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我是一个原始人在线阅读 - 第八二三章 天不生神子,万古如长夜(四合一,有加更)

第八二三章 天不生神子,万古如长夜(四合一,有加更)

        (为书友巫蔚青打赏加更)

        石头和泥巴、土砖这些东西不同,和它们相比,石头的导热性简直不要太好。

        可不要忘记了,当初腾蛇部落那个比巫更会装神棍的巫,就是用石板煎肥肉,弄出脂肪油之后,充当来自天神的赏赐,来忽悠部落里的人的。

        如今,黑石部落的首领躺在用石头建造出来的火炕之上,并且下面还有小火一直在持续不断的燃烧,那结果就别提了。

        简直就是小火炖出真滋味了!

        因为一直都是小火在慢慢的燃烧,所以温度往上提升的并不快,起到了类似温水煮青蛙一般的效果。

        再加上自从天气寒冷下来之后,黑石部落的首领基本上就没有睡过多好的觉,如今终于感受到了春天一般的温暖,睡的非常的沉,所以结果就是当满头大汗的黑石部落首领从睡梦之后醒来的时候,背后的许多的皮都已经被烫死了,发白不说,还有燎泡。

        感受着来自背上那无处不在的疼痛,再想想要是自己一直这样沉睡下去的结果,差点就要被弄成铁板烧的黑石部落首领顿时就愤怒了,嘴里呜哩哇啦的吼叫着,先把差点将他给烤熟了的石头火炕给毁掉,然后对着已经抱着脑袋蹲在地上的树皮一阵儿的拳打脚踢,在这个过程里,黑石部落中的一些人也加入了其中,一起对差点将他们的首领给烤熟的树皮进行殴打。

        无数的拳脚落下,真的如同狂风暴雨一般。

        如果不是这将近一年来,树皮没少遭受到殴打,抗击打能力有了一个很大的提升,并且还非常有先见之明的提前抱着脑袋蹲在地上,想要在这样的一番殴打之中活下命来,实在是非常的不容易。

        此时的洞内安静下来,侧躺着身子的黑石部落首领,不时会抽两口凉气,背后的疼痛让他没有多少继续睡下去的心情。

        常年燃烧的火堆散发着光芒,火焰不是跳动一下,晃动着洞穴之内影子。

        “呸。”

        靠着石壁坐起身子的树皮,吐出了一口带血的口水。

        在往外吐口水的时候,他还不敢弄太大的动静,担心会因此而引起黑石部落首领的注意,从而再被殴打一遍。

        坐在这里的树皮,怨毒的目光遥遥的看着侧躺在火堆旁的黑石部落首领。

        此时是晚上,洞穴之内燃起的火光也并不是多么明亮,而且绝大多数的人已经睡去,没有人会再来注意到他,所以此时的树皮可以不加掩饰的将怨毒的目光露出来。

        此时的树皮心里非常的后悔,早知道会是这样的话,之前的时候,自己就应该将火烧大一些,直接将这个凶残的黑石部落首领给烧死!

        黑暗可以助长人黑暗的心思,一些白日里看起来很是阳光的人,独处在黑暗里的时候,都会滋生出很多黑暗的心思,更不要说刚刚被这样狠狠的殴打了一遍、并且和黑石部落还有着这样深仇大恨的树皮了。

        树皮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黑石部落的首领,好一阵儿之后,才终于缓缓的往一旁转移,最终落在了那一堆被火焰烧黑,一些上面还沾着一些泥巴的石头上面。

        自己只要搬起这块大石头,对着黑石部落的首领狠狠的一砸,这个残暴凶恶的家伙肯定就会死了。

        以后他就再也打不成自己了!

