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有君子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三章 神将刘辟

第四百三十三章 神将刘辟

        次日,刘辟果然当起了前部先锋,前往赵云挡在官道的军寨前,点名道姓的邀赵云出战!

        赵云在官道上摆上了一片整整齐齐的锯鹿,并高搭射台,并强弓硬弩射住阵脚,整个大营安扎的固若金汤,不让一人一骑越雷池一步。

        刘辟邀战赵云之后,便听其营寨之内“咚咚咚”三通鼓声响起。

        接着,便见官道上正面营寨中,奔出一众步兵,他们匆匆的挪动开了大营门前的锯鹿角。

        稍后不多时,便见赵云白马锦袍,银枪亮甲,率领着白马义从军从大营内奔驰而出,望之极有神威之感。

        白马义从原先随赵云留在徐州的,仅有五百余骑,这些骑兵理应都是公孙瓒的部署,赵云和陶商结义之后,他们按道理是应该返回幽州的。

        但陶商却用钱粮和田地、耕牛,并许诺包揽娶妻的条件,留住了他们。

        白马义从的兵勇常年跟北地外族的鲜卑或是乌桓作战,大部分都是孑然一身,无亲无故,因此倒是不存在思念家乡的亲人之感,反倒是陶商对他们出手极为大方,远胜在幽州穷搜的公孙瓒。

        且徐州和扬州地处江南,风景秀丽,近些年来被陶商开发的极为富庶,被誉为丰乐之土,很多百姓在没有路引的情况下,都暗中潜逃至此。

        且此地远没有幽州之地酷寒,生活起来极为舒服,这世上没有人真的傻,五百白马义从的大部分人都选择留在了这里。

        陶商对于这支擅长奔袭骑射的轻骑兵很是喜欢,并有心扩建,只是徐州的南马并不适合组建白马义从。

        幸好这些年来,于耳鼻和刘虎俾通过他们手中的路子,一点一点的为陶商在暗中购置并在马场配种良马,虽然远远比不上北方诸州的战马基数雄厚,但也是为陶商攒下了尽千匹豪雄战马的家底。

        陶商便用这些战马,扩充了白马义从的兵营,将人数扩增到千骑,并全权交给赵云统辖。

        如今赵云领出来与淮南军对阵的这支千余的轻骑兵,便是金陵白马军的雏形。

        金陵白马军各个坐下战马神骏,马上的士兵们则是身躯挺的笔直,马鞍旁边弓弩齐备,装备精良,天下以善射著称的骑兵,论及气势风姿,只怕是莫过于此了。

        徐州军的三通鼓声完毕之后,便见赵云将手中的战枪抬起,依稀的指着刘辟,冲着他高声喝道:“哪里来的贼人!安敢在此狂吠……邀战本将之人,便是汝乎?”

        刘辟哈哈大笑,扬起手中战刀,怒道:“赵云贼子!驱兵扎营,拦我等北上去路,居心何在?”

        赵云冷冷一哼,道:“徐州之地,乃是我家陶君奉天子敕命镇守的要地,尔等是什么身份?连陛下的路引都没有便驱兵至此?还反问我来?尔等可知这大汉的法度!你们这般行事,与造反何异?”

        刘辟嘿笑一声,道:“尔主陶贼拥兵自重,割据徐州城池还不知足,连江东之地也霸占了去,到底是何人不知晓这大汉的法度乎?”

        赵云的面容丝毫没有波澜:“我主乃是天子亲诏敕封的扬州牧,又如何坐领不得江东之地?”

        袁耀在后面急了,冲着刘辟大声道:“刘将军!休要与那贼子饶舌!速速驱兵冲杀过去吧!”

        “诺!”

        刘辟高喝一声,道:“三军且不着急进兵!看我生擒此獠以为震慑!”

        说罢,拍马舞刀,便向着赵云杀将了而去。

        赵云亦是驱马迎上。

        两骑战马绝尘!

        袁耀的眼睛瞪的浑圆,张口结舌,一时间都不会说话了。

        这刘辟是真傻还是装呆?他这是玩什么呢!

        刘勋在袁耀身边轻蔑的冷笑道:“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匹夫,不驱兵掩杀过去,反倒是自己去跟赵云单挑了……嘿!可惜白白的丢失了性命……简直愚蠢至极。”

        说话之间,刘辟已经冲到了赵云的面前,他高举手中的战刀,高喝一声,来了一记力劈华山,当头便冲着赵云的头颅劈下。

        赵云双手持枪,将枪身横起,引枪接上。

        “铛啷!”一声脆响,二人的兵器便交织在了一块,来回摩擦。

        刘辟一边用力向下压战刀,一边小声说道:“赵将军,稍后我诈败,引你的兵马冲阵,届时我和周仓和刘辟三人里应外合,助你生擒袁耀小儿!做为觐见太傅之礼!”

        赵云双臂支撑着银枪,亦是低声道:“太傅有令,让尔等暂时不得轻举妄动,眼下时局诡异莫测,中原的曹操或有异动,你我不可莽撞行事,万一被曹军渔翁得利,却是不妙了!一切且等待时机……待太傅至此后再说。”

        刘辟闻言不由一惊:“曹操?曹操还会过来?……而且太傅还要亲自来?”

