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光怪陆离症候群在线阅读 - 四十五.暮然回首却在灯火阑珊处

四十五.暮然回首却在灯火阑珊处

        深夜,大雨。

        一辆老式夏利停在一间居民楼楼道前。

        一道等待已久的身影从楼道里跑出。

        咔嚓——

        车门按钮落下,被从里面反锁。

        绝望拍动车门的急促响声激起楼道里的感应灯,灯光亮起。

        照亮车内笑得很开心的俏脸。

        照亮窗外可怜弱小又无助的打湿面颊。

        “别闹了。”驾驶室一道平稳声线传来。

        “哦。”

        按钮弹回,沈千终于得以拉开车门,浑身透着寒冷湿气坐入车内。

        身体差不多淋湿的沈千缩在后座一角,与杨春雪拉开距离,满脸写着“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做错了什么”。

        但他不敢去质问。

        “我找到了它的日记。”

        陆离发动汽车,缓缓离开居民楼。

        “谁的?”沈千下意识询问,反应过来后道:“刘镇?”

        “嗯。”

        沈千偷瞥一眼杨春雪,缩着脖子:“所以我们接下来要去哪?”

        “我要玩手机!”

        杨春雪忽然叫嚷,鬼手伸出,径直穿透椅背和陆离胸口,五指分开,在陆离面前乱晃。

        将手机交给杨春雪,陆离转动方向盘从小区正门驶离。

        “去门那里。”

        街道上偶尔迎面驶过的车辆给雨夜带来一抹生气。

        车内,陆离将日记内容完整叙述一遍。

        讲完后,车内陷入安静。

        一人一鬼在思考的其中条理。

        “所以刘镇不是水鬼,他也不是淹死。他的死是因为进了那扇门,结果变成鬼后他意外从门后脱离。但是门并不打算放过它,持续不断对他进行精神污染迫使他必须靠近门才能保持清醒,直到他重新回到门后……是这个意思吧?”

        沈千猜测道。

        假装玩手机实则偷听的杨春雪脱口而出:“就像上钩的鱼无论如何挣脱远离,都只是钓鱼人在故意放线,最终它还是会被收紧钓上岸?”

        车内诡异的死寂那么一瞬。

        “很恰当的比喻。”陆离开口,打破凝重气氛。

        “门后到底是什么?”杨春雪蹙眉问道。

        “是终极。”沈千言之凿凿。“门后是万物的终极。”

        “日记没写。”陆离回答。这很让人失望,他以为刘镇会将里面发生的一切记下——他就像是会将任何事写进日记的家伙。

        是精神状态不允许,还是不敢回忆,或是其他?

        “那我们现在去还来得及吗?”杨春雪问。

        “我不知道。”

        车内气氛沉寂起来。

        路边不见行人,街边店铺仅有几间24小时商店营业,雨幕中散着朦胧光晕。

        一路溅起道边积水,他们接近了鼓锣大街。

        从桥上驶过,拐入步行街——这里当然不允许开车,不过在狂风骤雨的深夜就另当别论了。

        车子在步行街中段放缓,渐渐贴近护栏。

        不同于雨声的喧嚣声车外传来,并随着摇开车窗而愈发响亮清晰。

        唐河不复前几日的平缓温和,泛着白浪的河水湍急冲下下游。

        下水道口,源自水库的积水正渲泄而出。

        人站在入口前绝对会被冲倒。

        “已经来不及了。”陆离呼出一口浊气。

        连续几日奔波,辛苦得来的积累此时被河流冲散。

        杨春雪的视线从护栏下的河水移开,落在陆离身上。那张面孔意外的平静,一如往常。

        她以为陆离即便不会气愤,也会流露些许懊恼出来。

        就在这时,杨春雪注意到陆离黑眸移动,视线落在对面,瞳孔瞬间收缩几分。

        “怎么了?”杨春雪询问。

        “河对岸有人在窥视我。”陆离凝视向黑暗深处,补充一句:“没有阴气。”

        “那肯定不是幻觉!”也想看唐河但不敢靠近杨春雪的沈千嚷道。

        也不知道谁规定的,被盯上的人察觉到什么一定会说“是我眼花了吗、是我看错了吗”类似格式的话,然后无视。

        “我知道。”陆离回答,他当然清楚。

        那种被窥视的感觉依旧存在,似乎并没有隐藏的意图……是第三方势力“手”吗?它在警告?

        “我去看看?”杨春雪跃跃欲试。

        “不用了,我们跟它没有交集。”

        陆离收回视线,一点点摇上车窗。

        y雨停后水位降下时他会再回来一趟的。如果下水道的门发生变化,就可以确定自己猜测无误:有第三方势力插手。

        陆离踩下油门,车子掉头原路返回,渐渐远离喧嚣的河边。

        沈千有几分不甘。他跟了老板三年,从未如此接近过线索。杨春雪亦是如此。努力了数天最后一无所获的体验真是糟透了。

        沈千安慰道:“会有其他线索的,我们可以现在提升实力,以后遇到什么鬼卒鬼将鬼王先打一顿再问知不知道你女友下落。”

        “……这是什么智障划分?”杨春雪毫不留情嘲讽一声,话锋一转:“不过这家伙说的也没错,打铁还需自身硬,多超度些鬼总归没坏处的。比如山脚村那只老女鬼就可以,她胆真的超小居然被我吓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容渐渐僵住,杨春雪茫然和突然望向自己的陆离对视。

        “路……路……”沈千指向前方,想提醒陆离看路。

        “那只老妪半夜来过?山脚村的那晚?”陆离放缓车速作为回答沈千,问向杨春雪。

        “是啊。”杨春雪眼中茫然更甚。

        道路前方,一只扭曲站立的男鬼横在前方路口中间,手持一柄铁斧。脱臼的下巴大张着,露出狰狞笑容。

        “路……鬼……路……”沈千突然瞪大眼睛。

        “你怎么不早说?”陆离微微皱眉。

        “你也没问啊。”杨春雪的回复中气不足。

        她隐隐觉得自己似乎当了回猪队友。

        “撞……啊……路……鬼……”沈千语无伦次的抓紧座椅,眼睁睁看着车子离男鬼越来越近。

        愈来愈近的车灯下,男鬼被照亮的狞笑僵住。

        咚——

        车身微震,似乎撞上什么东西。

        陆离突然踩下刹车,尖锐摩擦声中,老式夏利在湿滑道路上滑行出十几米将将停下。

        “怎么停下了?我们要去哪?”杨春雪隐隐意识到什么。

        陆离向后倒回一段,退到十字路口停下,准备掉头。

        车身再次微震,似乎碾到什么东西。

        “回山脚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