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光明行者在线阅读 - 第266 云州之变

第266 云州之变

        第266    云州之变

        这日,贺路千刚结束新一轮小白鼠生物改造实验,助理突然登门禀告:“平海藩铜黎总兵舒泽洝,奉薄常武命令来海州拜见丞相。”

        贺路千对舒泽洝有些印象。

        舒泽洝是薄常武的外甥,昔年被洝国朝廷掺沙子安置在海州,与杨喜信、刘得忠等并列为海州三大超品。贺路千攻占海州之后,稍与薄常武沟通,便把舒泽洝礼送出境。舒泽洝这位海州旧将,为何突然出使海州呢?

        贺路千怀着疑惑停止生物实验研究,即时前往丞相府接见舒泽洝。

        暂时与平云藩、平乐藩、平灵藩等伪军和平相处,只是贺路千避免惹来不必要群殴的临时国策。或早或晚,贺路千与薄常武必有一战。但是,两家越是不能共存,贺路千越需要与平云藩保持密切联络,稳住薄常武这株墙头草。

        贺路千把他对平云藩的恶感藏在心底,笑呵呵地高规格接待舒泽洝。

        而舒泽洝,同样对贺路千没有好感。

        从小处说,舒泽洝仓猝迁徙云州,大量固定财产都被贺路千收缴;舒泽洝数位亲信部属,也因为参与屠杀,被贺路千以危害人类罪强行处死。从大处说,贺路千及安乐三杰一而贯之的反洝立场,把舒泽洝等降臣衬托成了寡廉鲜耻的丰奸;平云藩王间接逼死复丰皇帝,即使投降贺路千领导的炐国阵营,也难有好下场。

        可无论如何厌恶贺路千,舒泽洝也不敢轻视贺路千连续袭杀原东可、白狼都保的可怕实力。

        舒泽洝把他对贺路千的恶感藏在心底,有礼有节地与丞相府职员和善交涉。见到贺路千,舒泽洝更恭恭敬敬跪地行大礼参拜贺路千,乍看起来仿佛比贺路千的亲信部属更加尊重、敬仰贺路千。

        虚伪而又友好的气氛中,舒泽洝谦卑道明来意。

        ===

        今年九月九重阳节时,薄常武携带数名家眷,照例登高赏菊、祭天祭祖。

        返回平云藩藩王府途中,薄常武意外偶遇一名面容极佳的二十余岁女子。看到女子那张让人情不自禁怜爱的精致面庞,薄常武突然想至今都不能忘怀的红颜薄命爱妾。与爱妾相似的容貌,与爱妾相似的性情,令薄常武骤然老夫聊发少年狂,猛地对女子一见钟情。

        薄常武旋即不顾彼此悬殊的年龄差距,对女子展开炽烈的追求。

        女子仅有九品实力,处于修行者食物链下端,社会地位非常有限。同时,女子父亲为县衙小吏,前段时间不慎办错案,背黑锅下了狱;女子母亲前些月忽然患得重病,家财即将耗尽,窘迫到了极点。

        薄常武轻描淡写帮助女子解决家庭困难完毕,至善至孝的女子便把感谢混淆成感情,勉为其难接受了薄常武的追求。

        除了双方年龄差距偏大,这场一见钟情偶遇再正常不过。

        可到了圆房婚夜,晴天霹雳突然降临:薄常武剥去女子私衣不久,惊恐发现女子竟是他不幸丢失二十九年的女儿薄欢欢;与此同时,薄欢欢则非但不知道她是薄常武的亲生女儿,还把薄常武当成杀她父杀她母的不得好死大丰奸。

        薄常武与薄欢欢的重逢,原来是一场阴谋。

        薄欢欢名义上的衙役父亲、重病母亲,都是假的。

        而且,藏在黑暗中的敌人,最少十一年前就开始针对薄常武布置了这个黑暗而又歹毒的伦理局:薄欢欢衙役父亲与重病母亲十一年前就把薄欢欢伪装成他们的女儿;教授薄欢欢武艺的师父,九年前更怀着恶意将薄欢欢送到各州青楼里,引导薄欢欢看淡男女欢爱,培训成一位学会无数装纯洁、装无辜等欺骗技巧的婊子。

        直至今年年初,薄欢欢师父才迟迟告诉薄欢欢数条“隐秘”:

        薄常武贪图薄欢欢母亲美色,在战场上害死了薄欢欢父亲。

        薄欢欢母亲不忍心薄欢欢生来就死,以保住薄欢欢性命为条件,臣服薄常武忍辱偷生。某日,薄常武嫌弃尚不满一岁的薄欢欢烦人,一脚踢向哭闹不止的薄欢欢。薄欢欢母亲虽然舍命护住了薄欢欢,自身却被薄常武一脚踢成重伤,数月后便落寞病死。

        薄欢欢母亲的丫鬟把薄欢欢偷偷送给一位反洝义士寄养,但薄常武一心一意剿灭反洝义士,其帐下的鹰犬走狗很快蹑踪追到薄欢欢的养父养母。薄欢欢幼年经历的追杀,少女时代经历的侮辱,都来自于薄常武的走狗鹰犬作恶。直至薄欢欢脱离反洝义士圈子,隐名埋姓躲入青楼,她才勉强享受八九年和平。

        等等。

        薄欢欢被师父洗脑二十八年,如今恨薄常武恨到了极点,毅然决定学一门毒功,而后以自己为诱饵,与薄常武同归于尽。为了避免薄常武发现不妥,薄欢欢师父做了大量细致安排,例如为了避免薄常武怀疑薄欢欢是他的亲生女儿,薄欢欢师父甚至耗费无数精力和人情,替薄欢欢寻来大量延年益寿的宝物,令薄欢欢的面貌看起来只有二十一二岁。

        软硬兼施从薄欢欢口中拷问得出隐情,薄常武一时间听得汗流浃背。

        若从薄欢欢失踪算起,敌人岂非谋划了足足二十八年?

        而且,幕后凶手刻意保留薄常武在薄欢欢身上留下的特殊痕迹,真正目的显然不是仅仅为了诱骗薄欢欢毒杀他。藏在暗中的敌人,是要杀人诛心啊!幕后凶手觉得单纯杀死薄常武太便宜他了,于是耗费二十八年时间处心积虑布置了这个伦理残局,让薄常武亲眼看到他最爱的女儿被毁成了什么模样,让薄常武亲手为薄欢欢的悲惨一生画上感叹号。

        当然,若只是如此,薄常武最多在心里纠结一阵儿。

        薄常武虽然深爱他的爱妾和他的女儿,可在利益面前,这份感情又算得什么?薄常武昔年为了活命,曾冷漠地看着他的父母被敌军斩首,曾冷漠地看着他的爱妾与女儿被人掳走。薄常武如果真的非常非常在乎爱妾和儿女,薄欢欢当年就不会被人恶意掳走。

        薄常武真正害怕的,薄欢欢只是乱他心的前奏,幕后黑手的阴谋远不止此。

        薄欢欢前些年曾与一位位少侠相亲相爱,彼此发誓白首不相离。今年年初,薄欢欢暗中发现少侠背着她与其她女人亲亲我我,心灰意冷背景下又得知杀父杀母仇敌近在眼前,这才决定与薄常武同归于尽。

        少侠发现薄欢欢突然失踪,心急火燎地满天下寻找薄欢欢,年初到九月九重阳节,遗憾地一无所获;薄欢欢与薄常武婚夜惊天霹雳的次日,少侠突然巧合获知了薄欢欢为何不辞而别,以及薄欢欢现在的下落。

        少侠此前寻觅无果,而今突然知悉薄欢欢近况,显然也是幕后黑手的手笔。

        无论真相如何,曾与薄欢欢发誓白首不相离的少侠,已经咬牙切齿赶到云州营救薄欢欢。

        少侠武学天赋极高,虽然今年才十九岁,却已是武林江湖中响当当的知名二品修行者。但少侠的经营才能,比他的武学天赋更话可怕,小小年龄便与洝朝朝廷、岳山派、钟胜海的新丰教、傅永炐的山海会搭上了关系。

        少侠这颗棋子,牵一发而动全身。

        ===

        舒泽洝遮遮掩掩讲完薄常武和薄欢欢的父女伦理灾难,严肃阐明云州的危局:“安车骨的石烈索安,岳山派的舒立言、舒三娘夫妇,单义信昔年折服的前五毒教教主毒芍药,隆庆皇帝的嫡长女南海神尼,并肩王帐下五大将之一的陈会文,并肩王的军师、单义信的义兄之子李杏岩,新丰教护法祁是非,山海会分舵主计乐江等豪杰,最近一个月来,已经断断续续齐聚云州。”

