很多考生都已经疲惫不堪,一些并非修士的也来参加大朝试,不过他们考的科目和修士的不一样,而且数量也少很多,淘汰没这么严格。普通人若是考过之后,或在朝廷上,或在地方上,能混个一官半职,也算是找了一个盼头。

        这么多场下来,文试考生由数千人刷到了现在的还剩不到,百余人,淘汰是算的总分,但是总分并不公布,排名也不公布,只是过了的话会有通知,西西当然是一场都没落下,一路过关斩将,走到了这最后一步。

        就连监考官都暗暗惊叹,这是哪来的小姑娘,以前从没见过,这第一次参加大朝试就拿到了这么优异的成绩,不容易啊。

        许多人并不是第一次参加了,而是考了很多很多次,上十次的也不在少数,只是一直考,一直没有什么满意的成绩,就一直尝试着。有人从弱冠便开始参加,直到六十花甲,也没能整出什么名堂来,白白断送了这么多年的光阴;也有人一朝中举,榜上有名,结果疯掉了。

        说到底,不过也只是一场考试,能让这么多人形成执念并为之癫狂,也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它能成为你未来的一块跳板,执着一下可以,但是现这块板子不对自己开放后,要赶紧放弃,去寻找新的出路,大朝试如此,生活如此,写书也是如此,要是成绩太差,还不太监留着过年?

        除了西西外,还有一个人特别引人注意,那便是半途加进来的江珊。

        她相当于少考了别人两门科目,本应该都算作零分,但考虑到她在武试那边取得的成绩,便将这两门成绩都记为及格分,若是后几门考得太差,再做取消。但是现在她依然还能进入到最后一场,这就可见她强大之处了,不仅武试厉害,连文试也是佼佼者,那几门及格分的科目成绩也不做改变。

        乔光昨天打完后,今天是惯例休息,武试那边今天是复活赛,复活赛胜出的可以继续进入淘汰赛,输掉一场便无望冠军之争,当然很多人也没指望着争夺冠军。

        诸白胜出但是离去,莫拉输了但是由于伤势过重弃赛,李奇莫名失踪,车高成为乔光的刀下亡魂,这次的大朝试比以往的要惨烈许多,死的死、伤的伤。但是其中有一个宗门,却是无比安静,甚至让人们都忘记了它的存在。

        本次大朝试中,白骨冢没有派人参加,一个弟子都没有。

        败佛和万鬼同是邪派三大宗门,参加的弟子数不胜数,虽说很出色的没有几个,但总体来说表现的也还不错,在六个大宗门里,就只剩下白骨冢独独一个没有参赛。

        这便引起了很多人的猜疑,毕竟曾经大梁对白骨冢出手过,把大梁境内白骨冢的全部势力都给一锅端了,前两次大朝试他们这边都没有来人,这次是来了但是却无人参赛,有人猜测是不是大梁皇宫的手笔。

        只是能让一些大宗门这么畏惧皇宫的势力,在几个凡人帝国中,就只有

        大梁有这手段。不为别的,就是因为大梁背后站着的,是实力深不可测的白玉京。

        自上次桃花源试炼后,白云宗天骄赵天秀遭到了宗门的严厉打击,原因是使用邪门秘法,而其跟班王霸则是趁机上位,成为白云宗新一代内门弟子长老代言人,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是管不住他能在宗门里披着虎皮作威作福,许多人也只是有苦不敢言。

        光凭这点来看,乔光对白云宗的印象就更加一落千丈了。

        赵天秀现在是被关在了天牢里,独处于云端之上,闭门思过,修为倒是没有被废掉。这也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有的来自本宗门一些资历比较老的长老,有些则是来自其他正派宗门。在许久之前,各大正派宗门联袂“剿匪”,便定下规则,若有谁家的弟子堕入魔道,最小最小的惩罚都是要修为全废掉,这是原则性问题,更严重的,直接将丹田烧毁,永世不能再步入仙道。

        要知道,如果只是将修为磨灭,以后还可以通过努力重新达到这个境界,但若是丹田都没有了,那就一切都没了,连普通人也比不上,阳寿大减,身体状态也是一落千丈。

        但是按照现在这个形势来看,正邪的概念边界已经渐渐模糊,曾经很多本以为一辈子都会坚守的东西,也慢慢地消散了。

        比如这个惩罚,坚持不废掉赵天秀的不是别人,就是白云宗掌门。

        只要能增强宗门的实力,不管用的是什么手段,错了就改,没必要走到那个地步。

        其中对错,现在无人知晓,只是要在规则方面而言,不太符合罢了。规则也是人定的,世界变了,规定也要与时俱进,否则便会被吐槽过时,老古董又要被骂不作为,实在是一件非常伤脑筋的事情。

