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武侠修真 - 西游之妖行纪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二章 船坞 (改)

第三百五十二章 船坞 (改)

        “冯云,布置的如何的?”一众修行者,分散开往太攀标定的七个地方散开去的时候,济阳大营当中,那四个龙山道的合道半仙营帐内,十一个神境大修,分左右两边散开,为首的那人,则是立于最中——这人周身的气机晦涩难以揣度,哪怕是在这军气笼盖的大营当中,这人身上的气机,也依旧是堂皇昭昭,腰间悬一枚铁牌,铁牌上,偶有电光炸开。

        这人,便是那四位合道半仙口中的冯云,乃是龙山道的元神修士当中,最为佼佼卓然之辈,一身的真元,融圆无比,精气神,更是紧密无碍,混而如一,在神境的道路上,可谓是已经到了进无可进的地步,距离那最终一跃,成就合道半仙,也只差一个机缘而已。

        而这一次,他之所以下山跟着这四位合道半仙前来,所为的,就是那一个终极一跃的机缘。

        在那四位合道半仙问话的时候,这营帐当中,玄妙无比的气机升起,四位合道半仙当中,最右边的那一位灵璧道人,也是睁开了双眼。

        就在其双眼一睁之间,这营帐当中,似乎是改天换地一般,无穷无尽的天地元气,从这道人的周身逸散而出,将充斥于营帐之内的天地元气,给强行的排开来,而同时,这道人脸上的皱纹,飞快的消散,其周身的血肉,也是变得饱满,最后,一个极其俊朗的白发道人,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就在那天地元气激荡着,要于这大营当中的浩浩军气相冲突的时候,以七王所在为界,大营的另一边,与这一处营帐所对应的一个营帐当中,一个一身甲衣的大将,陡然站起,隔着营帐看着那四位合道半仙的所在,目光当中,满是寒芒。

        几个呼吸之后,这大将,才是压下了心头的冷意,右手上,一枚兵符往桌面上一扣,整个大营当中的军气,都是悄无声息的一转。

        于是那四位合道半仙的营帐当中,那些本能的,要压制而去的军气,便是在这大将的控制下,露出了一条缝隙来,双方的配合下,只两三个呼吸的时间,这绵延千里的地域的正中,就已经是消无声息的出现了一个浑蒙的,完全不受军气所影响的空洞来。

        而在这空洞当中,浩浩荡荡的天地元气,在那营帐当中,缓缓的凝聚做实质,最后化作一个三丈见方的沙盘来,沙盘上,赫然便是这方圆千里之地的地形。

        在那地形当中,一个一个的光点闪烁不定,不同是穹天上的星斗一般。

        “青龙七宿当中,角宿,亢宿,房宿。”

        “玄武七宿当中,斗宿,危宿。”

        “白虎七宿当中,娄宿,毕宿。”

        “朱雀七宿当中,鬼宿,翼宿,轸宿。”

        “二十八星宿当中,十个星宿位,弟子已经带人布置完毕。”

        “只是,余下的那些宿位所在,皆在军气笼盖之地,弟子等人,实在没有把握,能够令那宿位不受军气影响……”冯云低着头道。

        随着其口中,每一个宿位出口,这营帐当中的沙盘之内,那如星辰一般明灭不定的灯火,一盏一盏的被点亮。

        四象神形,缓缓的出现,青龙横空,朱雀振翅,白虎合身,玄武镇海,将这千里之地,都覆盖于身下。

        只是,因为二十八宿的星位不全的原因,这四象神形,却有虚幻缥缈之感。

        在这四象神形出现的刹那,这方圆千里,军气笼盖之地,都仿佛是地震一般,陡然一颤。

        带着一众修行者们,进入这军气笼盖之地,往自己所选出来的七个地方当中的第一个目标前进的太攀,陡然驻足。

        这里明明是被军气笼盖之地,但在这暴烈与厚重并存的军气覆盖之下,那些天地元气,明明是淡泊到了极点,但在那震动的刹那,太攀却是觉得,自己周身,那些稀薄无比的天地元气,竟都是如同黄河上的滔滔河水一般,浩浩荡荡的咆哮而起,要将那沉重无比的军气,都一口气给掀翻一般。

