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数据废土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五节 立威

第二百四十五节 立威

        “这东西很好玩吗?”被称作“金大少爷”的年轻人走上来,左右看了眼,语带不屑地问道。他那样子,很容易让人联想起站在家门口看穷孩子玩泥巴的富少爷。眼神里透着鄙夷、不解,仿佛在问,“这种垃圾有什么好玩的?”

        猎团的人过来后,流放者们都下意识地退开,让出了位置。对于这些人,大伙是又怕又恨,全都默不作声,完全没了刚才的热闹劲。

        “玩啊,继续玩啊。”金大少张开双手,故作友善地说道。

        大伙都没动,只是静静地看着,就像人群里忽然来了个不受欢迎的家伙。

        金大少见状,皱起眉头,声音逐渐变冷,“怎么,不欢迎我啊?”

        “玩啊,刚才不是玩得很开心吗!”看到主子受冷落,金大少身后的一名壮汉走上前,横眉竖眼,催促道,“快点,玩给金大少爷看看,不然出去有你们好受的!”

        壮汉捏了捏拳头,骨头咯咯作响。他生得虎背熊腰,足有两米多高,手臂上的肌肉像一个个铁疙瘩,压迫感极强。

        然而,壮汉的威胁并没有起到多少作用。大伙依然沉默着,没有任何动静。要知道,能出现在这里的人都是犯了事的,血管里流淌着叛逆的血液,不是一两句恫吓就能解决的,最起码也得拿枪指着脑袋。

        金大少似乎也想到了这点,随即改变对策,双手支着赌桌,看向对面的鬼狐。

        “刚才我好像听见……”他故意拉长声音,带上了几分轻佻,“你说你要脱衣服?”

        鬼狐脸色一白,抓着筛盅的手抖了一下。

        “脱啊!”金大少面露凶厉,沉喝道。

        站在鬼狐旁边的陈兴眯了眯眼睛。看来这位金大少是想杀鸡骇猴,以羞辱鬼狐的方式来立威。正所谓法不责众,对方不可能威胁到每一个人,于是就挑中了全场的焦点。

        如果放在平时,他肯定会以最快的度带大猫离开,免得受到牵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现在不同了,他是“陈大师”,他也需要威望,否则就无法招募队员了。

        试想一下,谁愿意跟着一个畏畏尾的老大?即便愿意,也是蛇鼠之辈,不堪大用。

        于是陈兴走上前,伸手一摁,将鬼狐推到身后。那手掌压在鬼狐的胸前,还趁机摸捏了一把。鬼狐脸色泛红,却也没说什么。

        其实陈兴也没这么好色,漂亮的女人他见多了,犯不着吃这点儿豆腐。他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为了表现出轻松和随意,给其他人带来信心。

        “这位少爷,大伙都是出来混口饭吃的,没必要这样吧。”陈兴抱拳劝道。口气虽然客气,脸上也带着笑容,可态度却谈不上有多尊重。

        半路杀出个挡道的,金大少面露不快,皱起眉头问道,“你谁啊你?”他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就像看见了一只臭苍蝇。

        “你算什么东西!”壮汉紧跟着喝道,“也敢和金大少爷……”

        可话音未落,陈兴突然一声暴喝,“你算什么东西,滚!”

        壮汉和金大少顿时一愣,大概是想不到这里还有人敢违逆他们。自从踏足这片土地,就没有人敢对他们这样说话。这些像土狗一样的流放者,哪个在他们面前不是战战兢兢、又敬又畏的?

        不仅是他们,在场的所有人,包括金大少的随从、在娱乐区的流放者,以及鬼狐在内,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不说别人,就连大猫都没想到,一贯谨小慎微、处事低调的老大会变得这么强势。

        只见陈兴面露煞气,目光像刀子一样,锋利绝伦。很不凑巧,他也需要立威,就拿对方来做垫脚石了。

        他现在实力提升了一大截,站在黑死大6的顶层,根本没什么可顾忌的。至于对方的贵族身份,他也没放在眼里。能跑来这里组猎团的,都是些没用的家族弃子。不学无术,欺软怕硬。那些真正有本事的,是决不会自贱身份,跑来这里欺凌弱小,寻找存在感的。

        更何况,这里山高皇帝远,就算是世家子弟,又如何?远水救不了近火。隔着汪洋大海,家族的影响力还能剩下多少?