        赵云咬着牙关对他道:“休要多问,让你怎么做便怎么做……好好打,别让人看出了破绽。”

        刘辟见赵云这么说了,心下也不敢怠慢,随即和他战在一处。

        刘辟手中的战刀大开大阖,上下翻劈,很是威风。

        赵云一脸淡漠,挥舞着由金陵城铁匠特制的龙胆枪,一招一式的接着刘辟的砍刀,并点到为止的对刘辟做出一些反击。

        就是在赵云这种有意相让的前提下,刘辟竟然愣生生的硬撑了五十个回合。

        自打出道以来,和赵云打到五十个回合的人,刘辟居然成了第一个!

        这贼寇头子若是知晓赵云的真实本领与战绩,一定会感动的痛苦涕零。

        今日一斗,足够他未来跟孙子吹牛皮了。

        淮南那边,以袁耀为首的一众人等都看傻了。

        “这,真的假的?”刘勋使劲的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的道:“那赵云不是可以与吕布比肩的吗?怎么,怎么刘辟居然能和他打成了平手?……这不可能啊!”

        袁耀则是一脸兴奋的道:“刘辟真猛将也!想不到,吾竟然能得此神将!光复先父基业有望矣。”

        谋士杨弘则是捋着须子,慢悠悠的道:“未必……或许,那赵云是个水货,并不似传中说的那般勇武,跟吕布战成平手之事,也不过是以讹传讹。”

        众将一听这话,纷纷点头,表示赞成。

        很显然,相比于刘辟是一名可以和吕布相抗的一流猛将,赵云是水货的这个解释大家都更加能够接受。

        刘辟此刻在战场上打的有点兴奋,一柄大刀上下翻飞,横劈右砍,不时的还来几个高难度动作,犹如武术表演似的,什么花招和狠厉的招式都敢随意使出来。

        因为刘辟知道,自己无论怎么凶狠的打,胡乱的打,或是潇洒的打,赵云都能给他圆过来,让外人看着天衣无缝。

        这得是多么出神入化的枪法,才能达到这种玩人于股掌之间的程度啊?

        不过就因为如此,刘辟打的更嗨皮了,他舞刀舞的浑身大汗淋漓,嘴中不知不觉间还喊出词来配合自己舞刀的动作。

        “哇哈~!”

        “我打、我打、我打!”

        “呔!吃我一刀!”

        “呀哈~!你纳命来!”

        赵云见刘辟有点走火入魔,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

        子龙将军不太高兴了。

        他一招压住刘辟的大刀,咬牙切齿的低声道:“差不多行了!你有完没完?”

        刘辟的刀被赵云的枪用力压住,他使了使劲,发现刀纹丝不动,随即轻笑了一下,低声道:“多谢赵将军相让,今天真是我有生以来打的最痛快的一次……要不,咱俩凑个一百回合行吗?”

        赵云的脸色如罩寒霜……这小子是想气死自己么?

        “刘辟,你要是在跟赵某嘚瑟,我保证你活不过下一个回合。”赵云的语气很凉,凉的让人入坠冰窖。

        刘辟闻言,顿时满头虚汗。

        “那、那不打了……赵将军,那麻烦您最后给我个面,让我回去吹嘘吹嘘,如何?这样袁耀说不定也会对我多增几分好感,有助于太傅的大业。”

        赵云白眼一翻,无奈的叹了口气。

        接着,便见赵云猛然将战枪往上一撂,刀枪顿时分开。在外人看来,犹如彼此较力互相被荡开一样。

        赵云一拉马缰,跳出圈外,装模作样的对着刘辟道:“刘辟,你可真行啊!想不到你居然如此英武善战,本将出道虽不过两三载,但在我的眼中,除了吕布,你是我碰见过最厉害的!”

        刘辟闻言,脸上顿时乐开了花。

        而袁军阵中的一众人等则是目瞪口呆。

        赵云一收枪,对刘辟道:“今日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你我战马皆已疲惫,且回营换马,然后再战,如何?”

        刘辟哈哈大笑,道:“随便你!不过我告诉你小子,我适才不过只使出七分本领,我若是使出全力,至少能单手打你三个来回……”

        刘辟的话还没说完,浑身不由得一哆嗦。

        乃是因为赵云一双星眸如同闪电似的在瞪视着他,其中的冷意,唯有刘辟自知。

        刘辟咽下了一口吐沫,不敢再嘚瑟了,随即驾马返回了军阵。

        袁耀笑呵呵的亲自迎接刘辟。

        “将军如此神勇!真是令人惊讶……刘将军真神将也!”

        刘辟一听袁耀夸他,顿时又嘚瑟上了。

        “主公,不是刘某人吹嘘,我这两天是没太吃饱饭,若是吃饱了,三十个回合的时候,早就斩那赵云于马下了?”

        就在这个时候,却见袁军当中,一名叫做曲青的校尉冷哼一声,道:“赵云浪得虚名之辈,刘将军不过和他打了个平手,有甚得意的?”

        刘辟闻言一愣,诧然的看了看那名曲校尉,心中一股无名火起。

        他刚想反唇相讥,突然眼珠子一转,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但见刘辟露出了一丝微笑,道:“曲校尉若是觉得赵云乃是浪得虚名,那一会你上,你去跟他打,如何?”