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武侠修真 > 葫芦娃里蜈蚣精 > 第一百零九章 闯洞
    虎先锋纵然也有些争斗的经验,却想破了头也想不到,会有敌人从地面下钻出来,此时脖颈被一口咬断,虽还有一口气在,但猛地挣扎了几下,却哪里还使的出力来,却是身体一抖,把原身现出来,从头至尾其长有四五丈的一只斑斓猛虎,那鼠三哪里还会犹豫,化作原身,也不顾虎尸巨大胀肚,巨口张开,牙如门板,那虎尸就被他一口就全数吞下。

    眼扫了下地上的一团阳根血肉,鼠三心中暗道“这玩意最是大补,丢了却有些浪费。”然后也不管那团血肉上沾染泥沙,舌头一卷,便也吞咽下去,然后便躺地抚肚,得意大笑。

    强吞了一头猛虎,便是以鼠三食量,府中也撑的难受,白晶晶收了法宝,便也吩咐道“你既吃了那虎妖,便不要在这里痞懒得躺着,且去周围逛逛,看那虎妖是否还有同党,权当消消肚里的血食。”

    鼠三听了嘱咐,便也连连点头,就地一滚,便钻入地下不见,白晶晶上前捡起虎先锋掉落钢叉,未作多想,便带着马良转身回洞。

    且说那虎先锋的大王,乃是妖族中赫赫有名的一位人物,便是在鬼怪横行的西游劫难中,也是一尊强横的妖族大圣,他授命离开灵山,本便准备寻个安身之所,以准备几百年后佛门盛世来临,见得白虎岭中灵气颇丰,便让虎先锋先行一步入山收拾妥当,等待他大驾光临,可是他万万没想到,他黄风大圣麾下得小妖,竟回被山里大胆的妖怪吃了。

    且说鼠三在白虎岭周遭转了一圈,见再没异样,便放心得回洞中复命,只是他虽查探得仔细,却未看到在头顶千尺之上,有狂风飞扬,黄沙浮沉,宛如天边垂挂乌云。

    那黄沙乌云之中,却另有空间,其中层层宫殿,雕梁画柱,很是华贵庄严,其中也有几十只小妖来回伺候,一沙哑声音响起,似颇有不耐问道“虎先锋可是回来了?做这么点事情,也需如此多时间,我真是都白教你们了。“

    那黄沙中显出一身影,金盔金甲,手持钢叉,全身披挂生异彩,头顶羽璎随风扬,若非尖嘴细眼,獐头鼠目得磨样,一眼看去也是员饶勇威武得神将,此时见他生气,宫闱中几十只妖精鬼怪,各各都急忙拜服,惶恐不安,这般磨样却让黄风大圣心中更是恼怒,暗叹“妖族凋零,我自灵山一路而来,竟找不到一个值得调教得后辈,便是看着顺眼的都没有一个,非只是根骨低劣,便是这一个个胆小如鼠的磨样,修炼起来又怎么能成?”

    黄风大圣心中苦涩,正想要亲自入山,好在他麾下还是有一两个伶俐得小妖,急忙的跳出来,口中说道“许是虎先锋有事耽搁了,大王身份尊贵,若是这点小事,也要您亲自前去,岂不是有失身份,还是我们几个小的前去找虎先锋处置一番。”

    黄风大圣这才满意轻轻点头,便既安坐不动,一挥手便将几个小妖尽数放了下去,他一路来点化这些小妖,一来是提携妖族后辈,而来他一路行来,开山立寨,许多事情总不能自己去做,还需要有些人使唤,此时自然是这些小妖效力的时候。

    这几个小妖也都如虎先锋一般,虽只是黄风大圣略微调教,但也都练的一身神通法力,身影飘落山中,转了一圈却未发现虎先锋身影轻晃,几妖心中正自疑惑,其中有一犬妖鼻子灵敏,隐隐追着虎先锋气味,带着几个小妖竟然钻进了洞中来,一见洞内镜湖,别有天地,心中更是大喜,只道是虎先锋早一步来了此地,意图独占了这份功劳。

    只是几妖行动极为明显,尤其是镜湖中清灵妙境,祥和处处,他们这几团黄风妖气涌进来就极为扎眼,故而他们还未落地,白晶晶便已带着鼠三马良围了上来。

    那犬妖见白晶晶云鬓素衣,面容姣好,顿时满脸邪淫,说道“我说虎先锋怎么一去不回,原来此地竟有位如此美丽的小娘子,虎先锋呢?快快叫他出来迎接!大王可是已经等的不耐了。“

    那犬妖见白晶晶三个人少力微,其中那马而根本都还未化形,自入不得他的眼,旁边那小胖子,磨样丑陋,贼眉鼠眼,也去全然没放在心上,这等对手自然不会将虎先锋如何,故而这才问责。