        金大少的表情逐渐扭曲,狭小的眼睛里透出凶光,厉声喝道,“你找死!”

        陈兴不怒反笑,问道,“知道我是怎么来这里的吗?”不等对方回答,他就说出了答案,“我是杀贵族过来的。”接着,他目露凶光,指着对方破口大骂,“像你这种垃圾,老子想杀几个就杀几个!”

        “别以为仗着家里有几个臭钱,就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了?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其实你就是一坨狗屎而已!”

        “你信不信,出了这个地方,我会把你的屎给打出来!”陈兴一句接一句地骂,内容低俗不堪,骂得金大少狗血淋头。

        他知道,这一骂肯定结下死仇,但他无所谓。他连炀家二少爷都敢杀,还怕再多杀几个?

        大猫、鬼狐和周围的流放者都露出一副想笑却不敢笑的表情。鬼狐更是捂着嘴巴,眉眼弯得像一轮新月。

        尽管金大少和随从们暴怒不已,却也不敢动手,头顶的火神炮来回转动,四周的机器人守卫虎视眈眈。而这时,陈兴忽然朝不远处的武装机器人招了下手。后者立即转动着履带,开了过来。

        “我想申请跟这个,这个……”陈兴指着金大少,想了好一会儿,才想到合适的措辞,“跟这个流民决斗。”

        他称对方为“流民”,既符合系统的规范,又能踩多对方一脚。跑这里来,就不是什么贵族、世家子弟,而是和他们一样的流民。

        他看过安全所的规定,系统允许流放者之间进行决斗。只要对方应战,就是合法的。到训练中心的擂台上一决胜负,生死不论。

        “申请已核准。”武装机器人出女性的

        机械合成声,然后一百八十度旋转身体,朝向满脸惊愕的金大少,“有一位流放者向您提出决斗请求,您是否接受该决斗请求?”

        “你,你……”金大少脸色煞白,连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他哪有什么实力,不过是仗着家族的势力,带着仆从来这里耀武扬威的。真要打起来,这里很多人都能痛扁他。

        “同意啊,金大少爷,你不是很厉害吗?”“是啊是啊,我们等着看你的精彩表演呢。”“加油啊,金大少爷,我们看好你!”“金大少爷,我赌一个铜板你会赢,不要怕!”

        这些流放者本来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罪犯,碰上这种事情,自然马上就起哄了。冷嘲热讽,说得金大少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冷汗直冒。却在这是,他身边的壮汉出一声大吼。

        “住口!”

        沉闷的吼声震得所有人耳膜疼,接着壮汉向陈兴提出了决斗申请。

        “有一位流放者向您提出决斗请求,您是否接受该决斗请求?”武装机器人转过身体,朝陈兴出机械合成声。

        一时间,所有的声音都停止了。大伙看看肌肉扎实、手臂如同扭曲钢筋的壮汉,又看看身板单薄、毫无肌肉的陈兴,都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他们似乎再次记起,对方是门阀世家的子弟,身边高手如云。即便自身是个废物,也能轻易碾压他们。

        鬼狐紧抓着衣角,投去担忧的目光,毕竟对方是为了替她出头,才惹上这般祸事的。

        “我接受。”

        死寂之中,陈兴淡淡的声音响起。霎时间,全场震惊。不少人暗自摇头,都不太看好体型较小的陈兴。如果使用枪械,或许胜负难料。但安全所内的决斗是不允许使用武器的,力量几乎决定了一切。

        “小子,我会打爆你的脑袋。”壮汉捏着拳头,恶狠狠地说道。

        陈兴没说话,直接穿过人群,出了娱乐区,走向地下训练场。

        片刻之后,两人站在了训练场中间的拳击擂台上。

        “铛!”

        作为裁判的武装机器人敲响比赛铃的瞬间,壮汉猛踏着地板,一个直拳打向陈兴。他力量有53点,一拳就能打死一头成年的公牛。拳风如刀,霍霍作响。陈兴却只是挪了一下,稍稍侧过身体就避开了拳头,然后一脚踹在壮汉的小腿上。

        只听见“啪”的一声,壮汉小腿上蓝光闪烁,一层半透明的能量光膜显现出来,挡住了陈兴的攻击。

        “死!”

        壮汉爆喝着,一个下勾拳砸向陈兴的脑袋。陈兴再次横移,躲过攻击的同时,一脚踹在刚才的位置上。他敏捷62点,而这壮汉看起来只有2o点左右,比他慢了三倍,动作就像慢镜头重播。

        “啪!”