        “这是!”驻足之间,震撼无比的神色,在太攀的脸上浮现出来。

        方才的那种感觉,分明便是,这军气笼盖之下的天地元气,正在共鸣。

        也唯有这种天地元气的共鸣,才会叫他这般的修行者,有一种天倾地覆,地裂山崩一般的错觉。

        同样的,也唯有如他这般,已经成就了元神的存在,才能够察觉到这种浩浩荡荡的共鸣。

        至于说那些气之境的修行者,以及那些凡人们,根本就察觉不到这天地元气的共鸣。

        是以,在太攀驻足的时候,他身后的一众气之境的修行者们,虽然也都是停了下来,但他们的脸上,也都是有奇怪的神色浮现出来。

        “前辈?”人类修行者和那些妖灵们当中,为首的存在,都是装起胆子问道。

        他们现在,已经踏进了这军气笼盖之地,一旦是暴露出行踪来,那这军气覆压而下,太攀或许是能够在大军合围之前逃脱,但他们这些气之境的修行者,却是毫无幸免之理。

        是以,在太攀驻足的时候,这些修行者们,心中都是忍不住的悬了起来。

        “无妨,继续往前。”又停了十来个呼吸,依旧是没有等到第二次天地元气的共鸣之后,太攀才是皱了皱眉,压下了心中的诧异之色。

        ……

        “师祖!”在那四象神形显现,天地元气共鸣的时候,营帐当中,冯云也是大惊失色——虽然下山的时间不久,但在这军寨当中,身处这军气的腹心之所,对于那浩浩军气的威势,冯云自然是深有体会。

        眼见着面前的四位合道半仙,悍然引动天地元气的共鸣,这冯云当然是按捺不住,几乎是在喊出声的同时,冯云便已本能的,震荡起真元,想要挡住那下一个刹那,就要覆压而下的浩浩军气。

        只是,等到那共鸣结束,四象神形,环绕着那沙盘,缓缓而动,那预想当中的,军气的反击,依旧是不曾出现,冯云的脸上,也不由得浮现出一抹赧色。

        “慌慌张张,想什么样子。”这个时候,灵璧道人,才是沉下脸色,训斥了一句。

        “不想居然有小虫子,敢摸进这军气覆压之地。”训斥之后,那灵璧道人,便又是一句,言语之间,意味莫名。

        “看他们行进的路线……”

        “咦,居然是径直朝着船坞而去。”

        “袁盎倒是有几分手段。”

        “师祖,可要通知当代吴王,加派人手拦截?”听着这言语,冯云也是问了一句。

        这几日,黄河上的战事,他也看了不少,自然也是清楚,战船对于七王一方而言,是何等的重要,自然的,那制造战船的船坞,更不在话下。

        “吴王陛下以为如何?”听着冯云的话,那灵璧道人,却是不置可否,两三个呼吸之后,灵璧道人开口,却是朝着那营帐之外。

        “侄孙儿自然是听师叔祖的。”听着这言语,营帐的帘子被掀开,然后躲在帘外的吴王,缓缓的踏进这营帐当中。

        “侄孙儿方才察觉到到军气有异,故而前来。”

        “以我之意??”听着吴王的话,灵璧道人的脸上,却是浮现出一抹冷笑来,“那我让你令守在船坞的元神修士,尽皆撤出,将那船坞,让给他们如何?”

        “这……!”吴王刘濞的脸色,一瞬之间,变得阴沉,然后沉默了下来。

        “侄孙儿多谢师叔祖的指点。”就在那灵璧道人脸上的神色,快要化作不耐的时候,吴王刘濞的脸上,才是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来。

        “这船坞,共有七处,若是能够让给袁盎一处,叫他自以为得计,放松了警惕的话,那之后渡河,必然轻松不少!”

