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从大佬到武林盟主在线阅读 - 第396章 一个亿

第396章 一个亿

        “情况就是这样。”

        骡子三言两语就给张楚汇报完当前的局势变化。

        张楚没说话,心头却是有些尴尬。

        他的确没料到,三百万两白银悬赏,会有这么强的诱惑力。

        钱虽然很好。

        但活着难道不好嘛?

        还是燕北州和西凉州两地的江湖中人,压根就不知道万江流是四品?

        反正易地而处,张楚若不是与万氏天刀门的恩怨绕不过去,就算是给他一个亿,他也不会打万江流的主意!

        现在的局势,就很尴尬了……

        他出大血悬赏,只是为了甩掉炸药包的锅。

        现在这么多刺客杀手作死,大雪山现在定然是守卫森严,万氏天刀门的高手们肯定也都打了十二万分警惕!

        可惜了!

        在大雪山动手,攻其不备,应该是成功率最高的办法。

        顺利的话,还有希望将万氏天刀门的高手一锅全烩了……

        到底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啊。

        “有万江流的动向吗?”

        张楚沉吟了许久,开口问道。

        骡子回道:“大雪山已经封山,今日无人出入。”

        张楚凝眉:“麻烦了。”

        炸药包杀手锏,肯定不能在擂台上使。

        且不说,那日肯定会有无数江湖中人在擂台周围观战,那么多掺杂了钢珠的炸药包埋伏在擂台里,不知会炸死多少无辜的江湖中人。

        单是这些炸药包早不炸、晚不炸,偏偏在万江流与他张楚约战的擂台上炸了这一点,他张楚就洗不掉嫌疑。

        但要想在擂台战那日之前炸死万江流,就必须要能锁定他行踪才行。

        骡子凝视着沙盘,也是不住的皱眉。

        他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片刻后,张楚又开口道:“从大雪山到咸泸县,有没有峡谷与一线天这类必经之路?”

        骡子想了想,回道:“这个我未查探过,但应该是没有的,如果有的话,底下人应该早就汇报给我了。”

        张楚的眉头越皱越紧。

        局势还未败坏到能要他命的地步……

        北饮郡还在他的掌握中。

        他如果想保命,随时可以带着家眷撤出北饮郡。

        往南是西凉州。

        往东是封狼郡。

        但他不想再像条丧家之犬一样逃窜。

        这辈子都不想!

        大堂内不知沉默了多久,张楚才终于再一次开口了:“你方才说,今日进入北饮郡的三支人马中,有两支都是从玄岭郡过来的?”

        骡子没多想,张口就简略的给自家大哥介绍这两个门派的基本情况:“是的楚爷,已查明,这两支人马是玄岭郡断魂刀门、破风刀门的人。”

        “这两个门派在玄岭郡那边的地位,与昔年合欢门与金刀门在北饮郡的地位相当,有传言说,那两个门派的开派祖师,都是万氏天刀门的弟子,从他们今日的反应看来,这个传言应当属实。”

        张楚在脑海中过了一遍这两个门派,发现完全没印象。

        不过类似于合欢门、金刀门在金刀门的地位?

        那岂不是最强的也就七品?

        连这种阿猫阿狗都敢往北饮郡伸爪子?

        真当万氏天刀门吃定他太平会了吗?

        “传令吴老九,领两千红花堂好手立刻奔赴玄岭郡,荡平断魂刀门、破风刀门,两日为限……供奉院索泰、蒋超、陈山河随行!”

        “严密监控大雪山的情况,一旦万氏天刀门有什么动静儿,立刻回报我!”

        张楚的语速快而有力,目光之中似有凶光在涌动。

        你万氏天刀门想闭门不出?

        那也要先问我张楚同不同意!

        骡子眼前一亮,失声道:“妙啊!”

        大哥果然还是大哥!

        自个儿跟这儿杵了半晚上,都没想出什么好办法来!

        大哥才来小半个时辰,就想出这么一条能让万氏天刀门首尾两难的妙计!

        ……

        张楚回到家,才发现乌潜渊已经在客厅等他许久。

        梅花山庄所在是绝密,他过去都不会携带侍卫,也不会告知侍卫他去了何地,真有十万火急的大事,大刘会放响箭通知他。

        乌潜渊来找他,显然不是十万火急的大事。

        张楚将心头的千头万绪压下去,笑着走进厅堂:“老大,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乌潜渊放下了手里的茶盏,没好气儿的道:“你不也这么晚了还在外边乱跑?”

