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奶爸圣骑士 > 第二十一章 这辈子我只姓左
    “爸爸输了。”

    左毅向大佬低头认输,不过他的心里感觉远比赢棋来得畅快和喜悦。

    没想到一副小小的跳棋,居然迅速缩短了自己跟女儿之间的距离,让两人变得亲近。

    见到左毅“失落”的模样,宝儿有些不忍心,她好心地指点道:“其实刚才你这里应该这样下,这样下就能多跳几格…”

    小丫头竟然还会复盘,并像个小老师一样认认真真地指导左毅这个大笨蛋。

    左毅汗颜,忍不住问道:“宝儿,是谁教你下跳棋的,王娟老师吗?”

    他看宝儿下跳棋下得很熟练,显然平常没少玩。

    “不是的。”

    宝儿摇摇头,说道:“是晴姨教我下的,王老师也会下,不过她很忙的,还要照顾别的小朋友,别的小朋友都不会下,也不跟我玩。”

    她小小失落的模样让左毅的心都揪了起来,但她说的“晴姨”却是给了左毅启发:“晴姨?是苏晚晴吗?”

    苏晚晴正是将宝儿放在托育中心照顾的那个人,左毅见过她留在委托书上面的签名。

    虽然对这个名字没有任何印象,但左毅曾以为对方是宝儿的妈妈,他还拨打过苏晚晴留在托育中心这边的联络号码,结果根本打不通。

    宝儿点点头:“嗯。”

    得到了她肯定的回答,左毅试探着再问道:“那你的妈妈叫什么名字?”

    “妈妈?”

    宝儿摇了摇头,她的神情有些茫然。

    左毅一阵心疼!

    他没想到在女儿四岁的人生里,不但没有自己这个爸爸的陪伴,连妈妈都不在身边。

    这一刻的左毅真的很想将眼前的小人儿拥入怀里,给她最大的安慰和照顾。

    但他又怕这样做会惊吓到小丫头,所以强行按捺住内心的冲动。

    左毅不再继续追问,笑道:“我们再来下一盘吧,这次爸爸肯定会下得更好。”

    宝儿眼睛一亮:“好啊!”

    她显然真的很喜欢下跳棋。

    得到了宝儿的认真“指导”,左毅果然棋艺大涨,第二盘棋仅以三步之差输了。

    他还想跟宝儿下第三盘来着,结果王娟回来了。

    她是来提醒两人,午餐的时间到了。

    由于午饭之后是午睡的时间,所以尽管左毅心里很是不舍,但还是跟宝儿告别。

    “宝儿再见。”

    这回宝儿不用老师提醒,主动了很多:“爸爸再见。”

    她向左毅挥挥小手,眨了眨大眼睛问道:“爸爸,你明天还来吗?”

    “来!”

    左毅不假思索地回答:“爸爸一定来!”

    不管刮风下雨,或者下刀子,或者世界末日,他都一定会再来这里!

    直到将女儿带回家。

    “嗯。”

    宝儿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离开了天使宝贝托育中心,左毅在附近随便找了家馆子解决了午饭,然后兴匆匆地跑到商场里采购了一番。

    驾驶着哈雷回到临江老宅,他拿着刚刚买来的物品布置宝儿的房间。

    再过几天等亲子鉴定结果出来,左毅就能够将宝儿带回家了,所以得提前安排好她居住的地方,让她有个温暖舒适的快乐小窝。

    左家老宅是幢三层的小别墅,左毅平常居住的三楼除了主卧之外,还有一间书房和一间被当作了储藏室的小客房。

    左毅就将这件小客房清理了出来,丢掉无用的杂物,不能丢的东西存放到地下室。

    召唤出巨灵巫奴,将墙壁、窗台、地板以及单人床搞得干干净净,不留丝毫的尘垢污渍,他再铺上新的床单,摆上新的枕头和空调被,睡觉休息就没有问题了。

    除了单人床之外,小客房里就只有一张书桌和一套组合衣柜,除此之外别无其它陈设。

    左毅想了想,离开房间下了楼。

    当他重新回到客房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只花瓶和一束野花。

    花瓶是从客厅的角落边拿来的,野花是刚刚从附近的田野山林里采摘来的,左毅将花束插入花瓶,再摆放到窗台前的小书桌上。

    感觉整个房间都明亮鲜活了不少。

    左毅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的艺术细胞有限,加上现在的钱包厚度也有限,所以暂时就只能布置到这样的程度,不过以后等宝儿住进来以后可以慢慢再改造。