        壮汉小腿上光膜闪现,再次防住了陈兴的攻击。这次壮汉没再用拳头,改用双手施展熊抱。他这一招,能把一头棕熊活活挤压至死。

        陈兴刚踹完一脚,后力未继,两条手臂就左右包夹过来。

        “啊!”

        看到陈兴身陷险境,台下的鬼狐忍不住出惊叫声。

        那蒲扇大的手掌夹带厉风,威势惊人。却见陈兴身形快如闪电,向下一缩,避开了熊抱,然后像条鲶鱼般贴着壮汉的腰部溜过去,脚一抬,猛踹在对方的小腿上。

        “啪!”

        星沙四溅,光膜被踹得忽明忽暗。壮汉抡起拳头横扫过来。陈兴向后一跳,轻松避开了攻击。

        “小子,别让我抓住你。”壮汉十指屈张,沉声威胁道,“我会把你捏成肉酱!”

        陈兴没说话,身形一闪,仿佛有残影一般,绕到大汉身后,对着小腿的同一位置,狠狠地踹下去。

        “啪啪啪!”

        一连几脚,踹得壮汉小腿上的灵能护甲黯淡了不少。估计再有几下,就能踹开对方的防御。

        “小子,只要让我抓住你一次,你就死定了!”壮汉龇着牙,凶狠无比地说道。

        听到壮汉的话,擂台下的大猫暗自为自家老大捏了把汗,其他人也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同为流放者,他们固然希望陈兴获胜,可正如壮汉所说,只要一次攻击奏效,陈兴就会万劫不复。

        在三大基础属性中,力量是最实用的。

        力量代表肌肉强度。力量越大,攻击力越高,防御力越强。

        敏捷型虽然有度优势,能进行多次打击,但只要有一次失误,就会被力量型打趴下去。

        别人打他一拳,和他打别人一拳,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还好现在是单人格斗,敏捷型可以利用度优势消耗力量型。如果是在战场上,有队友的配合,不可能像现在这样。

        陈兴自然知道这点,所以他才会同意决斗。至于去到外面,在使用枪械的情况下,他可以把眼前的壮汉打得找不着北。他本来就不是格斗兵,擅长在五百米外的中距离取人性命。

        “啪嚓!”

        几个回合过后,随着一声裂响,壮汉的小腿处爆出大量星沙。灵能护甲被陈兴硬生生地踹爆了。

        “哇!”

        壮汉狂似地冲过来,被陈兴躲过后,小腿再次受到攻击。

        “噗噗噗!”

        这次出的声音是脚跟踹在肌肉上的闷响。壮汉的力量过五十点,肌肉强度是普通人的五倍,又厚又硬,就和橡胶一样,连一般手枪的圆头弹都打不穿。

        但就是再硬,也抵不住连番攻击。水滴石穿,连水都能滴穿石头,更别说硬度极高的脚后跟了。

        “铛!”

        决斗进行了十分钟,武装机器人敲响了休息铃,双方到擂台边休息。

        鬼狐挤上前,给陈兴递来罐装水。

        “加油!”黑狐握着拳头说道,“揍扁他,今晚我就是你的了。”

        陈兴咧嘴一笑,在她胸上抓了一把,“记住你说的。”

        “铛!”

        比赛再次开始。陈兴冲上去,左突右闪,对着壮汉的小腿狂踹。

        “噗噗噗噗噗噗噗……”

        数个回合后,壮汉不知被踹了多少下。一瘸一拐的,度越来越慢。他越是狂,陈兴就躲得越轻松。小腿的皮肤爆裂,鲜红的血流了出来,在擂台上擦出一条条血印。

        终于,壮汉再也坚持不住,身体一歪,倒在地上。陈兴猛冲上来,对着壮汉的脑袋又踢又踹。不一会儿,就打得对方鼻青脸肿,满头满脸都是血。

        “好样的!”“打死他!”“把他的屎给打出来!”“踢爆他的脑袋!”