        树皮坐在这里,心里这样想着。

        随后又开始回想在今年年初的时候,黑石部落的首领,是如何带着人将自己部落给攻破,是如何杀死自己部落的人的。

        除了这些之外,树皮还仔细回想了他来到这个部落之后,黑石部落首领,对他的各种殴打。

        这样一回想,树皮领本就起伏的胸膛,变得更加起伏了起来。

        仇恨,给予了他很多的勇气,晦暗而又安静的洞穴,将他的这些勇气,又助长了几分。

        胸膛起伏了好一阵儿之后,浑身疼痛、胸膛跳的如同擂鼓一样的树皮咽下一口带血的唾沫,用肿胀的手按着身后的石壁,缓慢而又悄无声息的站了起来。

        背后烧了一背燎泡的黑石部落首领,好一会儿都没有再抽凉气了,应该是已经睡着了。

        坐在火堆旁,负责照料火堆的那个人,这时候也瞌睡的掉头,整个人坐在那里,一栽一栽的。

        对于站起来的树皮,并没有一个人察觉到。

        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树皮狠狠的握握拳头之后,迈着打颤的腿,缓慢的朝着那一堆的石头走去。

        黑石部落对于让他们发家的黑石武器看的非常的重,一般而言,像树皮这些人,根本就接触不到。

        而且,在树皮他们住进了洞穴之后,这些黑石武器,在不用的时候,就被放入了洞穴比较靠后的地方,那里是不允许树皮他们过去的。

        不仅仅是黑石武器,就连一般被磨尖的木棍状的武器,以及弓箭这些东西,平日里都被放在洞穴的深处。

        没有黑石部落首领的命令,一般人不能乱拿,尤其是树皮等人。

        不过,这次黑石部落的首领却遗忘了一些东西,这些东西就是不久之前被他狠狠的踹毁的铁板烧式的火炕。

        这火炕使用石头垒砌而成的,踹毁之后,石头就那样散落了一地。

        缓慢而又悄无声息走着的树皮,来到了这堆石头的跟前,他弯下腰去,双手抱住了一块石头。

        在双手和石头接触到的那一刻,他的心跳的更狠了,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一样,双腿像是在筛糠,整个人都似乎是被抽取走了大部分的力量,变得没有力气起来,只觉得浑身轻飘飘的。

        硕大的石头,还是被树皮抱得离开了地面一些,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洞里却突然有了响动,有人从火堆旁站起起来,这是黑石部落的一个比较核心的人。

        “#¥%der?”

        这个显得有些睡眼惺忪的人,看到了石头堆旁的树皮,被吓了一跳,而后出声询问。

        他的意思是在问树皮在做什么事情。

        被吓到的不仅仅只有他,心跳的如同擂鼓一样的树皮,同样被吓得浑身一个激灵,刚刚抱离地面的石头,重新落了回去。

        树皮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在来回徘徊,那就是自己这次要死了!

        这还不是最为要命的,最为要命的是,随着这人的出声询问,许多已经睡着的人都被惊醒,因为背后的疼痛,睡觉本就睡的很浅的黑石部落首领,更是直接坐了起来。

        “#¥5dy……”

        在这样的情况下,树皮僵硬的声音响起,他的意思是他想要去解手,这是在寻在小一些的石头用来擦屁股。

        这样说着,还顺手拿起一小块沾着土坷垃石头托在手中。

        没有人想着这个已经被他们驯服的人,真的敢对他们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毕竟以往的时候,他们首领以及他们,也没少打这个树皮。

        被惊醒的黑石部落首领,冲着站在那里浑身都在颤抖的树皮狠狠的骂了几句之后,让树皮去解手,而他自己则显得很是艰难的侧躺下来继续睡觉。

        至于树皮身子发抖,以及声音显得极度不自然的事情,他们中的不少人都注意到了,不过并没有怎么在意。

        因为不久之前树皮犯下了那样大的错误,被他们的首领给狠狠的打了一顿,出现这样的事情是很正常的事情。

        死里逃生的树皮,拿着救了他性命的、沾着土坷垃的石块,走出了洞穴,来到了冰天雪地里,被这样的寒冷一侵袭,他整个身子抖动的更加厉害了……

        树皮从洞外走了进来,堵好洞门之后,抖索着身子回到了他睡觉的地方,用手按着石壁缓缓的躺在,躺在了干草之上。

        随着时间的推移,洞内再次陷入了安静之中,一如之前那样。

        树皮很想再次起来,抱起石头继续之前没有完成的事情,只是心里想了这么久,身子却一直都没有动弹一下。

        他重新回想悲惨的遭遇,想要给自己足够的勇气。

        这样一想,树皮的胸膛很快就激烈起伏了起来,只是每当这样的情绪酝酿到顶点的时候,刚才那个人喝问他的那一声就会突然在脑海里出现,将他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尽皆泄掉。

