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武侠修真 - 太上执符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八卦炉出

第一百四十三章 八卦炉出

        命运便是这般,道义若不对两个小萝卜头出手,杨三阳如何将其领上山?怎么会无意间领悟八卦与造化大道?

        杨三阳盘膝打坐,呼吸间风雷卷起,似乎有无尽伟力蕴含其中,包含着开天辟地的力量。

        娲认真的盘坐在杨三阳身边,精致的小脸上满是严肃,认真的看着杨三阳面颊,感应着其口鼻间呼吸而出的那股力量。

        “如何了?”许久后,杨三阳睁开眼,看向了娲。

        “大有收获!”娲小脸严肃的点点头,然后对着杨三阳恭敬一礼:“娲拜谢师兄赐法。”

        “你这小家伙,为兄看你与我有缘,咱们却是不必客套!”杨三阳伸出禄山之爪,揉了揉娲的脑袋,霎时间叫娲紧绷的小脸塌了下去,苦恼的道:“师兄,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咱们可是同辈弟子,你这样做以后我面子往哪里放。”

        “呵呵……”杨三阳讪讪一笑:“有些忍不住。”

        任谁面对着瓷娃娃一般的娲,那精致白嫩的小脸,还有故作老成的面孔,都忍不住想要出手蹂躏一番。

        “娲去修炼了!”娲苦着脸低下头,慢慢走出大堂,双眼看向远方,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日子还长着呢,往后的日子怎么过呀。”

        娲走了,只有伏羲眼巴巴的看着杨三阳,露出了一抹渴望之色。

        杨三阳略做沉思,过了一会才道:“你既然有缘领悟了八卦的力量,师兄我也不会吝啬自己的神通,只是你须发誓,日后不得随意外传。”

        “师兄放心,若无师兄允许,小弟绝不会将先天八卦外传的!”伏羲拍着胸脯保证。

        杨三阳笑了笑,周身气机流转,颠倒了周身天机,隔绝外人窥视,然后方才自己袖子中掏出一只小龟:“我当年参悟先天八卦,便是自这乌龟的背上参悟而出,这小乌龟晓得先天八卦奥义,你日后若有不明之处,尽管问他。”

        “等这小乌龟为你打下基础,我在为你亲自讲解!”杨三阳将小乌龟塞入伏羲手中,将其打发了出去。

        “终于成了!”杨三阳一个人盘坐在山洞中,等到兄妹二人走远,方才闭目内视,元神中一方晶莹剔透,犹若羊脂美玉般的八卦炉悬浮其中,就在其元神的心脏部位沉浮。

        准确的来说,是在元神里,法相内的心脏部位沉浮。

        只见那炉子晶莹如玉,却又透漏着淡淡土黄之光。此八卦炉中内涵乾、坎、垦、震、离、巽、坤、兑,应先天八卦而生,天网中的先天八卦本源、奥义,尽数为八卦炉吸收,方才成此神器。

        此八卦炉看似一体,但却是用八千八百八十八块砖石构建而成,每一块砖石皆蕴含着无尽玄妙,内涵八卦奥义,有先天八八种力量在其内生灭。

        心中念动,八卦炉化作雾气,自其口鼻中呼出,然后化作一个巴掌大小的炉子,被其托举在手中。

        炉子做工精致,其上勾勒着古朴鸟篆符文,纵使是杨三阳也不识得那符文的妙用。

        每一块炉砖,皆是息壤锻造而出,其内勾勒着先天八卦大阵,内蕴先天八种力量。

        可以说,这八卦炉即是法宝,也是炼丹、炼宝的工具。

        八千八百块砖石融为一体,组化成为一个更大的先天八卦大阵,不断盘旋流转,其内蕴含着无穷伟力。

        “这八卦炉只是雏形,距离真正炼成还早的很,不过却已经有了部分威能,可以祭炼宝物。日后伴随着八卦炉成长,其内宝物也会不断成型!”杨三阳心中念动,身上的天衣、腰间的绳索,俱都化作清风没入八卦炉中,然后那八卦炉化作一股青烟,被其吞入腹中。

        伴随着法相推演,借助先天混沌元胎模拟天地运转,自家法相中也陆续有一团团莫名技能孕育而出。

        只是那一团团技能想要成熟,却不晓得需要多久的灌溉,自家天衣与困仙绳虽是天地成就,赐予了大道之力,但却显得太过于粗糙。他想着扔入八卦炉中祭炼一番,至于说祭炼成什么样子?

