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修仙十万年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章 身受重创

第二百七十章 身受重创

        “陈安。”

        “今天这幻境便是你的死期,准备接受死亡吧。”此时此刻,沈君华嘴角噙着一抹冷笑,对陈安幽幽的说道,声音宛若鬼魅。

        “是吗?”

        陈安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

        “你以为我陈安没有见过世面,但凭你这小小的环境就会被你斩杀?”

        此时陈安郎说完,他双眼一眯,认真的看向眼前的陈安,上下打量了一眼,旋即沈君华弹跳而起,身形爆射出。

        此时沈俊华犹如一枚炮弹。

        呼哧一声。

        沈俊华朝着陈安吉儿来,而陈安处在幻境之中。

        “去死。”

        沈俊华说完之后,手中出现一柄利剑对着陈安胸膛刺来。

        “可笑。”

        “就凭小小的幻境,你就认为能够彻底斩杀我,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陈安摇了摇头说道,说完之后心念一动,青铜剑握在手。

        紧接着。

        陈安体内灵气流转,虚空练体决,不断的在体内运转。

        旋即。

        陈安真气流转到双眸之中,陈安的双眼,开启天眼。

        嗡嗡。

        一阵嗡鸣声传来,乃是沈军华手中的一把,血红色的匕首。

        沈君华手持匕首朝着胸膛刺来。

        下一刻。

        陈安则是通过天眼看清了周围的环境,周围的幻境虚无缥缈。

        那些幻境不过是沈君华制造而出,根本无法对陈安造成什么伤害。

        “沈俊华。”

        “今天你我决一死战。”对着沈君华冷冷的说道,说完之后,一步踏出。

        一剑劈砍而出一道剑,光朝着沈俊华及时而来,而陈安周围的环境在那顷刻之间便烟消云散,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

        呼呼。

        沈君华胸膛剧烈起伏,陈安破掉他的环境,他身心受创。

        然而沈俊华并没有受太重的伤。

        就在这时。

        沈君华嘴角噙着一抹冷笑看着朝着自己冲上来的陈安,冷然笑道。

        “陈安啊,陈安,你真的以为凭借着一把剑凭借着你身上那股刚猛的劲,你就能打败我吗?”

        “那是不可能的。”

        “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你根本就不了解不知道的事情。”

        “嗜血大法,本来有缺陷,但是后来被改造,你知道是谁改造的吗?”

        听到此话。

        本来打算继续出手,斩杀沈俊华的陈安脚步一顿,神情不由一凛,目光宛若一抹,电光朝着沈句话激射而出,戏谑问道。

        “难不成是你把嗜血大法改造了?”

        “吸人鲜血,不用入魔。”

        “你真是可恶,正是你这种人的存在,导致更多的人修炼嗜血大法,让更多的无辜之人,平白无故去死。”

        此事说完,沈君华则是放声大笑,一脸的狰狞模样。

        “哈哈。”

        “是又如何?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我沈君华乃是天纵奇才,从小便是天生灵体,我修炼起来速度事倍功半,我万万没有想到,你身边的刘雨汐竟然是空灵圣体,他的体质和我的体质乃是天生一对儿。”

        “我一定要得到她。”

        说完此话,沈君华双眼放光,看到了陈安身后不远处的刘雨汐,宛若饿狼见到食物。

        沈俊华恨不得扑上去将刘雨汐啃食干净,刘雨汐看到沈俊华的目光,不怀好意,不由得摇了摇头,带着一丝畏惧。不得不说。

        沈俊华的实力比刘雨汐要强悍的多,刘雨汐自然无法承受沈君华的目光。

        那一股压迫的气势也不是刘雨汐能够成功。

        此时。

        冷然一笑,朝前踏步,身形快速,宛若一道极光,瞬息之间便来到了,沈君华的面前。

        “既然你这么烂好人,做什么救世主,但是你敢打我身边人的主意,那你必须得死。”

        “懂吗?”

        陈安,说完此话,嘴角噙着一抹森然的寒光,手中青铜剑猛然朝着沈俊华劈砍了下去。

        嗤的一声。

        只是瞬间,沈军华手中的血色匕首便和陈安手中的青铜剑碰撞在了一起。

        两强碰撞成绩一瞬息之间便分了开来。

        砰砰砰。

        然而众人却不断的惊讶,陈安和沈俊华两人在短短的几十秒。

        两人碰撞了数百回,数百回的交手宛若电光火石,让众人的眼睛难以看透难以捉摸。

        此时。

        砰的一声巨响,陈安和沈俊华两人瞬息之间便分了开来。

        陈安嘭的一声撞击在了武道大会擂台的柱子上,而沈君华则是朝着身后踉跄了好几步,口中喷出一口鲜血。

        扑哧。

        沈俊华终于还是没忍住,嘴角溢出鲜血,眼中的寒光更甚看向陈安发出狞笑。

        “很厉害,你真的很厉害,你竟然能强到这个地步。”

        “不错。”

        “那李逵的几个废物兄弟死,果然也是没有白死。”

        “李逵四个兄弟能死在你手上,也算是他们这一辈子的荣幸。”

        “是吗?”

