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儒道诸天在线阅读 - 第410章 一波三折,阵法困妖黑山现。

第410章 一波三折,阵法困妖黑山现。

        树妖一出现,燕赤霞就准备起身动手,秦至庸摆了摆手,说道:“不用急,咱们再等一等,把宁采臣的潜能都逼出来再说。”

        人的潜能是很强大,只是平常的时候没有激发出来,一旦激发,就不可思议。

        宁采臣此刻的情况就是这样。接受了秦至庸用心灵之力传递过来的信息,宁采臣念头通达,尚武精神高涨。再加上思维和身体契合,达到了某种程度的共振,宁采臣此刻的弹跳力,反应力,力量,速度,都达到了真正武术高手的程度。

        当然,他这样的武艺,还不足以和树妖抗衡。即便如此,也足以让聂小倩和燕赤霞震惊。

        聂小倩和燕赤霞都了解宁采臣,知道他是个文弱书生,不懂武艺。

        燕赤霞问道:“秦大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秦至庸说道:“此事解释起来,有些复杂。怎么说呢?就像是佛家的灌顶传功,不过又有些不一样。我把自己懂的学问和修行经验传给了宁采臣。”

        燕赤霞有点不相信。醍醐灌顶可没有这么神奇。燕赤霞本身就是佛道双修,对佛门的神通有些了解。

        让人瞬间变成强者,这已经是真正的“神仙”手段,绝非凡人可做到的事情。

        秦至庸没有再解释。

        心灵传递信息,涉及到了信息学、人体意识、暗能量等学问的运用,要是解释起来怕是三天两夜都说不完。

        意识中的时间和现实时间,是不一样的。或者说,时间在意识中是没有意义。

        其实,意识和现实的时间差异,许多的普通人都体验过。

        人在非常疲惫的情况下,稍微眯一会儿,突然被惊醒,他会感觉自己睡了很久,可是一看时间,才过了几秒钟而已。

        人睡得很香甜,就觉得时间过得很快,好像刚一闭眼天就亮了。

        宁采臣就有了一种时间和空间的错乱感。

        他的意识中好像过了数月,可是回过神来不过是刚过了刹那间。

        燕赤霞说道:“秦大人的神通实在是令贫道叹为观止。佩服。”

        秦至庸笑着说道:“有了时间,秦某愿意和道长相互交流修行心得。”

        燕赤霞笑着说道:“好。到时候,贫道一定要听听秦大人的高论。”

        秦至庸拿出八张巴掌大小的符箓。

        符箓是秦至庸用特殊材料刻画的。

        秦至庸画的符咒,和寻常的道家符咒不一样。他的符咒没有那种随性写意的意境,反而匠气十足,就像是用尺规画出来的标准图案。

        工匠精神被秦至庸发挥到了极致,把符箓变成了阵法艺术。

        通过严密的数学逻辑算计,秦至庸可谓是把符箓的功效发挥到了最大化。

        八张符箓在精神念力的驾驭之下,缓缓向兰若寺外飞去。秦至庸做事非常谨慎稳重,生怕精神念力波动过大,引起树妖姥姥的主意。

        符箓被安放在了指定的地点。

        突然!

        八张符箓的巨大虚影冲天而起,强大的灵能波动把树妖姥姥给惊呆了。

        树妖姥姥的元神顾不得宁采臣,立刻遁走。可是秦至庸布下的奇门阵法又岂是那么好破的?

        树妖姥姥的元神撞击在阵法结界上,荡起了一阵涟漪。

        “燕赤霞!”树妖姥姥发出一声愤怒的吼声。

        燕赤霞和秦至庸走出兰若寺。

        燕赤霞说道:“老妖怪,我的道法你很熟悉。这次布置奇门阵法不是贫道,而是秦大人。”

        树妖姥姥终于感觉到,阵法结界和燕赤霞的道法风格有些不一样。

        秦至庸把数学和奇门阵法相结合,让符箓和阵法几乎没有了破绽。数学,玩儿的就是严密的逻辑。普通人看来,高深的数学,简直就算无遗策。

        树妖姥姥的根本就没有数学思想,她肯定找不到阵法的破绽。当然,要是树妖的元神力量足够大,可以用以力破法的方法,强行把阵法攻破。

        秦至庸的符箓是用特殊材料刻制出来的,树妖的元神攻破不了。

        理论上,只要材料足够好,符箓的威力可以无限提升。当然这只是理论,想要解决材料问题,不是那么简单。无论是科技文明,还是修真文明,材料都限制了炼器的上限。

        树妖姥姥盯着秦至庸,说道:“秦至庸,没想到你也有着道家的手段?”

