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天妖系统 > 第169章 惊天之秘(中)
    洪羽废柴二十年?那不是他先天资质太差的缘故么?至于洪伯庸厌恶洪羽,不正是因为这一点么?想他洪伯庸堂堂霸皇级别强者,所选太子竟然是不能修炼的废柴,他能不厌恶么?至于洪伯庸将洪羽甚至庄后都发配到南疆去,一是因为洪羽调戏容妃的事情当时大家都蒙在鼓里,另外更重要的原因恐怕是夏皇对洪羽失望到极点的原因吧?

    不过现在听‘洪元吉’的语气,似乎这一切都不像想象的那么简单啊!

    金殿上的众人骤然面临生死之境,思维都空前的活跃,听闻‘洪元吉’抛出这一连串疑问后,脑海中不由浮现出诸多念头来。

    然而,要说场中反应最大的莫过于庄后,乃至国师袁成道以及几位国公等重臣了,他们都是这些事件的亲历者,对一件件事情的认知远非其他人可比的,尤其是在听到洪元吉用另类语气提到这几个特定的问题时,他们脑海中顿时闪过这些年来发生的种种事情,越是想下去,这些人的面色便越是大变起来。

    这些亲历者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当年洪羽刚出生之际,夏皇对这个皇子疼爱到了极点,其缘由一是洪羽乃庄后所生,她与夏皇感情甚笃,爱屋及乌的缘故,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便是——洪羽刚出生那会儿的根骨资质极佳!甚至夏皇都因此高兴的有些失态开去!

    一个人的根骨资质几乎是与生俱来的,从一出生便是定下,洪羽刚出生那会儿,庄后以及袁成道等重臣都知道对方的资质绝佳,不然夏皇也不会随后便将洪羽立为太子了。

    然而好景不长,洪羽被立为太子后不久,洪伯庸便大发雷霆了一次,缘由则是……洪羽那优秀的天资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这一点,庄后以及袁成道这些重臣都是知晓的,当时,对洪羽寄予厚望的夏皇差点儿发疯,不过最后他愣是硬生生克制了下来。

    只不过,自从那以后,夏皇洪伯庸对洪羽的态度便发生了极大的转变,渐渐疏远对方,甚至随后发展成了‘厌恶’,这等厌恶之情毫不掩饰,别说是他们这些亲近之人,就连普通的朝臣都能感受到。

    当初庄后以及袁成道等人便有所疑惑,即便洪羽废了,但洪伯庸对其的态度转变也不至于这么大吧?所谓虎毒不食子,自己的孩子再差,做父母的也没有这般嫌弃的道理,更何况,洪羽刚开始的资质那般优秀突出,对方并不是生下来就废柴的,洪伯庸态度即便有所转变,也不应该突然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吧?

    随即庄后等人再想到‘洪羽调戏容妃’的事件,便更感觉不对劲儿了,即便当时大家不知道洪元吉串通容妃栽赃洪羽的内幕,但这件事情中的破绽可不少,比如那个服毒自尽的马公公,好好的他为什么要自杀?还有,平素里人品极佳的洪羽为什么突然急色的去调戏容妃?而且选在夏皇洪伯庸的寿宴这个关口?这未免也太没脑子了。

    然而即便有着这般多的漏洞,夏皇洪伯庸却不问青红皂白,便废黜了洪羽太子之位,且将其贬黜到南疆这等偏远之地,更甚者,南疆还有潘燕山这般的仇人?

    这种种的疑团,庄后以及袁成道等人当时自然都是想到了的,只不过一直无法得到答案,时间一长也就将其沉淀在心中了,如今,洪元吉将这些疑团全都提点出来,顿时将几人心中的疑惑全都勾了起来。

    是啊,洪羽为什么突然废柴?洪伯庸为何突然对这个爱子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还有前些年那个漏洞百出的洪羽调戏容妃事件,洪伯庸为何做出如此昏聩的处置?

    一时间,庄后以及袁成道等几个亲历之人心头不由浮现出浓浓的疑惑来,而作为‘局中人’的洪羽更是急于知晓其中缘由。

    当然,大家心中所想的这些说来话长,但在脑海中也只是转瞬即逝的功夫,洪元吉提出这些问题之后,看众人脸上越发疑惑起来,他不由诡异一笑道:“反正今天之后你们都要成为本座的美食,本座就让你们做个明白鬼!”

    说到这里,洪元吉扫了一眼被困在白骨牢笼中的夏皇,咧嘴露出森白的牙齿,“早在二十多年前,本座便要夺取洪伯庸的龙气,但他年富力强春秋鼎盛,想要从他自身突破实在太过困难,于是本座便将主意打到了他身边人的头上。”

    “于是你就选上了我?将我弄成了废柴?”洪羽眼中厉色闪动,二十年的废柴生涯,让他受尽嘲讽奚落,其心中留下了极大的阴影,洪羽此刻听闻这一切似是有人故意为之,他这些年来所遭受的嘲笑奚落在这一瞬间都化作滔天的恨意。

    洪元吉眼见对方义愤填膺,他笑得越发灿烂,“没错,我天才的三弟,就是这么回事,本座当时便施展手段,断了你的修炼根基,让你变成了废柴!”

    听此言语,洪羽怒发冲冠,几乎在第一时间便要将洪元吉撕碎扯烂,不过长期养成的冷静心思,让其第一时间将怒气强自压了下来。

    “喋喋,不愧是洪伯庸最喜欢的皇子,这么快便压下了心中的激愤。”洪元吉脸上笑意更盛道:“当年你父皇洪伯庸便如你一般,在得知你修炼根基被毁的时候,一度产生了庞大的负面情绪,加速了龙气的凝聚,不过,他的调整能力极强,没用多久便恢复了过来。”

    “本座自然不会就此罢手,其后我接连施展手段,甚至想到了将你击杀,将你母后庄贞击杀,以此来刺激洪伯庸,但随后本座愈发看出洪伯庸自我控制能力的强大,我便知道,即便将你们母子杀死,洪伯庸也不一定就范的。”

    “后面发生的事情更加印证了这一点,洪伯庸为了调整落差极大的心态,他甚至强行让自己对你这个爱子产生厌恶心思,以此来疏导因你突然根基被毁所产生的庞大负面情绪!”

    “本以为,随着你年龄的增长,一直无法修炼的现实会让洪伯庸的心态逐渐失衡,但没想到这老家伙这般能隐忍,这一忍,便是忍了将近二十年之久!直到……本座附身于洪元吉的身上,与容妃导演了那一幕调戏庶母的戏码!”

    听到此处,潘燕山不由惊呼出声,“附身?那真正的二皇子洪元吉他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