        既然今天没了比赛,乔光对复活赛又没有什么兴致,干脆就去文试那边,陪西西走完这最后一场。

        最后一场文试考场不再是原来的地方,而是皇宫内最大的广场,露天作答。

        也不再是严禁外人观看,看是可以看,但只能在特定的地方,也不能打扰到考生。

        乔光便跟着人流来到了专门为方便大家观看而建造的阁楼里,定睛望去。

        不知是人工所为还是自然景色的移栽,这还真是一处不错的地方。

        山清水秀,鸟语花香,不时有蝶儿徐徐而飘,看着就十分赏心悦目。

        乔光他们身处高处,考生们则是在地上,只是这地儿却是在空中,仿佛踏云而立,还在徐徐上升。

        “这是我们大梁皇宫的“景云天”,平日里只有在重大盛典才会开放,皇帝陛下与皇后娘娘以前会常在这个地方游玩,陪同各国使者在此友好交流。”

        考官是宫中一名上了年纪的公公,正在为考生们解释这个地方的来源,其头全白,就连脸都是灰白的可怕渗人,嘴唇映红,眉眼浓黑,这个妆容落到乔光眼里实在是不怎么样,但是在大梁貌似是公公妆里最为常见的。

        审美这种东西,在不同时代的差别还是蛮大的。

        西西在人群中站立

        着,好奇地打量这四周景象,东张西望,像一个好奇宝宝。

        她心里其实在想,要是以后能和乔光在这地方玩乐,那是再好不过了。

        乔光担心西西心里紧张,所以没有告诉她自己这次过来看她考试,就悄咪咪地过来了。

        不过此时看西西的状态,貌似还好,没有什么紧张的神色,都很自然。

        乔光突然愣了愣,嘴角抽搐两下,这也有可能是她太呆了,被这些景色所吸引,还没有反应过来。

        “本次考试为文试的最后一场,下面我来宣读注意事项。”

        “第一,此前考试的作用已经挥完毕,成绩全部清零,之前成绩只关乎这场考试的入场资格,不会影响到最终成绩,也就是说,现在大家都是处于同一起点上的。”主持的公公尖声说道。

        乔光点点头,怪不得之前的成绩和排名都没有公布出来,公布出来也没啥用,反正到了最后也没作用了,只要能进入这最后一场比赛就行。

        “第二,本场考试的形式相比之前有很大改变,不再是纸上作答,而是更注重推演与表达能力。”

        公公顿了顿,继续说道:“当然,说到这点有些考生就会迷惑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评分标准怎么定?这点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跟你们说,本次考试的评分标准,全是主观评分!”

        “也就是说,最后你到底得了多少分,全部由我们做主,由考官们说了算,你们的穿着、言语、动作举止等等,都是考核内容之一,而不只是限于书本上的一些死知识,即便你知识渊博,却在人情世故上不够知晓,对不起,本场考试的成绩想必不会好到哪里去。”

        “别试图和我争论这个,历年以来便是这种规定,如果不服,那你现在就可以离开,大梁,最不缺的就是人才,我们要的是能为国家做出实质性贡献的人,而不是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天骄。”

        公公的声音虽然尖锐而阴柔,落在乔光耳中,听着实在是不太舒服,但是说出来的话语却实打实的霸气十足,连乔光也不由得惊叹,这就是一个大国的底气所在。

        “我们的考官都是整个垌洲知名的前辈,都是在各自领域有着杰出贡献的人。郤彭勃前辈,在三百年前曾研究出药草与丹药的作用机理,其研究成果至今为学堂教材所沿用;文飞翮前辈,在一百二十年前曾经深入大梁西部巨坑,现新元素,让大梁防御能力再上一个台阶”

        “所以,收起你们的小心思,只要你真的表现得不错,我们不会亏待英才,如果真的想内定,早在之前的考试中就可以将你们统统刷下去,根本就到不了这里来。”

        乔光抠了抠耳朵,这个公公讲了一大堆话,有的没的都讲了好久,不过碍于他资历比较老,也没人打断他,况且有一部分是其中必要的流程,只是流程本就冗长,他还在这冗长的流程中加了一些自己的体会,这就很要命了。

        终于,在乔光打了不下数十个哈欠之后,这文试的最后一场比赛,拉开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