    白晶晶横了身旁鼠三一眼,那矮胖鼠妖此时也是满脸尴尬,他周围巡查一圈,才刚回来说周遭再无同党,岂料便有这几个妖物尾随追来,心中不禁也有其奇怪恼怒,暗道“我明明以即将白虎岭周遭尽数检查了一番,这几个妖孽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白晶晶一听对方为寻虎先锋而来,也知此事再难善了,故而也不答话,素手一张,一团碧光照旧飞起,上手便将七妖都包围起来,马良四蹄飞奔,口吐神霄剑雷,鼠三也是遁地不见,以一对狼牙短刀自地底偷袭,几妖这番争斗起来,其中差异顿时显现。

    黄风大圣遣来的七只妖物,虽修为参差不齐,但与虎先锋也相差不远,白晶晶三个仗着神通宝物,以三抵挡三四个到还能站些上风,但对面妖怪排布开来,卷起一股股妖风,不多时白晶晶三个便落入下风,镜湖水面波澜四荡,洞中黄沙弥漫,林鸟惊飞,好好的一个仙家妙境,顿时成了黄沙漫卷的泥潭。

    且说李渔闭关修炼,把五感六识都闭住了,根本不曾听闻外面呼喊吵闹,但此时争斗一起,洞中灵气震荡,李渔顿时心生感应,暗暗恼怒,走出洞来,虽黄风弥漫,但自挡不住他玄水真瞳窥视,顷刻间便已明了,见白晶晶几个应对得当,法宝驱使的颇有章法,心中也颇感欣慰,但他对这水镜洞也颇为喜欢,此时见这些小妖闯进洞里,弄出这般混乱,心中顿生不喜。

    想也不想就把手一挥,一团火云便在身体周围凝聚出来,李渔近些时日揣摩十日横空大阵真意,虽未能排布出阵法,但对火鸦融阳诀的应用,却有了不少感悟,这一只只如脸盆大小的火乌鸦整齐排布,肆虐火力充斥洞中,顿生出一股铺天盖地之感。

    如此威势骇人,那本将白晶晶三个压制的七妖,顿时都不得不变招自保,只是不等他们应对如何快捷,这八十八只火乌鸦穿行,昂扬霸道,那已经不是寻常火鸟的灼热气息,而是带着一丝丝大日金乌的不世气概,那七只妖孽虽也都有些修为,但哪里抵挡得住,七妖合力,将妖风化作一股,但也只是略一停顿,李渔的火鸦焰气就缓缓进逼。

    几妖拼命吐出妖气,想要把李渔火焰顶开,好脱身逃走,但是李渔此刻心中恼怒对方擅闯他洞府,既依出手,又哪里回容对方离开,把法力紧催,就想把这几只妖物一口气焚化了。

    七个妖物这个个时候,个个心下大大后悔了,但这个时候,他们纵然想要出口求饶也不可能,一口妖气支撑着,被李渔漫天火乌鸦压制着,便是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一个劲的向外吐气。

    白晶晶几个气力消耗,此时见自家公子大王一出现,轻易便压制住着几个妖孽,心中愧疚之余更是颇有些自傲,此时虽力无助阵,但也都在心中暗叫威武。

    不过多时,便见李渔呵斥一声,八十八只火鸦一起振翅长鸣,八十八股火力汇聚于一处,其中力道陡然增长一倍不止,那七只妖孽抵挡已是艰难,此时在被李渔这么猛力摧残,顿时惨叫一声,一口妖气顿时难以后续,被八十八只火鸦围绕焚烧,只是一时三刻的功夫便化成了飞灰,焦糊肉香,却让旁边鼠三直叹浪费,如此多美味血食,这么一把火烧了岂不是实在可惜,只是这种话他心中想想便可,自然不会当着李渔的面说出来。

    七妖被烧的飞灰湮灭,便是连魂魄都被邪魄令收了去,只剩下几杆被灼烧通红变形的兵器倒在地上,李渔随手将其收了,心中这才感概“这几个妖怪倒也悍勇,也不知从那跑来的,竟然宁死不屈,到死也没求饶一声。”

    只是李渔不知,非是对方不肯求饶,而是被他火乌鸦压制,一口妖气不敢有片刻停滞,便是想开口求饶,也说不出话来。

    李渔虽不是嗜杀之人,但此刻别人都闯入洞府来,他自然也不会手软,略整了整衣冠,挥手便收了漫天火鸦,神念驱符,引来水气滋润,不过片刻功夫,洞中黄沙尽去,便已回复如常。

    白晶晶三个见此,一个个急忙上前见礼,口中说道“公子,是我失了谨慎,竟让妖物闯入洞来,扰了公子修行,还要公子出手来救,实是我无能。“

    白晶晶发髻凌乱,李渔也知道她以竭尽全力,也未怪责,只是伸手赐了三妖各自一枚丹药,呵呵笑道”你等以用全力,何罪之有?争斗之后,最有体悟,你们也服了丹药,趁此机会好好修行!不过日后还是小心些,别让人闯入了洞中才知晓。“

    白晶晶三个急忙感谢,李渔见此,心道“仅是他们三个,守卫洞府总是力弱了些,还好这次我在洞中也没能蒙受损失,不过吃了这次亏,也实是我粗心大意,还是早早在洞里布置好十方水云大阵,传授了他们运使之法,免得日后再生这般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