        再等等吧……

        现在自己的身子上都是伤,而且部落里的人也不一定就都睡着了,自己这时候再次行动,不一定就能将这个残暴的家伙杀死……

        尝试了几次也没有再次站起来的树皮这样给自己说着。

        这样的念头升起之后,他狂跳的心慢慢的平静了下来,整个人也一下子变得轻松了,躺在那里很快就睡着了……

        时光在忙忙碌碌的日子里悄然而逝,带走了一些东西也留下了一些东西。

        不知不觉间,青雀十年就已经来接近了尾声。

        白雪皑皑、寒风凛冽之中,随着年关的一日近似一日,青雀部落的众人心中,都似有着一团火在不断的燃烧着,越燃越旺。

        一代代的圈养下来,越来越懒的野猪,被人按倒在地上,前后蹄子都用绳子牢牢的捆住,穿上棍子抬出猪圈。

        侧放在一个一米左右的台子之上,猪头以及脖子超出台子的范围,几个人牢牢的按住按住不断挣扎的野猪。

        可能是感受到了即将到来落到死亡,野猪在拼命的叫唤着,声音极其凄厉。

        不过再怎么凄厉也一样摆脱不了将要被杀死吃肉的命运。

        随之一声凄厉到极点的惨叫,沾染着一些鲜血的铜刀从猪的脖子那里拔出,带着一些气泡的血飙射到下方陶盆之中。

        二师兄在一旁看得直添嘴唇,新鲜的猪血加水放入一些盐搅拌凝固之后,做成的血豆腐吃起来最是美味。

        放在平地的铜锅上面,放入一些羊油细细的煎了,再配上一些蒜汁,那滋味就别提了!

        鸡鸭鹅这些东西都遭了殃,许多都被宰杀掉,剥皮或者是用开水烫了拔毛之后,成为了过年的时候,众人的食物。

        厨房的门口,压着豆腐匣子被打开,露出了白白嫩嫩方方正正的豆腐。

        又掉了一颗牙的巫,拿着一柄细长的铜刀割下一块冒着热气的豆腐,拿在手里沾着蒜汁吃,舒服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在充满期待与喜悦的等待里,新年的脚步一日日的临近。

        所有的期待与准备,都在年夜饭上彻底的展现出来。

        酒香、肉香、奶香、菜香……种种香味混合在一起,诸多平日,单单是一种就足以令人无限期待的饭食被摆放在了一起,看着就有种让人口水长流的冲动。

        果酒倒满了每一个人面前的碗,众人在韩成的示意下纷纷端着酒碗站起,遥遥举杯庆祝之后,众人仰脖将之一饮而尽。

        “年夜饭开始!”

        随着韩成的一声令下,一起喝过酒的众人拿起筷子,朝着眼前令人垂涎了很久的饭菜夹去。

        本来很是欢腾的饭堂,在韩成宣布开吃之后,忽然就陷入了一种安静之中。

        这是因为众人都只顾着往嘴里送菜,顾不上说话了。

        和巫一起坐在上手的韩成,夹起一筷子鱼送入口中细细的嚼着,看着这几百人一起吃饭的壮观场面,脸上露出了笑容,心里满是感慨。

        此时的他,又找到了儿时过年时的那种感觉。

        这种感觉可以称之为年味。

        后世的时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于过年韩成就没有那样期待了。

        可能是因为长大了,也可能是因为生活水平提高了,平日里吃的和过年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

