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末日霸权在线阅读 - 0312 林雅在蜕变

0312 林雅在蜕变

        “罗德先生,若娜小姐,同为末世求存的人类,我可以给你们提供一些帮助。先,我可以给你们一人两吨海兽肉和一些救命红药水的援助。你们自己看情况分发给依附着你们的异国能力者。其次,我们华国有句古话,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如果你们有兴趣的话,以后你们的团队可以跟着我们的中都佣兵团去狩猎。当然,狩猎过程中要遵循我们的安排。你们打到的晶核完全归你们自己。”林辰正色说道。
        林辰援助罗德和若娜并不是做滥好人。他知道人被逼急了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同作为人类,他不希望看到这些国外的可怜人在自己国家的土地上犯下错误让更多的华国同胞受苦。
        再则,林辰知道,歪果仁在金都,在帝都也有一定的力量。现在几乎不花什么代价就能与他们结下善缘,何乐而不为?
        让他们跟随熊平的中都佣兵团行动,自然是因为中都佣兵团以后会留在金都活动。现在与这股力量搞好关系,以后很多事情都好办一些。
        还有就是,以后在罗斯国和西方出现的大型遗迹......
        至于说对阿三和岛国人不客气,都末世了,还不允许人发泄一下民族情感么?以林辰现在拥有的力量,除了地外那些势力能让他顾忌,地球上的东西值得他顾忌么?
        “谢谢你!林辰阁下,您真是一位慷慨的绅士!”罗德惊喜地站起来说道。
        “哦,林,您的慷慨真让我心动。我好想拥抱你。”若娜张开双臂开始抒情。
        钟莺莺和李英警惕地看着若娜。
        “罗德,若娜,物资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你们其他还有什么事吗?我想我有些其他事情要做。”林辰开始下逐客令。
        “那我们就不打扰您了。”罗德和若娜羡慕地看了布托兄妹一眼,告辞离开别墅。
        他们知道布托兄妹肯定会获得比他们更多的物资援助。然而这个世界本身就不公平。不是吗?
        “布托兄弟,外人已经走了。现在我们来谈你的事情吧。”林辰送走罗德和若娜,回到茶室开始和布托兄妹谈话。
        “林辰兄弟,事实上,我们也是......也是......”事到临头,布托反而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讲了。
        “呵呵,布托兄弟不要紧张。我自然知道你们很困难。放心吧,外面给你准备了一辆重卡,上面有10吨海兽肉、一些红蓝药水、其他还有一些精品副食。希望能帮到你们。”林辰笑着说道。
        “啊,林辰兄弟,让你破费了。真是太感谢你了。真希望我能有报答你的机会。”布托惊喜地说道。
        “布托兄弟,你不用感谢我。感谢那些让你我两国建立了深厚友谊的正府高层吧。”
        “都要感谢,都要感谢。林辰兄弟,要不我让吉娅妮做你的妻子吧。吉娅妮可从来没有与男生接触过呢。”布托忘形地说道。
        吉娅妮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绯红。她羞涩地瞟了林辰一眼,快速地埋下了头。
        “布托,你在说什么鬼话呢?”李英娇喝道。
        钟莺莺也不善地瞪了布托一眼。
        “啊,两位美丽的小姐请息怒。布托知道林辰兄弟已经有了你们两位妻子,可是按照我们的教义,一个男人是可以有四个妻子的。”布托双手合十诚恳地解释道。
        “啊”钟莺莺轻呼一声低下头去。
        “布托,你......”李英气得一跺脚。她真想打人。可是看到布托大睁着无辜的眼睛看着她,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好了布托,不说这个问题了。走吧,你的同伴们还在等你的消息呢。对了,以后你就带着你的队伍跟着我的佣兵团一起出去狩猎吧。”林辰开始和稀泥。
        “好好好!林辰兄弟,以后我就带着我的人随你一起出去狩猎。”布托大喜过望。天狼支队的威名谁人不知。林辰这是赤果果地照顾他们巴铁国的人呀。
        “辰哥,你是看吉娅妮漂亮才让布托带队跟随你的吧?要不,干脆照布托说的,你找四个妻子?”把巴铁国人送出驻地,目送车队走远后,李英满怀醋意地对林辰说道。
        “这天气已经有点不好。雅雅她们应该快要回来了吧。”林辰望了望天,顾左右而言他。
        李英无可奈何地跺了跺脚。钟莺莺则是神色一动。
        郭佳怡全程陪着林辰接见外国友人,中途丝毫没有秀自己的存在感。这时见到两女的小动作,不由得会心一笑。
        ......