        ——太攀完全不曾想到,这方圆千里之地,七王打造战船的船坞,确实是在那所选定出来的那七处地方当中,然而船坞,不是那七处地方之一,而是七个地方,都各有一个船坞。

        只能说,虽然是神境大修,但太攀如今的眼界,比起七王而言,还是有些差距——打造战船,所缺的,无非便是工匠与材料,对于如今占下了半个中原之地的七王而言,他们难道会缺少这些东西?

        谁不知晓,想要渡过黄河,战船是重中之重?

        七王一方,早在千年之前,就已经在有计划的蓄养这些工匠,以及筹备打造战船的木材了。

        是以,如今的七王,富余到,打造战船,根本就不用去砍伐那些山野林木,更不用四处搜罗工匠,他们所需要的,只是建好船坞,将各处秘库当中的木材等等,运送而来也就是了。

        甚至于,他们这千年的积累,足以是叫他们,一口气在这千里方圆,建起了整整七个船坞。

        是以,一个船坞被损毁,对于七王而言,可以说是不痛不痒——他们的积累,休说只是一个船坞,便是七个船坞都被损毁了,也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再建起七个船坞来。

        “不过,那船坞当中,新近打造的战船,却是不能叫让他们毁去了。”

        “毕竟,时不我待,这铸造战船,终归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刘濞的脸上,带着兴奋之色,丝毫顾不得,此时的他,并非是在自己的王帐之内,而是在四个合道半仙的面前。

        “嗯,就这样,先将造好的战船调走,至于说那个船坞,便舍给了他们。”

        “师叔祖以为,侄孙儿这应对如何?”

        “敢问师叔祖,那些人正往哪一个船坞去,侄孙儿好提前做些准备,以打消掉那些人心中的疑虑。”刘濞那看似失态的行为,自然是假装出来的,他这军寨当中,虽然也有一些谋士,但刘濞对这些谋士的信任度,又怎么可能和面前的四个合道半仙相比?

        那些谋士当中,有可能有心向帝室,骗赖正统的人存在,但自己面前的四个龙山道的合道半仙,当然是不可能心向帝室的。

        正是如此,刘濞才是假意失态,其目的,便是为了探一探面前这四个合道半仙的口风。

        对于那潜入此间之人的数量和实力,那四位合道半仙,无疑是最清楚的,是以,对于自己所提出来的这计划,那四位合道半仙,当然也是最有资格点评的,若是那四位合道半仙能够点出自己这计划当中的疏漏,自然是再好不过。

        除此之外,刘濞提出自己的计划,还有一点,便是希望得到这四位合道半仙的配合——不求这四位合道半仙亲自出手,只需要他们不会一时兴起,顺手将那些入侵的修行者,一指头捻死,便是够了。

        “也好,既然如此,吴王陛下且自去行事。”

        “我龙山道,自然不会坏了吴王陛下的计谋。”灵璧道人脸色古怪的回了一声。

        从头到尾,进入这营帐的吴王刘濞,都不曾看到这营帐当中,那三丈见方,四象护卫的沙盘,就好似,那沙盘,完全就不存在一般。

        但是,当吴王刘濞从这营帐当中离开的时候,灵璧道人伸出手来,在那沙盘上一拨,环绕于沙盘上的四象神形,便是化作了一杆三寸大小的令旗,给灵璧道人拖在手心。

        “此四象一气令,便赐予你。”

        “你执此令,设置法仪之时,自可避开那军气的影响。”灵璧道人说着,在这令旗被其摘取出来之后,营帐当中,那三丈见方的沙盘,很快溃散,虚空当中,只余下无数的光点,明灭不定,层层叠叠的堆砌成一个祈天的祭坛模样。

        “务必在冬至日前,将法仪铺设完毕。”在那冯云带着一众神境的修行者们离开这营帐当中,那灵璧道人,再嘱托了一句。

        “三位师兄,冯云行事,尚还算是用心。”

        “这一趟带他来,果然不错。”冯云等人离开之后,灵璧道人,才是缓缓的,重新化作了那耄耋老者模样,这营帐当中,浩浩荡荡的天地元气散开,军气重新覆压而下,只是,那无数明灭光点所构成的祭坛的虚影,却依旧是半悬于空。

        “待到这二十八宿铺设完毕,那三垣,便是全赖天乙师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