        秦至庸笑着说道:“姥姥过奖。儒释道三家的学问我都懂一点。会点奇门遁甲之术,没什么稀罕。秦某刻画的符箓还行吧?姥姥你千年大妖,还请你给掌掌眼。”

        阵法内的空间被封死。

        秦至庸不怕树妖的元神逃出来。

        树妖冷笑道:“秦至庸,你真以为这样就能灭了姥姥我?这个元神不过是我的一缕元神分身。”

        秦至庸点头道:“我当然知道这只是姥姥你的一缕元神分身。以你的谨慎,有我和道长在兰若寺,你肯定不敢真正来冒险。我相信,灭了你一缕元神分身,也会让你功力减弱不少。我猜一猜,你会损失多少年的功力?是两百年,还是三百年?”

        树妖姥姥的脸色一变。

        要是这一缕元神分身消失,她就会损失接近三百年的功力。

        说起来树妖有着千年功力,可是像今天这样损伤,来不了几次她就完蛋。

        更何况妖族的修行,比人族更难。想要把功力补回来,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呢。

        秦至庸轻易穿过阵法结界,来到内部,手一挥,聂小倩和宁采臣被送出了阵法。

        阵法里,此刻就只有树妖的元神分身和秦至庸。

        宁采臣来到燕赤霞身边,说道:“道长,秦大人不会有事儿吧?”

        燕赤霞说道:“秦大人掌握了局势。现在该畏惧的是树妖。咱们看着就是。”

        宁采臣欲言又止。

        树妖姥姥盯着秦至庸,说道:“秦至庸,让我离开,我答应你以后不再杀人。如何?”

        元神感知不到阵法外面的一切,她是真的怕了。

        秦至庸摇头,说道:“你的话,我不相信。你是在欺骗我。”

        秦至庸打出一个手印,阵法快速收拢,树妖元神的活动空间不断缩小。

        只要逮住树妖的这一缕元神,秦至庸就能获得许多的信息,找到树妖的破绽,将其一举击溃。

        树妖愤怒叫道:“秦至庸,那咱们就同归于尽。”

        她要自爆元神!

        秦至庸不在乎,就算自爆元神,他也能用心灵之力捕捉到完整的信息。

        因为信息是不会无缘无故消失。

        就在此时!

        外界出现了一股强横的力量,撞击在了阵法结界上。

        秦至庸的脸色大变,划出一道刀芒斩在了树妖的元神分身上。

        树妖的元神分身消散之前,吼叫了一声:“黑山老妖……”

        秦至庸的心灵之力捕捉到了绝大部分信息。

        嘭!

        符箓承受不住这一股力量,化成了粉末,阵法崩溃。

        能拥有如此强大力量的妖怪,除了黑山老妖还能有谁?

        燕赤霞拔出长剑,施展道术。

        秦至庸一击重拳打出,沉重的拳劲和拳意让空间都变得扭曲起来。

        二人联手,抵挡住了黑山老妖的这一次攻击。

        可是,秦至庸和燕赤霞都受了点轻伤,内脏有些移位。黑山老妖比起树妖姥姥要强大太多。

        秦至庸倒是可以凭借超绝的速度避开。他要是避开,燕赤霞、宁采臣、聂小倩就危险了。

        因此,只能硬抗。

        “你们几个人类小子,真是好大的胆子。”黑山老妖的声音传来。

        秦至庸眼睛明亮,体表出现白色的浩然之气,平静地说道:“黑山老妖,你不用吓唬咱们。你最好约束一下你麾下的妖怪。树妖要是再杀人,本官依然要惩治她。你要是不服,可以和本官打一场。本官知道自己的功力不如你,可是本官不惧!”

        黑山老妖哈哈一笑:“人类小子,你放心,我一定会来找你。记住你今天的话。到时候你可不要后悔。”

        黑山老妖的力量消失在了空中。

        自始至终,黑山老妖都没有现身。

        想来黑山老妖的真身并没有来,否则它不可能就这么轻易退去。

        燕赤霞说道:“这黑山老妖好厉害。本来咱们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没有想到事情是一波三折。最后功亏一篑。”

        事情越是到了关键的时候,越是容易出问题。不知这是个自然规律,还是怎么回事儿。

        秦至庸一脸平静地说道:“算不上功亏一篑。树妖的元神分身被消灭,我已经知道了树妖的很多秘密。对付树妖,我有了十足的把握。”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树妖对于秦至庸来说,没什么秘密可言。现在唯一忌惮的是黑山老妖。

        黑山老妖的信息太少,秦至庸还没有找到它的破绽,没有办法克制它。

        浩然之气是一切邪祟的克星。

        但是秦至庸的浩然之气很弱,还不足以对付黑山老妖这样的大妖。

        燕赤霞说道:“秦大人,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秦至庸说道:“兰若寺不能再住了,怕黑山老妖杀个回马枪。道长,你和我一起回县城。宁公子,小倩姑娘,你们也和我一起走。”

        聂小倩说道:“我只能夜间离开兰若寺,天一亮我就又要回来。除非把我的骨灰坛带走。”

        秦至庸对宁采臣说道:“宁公子,你去拿小倩姑娘的骨灰坛。咱们尽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