    反正将来的日子还很长很长。

    叮铃铃~

    正当左毅欣赏劳动成果的时候,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给左毅打来电话的是陈元忠:“左毅,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家里。”

    左毅回答道:“忠叔,有什么事情吗?”

    陈元忠的声音听着很焦急的样子:“那你现在赶紧过来,很重要的事,电话里说不清楚,我在警务所等你!”

    左毅说道:“好的,我马上就过来。”

    他很清楚忠叔的性格,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情况,肯定不会这样着急。

    于是左毅很快离开家赶到了镇里的警务所。

    陈元忠就在警务所门口等着,见到左毅驾驶着摩托车过来,他连忙招手示意。

    左毅停好车下来,问道:“忠叔,出什么事情了?”

    陈元忠说道:“你跟我来。”

    两人一起来到警务所的办事厅。

    只见陈元忠气冲冲地对着坐在等候区长椅上的两人说道:“跟你们说了还不信,那现在你们看清楚,他是谁!”

    两人分别是一位中年男子和一位年轻人,他们站起身来,都非常的惊讶。

    那位油头粉面的年轻人脱口说道:“左毅,你还没死啊?”

    左毅冷笑道:“托二位的福,我活得很好。”

    刚才一见到对方,他就有点明白过来,现在更是能够确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两位对左毅来说并不算是陌生人,事实上关系还非常近,中年男子是左毅的小叔,名字叫做方承栋,油头粉面的年轻人则是方承栋的儿子方家豪。

    也是左毅的堂弟。

    父子两人是杭城方家的嫡系子弟,左毅本来也是其中的一员,但是五岁那年父母离婚之后,他就跟着母亲左清芸搬到了临江老宅居住,差不多断绝了跟方家的关系。

    左毅随的是母姓。

    “家豪!”

    方承栋的反应不慢,从惊愕中醒过神来,他立刻瞪了自己儿子一眼:“怎么说话的!”

    然后他又堆起笑容,用嗔怪的口吻对左毅说道:“小毅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跟我们说一声,这几年让大家多担心啊!”

    “省省吧。”

    左毅沉声说道:“你们是来开失踪证明的吧?那真是抱歉了,我还活着呢!”

    对方假惺惺的模样让他恶心。

    按照大夏的法律,一个人彻底失联的时间超过三年就可以宣布失踪,其直系亲属可以申请代管失踪者的财产,再过两年依旧没有音讯则公示死亡,全部财产由亲属继承。

    左毅失踪的时间不折不扣刚好三年,方家人急吼吼地跑来他的户籍地开失踪证明,目的无疑是想要代管和继承他在临江镇的地产。

    他们压根没有想到左毅几天前就回来了,然后这边了解情况的陈元忠估计是跟两人说不清楚,所以干脆打电话将左毅喊了过来。

    本人好好地在这里,开个鬼的失踪证明啊!

    堂弟方家豪就跟死了爹娘一样,脸色要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也难怪,左毅名下拥有的土地,往少了说也值几亿!

    方承栋为人奸猾脸皮也厚,对于左毅的讥讽,他像是遭了很大的委屈:“这话怎么说的,小毅啊,你平安无事我们都很开心,再怎么说,你也是我们方家的人。”

    “我姓左,这辈子我只姓左!”

    左毅面无表情,森然说道:“你回去告诉方承平,让他永远都别想打临江左家的主意!”

    方承平,左毅的父亲,但左毅从来就没有认过这个爹!

    ---------

    第一更送上,求票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