        也能是过年的时候回到庄子上,到处都是酒桌牌场。

        抽的都是大几十的烟,说起工资的时候,没有低于一个月一万的,一个比一个能挣钱。

        也或者是越来越流于形式化的年后串亲戚……

        这诸多的事情夹杂在一起,导致记忆中的年味,和自己想要的那种年味越来越淡,甚至于根本就是没有。

        对于年的期待,也就变得更低。

        不过,这种韩成在后世的时候,越来越感受不到,并为之遗憾的东西,在如今的青雀部落,韩成再一次的找到了。

        或许这也是生活在比较落后的地方,或者是时代的好处吧……

        青雀部落的年夜饭是下午时分吃的,丰盛的年夜饭过后,天色基本上也就暗淡了下来。

        随着篝火的燃起,皮鼓的敲响,更为热闹的除夕夜开始了。

        女孩爱花,小子爱炮,这句话说的一点都不假。

        青雀部落的那些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们,拎着冰凌做成的灯,一个个乐颠颠的跑前跑后。

        部落里的小子们,对此则不怎么感冒,他们更喜欢做的是将截成一截一截的竹子丢进燃烧的篝火堆里面,而后捂着耳朵侧着身子,满是兴奋之中又带着一些畏惧的看着燃烧火堆,期待着爆竹炸响的那一刻发出的声响,与炸出的火星……

        冰天雪地之下,这个其余部落都躲在洞穴里瑟瑟发抖,期盼着寒冷的日子赶紧离开的夜晚,青雀部落这里却是一片欢腾的海洋。

        如果有人能够俯瞰夜空的话,会发现在这个夜晚、在这一片大地之上,一共有两个地方闪烁着火光,这两个地方,分别是青雀主部落,和铜山居住区。

        或许再等上一些年,这样的夜晚、这样的灯火将会变得更多,最终星星点点的布满这片大地,就跟布满天上的繁星一样。

        这个过程虽然可能会比较缓慢,在途中可能会遇到一些挫折,一些困难,但不管如何,星星之火,总有发展成燎原之势的那一天……

        欢快的日子,总是过的非常快,转眼间年就已经过去。

        说是过去,但从另外一个意义上来说,也并没有过去,因为它留在了人们的心里。

        穿着一身新衣的老原始人,斜靠着一堵墙上,呆呆的出神,这两天,过年时发生的种种事情,都在他的脑海里来回翻腾。

        每回想一次,心里就会多一次的震撼。

        一个年,再一次刷新了老原始人对青雀部落的认知,刷新了他对幸福生活的认知,让他整个人都如同在云端一样。

        不仅仅是他,风部落以及邻风部落的所有的人,都是同样的感受。

        这个年,满足并大大超越了他们所有对幸福生活的幻想,让他们知道,原来还有这样的一种生活……

        一遍遍的震撼之后,老原始人心中升起了疑惑。

        他想不明白,都是部落,为什么在青雀部落却能生活的这样好,拥有并享受这许许多多的东西。

        老原始人说出了他的疑惑,邻风部落的首领,以及两个部落其余的人,在听了老原始人的疑惑之后,一个个也都变得疑惑了起来,对于老原始人的这个疑惑,他们也觉得想不通。

        “是因为神子!是因为我们部落有神子,这些都是神子带来的!”

        有青雀部落的老人手听到了他们的疑惑之后,想都不带想的,便一脸骄傲的大声给出了答案。

        同时还暗暗鄙薄了一番老原始人他们,这样浅显的事情,有什么值得问的?

        是啊,确实是因为神子,他们以往生活的部落没有神子,所以他们生活的就非常困苦,如同一直生活在黑暗冰冷寒夜里,找不到方向,看不到出路。

        如今来到了善良的青雀部落,遇到了智慧的神子,他们才终于感受到了光亮,找到了方向。

        老原始人他们的这些感受,被素来和他们比较亲近的石头知道了,石头就将之记载了下来。

        经过一代代的流传之后,这段话被后人进行了概括总结——天不生神子,万古如长夜!