        “哈哈哈……”

        张楚笑着走当堂上,坐到他对面,“翠花,给我也沏杯茶。”

        “是,老爷。”

        清脆的声音从堂外传来。

        乌潜渊也不跟他废话,直接从袖中取出一张信笺放到茶几上,推到张楚面前:“我半个时辰刚收到的,你自己看看吧。”

        “什么东西?”

        张楚一头雾水的拿起对折的信笺,打开审阅。

        “你让我帮你查的东西。”

        乌潜渊端起茶盏,继续饮茶。

        张楚疑惑看着信笺上的楷书小字,念诵出声:“离火榜第一:紫焰神莲,春雷击打火山机缘巧合而诞,隐含一丝春雷萌发之意,霸绝天地、妙不可言。”

        “第二、焚火灯焰,万载不灭之焰,无物不可炼,赤地千里若等闲,强绝、凶绝!”

        “第三、青帝宝焰,焚山火遇乙木精华而成,雄浑中正,生机源源不断,最易登顶飞天境之焰!”

        “第四、血神魔焰,大日丙火纳万人血气异变而成,生来便具有吞噬他人精气神之魔威……”

        “第五、真龙帝焰,帝崩,帝气凝结余气而生,纳之帝气自生,威压万火……”

        “第六、大日丙火,奇物吸收大日精华,百年不遇水而成,性情狂暴……”

        张楚大喜过望,只觉得有一米阳光穿透雾霾照亮了前路:“老大,哪儿弄来的?”

        “高兴吧?”

        乌潜渊见他喜不自胜,也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个笑脸:“这可是我花了十万两银子,从东胜州天机阁买回来的!”

        “卧槽?”

        张楚失声爆了一句粗口,不敢置信的看向自己手里这一页轻飘飘的信签纸:“就这么一张纸,十万两?”

        他自问不算穷人,这次为杀万江流,随手就砸了一百万两白银出来……无论万江流是死在谁手上,这笔钱他都是要付出的,不付钱不能甩锅。

        但一页信笺纸,寥寥数百字,就要十万两白银,未免也太黑了吧?

        “嫌贵啊?”

        乌潜渊笑着朝他手里的信笺努了努嘴,道:“就这上边这二十种火行种子的诞生地信息,最便宜的都要三十万两白银,还是有价无市!”

        张楚手心一抖,再次低头看了看手里的信笺。

        “第十五、地心怒焰……”

        他抬起头,试探着问道:“那排名第一的紫焰神焰,诞生地信息是多少钱?”

        乌潜渊饶有兴致的笑道,“猜猜看。”

        张楚一脑门的黑线,好想一句“猜你妹啊”怼到这家伙笑脸上。

        但念及乌潜渊许久都未曾展现过这种恶趣味,他还是耐着信子,配合他试探性的吐出一个数字:“一千万两?”

        乌潜渊笑着轻轻点头。

        张楚微微松了一口气,心道多是多了点,但还没到离谱的地步,想几个歪主意,还有希望凑一凑的。

        乌潜渊见状,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活像偷到了小母鸡儿的狐狸一样:“黄金。”

        张楚一脸懵逼的抬起头,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侧耳大喊道:“你说啥?大点声!”

        乌潜渊坚定的重复了一遍:“你没听错,是一千万两,黄金!“

        张楚张口就要喷。

        乌潜渊一摆手:“你还别嫌贵,这还只是底价,要真有货,卖价至少还要往上打个滚!”

        十两白银合一两黄金。

        一千万两白银,不就是……一个亿?

        这他娘的还只是信息费?

        能不能弄到手还得凭自己的本事?

        他娘的怎么不去抢?

        不对,抢钱那有这门生意来钱快?

        人家完全可以一条消息,卖十家、卖一百家。

        啊,奸商!

        向来觉得自己对钱没啥兴趣,觉得钱只要够花就行了的张楚,突然发现,自己其实还是可以加大一点对钱的兴趣的……

        那些白花花、金灿灿的小东西,其实还是挺可爱的!

        乌潜渊瞧着他瘫在椅子上,一副身体被掏空,累觉不爱的模样,笑道:“说吧,中意哪一种,我手里还有点散碎银两,前三种神焰买不起,前三后边的那些,你尽可以挑一挑,选一选。”

        张楚没好气儿的“呵”了一声:“免了,你买得起,我还不起……我现在还没弄明白到底该买哪一种火焰之种,真到需要用钱那一天,再说吧!”

        乌潜渊颔首:“好,我等你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