        沈俊华戏谑的问道,此事看似陈安落了下风,然沈俊华却被陈安众创。

        伤的不轻沈君华修炼噬血大法,而且噬血大法乃是由他自己亲自改造,他自然也是不死之身,陈安用普通的法门难以击杀沈君华。

        然而。

        陈安却知道。

        自己手中的青铜剑必须从沈君华的脖子上砍下去,将沈君华的脉门砍破,神经话才能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死亡。

        “对。”

        “小子你很不错,这个世界上怕是也只有你配做我沈志华的对手。”

        “哈哈。”

        一声狞笑,发了出来沈君华,朝前缓缓迈动几步,随着一阵风吹来吹动沈俊华的裙摆。

        此时。

        沈俊华宛若一个行走在海边,光着脚丫的邻家女孩,脸上带着无邪的笑容,春风和煦,宛若阳光少年,让人看上去没有任何的邪念。

        往往这样的人。

        表面看上去没有邪恶的念头。

        这样的人才是最坏的。

        在沈俊华的眼中,他身边的人都是草芥,都是她登上天梯的垫脚石。

        “你也要前往天路?”

        “你也打算前往天域?”

        “你是从哪里听到天域的存在?”

        这个问题从陈安的口中问了出来。

        陈安的眼神带着一抹疑惑,看向沈君华,对于仙域这种传说中的存在,陈安也有所疑惑,不知道其存在与否,但陈安敢确定一定是存在的。

        此时。

        陈安之所以发出这样的问题,便是想要从沈君华的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知道的信息和答案。

        “这些我都知道。”

        “你怎么看我知道这些的,而且你又怎么知道天谕的存在的?”

        沈俊华,对于陈安所问的问题很敏感。

        倒也是如此。

        生活在地球上的这些宗师强者,达到巅峰宗师之后,并想方设法突破成为先天强者,然而却并非所有人都能够做到如此。

        已入先天,便与凡人不同,宗师强者,依然是凡夫俗子。

        先天强者在众人眼中便已是仙人的存在,与常人有着完全的不同,可以辟谷。

        先天是所有武者想象中的修行。

        然而地球上目前的最强者也不过是先天半步而已,根本没有人能够成为真正的先天强者。

        此时。

        沈俊华处在巅峰宗师修为,他对于先天强者自然也是异常的向往。

        “与你无关。”

        陈安摇了摇头,对着沈君华冷冷的说道。

        “我告诉了你,你却不告诉我,连这点诚意都没有吗?”沈俊华不由无奈一笑,神情之中带着一抹寒光。

        “好吧。”

        此时此刻沈军华无奈的摇摇头,旋即眼神一变,变得彻底的寒冷,宛若最冷酷无情的眼神。

        下一刻。

        沈俊华超前一步踏出。

        呼哧一声沈君华,身形快速,宛若一道激光,瞬息之间便来,到了陈安的面前。

        “滚开。”

        沈俊华冷冷的说道。

        “你找死。”

        陈安也冷冷的说道。

        砰的一声。

        两者碰撞之后瞬息便分了开来,然而此时此刻两者身上伤势多多少少都有一些,但却不太严重。

        只是。

        在沈俊华后退的过程之中,沈俊华的脸色微微一变,瞬息之间变成了苍白之色,毫无鲜血的颜色,仿佛一具死尸。

        “小子,你完蛋了,刚才我将一道血符打进了你的体内。”

        此时沈君华嘴角一咧开一抹阴森的笑容,沈俊华仿佛鬼魅,宛若地狱阎罗,仿佛一具死尸,散发着极度阴森恐怖的笑容。

        “好可怕。”

        “这沈君华莫不是疯了?”

        此事陶家夹竹桃天虎对着周围的宗师强者说道,深情之中带着一抹凝重。

        “不。”

        “这沈俊华并非是疯了。”

        “我看着沈俊华应该是修炼了某种秘法,他应该立刻就能获胜。”

        “希望那个姓陈的小子能够赢,我总觉得是你冤枉责任太过于丧心病狂。”

        “这沈家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人人知道其险恶内心,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欺人太甚,横行霸道。”此时陶天虎认真的说道。

        “家主说的对。”

        旁边总是抢着应和道。

        而此时。

        擂台上淡然而立的陈安,感觉到一丝不对。

        再看向远处的沈君华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扩大,陈安感觉到体内一道血色的符印。

        这福音在蚕食自己的血脉。

        虽然能够凝聚出这种血色的符篆,对沈君华的消耗极其之大。

        然而对陈安的伤害却更大。

        “血脉爆裂术。”此时此刻,沈君华神情一凛,对着远处的陈安大喝一声,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陡然之间双眼变成血红色,宛若猩红星空,顿时一声喝道。

        下一刻。

        沈君华脸色更加苍白,喷出一口鲜血。

        这一口鲜血宛若和陈安连成了某种丝丝缕缕的关系。

        下一刻陈安便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血脉之力在不断的消失。

        扑哧。

        喷出了鲜血。

        陈安身受重创,脸色也变得越发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