        石烈索安,是与破六韩海杰齐名并称的安车骨蛮族新一代超品修行者。虽然石烈索安督率的昌州大营惨被贺路千、钟胜海轻轻松松攻取,可超品修行者毕竟是超品修行者,谁敢忽视他的威慑?再者,石烈索安千里迢迢赶赴云州,可是代表着洝国朝廷的官方态度。

        舒立言,是一位成名数十年的老牌超品修行者。安车骨入侵中原以来,虽然岳山派屡战屡败,早已经从天下第一大派宝座上滑了下来,可舒立言这些年能够败而不死,足以间接证明他的厉害。

        毒芍药,也是一位威名不弱于舒立言太多的老牌超品修行者。毒芍药昔年以五毒教教主身份惨败给少年单义信,武林名望一度降低为负数。可毒芍药知耻而后勇,虚心拜单义信为师,努力学习岳山派绝学;待单义信退避海外,毒芍药毅然留在云州、灵州等地与各大势力周旋,渐渐把五毒教绝学和岳山派绝学融为一体,顺利晋阶超品。

        南海神尼,同样是一位成名多年的超品修行者。除了令人敬畏的超品实力,南海神尼的特殊身份更加惹人瞩目,她赫然是炐朝末代皇帝隆庆皇帝的嫡长女长安公主。虽然炐朝没有以女子为帝的传统,许多反洝势力仍旧尊敬南海神尼,甚至希望南海神尼以长安公主身份扛起反洝大旗。

        四位超品,分别来自四家立场截然不同的政治势力。

        除此之外,陈会文、李杏岩、祁是非、计乐江等人也不可忽视。

        这些人,虽然自身没有令人敬畏超品实力,背后却屹立着不容忽视的政治势力:陈会文、李杏岩代表着并肩王余部的态度,祁是非代表着钟胜海新丰教的态度,计乐江代表着安乐三杰之首傅永炐的态度,等等。

        再考虑贺路千是傅永炐的名义上司,外界或许还会把计乐江的态度理解为贺路千的态度。

        简单理清这些人物的背景,贺路千忍不住咂舌感慨。

        薄常武、薄欢欢父女伦理灾难引发的大事件,虽然不像昌州大营攻防战那样严肃,真正意义却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这些人物在云州爆发实质性冲突,其对洝国阵营、炐国阵营的影响力,绝对甚于应宁城攻防战的胜败。

        石烈索安、舒立言、毒芍药、南海神尼,再加上平云藩藩王薄常武,这可是五位超品。

        五大超品齐聚云州,谁敢忽视?

        ===

        薄常武委托舒泽洝出使海州,目的非常简单;第一,薄常武请舒泽洝询问贺路千,山海会分舵主计乐江赶赴云州,是否代表贺路千的态度;第二,如果贺路千不愿站队吕英杰,能否看在双方同盟之情,帮他薄常武渡过难关。

        该如何答复薄常武呢?

        首先,贺路千并不关心薄常武的死活。薄常武躲过吕英杰的进击,改变不了炐国阵营与洝国大营长期对峙的格局;薄常武被吕英杰围殴致死,只要别仓猝蔓延到灵州、乐州,也只会对贺路千有利而无害。

        其次,舒立言、毒芍药、南海神尼虽然也都反洝,却严重匮乏政治智慧和经营一方势力的耐心和责任心。

        舒立言只会杀杀杀,这些年虽然袭杀了许多丰奸、恶贼,却无助于丰人遗民的反洝大业;毒芍药则更是游戏人生的魔女性格,她嘴里说反洝,其实杀人全凭心意;南海神尼明明是炐朝隆庆皇帝的嫡长女,却自称已然皈依我佛,戒杀戒怒,看淡了亡国之恨。

        这三位超品修行者,或者只会嘴上反洝,或者反洝不得其法,贺路千若与他们结盟,简直是自寻烦恼。

        但是,为将者,未虑胜,先虑败。如果云州时局朝着最坏趋势发展,譬如石烈索安及时援手帮助薄常武脱困,从而说服薄常武诚心诚意效忠洝国,那该怎么办呢?平灵藩、平乐藩都是墙头草,一旦薄常武真心站队洝国,贺路千就要面对七名超品修行者的围攻了。

        思前思后,贺路千觉得还是有必要去一趟云州。

        但贺路千去云州的目的,绝不是援助薄常武,而是警戒薄常武再次背叛炐国阵营。

        如果有可能,贺路千还准备伏击单枪匹马远来云州的石烈索安,试着将石烈索安永远留在云州。同理,如果薄常武准备全方位投诚洝国,贺路千也会像袭杀原东可那样寻找机会,提前扼杀这个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