        这种事情还需要他担忧吗?法相自然而然的便会做出推演,找出最合适的祭炼方法。

        “接下来便是孕养了,此八卦炉乃先天息壤锻造而成,内蕴无穷伟力,当成兵器去砸人,纵使先天神祗也未必能吃劲得住!”杨三阳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练成一件宝物,即便仅仅只是一件雏形,但却也美滋滋。

        “铛~”

        “铛~”

        “铛~”

        又是一道道钟磬声响,杨三阳诧异的抬起头:“才三个月,祖师又要讲道了?怪哉,祖师这是在抽什么风?讲道什么时候这般勤快了?”

        杨三阳心中不解,却也没有多想,只是招呼一声:“伏羲、娲,你们二人在此好生修炼,我去祖师座下听道,去去就回。你们照顾好自己。”

        话语落下,杨三阳已经化作金光遁走。

        杨三阳走后不久,两道流光自虚无中来,童子面色纠结的道:“老爷,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我看那小子也不甚爱喝酒,与其便宜了别人,倒不如便宜了我!”祖师摸摸胡须,大义凛然道:“莫要打扰我,咱们时间不多,速速动手。”

        一边说着,祖师出手,不断将一坛坛酒水凭空摄取出来。

        转眼间又是三十多坛膏腴,祖师心满意足的离去,童子面色纠结,紧跟着祖师返回。

        二人走远

        才见不远处石洞内,钻出两个小脑袋,伏羲与娲你看我我看你,面露好奇的跑到藏酒之地,眼睛眨呀眨的,不知想些什么。

        “不知为何,总是觉得有些不安!”杨三阳迈步走入大堂,心中暗自沉思:“究竟是哪里出现了破绽?既然是不安,那必然有源头。”

        正说着,道义自大堂外走进来,面色傲然看也不看杨三阳,径直向自家蒲团走去。

        “呵呵,某些无能之辈好大的威风,没有本事倒也罢了,竟然寻两个孩子出气,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辈,吾羞于与其为伍!”一边说着话,杨三阳竟然直接拿起蒲团,来到讲堂外坐下。

        “师弟,你……”九师兄闻言面色一变,道义差点摔死那两个混血的事情,已经被压了下去,只有他和那些新入门的弟子知晓,这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谁能想到此时杨三阳竟然在诸位同门面前悍然撕破面皮,不给对方留半点情面。

        这件事若传出去,只怕道义的名声要在山中臭了。

        此时堂中诸位师兄弟俱都是纷纷睁开眼,双目内露出浓浓八卦之色,大家在山中苦修其实都无聊的很,此时见到有乐子,俱都是纷纷睁开眼。

        “不错,如此无耻之辈,我等羞于与其为伍!”道行是杨三阳的铁杆支持者,此时见到杨三阳动作,二话不说直接拿起蒲团,来到大堂外与其坐在一处。

        “哼!”道义冷冷一哼,面色铁青想要发作,却被九师兄拦住:“四师兄,莫要生事端,此事真的传出去,对你怕是不好。”

        道义闻言冷冷的看了杨三阳一眼,眼中露出一抹轻蔑:“卑贱之辈,能求得妙诀已是造化,你既然不愿听道,那便一直在外面好了。”

        对方想要息事宁人,将事情压住,杨三阳却是不肯。那些新入门的弟子惧怕诸位师兄权势,杨三阳却是不怕,此时冷冷的道:“四师兄好大的威风,前几个月讲道时竟然将两位门中弟子自山中抛出,差点摔死,如此不顾同门之谊之辈,不知有何脸面与我等坐在一处。”

        哗~~~

        此言一出,满堂哗然,诸位师兄弟俱都是面色狂变。

        “道果,祖师讲道之地,不得胡乱喧哗!”九师兄呵斥了一声:“你这般不顾情面,日后大家如何相处?岂非伤了同门和气?坏了同门友谊?为了两个不相干的弟子,值得吗?”

        “呵呵,我怕是与他不能和平共处了!”杨三阳冷冷一笑,扫过堂中诸位师兄弟:“诸位师兄,大家同门一场,不论种族矛盾,在这山中却也有同门之间的情谊。可是道义这厮丧心病狂,竟然将两个不修道法的门人自山顶抛下,险些摔成肉泥!如此心肠狠辣之徒,尔等也敢与其端坐一处?日后也不怕其下黑手暗算?”

        “四师兄,道果师弟此言可是真的?”七师兄面色悚然,却是不敢置信。

        道义面色铁青,咬牙切齿道:“师弟怎么也听那小畜生谗言?为兄岂是那样的人?我若摔死门中弟子,祖师岂会不降下责罚?”

        七师兄闻言点点头,倒也是这么个理,于是转头看向杨三阳:“道果师弟,你可莫要胡说八道,坏了四师兄清名。”

        “呵呵,今日道缘不在,正是发难之时!非要叫你身败名裂不可!”杨三阳心中冷笑,然后将目光看向九师兄,开口道:“九师兄,此事你亲眼所见,你莫非也是个欺心之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