        韩成从这里走过,听到了他们之间对话,在为自己能够在部落众人的心里拥有这样高的地位而感到欣喜的同时,也缓缓的摇了摇头。

        “部落里能够拥有这么多的东西,能够超越许多的部落,这其中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我,但更多的,却是另外一种东西!”

        韩成将部落里的众人召集起来,大声对众人说道。

        韩成的话刚一出口,顿时就让部落里的人变得迷惑了起来。

        这怎么可能啊?!

        部落发生改变,就是从神子到来之后才开始的。

        就是因为有了神子的领导,自己部落才能够以令人吃惊的速度,变成如今令人艳羡和吃惊的样子。

        这是自己等人亲眼看到,亲身经历的事情,怎么神子这个时候却说,他只占其中一部分,还有更为重要的一些原因呢?

        那比神子更为重要的原因是什么?众人尽皆疑惑。

        他们绞尽脑汁的去想,去思索,却也想不出一个合理的答案。

        因为,在他们的认知里,神子就是最为重要,最为智慧的!

        “这种东西是劳动!

        通过劳动,我们才能够拥有这么多的食物!

        通过劳动,我们才有宽敞明亮的房屋住!

        通过劳动,我们才能将我们想要的东西给一一的弄出来!

        通过劳动,我们才能够过上如今这样的日子!才能过的更好!”

        韩成笑着对众人说道。

        这样的一番话一出口,原本还在为这个答案而感到疑惑的人,一个个渐渐的也露出来了明悟之色。

        仔细的回想一下,部落里所拥有的这一切,确确实实是通过劳动得来的。

        不劳动,部落里所需要和拥有的这些东西,任何一个都不会凭空出现。

        “是因为劳动,但更多的却是因为神子!”

        在众人都在为韩成说的劳动而议论纷纷,并产生了高度的认同的时候,有反对的声音响起。

        声音显得有些苍老,开口的正是站在一旁一直没有怎么说话的巫。

        “我们不怕吃苦,不怕干活,在神子没有过来之前,我们也一直都在劳动,为了让部落里的人吃饱肚子,我们许许多多的人,都在努力的寻找着食物。

        有些时候,下雨了,天气冷了还坚持出去寻找食物。

        那时候的辛苦,并不比现在少,可还是有很多人,很多时候吃不饱肚子。

        神子才来的那一年,部落里的果园子被邪恶的腾蛇部落抢走了,我们部落过冬的时候,没有储藏够足够多的食物,如果不是神子带着我们砸开冰面,从里面找到了鱼,那一年我们部落里的许多人都将要饿死!”

        少了不少牙齿的巫,手里拄着用桐油刷过的拐杖,对着众人大声的说着,声音里充满了追忆与激动,说到后来,甚至于有泪水从眼角处滑落。

        这样的一番话说出,原本还显得比较喧闹的地方,顿时就安静了下来。

        青雀部落最早的那一批人,都被巫的这一番话,勾起了往日里的记忆。

        是啊,那个时候的他们,过的可真不怎么样。

        那些后加入青雀部落的人,比如原黄果部落的人、半农部落的人、以及风部落和邻风部落的人,听了巫的这一番话才知道,原来如今这样强大富有的青雀部落,在原先的时候,居然也过的这样艰难。

        原来,他们曾经也被邪恶的腾蛇部落惨害过。

        “是神子带着我们弄到了足够多的鱼,是神子教会了我们怎么制造陶器,是神子带着我们制造出来了盐,是神子教授我们如何进行种地,如何建设房屋围墙……

        是神子教授了我们这些东西之后,我们才能通过劳动,让部落变得更好,一步步的将部落建设到了今天的样子!

        如果没有神子,就算是我们再怎么勤劳,再如何劳动,也不能将部落里所拥有的这些东西给弄出来,也不可能将部落变成这样的富裕!”

        巫对着众人大声的说着,越说情绪越激动,说道后来,嗓子都有些沙哑了。

        本就安静的地方,随着巫这一番话的说出,变得更加安静了。

        只不过有所不同的是,众人的情绪都被巫给调动起来了,看着韩成一个个胸膛起伏的厉害。

        眼中所蕴含的那些东西,看着就让人心里大受感动。

        “神子!”