        林辰借林雅来说事,而林雅此时正处在一片愤怒之中。
        天鸾佣兵团今天接的任务是护送一批民生物资和军资到左应县生存基地去。
        以魔都市天云基地为中心,周围一两百公里范围内存在着十几二十个县级生存基地。县级生存基地下面又不知有多少零散的生存聚居地。
        城镇的尸群阻断了公路交通。山野的变异兽阻断了小路交通。
        许多能力者付出了巨大牺牲,在各个城镇之间开辟了一条条联通的小路。可是通行这些小路的危险性也是相当高的。因为变异兽在四处流动。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有强大变异兽霸占了已经开通的小路。
        所以各个生存地之间的人员流通和物资流通非常艰难。
        在开辟这些小型通道的过程中,基地军方出了大力气。基地军方很大部分力量就是用在了这些小型通道的维护和对小型生存地的扶持上面。
        这是军人们保护国民的天职。
        这也是前期军方在基地里不够强势的主因。因为力量分散了不说,他们还要负责多处重要地方的营救。
        现在末世的局面渐渐定型。基地军方的力量开始收拢。军方能力者占据了基地能力者数量四分之一以上。基地里的组织没有敢于挑战军方的。
        但是军方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有些事情只能作为悬赏任务下发给民间组织来完成。
        左应县生存基地在前两天遭受了一次变异兽的冲击。虽然击退了变异兽,但是物资消耗巨大,军火极度短缺。收获的变异兽肉又不敢食用。十几万人的生存陷入困境。
        他们向天云基地发出了求援信息。
        左应县位于水云基地偏西北约四十公里左右的地方。这个县的生存基地建立在距离水云基地二十多公里处的一座山间小镇上。上次天狼支队虽然收复了水云基地一线,但是水云基地到左应县生存基地的大路被两个充满丧尸的镇子隔断。
        大批物资显然是不可能走小路运送过去的。宝贵的空间异能者也不可能用于走危险小路来搞运输。基地军方由于弹药和给养问题也不方便为这两个小镇而大举出动。
        于是林雅接取了这个艰难的任务。顺便接取了基地科研所下发的采集左应县生存基地附近山头一种特定植物的任务。
        一大早,林雅就带着自己麾下3000多名能力者大军保护着物资车队出基地西门,走山阴县城前往水云基地。
        上午10点,林雅指挥大军开始攻击第一个镇子。
        这一进攻,林雅深刻地感受到没有哥哥的指挥,他们战斗起来有多吃力。
        要不是有狼王和小团子以及雪儿保护着她这个前锋箭头始终屹立不倒,大队很快就要被强大的尸群撕碎。
        第一个镇子花费了两个多小时才攻下来。可是林雅的队伍里死了二十多名团员。
        这是天狼建队以来首次在一场战斗中出现这么巨大的伤亡!
        林雅心里难过至极。她觉得自己这个团长很不称职。
        可是西北人本就悍勇。所有团员都对这个死亡数字浑不在意。一场大战下来,3000多人只死了二十几个人,太小意思了。与之相对应的是,他们收获了7万多粒高级晶核!
        所有人都劝慰林雅不要自责。
        在攻击第二个镇子时,林雅采取了相对保守的战术。但是大战结束的时候,仍然有十几个团员死亡。
        林雅在这场自己亲自指挥的战争中迅速成长起来。她起初看到团员死亡,会眼含热泪,到中间只是眉头紧皱,到结束的时候竟然可以不动声色。
        慈不掌兵!没有了哥哥的扶持,林雅在不断有部下死去的战争中渐渐变得淡看生死,迅速蜕变成为一名合格的军队统帅!
        她的蜕变速度如此之快,与之前一个多月林辰对她的开导和教诲是分不开的。
        下午四点左右,天鸾佣兵团打通了水云基地与左应县生存基地的道路。
        左应县生存基地的幸存者不管是能力者还是普通人看着不断开进基地的物资车辆,几乎全部是热泪盈眶。
        通道已经打开,他们以后只要小心点,就可以自由来往于两个基地之间。他们终于脱离了孤岛生活!
        任务交付之后,林雅带着团员们到附近目标山头开始采集科研所指定的植物。
        在这里,他们发现了一座建在半山腰的小型聚居地。
        这个小型聚居地是以一处小山村为核心,围绕着小山村建起了一圈高大的土石城墙。
        天鸾佣兵团发现这里的时候,围墙上有一些手持枪械的人在警惕地看着他们这支队伍。
        林雅心里感到有些奇怪。今天这一路过来,天鸾佣兵团遇到了不下三个这样的小型聚居地。但是那几个聚居地的幸存者都是兴高采烈地与佣兵团接触,打问外界的消息,并跟着他们来到了左应县生存基地。
        眼前这个聚居地的人似乎不一样。
        林雅具有精神力异能。她隐约能听到聚居地里面有悲戚的哭声传出。
        要是以往,林雅说不定要去管一下这些闲事。可是经历两场惨战,林雅的心境已经蜕变。她深切地理解了哥哥说的一句话:这世界上的悲惨事情是管不完的。
        罢了,既然没有发生在我眼前,我就装作不知道吧。
        转过头,林雅就要吩咐手下展开工作。
        突然,手下人发出了一偏惊呼。
        林雅猛然转身,就看见了让她目眦欲裂的一幕。
        高高的城墙上,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挣开了拉扯她的人,纵身跳下城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