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光怪陆离症候群在线阅读 - 五十.杨春雪的恶作剧+陆离的纵容=沈千的悲剧

五十.杨春雪的恶作剧+陆离的纵容=沈千的悲剧

        等待不久,刘大宝从通道飘回,老脸写满歉意:“俺这秀儿妹子大家闺秀,是下嫁到俺们村的,她脸皮薄,不好意思当着大伙面见你们……要不你们进去找她?”

        陆离与杨春雪对视一眼。

        这帮鬼将他们从外界引到地下,又从地下引到深处,似乎有问题啊……

        杨春雪明眸里的喜色褪去,略过周遭鬼影,不知为何感觉这些苍老面孔无比虚假,好似披着一层人皮。

        沉默数秒,陆离语气不变道:“好,春雪跟我去,沈千你留下。”

        “老板我……”

        沈千张口欲言,被陆离打断。

        “鸡蛋不该放同一个篮子里。”

        “那跟俺来吧。”刘大宝堆笑,飘向通道。

        陆离与杨春雪跟在其后。

        通道狭窄如棺,泛着凉意的黑色土层两面夹来。不及一米八的高度令陆离不得不微微低头。

        穿过十几米长,令人压抑的通道,前方墙壁出现一排窑洞般的房门。

        “俺们就住这里,里面放着大伙的尸骨。”刘大宝解释一句,飘到第三扇门边:“就是这儿了,不过……那个姑娘吓到过秀儿,可能——”

        “我要跟着!”杨春雪一口回绝,蛮横性子上来了。

        “好好好跟着跟着,你放心,俺们都是本分鬼。”刘大宝活了几十年,死了十几年,怎能不知道她的心思。只是他对妹子的关心也是真心实意,于是迁就着说:“只是姑娘小声些,莫吓到我那妹子。”

        看村长说的不像假话,杨春雪轻哼一声算作回答。

        陆离抬手推开简陋房门,墓室布局展现于眼前。

        狭小墓室四角干干净净,正中间一只掉漆木棺架在木凳上。

        “是谁啊?”一道苍老声线透过木棺闷闷传出。

        “是我。”杨春雪语气有那么一丢不爽。

        你躺着我们却站着,简直岂有此理。

        “吓死俺啦……”棺材微震。

        “实在对不起,她还年轻不懂事冲撞到你,我替她向你道歉。”初次见面便抢走人家一只绣花鞋的陆离挡在杨春雪身前,微微低头。

        被挡住的杨春雪无声嘟囔几句,瘪嘴不再言语。

        话音落下,墓室陷入短暂死寂。

        哗啦——

        正中的棺盖突然挪开,露出一道指缝大小的空隙。

        片刻后,一道软腻声线从中传出:“公子言重了,奴家岂敢怪罪于你。”

        “?!”杨春雪从陆离身侧探出头,满脸惊叹。

        棺材里面除了一个老太太鬼还藏着只少妇鬼?

        棺中老妪猜到外面所想,轻声解释:“奴家本因便是如此,桃李之后便不曾变过。只是我这皮囊毕竟雪鬓霜鬟,用本音说话,恐遭人背后议论……”

        难怪村长一口一个秀儿妹子,原来根在这儿。

        “我觉得这老太太鬼可能看上你了。”杨春雪贴到陆离身后,小声嘟囔一句。

        陆离置若未闻,平静道:“原来如此。我们这次来是与你子嗣后代有关。”

        他开门见山,免去无意义的客套叙旧:“你应该知道刘喜夫妇死了这件事吧?我们得到的消息是他们是吃毒蘑菇中毒而抢救无效,这是真的吗?”

        “嗯……回公子,我那可怜的儿正是误食毒蘑菇而死。”棺材里的女生带起几分婉转哭腔。

        杨春雪咧起嘴,知道原来鬼也会起鸡皮疙瘩。

        陆离又问:“那你之前三番两次找我,是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公子可还记得你初次上山那天?”

        “记得。”

        “你到来之前,有一伙人去我那孩儿家里布置了什么,然后……然后奴家便看到我那孩儿与妻子死而复生,若活人一般……”

        “他们是什么人?”陆离若有所思,是那只“手”吗?

        “奴家也不知道,只是其中有几人着实威猛,从远处偷瞥一眼就觉得魂魄欲散。然后公子就来了,奴家想将公子引走提醒公子,只可惜公子会错了奴家的意,以为奴家要加害于公子……”

        “实在抱歉。”

        棺材里的腻声吃吃笑着:“公子言重了,奴家怎会生你这好看的人儿的气。”

        杨春雪的眼神瞬间八卦起来,这老娘们鬼真看上陆离了?

        “多谢喜爱。”陆离回答依旧平淡。“请问你还有什么想告诉我的吗?”

        “奴家知道的就这些,可惜奴家本事微末,帮不到公子。”

        “你已经帮到我很多了。”陆离语气诚恳。老妪的线索让陆离可以确定的确有第三只手存在,而它的意图就是让陆离远离那扇门。

        “接下来我们就不叨扰了,告辞。”

        陆离转身欲离,身后这时一道轻呼声,几分不舍,几分娇羞。

        “奴家的绣花鞋……”

        “鞋子在我朋友手上,你可以去找他要回。”

        “奴家面皮薄……能否劳烦二位帮个忙。”

        “交给我吧!”杨春雪突然出声,主动应下。

        陆离看去一眼,猜出杨春雪的心思,但他什么也没说。

        离开墓室,走过一段狭窄通道,陆离和杨春雪重回地下室。

        杨春雪微松口气,只觉得这间二十平米的墓室从未如此宽敞过。

        沈千长舒口气,脱离身边问长问短的鬼魂们,跑回陆离身边。

        “绣花鞋你带了吗?”陆离率先开口。

        沈千怔了怔,点点头。

        “绣花鞋的主人在通道第三扇门后,你去把鞋子送去。”

        “诶?我吗?”

        杨春雪凑过来道:“我跟你讲,这个女鬼声音超好听,我一个女生都把持不住。”

        沈千狐疑在两张面孔间来回打量,觉得哪里不太对。

        但仔细想想,陆离让自己进去就说明不会有危险,而杨春雪又没骗自己的必要。难道说……

        想到怀里那只绣花鞋,沈千心头渐渐火热起来。

        我也有做许仙宁采臣的一天吗!

        内心仅存的一点犹豫让沈千开口:“可是这鞋子是老板你……”

        “现在它是你的了。”陆离说。

        沈千闻言,百感交集内心感触。难得自家老板也有通情达理的时候,自己偷偷在网上抱怨老板真是太不该了!嗯!以后少骂几句!

        “那我去了哦?”

        “嗯!”杨春雪重重点头,目送沈千纠结的步入通道。

        她抬眸去看陆离,正逢陆离望来,两双眼眸交错,彼此心照不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