        巫转过身来,朝着韩成恭恭敬敬的施礼,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

        “神子!”

        其余人也都学着巫的样子,向韩成施礼,并恭敬的喊着,比往日里祭祀的时候,所蕴含的感情更深。

        他们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心里翻涌的情感,所能做的只能是恭敬的施礼,然后口中叫一声神子。

        韩成站在这里,听着巫说的话,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情起伏的厉害,整个人的胸中,都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完全充满了一样。

        甚至于都快要通过眼睛流淌出来了。

        面对着这样一群淳朴,知道感恩的人,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就算是生活在原始社会又怎么了?

        韩成想要宣扬劳动是创造财富根本源泉的活动,经过巫的这番话之后,不知不觉间就有些变了味道,不过众人还是从中收获到了许多的东西,包括韩成在内。

        事后,韩成仔细回想了这次事情的主要经过,发现他在向部落里的众人宣扬劳动是创造财富源泉的时候,忽略了另外一种东西,或者说是一句话。

        这句话就是,科技是第一生产力。

        巫通过青雀部落的种种变化所进行论证的、向众人讲述的,其实就是科技是第一生产力这些。

        因为从后世而来的韩成,知道许许多多超越这个时代本身水平的东西。

        在这样的角度上,可以将韩成理解为诸多科技的综合体。

        仔细想想,确实是这个样子的。

        看来再过上一段时间了,自己找到机会了,需要再向部落里的人,普及一下这方面的知识,渐渐的改变部落里众人的意识形态。

        劳动的时候不能一味的闷头猛干,需要在干活的途中,发现并解决问题,寻找到更好、更方便的工具或者是方法……

        “一座房,两座房,

        青青的瓦,白白的墙。

        宽宽的门,大大的窗。

        三座房,四座房

        房前花果香,屋后树成行。

        那座房子最漂亮?要数我们的大学堂!”

        青雀十一年已经到来,春天却没有如约而至,白雪覆盖下的青雀部落,却已经多出来了几分活力。

        被清扫出来的空地上,带着一些暖意的阳光洒落,扎着粗细不同麻花辫的妇人们,三三两两的坐在这里,脚边放着装针头线脑的小簸箩,手里则不停的动作着,通过她们的手,一件件衣服、或者是鞋子之类的东西渐渐成型。

        年前的时候加入到青雀部落的风部落和邻风部落的不少女原始人们,也在一旁跟着学着做这些东西。

        之前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的她们,做起来的时候,显得很生疏,不时会有人被针扎到手。

        每当有类似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时候,就会有一些经验丰富的青雀部落老人手停下手中的活计。

        没有出声责怪,而是关切的出声询问,并讲说一些她们当初学习这些时遇到的困难,然后再耐心的做示范,甚至是手把手进行教学……

        更多的人,则在休整着农具,等待着冰雪融化,好第一时间进行春耕与春种。

        对于神子描绘出来的、在部落里存在很多粮食窖的粮食,足够部落三年吃的宏伟场景,部落里的人都是为之感到兴奋,想要通过自己等人的辛勤劳动,将其实现。

        这就是思想教育的好处了,能够最大程度上的调动人的积极性,让部落里的人,劲往一处使。

        最为令人赏心悦目的,就是从青砖大瓦房之内飞出来的整齐的读书声了。

        作为青雀部落下一任巫的石头站在黑灰色的石板前面,用一根细细的棍子,指着石板上写着的那几排整齐的粉笔字,课堂内端端正正坐着的那些孩子们,则随着石头的指点张大嘴巴,齐声的朗读着。

        带着稚气的整齐的读书声,在青雀部落飘荡着,每当这样的声音响起的时候,部落里正在做着事情的人都会下意识的放缓动作,尽量将弄出来的动静降到最小……

        在青雀部落开始焕发活力,为迎接春天的到来而做准备的时候,身上的伤基本上已经痊愈的树皮,也再次有了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