        擂台下一片沸腾。金大少面如死灰,冷汗滴滴答答地往下掉,整个人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随行的家仆也是面露惊恐,壮汉的失败,将意味着他们从猎人变成了猎物。走出这个安全所,他们随时都会被尾随而来的流放者撕碎。

        “耶,万岁!”鬼狐跳上擂台边缘,用力地摇晃着擂台的软护栏,还把胸罩和内裤脱下来,扔到欢呼的人群中。

        “大哥,我认输,我认输!”壮汉蜷缩在地上,抱头求饶。

        陈兴一脚一脚地踹下去,毫不留情。壮汉虽然力量强横,肌肉扎实,却也不是铁打的,全身不知道被踹断了多少骨头。眼角爆裂,嘴角溢血,惨状惊人。

        “别打了,求求你别打了!”壮汉苦苦哀求,眼泪鼻涕都一起出来了。

        再打了一会儿,陈兴就停手了。

        “滚吧。”陈兴淡淡地说道,然后背过身体,朝台下欢呼的人群做出胜利手势。

        “哥么,厉害!”“拳王,他是二十七区的拳王!”“陈大师万岁!”“我跟他学过射击!”“他教过我,我是他徒弟!”擂台下的流放者欢呼不已。

        “老大,我崇拜你!”为了配合大伙的热烈情绪,大猫强忍着肉麻喊了句。

        “你好棒!”鬼狐一把抱住陈兴的脖子,在他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却在这时,一个巨大的影子从身后扑过来。趁着陈兴不注意,死死地抓住他的双臂。

        “哈哈哈!”壮汉出疯狂的笑声,“我抓住你了,抓住你了!”

        “你死定了!”壮汉咆哮着,紫青浮肿的眼皮下闪烁着狰狞的凶光。

        “杀了他!”金大少面露狂喜,用力地捶打着擂台的边缘。

        “撕碎他!”“拧断他的四肢!”“打断他的骨头!”仆从们也跟着叫嚷起来。

        而另一边,原本欢呼的流放者全都呆住了,脸上的表情僵硬无比。就像在狂欢的时候,被人淋了一桶冰水。

        大猫双拳紧握,绷紧着肌肉,全身骨头咯咯作响,一副蓄势待的模样。只要陈兴有生命危险,他就会拼死冲上去帮忙,哪怕下一秒会因为破坏系统规则而被武装机器人射杀。

        鬼狐更是眼角溢出了泪水。她紧紧地抓住胸口的衣服,指节应用力而白。她心中自责不已,如果不是她兴奋过头,对方就不会被偷袭成功了。

        所有的人都在担心,唯独陈兴一脸风轻云淡。

        因为他有三重奏。

        他一直在等待这个时机,甚至他担心对方会没了胆气,不敢偷袭他。

        既然要立威,就要立到底。让人心生敬畏,不敢犯之分毫!

        “啊!”

        在壮汉震惊到极点的目光中,陈兴缓缓掰开那粗大的、如同钢筋铁钳般的双手。用最纯粹的力量,以完全碾压的姿态,左右分开,然后抡起拳头,凝聚全身力量,猛轰在壮汉的脑袋上。

        “嘭!”

        93点的力量,直接把壮汉的太阳穴砸得凹陷进去,大股鲜血喷溅而出。

        他刚才之所以没杀对方,还故意露出破绽,就是为了展现他的凡力量。除此之外,还表现出他的宽容和怜悯。不是他不放过别人,是别人自寻死路。

        不得不说,他的谋划又黑又厚。既得人心,又立威名。

        从今天开始,他已经正式告别上一世那个底层的小队长,跻身未来强者的行列。

        壮汉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表情,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上。隔了好几秒,高大的身躯终于轰然倒下。金大少和他的仆从们都瞪大着眼睛,血丝爬满眼白,惊恐万状。

        “你是我的王,我的王!”

        鬼狐大叫着扑上来,勾着陈兴的脖子。

        “要了我,在这里,当着所有人的面,要我!”

        “你是王,二十七区的王,展现你的力量!”鬼狐一边说着,一边蹲下来,解他的带子。

        “干她!”“陈大师,别跟她客气!”“干死她!”“鬼狐是二十七区最漂亮的女人,让大伙瞧瞧,她叫得有多响!”

        黑死大6的流放者,过了今天不知明天。刀头舔血,生死一线。粗犷、豪迈、原始,是这里的主旋律。

        为王者,不屈小节。大庭广众之下,又如何!

        那天晚上,27号求生所就像过节一样。鬼狐的叫声惊心动魄,把二层睡眠舱里的人都吵醒了。大伙观看了几个小时的av,然后饮酒作乐,狂欢到天亮。趁着这个空隙,金大少带着人灰溜溜地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