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我是一个原始人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 恐惧的女原始人

第七十一章 恐惧的女原始人

        院墙还需要接着加高。

        韩成原先预想的围墙是高两米五的,不过后来因为赶工期的原因,就把院墙从两米五降到了两米。

        两米高的墙可以将阻挡绝大部分的野兽,但是想到阻挡人的话就有些困难了,如今又下了雪,围墙看起来变得又低了几分。

        韩成原本就有过年开春之后,接着加高围墙的想法。

        原来的打算是增高到原先预想的两米五,现在因为多了一个可能的敌对部落的缘故,他觉得两米五的围墙还是太低,到时间可能会将围墙往上提高到三米甚至是更高。

        围墙增高好之后,房屋的建造也就需要提上日程了。

        如今随着部落里面器具的增多,洞穴里面的空间,越来越显得的拥挤了。

        而且因为众多人都生活在一起的缘故,空气也难免不清新。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晚上的时候来自于原始的歌声太过于嘹亮,有些时候还此起彼伏的,弄的韩成经常睡不好觉。

        以前众人都忙碌的时候还好些们,繁重的劳动让大师兄他们没有太多精力去做这件爱做的事。

        以往冬天的时候因为食物和盐分的问题,众人对这件事情也属于有心无力型,只有到了春天的时候,才会大规模的躁动。

        但现在不同了,充足的食物和盐分,以及闲适的生活,让他们有太多的精力可以发泄,随时随地都可以来上一次,以至于现在到了晚上,众多交杂在一起的原始小曲,哼个不停,格外的影响睡眠。

        尤其是黑娃和壮两个人,一来年轻有力,二来新婚燕尔,三来壮是一个粗喉咙,那歌声大的能将人从睡梦中吵醒。

        要不是韩成怕耽误了部落的人口发展大计和担心黑娃以后再也快乐不起来,韩成早就过去用脚踹他们两个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韩成才迫切的想要将建造房子的事情提上日程。

        加高围墙、修建房屋,这两件事情没有一件是可以短时间完成的,所以青雀部落下一年主要的规划,就这两项。

        常言道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在韩成腰子汤的暗自助力之下,青雀部落的男人们今年耕耘的格外勤奋,耕地耕的勤快了,收获自然也就多。

        今年一年,青雀部落足足有八个婴儿降世!三男五女。

        除去一个生下来就非常虚弱的男婴夭折之外,其余的七个婴儿全部都存活了下来,而且还很健康。

        在韩成为那个夭折的婴儿感到遗憾的时候,巫却快活的直向天神献礼。

        因为在以往,新生的婴儿能够存活下来一半,就已经不错了,而今年却足足存活了七个!

        这对于巫以及部落中的其他人来说,的确是个奇迹,也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

        这当然不是奇迹,而是源自于韩成的一些改变。

        事情需要从今年初夏的时候说起。

        在大师兄他们出去打猎的时候,部落里的一个大肚婆娘生产了。

        韩成作为新时代的男性,这样的事情当然是要回避的,巫的年纪大了,再加上是神职人员兼职一点半吊子医生,自然是百无禁忌。

        事实上部落里基本上所有年纪小的人都是巫接的生。

        毕竟他常年在洞里,而且还有经验。

        在听到孩子生产完之后,韩成才从洞外面回去。

        因为部落增添人口的喜悦,很快就被满腔的吃惊和痛心继而是愤怒所取代,这不仅仅是因为洞内弥漫着一股子血腥味,更重要的是孩子的状态!

        刚出生的孩子,身上黏黏的,还带着很多的血,就这样用一个兽皮一裹,然后就被他的母亲抱着喂奶吃了。

        这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孩子的脐带都没有打结,而且留在外面的有将近十厘米这样长!

        而且脐带的断口处显得参差不齐,上面还沾染了不少的灰尘。

        就这样巫还站在一旁看着婴孩露在外面的小雀雀嘿嘿直乐,为青雀部落又新添了一个男丁而兴奋。

        韩成看的是目瞪口呆,这就是所谓的接生?

        部落里面现在能活着的人,命是该有多大啊?!

        韩成没有办法去怪巫,因为这是巫知识的局限性,并非是他不想做好。

        韩成心惊胆战又气愤的在这里站了一会儿,扭头吩咐老原始人立刻烧半坛子开水出来,而他则快速的跑到了内洞,将那把骨刀拿了出来,丢在陶罐里煮。

        巫有些奇怪神子的举动,又有些心疼,因为这骨刀,是部落里唯一的一把。

        就这样直接丢进罐子里如同煮骨头汤一样的煮,他不心疼才是怪事。

        韩成这会儿没工夫给巫解释什么,他又飞快的让人找来一个大陶盆,往里面添了凉水又放了热水,搅拌一下试试水温正好之后,就从那一脸慈祥的怀里将婴儿给接了过来。

        韩成的举动让这个才做母亲的女原始人很是害怕。

        神子又是让人烧水,又是拿刀子的,现在又要将孩子从她怀里要过去,流程看起来很是熟悉,部落里每天煮骨头汤的时候,就是这样来的。

        不过神子部落里早有威望,虽然很是担忧,这个女原始人还是顺从的将怀里细皮嫩肉的孩子交给了神子。

        而她也站了起来,亦步亦趋的跟在韩成身边,有些紧张兮兮的,生怕神子对她刚生下来的孩子做些什么。

        当看到韩成将小婴孩从兽皮里拿出来往放了水的盆子里放的时候,这个女原始人再也忍不住了,母亲的天性让她忘记了其它,伸手就要夺回她的孩子。

        因为每天煮肉的时候,就是先将肉洗干净了再下锅!

        猝不及防手中孩子被抢走的韩成,看着抱着哭闹的婴孩瑟瑟发发,一边惊恐的看着自己一边将婴儿牢牢抱住,不断往后面退的女原始人有些发愣。

        他扭头看看陶罐里已经沸腾了的水以及水里煮着的刀,再看看脚下装水的盆子,明白了怎么回事的他笑了起来。

        他明白了,巫却不依了,被这一幕弄的有些发呆的他,反应过来之后,伸手就要去打这个女原始人。

        在这个部落里,任何人都不能对神子不敬,包括他也一样!

        (今天有点事,发的晚了,抱歉啊。再次感谢书友们的票票,进了前八百了。同志们再朝我砸上几章吧,——脑子有些混乱的墨守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